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废除鞭刑制度历史巴达维沙特300鞭刑怎么打沙特酷刑还有哪些

【吸收财讯】这个宗教制度的国家,没有宪法的约束,是统治者用神宗的教约,是有苛刻残忍的一面!作为国家的统治者,沙特王室那帮人其实很虚荣,他们每次率团外出都表现的极尽奢华,各个衣着光鲜座驾高档,随身物品也整得金光闪闪,让外界误以为他们沙特是一个非常富裕的国家。

沙特废除了鞭刑,其实那里还有比鞭刑更残酷血腥的惩罚

 

沙特政府的收入几乎都来自卖油,可是石油从地下挖出来到装船卖掉的整个产业链并不长,也就是说石油收入并不能分配到很多人手里。那些跟石油产业没有关系的人也不是没办法生活,统治阶层会拿一部分石油收入当福利发下去。

可是福利不能惠及所有人,据西方媒体估计这种福利只能覆盖小一半人,其他人的日子过得很一般,有些人甚至过得很艰难,尤其是那些失去丈夫的寡妇和被逐出家门的妇女,直接沦为乞丐,还不能光明正大地乞讨,因为她们不能独自出门,被宗教警察看到了会在街头追着打。

沙特废除了鞭刑,其实那里还有比鞭刑更残酷血腥的惩罚

(美国前国防部长盖茨会见沙特王子哈立德)

那个好吃好玩富得流油的沙特只存在于大家的想象里,真实的沙特并不那么美。外人从网络中只看到了它美的一面,去沙特旅游和求学的人也只去了好地方,繁华背后既有贫穷和落后,也有野蛮和血腥。

自建国以来,沙特从没推出自己的宪法,王室从宗教经文里提取了一些东西当做法律,既然宗教经文是法律条文,那么惩罚犯罪分子的措施也就来自经文。经文这种东西神圣而不可质疑,一经产生就很难改动,所以沙特惩罚犯罪分子的方式还是一千多年前的方式,动起手来很吓人。

根据罪行的严重程度,犯人遭受的惩罚可能是砍头,也可能是剁手剁脚,也可能是被鞭子抽,或者有期徒刑和罚款。根据犯罪性质的差异,死刑有好几种执行方式,比较文明的是绞刑,比较血腥的是砍头,最残忍的是石刑。

沙特最高法院在上周日宣布了两项改革,第1个是废除了未成年人的死刑,第2个是废除了鞭刑。鞭刑将来会被有期徒刑、罚款或者社区劳动代替,这鞭刑其实是沙特肉体惩罚里最轻的一种,但是执行的时候,可比死刑还要痛苦。

沙特废除了鞭刑,其实那里还有比鞭刑更残酷血腥的惩罚

(沙特的鞭刑类似这样)

在抽鞭子开始之前,犯人会被固定在一个木头架子上,手脚和身体都被牢牢捆住,最后以接近90度的方式摆在行刑官面前。行刑官臂力惊人,仿佛每个犯人都是他的情敌,第一鞭子下去就会将犯人的皮肤抽破,之后的每一鞭子并不会比第一鞭子轻,一次次抽在早就破烂的皮肤上,每一鞭子下去都伴随着血肉飞溅和犯人的惨叫。

抽完了把木架打开,除非长翅膀,否则犯人根本动不了,屁股那里血肉模糊,抬回去以后需要趴在床上休息个把月才能下床,想要坐在红木椅子上翘二郎腿抽烟喝茶,需要更长时间恢复。而造成这种级别的伤害,一般只要30鞭子就足够,那么犯了什么样的罪会被抽30鞭呢?

根据沙特的法律,未婚同居被发现要抽100鞭,诬告他人通奸抽80鞭,酗酒也是80鞭。虽然经文中记载的鞭刑适用情况并不多,但是鞭刑已经被作为一个通用的辅助性惩罚措施了,某人可能被判了有期徒刑,但是去监狱报道前还要额外挨一顿鞭子。

到底有多少沙特人遭受了鞭刑的折磨外界不得而知,因为很少有人拍小视频传到网上,而且一个普通人被鞭子抽了外人也不会关注,名人就不一样了。2012年,一位年轻的沙特作家巴达维在博客上发文,抨击了沙特的各种问题,提出应该政教分离。后来他被法院判了10年有期徒刑,175万人民币罚款,以及鞭刑1000下。

沙特废除了鞭刑,其实那里还有比鞭刑更残酷血腥的惩罚

(英国民众声援巴达维)

考虑到一般人的承受极限也就50次,所以这1000鞭被分20次打完,每周五打50鞭,连着打20周。2015年的1月9号,巴达维被行刑官带到一个清真寺门口的广场上执行第一次,当天的50鞭子抽完巴达维已经奄奄一息。法医检查后说下一周怕是打不成了,得等他身体恢复才行,因为沙特法律不允许在刑罚执行完之前将犯人弄死。

攻击沙特政教合一的制度,其实跟背叛伊斯兰教扯上关系了,这在沙特是非常严重的罪名,一般要被判处死刑。细心照料的话,50鞭子需要至少两个月时间恢复,一周时间也就止个血,当初判巴达维一周50次连抽20周,其实就是变相判了他死刑。

由于巴达维小有名气,而且这次鞭刑的次数多的夸张,所以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不少欧洲人在政府网站请愿希望国家介入,在巨大的舆论压力和批评声中,巴达维剩下的950鞭再也没有抽,或者偷偷抽了外人不知道。假如没有抽的话,那么以后也不用抽了,因为鞭刑被废除了。

鞭刑以上的处罚是砍手砍脚,主要适用于盗窃和抢劫。他们的经文里描述说,如果偷人东西超过10枚银币,那么就构成了盗窃罪,被抓住要砍右手;如果盗窃金额过大,那就砍掉左脚。抢劫时也要看到手财务的价值,少了抽鞭子多了砍手砍脚,如果抢劫时还杀了人,那么就要被砍头了。

沙特废除了鞭刑,其实那里还有比鞭刑更残酷血腥的惩罚

(夕阳下的沙特大清真寺)

砍手并不是把手按在木板上然后一刀轮下去,这样成功率不好保障。砍手时有一个类似闸刀一样的刑具,用很厚实的钢板焊接而成,喷了中东人喜欢的绿漆。犯人的手或脚会被金属扣锁死,只露出被砍的部分,行刑官一声令下手脚会被干净利落地切掉。犯人惨叫着昏死过去,刽子手举着砍掉的手向围观群众示意。

失去手或脚的那个人,将来的生活会非常艰难,他可能无法养活自己,更不能养活一家人;如果犯事前单身,那估计要打一辈子光棍,以缺胳膊少腿的状态度过他不完整的一生,没有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比断手断脚更严重的是死刑,背叛伊斯兰教、参与叛乱、严重的盗窃和抢劫杀人、通奸等罪行会被判处死刑。死刑也分三六九等,绞刑算是比较文明的一种,不流血不痛苦;比起绞刑,砍头就比较血腥;比起血腥的砍头,石刑则多了一份残忍。

砍头地点一般选在开阔的地方,这样方便围观群众聚集,围观群众的数量是行刑者最在意的指标。如果顺利的话,犯人会反绑双手跪在地上,等待那冰凉麻木的一瞬间;但是也有人不愿意就此离开人世,他们躺倒在地上不断的翻滚抽搐,让刽子手无从下手,这名犯人在失去生命前还要受很多皮肉之苦。

沙特废除了鞭刑,其实那里还有比鞭刑更残酷血腥的惩罚

(沙特国旗上有一把刀)

脑袋掉在地上的前几十秒,大脑还是有血液和氧气的,所以他还有意识,犯人眼睁睁看着这个世界不断转动,他甚至有点晕,最后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另外一个角度看着自己的身体和喧嚣的人群,满脑子骂人的话却喊不出来,随着视线模糊他含恨离开人间,死不瞑目。

压轴出场的是石刑,通俗一点就是用石头砸死,这个只针对一类罪犯:互相通奸的人。在沙特通奸分为两种,一种是已婚男女通奸,一种是未婚男女通奸。未婚男女被逮住会各抽100鞭子,而已婚男女通奸被抓,面临的就是石刑。

行刑时犯人要站在为他们量身定制的土坑里,站好后四周用土填满。坑的深度根据男女身高而定,确保男人的腰部以上露在外面,女人的胸部以上露在外面。据说法律规定如果在受刑过程中逃出坑外,那就能免于死刑,但是这种事儿从来没发生过,因为受刑者不但埋在土里,而且被反捆了双手,没有绝世武功不可能出来。

沙特废除了鞭刑,其实那里还有比鞭刑更残酷血腥的惩罚

(沙特首都利雅得)

行刑时使用的石头也很讲究,不能太大一下把人砸死,也不能太小否则大家丢久了也累,必须大小合适让受刑人在痛苦中死去,所以挑选的石头一般是男人拳头那么大。随着行刑官的一声令下,石头会从四面八方飞向坑里的那个人,那个人的胳膊断了、肩膀碎了、鼻梁歪了、眼珠子破了、头骨裂了,血水不断渗出来,失去生命的时候惨不忍睹难以辨认。

在我们热闹网络上,每天都有劈腿、出轨、小三、小四的新闻,当事人最后面临的是金钱损失和道德谴责,他们应该幸庆自己生在我们这个国家,要是在沙特那边,那就死的太难看了。

1000多年前,中东那块热土上还没有子弹和针头,有的只是石块和冷兵器,那时候对犯人的处罚就是砍手砍脚砍头拿石头砸,在那个野蛮落后朝不保夕的年代也挺正常。如今这都2020年了,依然有人用这种方式惩罚犯人,真的太原始落后了。当上层统治者用这种方式办事儿,他们的追随者自然也会效仿。

比如阿富汗的塔利班,名噪一时的伊斯兰国,以及大名鼎鼎的基地组织,他们都喜欢用这些方法对待俘虏和被他们绑架的人。而这3个极端组织的信仰,正好和沙特王室一样都是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

沙特废除了鞭刑,其实那里还有比鞭刑更残酷血腥的惩罚

(沙特王储小萨勒曼)

自从王储小萨勒曼掌握实权以来,沙特在宗教管制方面做了不小的改革。2018年1月份允许女性到体育场看比赛,2018年4月份允许女性到电影院看大片,2018年6月份允许女性开车,2019年8月份允许成年女性独自外出,今年4月底又取消了鞭刑和未成年人死刑,这三年沙特的进步还是很明显的。

沙特的经济非常依赖石油,最近新冠肺炎导致需求下降就让沙特的财政状态非常艰难,将来随着新能源的开发和石油的必然枯竭,沙特的命运比较让人揪心,王室想要长治久安必须搞经济转型,在转型的过程中,那些原始落后的东西必须被果断抛弃。

编辑: 吴吞

文章来源:网易看客insight(ID:pic163),转载已获授权。

对于接受“人道主义”教育的现代人来说,伊朗的石刑可能是最匪夷所思的“法定惩罚”之一。这种用乱石打死人的酷刑,今天仍然在伊朗《伊斯兰刑法典》中,被奉为明文条例。

当43岁的寡妇阿什蒂亚尼承认,在丈夫去世后,和两名男子有“不正当关系”,她因此在儿子面前承受了99下鞭刑。

可是悲剧没有就此终结。

4个月后,当另一家法院重新翻出这个案件,法官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认为阿什蒂亚尼的情人,正是杀害她丈夫的凶手。于是这名家庭主妇最终被判处“通奸罪”和石刑。

·巴西总统卢拉、欧盟委员会主席、法国第一夫人、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纷纷为阿什蒂亚尼求情。

为了营救母亲,阿什蒂亚尼的儿子发起了“释放阿什蒂亚尼运动”,并吸引了各国政要的关注。最终,她得以被释放。不过,在这片革命后的土地上,阿什蒂亚尼的命运只是一个缩影。除了石刑,还有无数种酷刑在冉冉升起。

在伊朗,一万名“通奸者”死去

1979年,当伊斯兰革命推翻了世俗化的巴列维王朝,政教合一的共和国政府迅速废除了源自西方的法律,复兴了传统的伊斯兰法。在此背景下,曾经被废止的石刑重出江湖。

·革命后,喝酒要遭受鞭刑。《我在伊朗长大》截图。

在革命领袖霍梅尼眼里,防止通奸是拯救世人节操的头等大事。他曾坚决反对音乐课,认为音乐容易唤起人们对罗曼蒂克的向往,导致非法性关系。

因此在他的领导下,“通奸罪”被列入了法典 —— 只要不是夫妻的男女发生性行为,就要遭受鞭刑、绞刑或石刑。翻开《伊斯兰刑法典》就会发现,伊朗对通奸罪的处罚规定到了事无巨细的程度。

首先,法典规定了如何在法庭证明通奸,这个过程极其繁琐,颇为坑爹。

按规定,如果是被告人自己认罪,需要在法官面前四次大声承认“我通奸了”。如果不到四次,就不能被定成“通奸”,将受到法官指定的其他惩罚,一般是监禁,罚款或鞭刑。

而如果被告人不承认,就需要证人出庭指证。不过,整个证明过程如同“召唤神龙”一样艰难,需要满足“天时地利人和”的要求。

证人不是谁都能做的,必须集齐四名“正直的”男性证人,或者三名“正直的”男人和两名“正直的”女人(没错,法条规定两名“正直女子”的证词才能抵得上一名“正直男性”)。

所以,被判通奸罪,需要同时有四名“正直男子”合伙闯进小黑屋 —— 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一名女子正在通过行为艺术抗议石刑。

不仅如此,证人稍有不慎,就要面临“诬告罪”的风险,被罚鞭刑80下。如果找来的证人只有女性,男性不足,那么证人要被判定诬告。如果证词里的时间地点不一致,也要被判诬告。

除此之外,证人必须在法庭一个接一个上场作证。如果部分证人没有立即出庭作证,还是要被判处诬告。

·女性遭受石刑时,双手会被捆在背后,然后全身被用白色寿衣包裹三层,然后由内行人士“冷静而不残酷”地埋进洞里。准备工作无误后,人们就开始用执法者准备好的石子行刑。法律规定石刑要提前发布通知公开处刑,公众都可以参与。近年来,由于许多公众对石刑不满,部分石刑开始在墓地秘密进行。

讽刺的是,由于法律允许法官自由量裁,而不是根据证词或供词行事,所以证明起来如此困难的通奸罪,反而成了屈打成招和贿赂法官的多发地。

除此之外,伊朗不仅允许一夫多妻制,而且承认男性和单身女性之间几个小时的“临时婚姻”。

这有效地为男性提供了脱罪途径:已婚男人如果找了小三,能够宣称自己和情人实际上是一种“临时婚姻”,所以很少被判处石刑。

但被指控通奸的已婚妇女,就与这样的借口无缘。

一旦“通奸罪”成立,如果是未婚人士,或者是与伴侣长期异地的已婚人士,就面临着99下鞭刑,《刑法典》连衣服、姿势和气温都规定好了:

第100条 – 男性通奸者应当站着接受鞭刑,除了遮盖其生殖器外,不得穿着衣服。鞭刑必须强有力地打击他的整个身体,除了头部,脸部和生殖器。女性通奸者应该坐着接受鞭刑,衣服牢牢绑在身上。

第93条 – 如果病人或月经期妇女被判处鞭刑,应推迟到疾病和月经结束再处罚。

第96条 – 鞭打不得在过冷或过热的天气进行。

如果是已婚者出轨,则要面临石刑的终极惩罚:

第102条 – 男性通奸者应当被埋在腰部高度的沟里,女性通奸者应当被埋在胸口高度的沟里,然后被石头砸死。

第103条 – 当被判石刑的人逃脱,如果是通过别人的证词证明通奸,那么他们依然将被抓回行刑,但如果是自己认罪,则不会被抓回。

第104条 – 石击用石头的大小不得太大,不能扔一两次就杀死罪犯,同时不得太小。

·石头大小示意图。

因此坊间讽刺,在伊朗,用石头把人打死不犯法,用错了石头才犯法。

行刑期间,不仅受刑者的子女需要到场观看,还要有一名医生负责定时中止行刑,检查犯人情况,确定“犯人”何时结束生命。通常,石刑会持续一个小时,而被埋住的人,只能在至亲面前绝望地等待死去。

刑法典中,恐怖的不止是石刑

随着《伊斯兰刑法典》一起到来的,不只是通奸罪和石刑,还有纷至沓来的清规戒律。1979年以来,伊朗一直有各种形式的“道德警察”,负责贯彻伊斯兰行为准则。

在对外貌的要求上,除了女性戴头巾之外,男性也不能头发太长,如果发型像约翰·列侬,一经发现会被强制剃成秃瓢。

在法律严格执行的时期,染指甲、纹身、穿带西方logo或标语的衣服,也都是“道德警察”的眼中钉,因为它们是革命前“腐朽西方文化”的代表。

除此之外,在一个地方来回兜风,与异性一起参加派对都是违法行为。如果醉酒累积到第四次,就可以被判处死刑。最凶残的是,伊朗不允许养狗,万一被发现,不单主人将面临罚款或坐牢的惩处,宠物狗也会被杀死。

·三名没戴头巾的伊朗女孩发布了一段视频,表演热门歌曲“Happy”的跳舞,因“危害公众道德”被捕。

除了对私生活的限制,《刑法典》为真正的刑事犯罪提供了源源不竭的惩罚方式,比如把盗窃者的手剁掉,或者鞭打皮条客。

其中与石刑一样充满争议的,是“以牙还牙”复仇法。它规定,在遭到故意伤害的情况下,受害者及其家属可以要求让犯人承受同等的折磨。

2009年,31岁的伊朗男子萨赫勒向一名出租车司机泼酸性物质,导致司机双目失明。

萨赫勒被判处10年监禁,还要接受“以眼还眼”的惩处。据报道,行刑非常克制地分为两阶段:2015年,他的左眼被滴入酸性物质后致盲;一年后,接着对右眼行刑,保证“科学、合法地”让人血债血偿。

·沙特阿拉伯执行复仇法现场。

这样的复仇法引发了魔幻的舆论场景:一边遭受国际人权机构的抨击,一边又让社交媒体上网友的拍手称快。

另一种替代惩罚的方式是花钱消灾。如果受害者或者家人同意,被告人可以赔偿“血钱”(Bloody Money),代替死刑或者“以牙还牙”的判决。在《刑法典》中,详细规定了对损失感官、身体器官、生殖能力等各个部分的“血钱”份额。

所以伊朗宗教学者看来,“复仇法”才是公平合理的法律,充分尊重了被害方的意见,不像西方法律体系中,受害人没什么话语权,只能服从法官的判决。

·伊朗近年来的死刑执行人数,2016年超过500人,伊朗政府称其中多数是毒贩。

对故意伤人的判决尚且如此,对谋杀的判罚则更没有余地,多半是绞刑,除非受害者家属同意接受赔偿“血钱”,赦免犯人。

女孩塞坎万德(Zeinab Sekaanvand)被绞死的时候,年仅24岁。但此时,她已在监狱中度过了近三分之一的人生。

塞坎万德出生于伊朗西北部一个穷困且保守的伊朗库尔德家庭。她觉得,婚姻是自己获得更好生活的唯一出路。所以15岁时,她决定孤注一掷,离家出走嫁给了丈夫侯赛因。但很快,她发现了新婚丈夫的暴戾成性,“更好生活的唯一出路”演变成了身体和语言上的修罗场。

·图为塞坎万德。

她多次提出离婚,都遭到了丈夫拒绝,向警方投诉家暴,但没一个警察管。走投无路的塞坎万德只能试图回娘家,但家人也拒绝接受一个曾经逃跑的女儿。

更令人绝望的是,丈夫的兄弟开始频频强奸她。

两年后,塞坎万德的丈夫遇害,可新的苦难才刚刚开始。2012年,警方因涉嫌谋杀丈夫将她逮捕。塞坎万德表示面对殴打,最终承认了罪行。

·废除石刑的抗议者。

直到被捕3年后,在最后一次庭审时,塞坎万德才推翻了之前的“供述”,称她丈夫的兄弟才是杀人凶手,也是强奸她的人。

塞坎万德表示,她的小叔子曾告诉她,若她承认杀人就会保释她。因为按照法律,被害者的亲属有权接受“血钱”并赦免罪犯。

但法院驳回了塞坎万德的供述,判处她绞刑。等待行刑的过程中,塞坎万德在乌尔米耶监狱中嫁给一名男囚犯后怀孕了。按照刑法典,死刑不应该对孕妇使用,必须等到不影响胎儿生命的时候。

于是,她在监狱里,一边等待孩子降生,一边等待生命终结。几个月后,塞坎万德诞下一个死胎。在孕检呈现阴性的时候,当局即刻下令处决。

·伊朗还规定不能处死处女,因此如果“犯人”是处女,需要在死刑前夜与狱卒“临时结婚”。对许多女孩来说,“临时结婚”甚至比绞刑更为可怕。图为伊朗女犯。

没有石刑和道德警察的世界,还远吗?

虽然霍梅尼的愿望是让伊斯兰法统治全世界,但是一部分伊朗人从未停止以自己的方式抵抗。

2011年,伊朗库尔德地区一家法院,对一名家庭暴力的男性罪犯进行侮辱性惩罚,让他穿着红色礼服,戴着头巾公开游街。

·男子戴着红头巾游街。

没想到,照片激起了一群库尔德男子的不满。为了表达抗议,这群大老爷们纷纷自豪地穿上妻子或者母亲色彩鲜艳的传统女装,然后把照片传到网上。

他们的口号是:“做女人并不可耻,也不是一种惩罚”,“如果我们中的一部分不自由,我们的整体也不会自由。”

·钢铁直男女装大佬的诞生。

最终这次运动以胜利告终。2013年5月14日,伊斯兰共和国警察局长服软:“我向库尔德妇女道歉。相关警务人员将受到惩罚。”

事实上,如今《刑法典》上的刑罚,已经有部分在实际执法中不再实行。

比如,许多鞭刑都被罚款替代。在德黑兰大学大二学生诺兰看来,“石刑”和“鞭刑”都是历史名词。如今它们只在伊朗现代化水平低的西北部存在着。法律对私下饮酒也已经基本放手,只有造成公共危害的才会被罚款。

更多潜移默化的反抗是在私人领域进行的,20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妇女开始逐渐试探边界,包括只用彩色头巾包裹部分头发。而21世纪的伊朗程序员则拿出了极客的办法。他们匿名开发了一款手机地图,专注逃避“道德警察”的检查。

·一个移动检查站

“道德警察”的移动检查站通常是一辆面包车,里面坐着一些留着胡子的男子和一两个穿着黑色罩袍的妇女。这样的检查站会随机出现在伊朗的各条道路。

于是,这款APP让用户自主标记检查站的位置,当许多用户指出同一点时,地图上会显示警报,并提醒用户选择不同路线。而当数字减少时,警报将从地图逐渐淡出,宛如一个“人肉”监控器。

·根据开发者的说法,2014年就有大约300万人受到官方警告,超过20万人写了悔过书。

这种非暴力的抗议方式,得到了年轻人的支持。一位Twitter用户写道:“我并不关心应用程序是否有用,但每次下载都是一次抗议。”

没人知道“道德警察”哪天才消失在街头,也没人知道“石刑”什么时候会成为历史遗迹。不过,想想不惜集体扮女装的库尔德大哥,我就觉得这个疯狂的世界也许还有救。

参考资料:

[1] 拯救阿什蒂亚尼:牵动世界的“石刑”女子,陈君,中国新闻周刊

[2] 消灭石刑:以生命的名义,贾士麟,周末画报(2010).

[3] 伊朗:曾受家暴和强奸的24岁女子被处决,曼苏蕾•米尔斯,《时代》杂志

[4] 伊朗“以眼还眼”刑罚引争议 国际人权组织:滥施酷刑,韩晓明 刘皓然

[5]《伊斯兰法: 传统与现代化》,高鸿钧,清华大学出版社

[6] 绝对触目惊心 —— 石刑Stoning,水色星空,果壳网

[7] Iran’s grim history of death by stoning,Mike Wooldridge,BBC

[8] Death Penalty For Porn In Iran?,KENLY WALKER,CBS News

[9] Iran- Human rights abuse: Boys paraded in public as humiliation punishment,Iran Probe,2016

[10] Iran: Code of Punishment for Adultery in Iran,Meydaan

[11] Saeed Kamali Dehghan.Woman arrested in Iran over Instagram video of her dancing,The Guardian,2018.

[12] War of Words:A woman’s battle to end stoning and juvenile execution in Iran.Laura Secor,the New Yorker.

[13] Torture And Modernity: Self, Society, And State In Modern Iran,Darius M Rejali,Westview Press(1993).

[14] Power Punishment & Execution in Iran : An analysis of Foucault’s Discipline and Punishment applied to modern Iran,Hamid Yazdan Panah

[15] Iran’s dilemma over stoning,Jon Leyne,BBC News.

[16] The Life of the Law in the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Reza Banakar & Keyvan Ziaee, Iranian Studies.

[17] Iranian-born actress to highlight stoning death,Lou Baldwin, Catholic News Service

[18] How do we convince Iran that stoning is barbaric?,SHIRIN EBADI,The Global and Mail.

[19] Iranian youth get app to dodge morality police,BBC Trending

[20] Anatomy of a stoning – How the law is applied in Iran | National Post

[21] Iran’s Headscarf Politics,Middle East Institute.

[22] On certain crimes and punishments in Iran:Report from Fact-finding mission to Teheran and Ankara,The Danish Immigration Service,200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