谁最希望蒋凡倒下舆论操控教科书阿里太子蒋凡被逍遥子挥泪斩马谡

【吸收财讯】这个假设特别好, 谁希望蒋老板垮掉?莫不是那个狗最喜闻乐见的结果?->4月17日,一条微博让蒋凡陷入了舆论风波,在疫情下饥渴了几个月的网民和媒体,如饿狼扑食,终于又有了新话题,按照常理来说,这种“一日游”的话题很快就会熄火,“周某人”和“罗小猪”的话题显然更为劲爆一些。蒋凡这个瓜,越看越不简单了。然而,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发现,整整十天过去了,一股“阴谋”味也越来越浓――同一天同一个标题同一篇文章,连续六波,每次准确地发10条,从早上9点一直干到凌晨,而且标题耸动,指向明确,就是让阿里开除蒋凡。

谁最希望蒋凡倒下?

还有一篇名叫《阿里‘太子’蒋凡摊上大麻烦,逍遥子要挥泪斩马谡?》的文章,更是被推发了2519次,堪称是舆论操控教科书!

谁最希望蒋凡倒下?

阵仗庞大、组织专业、时间精准,就连罗志祥也自叹不如,随便一篇稿子都这么凶残,凸显财力之余也可以说是下了血本。

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呢?

01

蒋凡对阿里的影响有多大?

按照“谁受益,谁作案”原则,两篇文章都把“阿里”和“蒋凡”深度绑定,指向明确,矛头尖锐,就是要把“阿里”和“蒋凡”一起拉下水。

这是“逼宫”,仓促而急切。

因为,绊倒蒋凡实在是太重要了。85后的蒋凡是淘宝和天猫总裁和法人,并且兼管数据核心阿里妈妈,是CEO张勇一手提把起来的将才。

2013年,蒋凡和其创建的“友盟”一起加入了淘宝,从2014年开始牵头对手机淘宝进行了诸多改版和转型,短短一年时间把DAU从3000万涨到6000万,又涨到了1.1亿。

2015年双十一,在当天912亿的交易额中,移动端就占了626亿,首次超越PC端,蒋凡一战成功。

2016年,手淘继续内容升级,推出直播、短视频,打造消费类媒体平台。于是这一年,淘宝无线交易占比暴涨80%以上,月活超过4亿,淘宝也从一个单一卖场升级为一家超级购物广场,从原来的的运营流量转变为运营内容和用户。

在内部,张勇于2017年12月27日任命蒋凡为淘宝总裁,在任命书中这样写道――蒋凡加入阿里的几年,始终保持创业者的冲劲,有敏锐的消费者洞察和产品洞察,在整个淘系无线化升级过程中,起到了核心驱动作用,推动了淘宝走向数据驱动,实现千人千面。

在外界,蒋凡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齐名,都被视为“80后”的商业干才。

美团的王兴还发了一个朋友圈,提前就把蒋凡定位成“阿里的接班人”。

谁最希望蒋凡倒下?

蒋凡其实不只是一个人,他其实是阿里战略的一个代表。无线化、内容化,以及淘宝、天猫和商业化条线阿里妈妈的深度融合。

竞争对手们希望绊倒蒋凡,从根本上并不只是针对这个人,而是希望阿里的关键战略出现反复。在商业战场,只有能力不足时,才会举起道德的屠刀,他们只能从对方的变动中寻找自己突围的缝隙。

在网友的猜测中,京东、拼多多、腾讯、美团、苏宁、国美、唯品会、当当、字节跳动等公司,都在怀疑的名单中。

到底是谁呢?作为一个合格的柯南粉丝,有必要给大家分析一下。

02

嫌疑人有哪些?

从“作案动机”和阿里业务冲突来看,“嫌疑人”可以分为三个梯队,可以一步步进行排除。

1、第三梯队:苏宁、国美、唯品会、当当、字节跳动

首先,我必须告诉大家的是,以上这六家公司中有一半是和阿里亦敌亦友,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另外一类已经沦为了二线电商。

当然,出于对它们的“尊重”,也出于“背后捅刀子的人往往是你最亲密的人”这种观念,我们来分析一下。

1)国美

这电商早已沦为二线,早在2018年,中国B2C网络零售市场的份额中它的占比就已经低于1.2%,连续亏损3年,2019年营收602亿元,GMV总计1361.1亿元,相比于阿里、京东之流,这个数字也就一个零头。

在市值上,国美零售(0493.HK)从2015年之后就一直萎靡至极,股本215.6亿港币,市值受消息面刺激,也仅仅200亿港元。

即使栽了蒋凡坑了阿里,它也难以翻身,几乎可以不考虑。

2)唯品会、当当

这两家公司大同小异,一个卖书,一个做特卖。

当当不用说了,自从进军全品类失败后就一直韬光养晦,这段时间创始人夫妻忙于股权争夺,有这闲功夫还不如把内部矛盾解决一下。

唯品会2019年虽然从滑坡泥沼中挣脱,但是市场占有率并不高,2019年营收929亿人民币,净利润40亿元,直到2020年3月30日,APP月活也仅仅0.47亿人。但是,它背后还站着京东和腾讯,双方一共持有了唯品会12.5%的股份,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获客引流,况且一个做特卖的网站,费劲心思坑淘宝反而只会便宜了拼多多。

3)苏宁、字节跳动

这两家公司比较特别,苏宁和阿里互为股东,字节跳动和淘宝合作密切。

苏宁从2015年之后,就被阿里以283亿元人民币入股,占了约20%的股份,成为苏宁的第二大股东,苏宁又以140亿人民币认购了阿里不超过2780万股的新股,4年来合作密切,苏宁还将3C品类接入阿里的平台,双方并无攻讦必要。

字节跳动和阿里最大的合作在于直播带货,但是最大的冲突也来源于此。从视频链接来看,抖音很大一部分商品都是跳转到淘宝店铺,也有一小部分是内部平台直接购货,但是直播并非淘宝和抖音的特有优势,快手、抖音、小红书、B站……直播几乎已经成为每一个视频平台的日常。

而且,目前直播只占了淘宝总GMV的8%~10%,覆盖店铺6万家,不足淘宝总店铺数的1%,这意味着淘宝直播仍有着巨大的成长空间,而李佳琦入驻抖音半年,粉丝就达2500万,给淘宝带来了极大的引流效果。

外面烽火连天,怎可内斗?字节跳动,极大概率可以排除。

2、第二梯队:京东、美团

这两个公司都是腾讯系,在中国互联网两极牢固的情况下,一般都不会亲自下场去打仗,如果腾讯亲自下场,可能情况就已经恶劣至极,声势也不仅于此。

所以,还是得回到业务上。

1)京东

三年前,京东还是阿里的主要对手。2017年12月,刘强东去浙江乌镇参加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那时候京东的事业如日中天,大强子睥睨四野,豪言壮语,金句频出,即便是独孤求败的风清扬也没被他放在眼里。

那也是双方战斗,打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这些年,京东的增长势头大大减缓,尤其是用户规模已经被拼多多远远超过。京东模仿亚马逊的“自营模式”在商业上早已经到顶了,现在的京东很大程度上已经“自顾不暇”。但是,有竞争对手的“瓜”可吃,京东也并不一定会闲着。

2)美团

美团和阿里的冲突在于本地生活服务部分,不过那主要是口碑和饿了么的事。但淘宝天猫和美团的业务,并不是全无关联。

淘宝天猫是阿里巴巴最核心的商业引擎,也是阿里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打仗是需要弹药的,如果淘宝天猫始终保持强劲增长,美团就会面临阿里的巨大压力。而如果淘宝天猫慢下来,阿里和美团作战的弹药就会减少。只不过,相较于京东,美团和淘宝天猫的竞争毕竟没那么直接。

3、第一梯队:拼多多

首先要声明,这可不是我说的,而是美团董事长王兴的观点: 正如上文,王兴直接发了一个朋友圈:接下来几年,看拼多多的黄铮和淘宝/天猫的蒋凡这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较量,应该会很精彩。蒋凡要是能赢这一仗,那就是当之无愧的阿里CEO接班人,如果他有兴趣干这活的话。”

王兴为啥要把蒋凡抬到“太子”的位置,其中是不是有“捧杀”他的意思,我们不得而知。但他要表达的一个核心意思很明显――蒋凡和拼多多水火不容,必须要决出一个胜负。

拼多多的主要对手就是淘宝,双方的业务太重合了,以至于在明显没有优势的情况下,拼多多硬着头皮还是上线了直播。

其实,这都是无奈之举。

创立以来,拼多多社交电商玩到了现在虽然积累了5.8亿用户,GMV也突破了万亿大关,但是人均交易额仅仅1720元,上市两年来的亏损已近200亿元,留给拼多多的时间不多了。

反观阿里巴巴,2019年新增活跃用户中有60%都是来自欠发达地区,下沉市场增速迅猛,而且7.11亿的活跃用户中GMV就达到了57270亿元,人居交易额8054元,是拼多多的5倍。

如今,微信不再对拼多多进行大规模扶持,长久之下,下沉市场肯定是玩不下去的,依靠“百亿补贴”进军中高端品类是拼多多的最后一搏。

但是,这偏偏又涉及到了天猫,从阿里的多层次商场几乎堵死了拼多多前进的路。

撬不走淘宝的用户,高端货又打不过天猫。眼看着,蒋凡就要赢了。

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蒋凡这一个大瓜,对于拼多多来说可以说是“意外”,但是同样也是一个机会。正如碉堡中炸开了一个缺口,蒋凡的倒下对阿里声誉会是一个打击,同样也会拖慢一些战略,为拼多多的突围创造条件。

而且正如王兴所说,淘宝和拼多多厮杀正酣,一旦蒋凡突然倒下,内部肯定会增加很多“换帅”的摩擦成本,无形之中影响整个阿里电商军团的战斗力。

以一人为突破口,撬动整个战局,绊倒一人,争取到关键发展时间。从这一点来看,综合美团王兴和网友的猜测,拼多多的动机似乎要大一点。

03

结语

激烈的商战中,没有什么单纯的“道德讨论”,任何一个普普通通的“瓜”,都可能变成竞争对手的棋子。

何况现在是在2020年,在商业上前所未有的焦灼之年。那些嚷嚷着要让阿里“挥泪斩马谡”的,并不只是盼着蒋凡倒掉,而是盼着阿里摔倒。

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有机会。

(来源:螳螂财经 江户川柯镇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