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的蒋凡正面对决封杀蒋凡事件黄峥的老师段永平

【吸收财讯】段老师桃李天下,这个oppo手机就让各位看着眼馋vivo,现在徒孙都这么出名,厉害啊!-> 原标题:蒋凡玩漏,黄峥够嗨 来源:何加盐

01

2016年7月25日晚,美国民主党大会在费城召开,时任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发表了一篇演讲。

这次演讲留下了一句广为流传的金句:When they go low,we go high。

这个句子很好懂,但是由于“go low”、“go high”的含义比较丰富,翻译成中文不大好翻。我简单意译为:他们low他们的,我们就是要高大上。

虽然很多人可能不认同米歇尔的政治理念,但不得不承认,这句话说得非常漂亮,非常有力。自从她说过以后,就常常被人们在各种场合引用。我想,100年以后,也许人们不一定记得这句话是谁说的,但它必将还在流传。

2020年4月,两个常常被人放在一起比较的中国年轻人——淘宝总裁蒋凡和拼多多CEO黄峥,就走上了这样两条分野的路。

蒋凡因桃色事件,而引起轩然大波,且遭到公司处罚,前途堪忧;

黄峥则因为致股东信而广受好评,加上公司股价飙升,一举成为仅次于马云和马化腾的中国第三富豪,可谓春风得意。

这正是蒋凡went low,黄峥goes high。我将其音译为:蒋凡玩漏,黄峥够嗨。倒也贴切。

02

关于蒋凡和黄峥的过往,我去年4月写过一篇文章《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的蒋凡打起来了,美团的王兴在起哄》有过一些梳理。为了让大家对他俩有基本了解,我引用如下:

关于黄峥

黄峥出生于1980年,杭州郊区人,父母是普通的工人。因为小学成绩好,他得以进入杭州最好的中学——杭州外国语学校。

中学毕业,黄峥被保送进了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混合班,这是只有学霸中的超级学霸才能享有的待遇。竺院混合班学生享受的资源和未来达成的成就,比清华北大最顶尖的人才毫不逊色。

大学期间,对黄峥影响比较大的有两件事:

一是大一他参加了米尔顿基金会的活动。

黄峥被选中和一个德国人、一个印度人、一个智利人和一个美国黑人结成伙伴,基金会赞助每人一台电脑和免费上网(当时的上网费还是很贵的),并出钱每年组织一次5人的10天聚会。

黄峥后来回忆说,基金会的活动对他影响非常深远,使他深刻意识到世界上不同人种和不同文化,大家的出发点、思考问题的方式和做事情的方式如此不同。

第二件事是与丁磊的认识。

大四那年,黄峥在宿舍上网,有个陌生人在MSN上加他好友,对方声称是网易的丁磊。黄峥还以为他是个骗子,后来才发现真是那个丁磊。

丁磊找黄峥,表面是请教一个技术问题,实际是想招揽他。因为当时黄峥学的是计算机,常常在网上发一些讨论技术问题的文章,小有名气。

黄峥没有去网易,而是去了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留学。丁磊就把黄峥介绍给了身在美国的段永平。

段永平,是一手打造了小霸王、步步高、Vivo、OPPO的人,后来退隐美国,改行做投资,曾经有过投资网易获利百倍的骄人战绩,被称为“中国的巴菲特”。

我们无从得知段永平第一次见黄峥的情景。只知道很多年以后,黄峥成了段永平最得意的弟子。段永平对黄峥从来不吝用最好的词句赞誉有加,而黄峥更是尊称段永平为“人生导师”。

2004年,黄峥硕士毕业,面临着选择微软还是谷歌的迷茫。当时的微软如日中天,而谷歌才刚刚起步。段永平建议黄峥选择谷歌。

谷歌当时还没上市,在快速发展之中。黄峥拿到部分股权。3年后,谷歌上市,黄峥的账户里多了几百万美元。27岁的时候,黄峥就实现了财富自由。

2006年,由于谷歌中国的成立,黄峥选择了回国工作。但在一年后,他就离开了谷歌,自己创业。

黄峥的第一家创业公司叫“欧酷”,是卖手机的,后来他把公司卖掉了,新做了一家公司,叫“乐其”,做电商代运营。这家公司今天还在,是淘宝跨境电商的大玩家。

此后,黄峥走的是内部孵化的道路,乐其内部孵化了一家游戏公司,游戏公司内部又孵化了拼好货和拼多多。最终,拼好货和拼多多合并,组成新的拼多多成立才三年,就一举成为中国电商公司里用户量仅次于阿里的第二强。

黄峥也因为拼多多的上市,而坐拥千亿元人民币财富,成为中国80后白手起家的富豪第一人。

关于蒋凡

1985年出生的蒋凡,为人极其低调。

对别的互联网大佬,我们总能了解到一些早年生活的印迹,知道他出生在哪里,父母是做什么的。而对蒋凡的这一切,我们一无所知。

只知道,2002年和2003年,蒋凡代表乌鲁木齐一中参加全国中学生奥林匹克信息学竞赛,获得了省级一等奖和二等奖。

因为2002年的省级一等奖成绩,蒋凡得以保送复旦大学计算机系。

据蒋凡自称,他是能考60分,就绝不考65分的人,多一分都觉得浪费。

为此,蒋凡在求职时,差一点被谷歌拒掉。

蒋凡说:“我对出国没兴趣,也没想过读研究生,那是浪费时间,我花费的所有精力都仅仅保持考试能通过。”

相比之下,黄峥36岁时写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到:“60分万岁是一个很好的哲学,我很晚才悟到。”

21岁那年,蒋凡进入了谷歌中国,和黄峥成为同事。不知道是不是他启发黄峥领悟了这个道理。

蒋凡在谷歌待了4年,一直到谷歌关闭中国业务,才离开。

这时,他的老领导李开复创建了创新工场。出于对蒋凡的欣赏,李开复盛邀蒋凡加入。

蒋凡给创新工场带去了继豌豆荚之后的第二个项目:友盟科技。

这家公司是做第三方数据服务的,3年后,被阿里收购。蒋凡和他的团队及投资人,得到了8000万美元的卖身费。28岁,蒋凡实现了财务自由。

根据收购条约,友盟是公司连人打包出售。所以,蒋凡成了阿里的员工。

蒋凡原本的打算,是在阿里待一下,合同期满就走人。

时任阿里首席运营官(COO)张勇慧眼识人,相中了蒋凡。

他专门请蒋凡喝茶,对蒋凡说:“想不想咱们一起折腾点事情?以后你可以讲故事给孙子听;想不想一起在阿里这个舞台上表演一下?留下一点记忆?”

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乔布斯招揽百事可乐总裁约翰·斯卡利的著名一幕。当时,乔布斯对斯卡利说的是:“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还是想和我一起改变世界?”

伟大的企业招揽牛逼的人才,从来都不是靠钱,而是靠梦想。这一招,连老谋深算的斯卡利都招架不住,何况才二十多岁的蒋凡。

蒋凡当时就热血澎湃,点头不已。

安定下来的蒋凡,在很短时间内,就为阿里立下三大超级功劳。

第一大功,是把淘宝推上移动互联的列车。

在蒋凡加入阿里之前,淘宝网主要在电脑上,手机端淘宝的体验惨不忍睹。

而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电商由电脑转移到手机势在必行,淘宝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将被时代狠狠抛下。而一旦没有了淘宝的支撑,支付宝、蚂蚁金服等也都失去了根基,阿里公司存亡都可能存在问题。

身为淘宝无线事业部资深总监的蒋凡,带领团队出色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使得阿里完成了由电脑时代向手机时代的惊险一跃。

第二大功,是完成淘宝的智能化。

原来的淘宝是以货架陈列+搜索引擎的模式卖货。用户通过搜索关键词和翻页浏览来找到自己想要的店铺或产品。每一个用户看到的界面都是一样的。

但是大数据时代,这种方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推荐才是大势所趋。

蒋凡原来的友盟,就是帮助第三方处理数据的,承担淘宝的智能改造这个任务,再合适不过。

蒋凡又一次圆满完成这个任务,从此,淘宝实现了一千个消费者,有一千个不同的淘宝,每个人打开淘宝的界面,都是不一样的。智能推荐,大大提升了购物体验和购物效率。

第三大功,是打造淘宝的内容生态。

原来的淘宝,只是一个卖货的超市,消费者进来,选购自己喜欢的产品,付费购买,然后走人。

随着内容电商的升级,流量争夺愈加激烈,每一个APP,都在争夺用户的使用时长。如何使用户在自己的APP上停留更长的时间,成了所有互联网公司的头等大事。

蒋凡加入淘宝后,在原来的单一销售功能上,加入了视频、直播、爱逛街、印象淘宝等。

蒋凡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说:“淘宝不是一个电子商务,不是交易平台,而是消费者的社区,希望消费者可以在平台上消费、娱乐和分享快乐。”

这就等于,蒋凡把一家卖货的单一卖场升级成了一家超级购物广场(Shopping Mall)。

也正因为这些不世之功,蒋凡在32岁那年,就成为执掌万亿生意的淘宝总裁,34岁这年,又兼任了天猫总裁。

03

此前黄峥和蒋凡没有太多交集,也很少有人把他俩放在一起比较。但是王兴的一个朋友圈,让他们站到了同一聚光灯下。

2019年4月3日,美团创始人王兴,发了一条朋友圈:

蒋凡玩漏,黄峥够嗨

在王兴说这话之前,其实也没有什么人说蒋凡是阿里的“太子”,但这之后,蒋凡就被冠上了“阿里太子”之名。

不管是政坛还是商场,“立储”从来都是超级敏感之事,尤其是当在位之君还春秋鼎盛的时候。而当时阿里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才刚刚47岁。

王兴一向被誉为“有大局观”、“善察大势”。他这条朋友圈,意味深长。

我还专门问过王兴身边的人,王兴说这话是不是故意想挑起“龙虎斗”,让美团从中渔利?

朋友回答:

王兴没那么多心眼。他这么说是因为真心这么看,不是想搞阴谋。

不管如何,他这条朋友圈被广为流传以后,蒋凡就非常尴尬。

实际上,从那以后,蒋凡就被架在火上烤,想低调都低调不起来。

04

一贯想低调的蒋凡,总是被迫成为焦点。而他可能想不到,一年之后又会以一种如此不堪的方式而扬名全国。

4月17日,一个没有多少粉丝的博主发了一条微博:

蒋凡玩漏,黄峥够嗨

有人指出,发这条微博的人是蒋凡的妻子。虽然某些公司的公关部门可能采取了某些措施,试图将火扑灭,但是由于淘宝总裁的分量和张大奕的网红身份,这条微博还是在瞬间就引爆了网络。

后来,蒋凡在公司内网发帖,表达了两个意思:第一,因为家人在微博上的言论和一些不实网络传言给公司带来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深表歉意;第二,恳请公司对自己展开相关调查。

4月27日,阿里公布了调查结果和处分通知。

公告显示:蒋凡未被查出利益输送的违规行为;但其在公司重要岗位上,因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引发严重舆论危机,给公司声誉造成重大影响,因此予以处分。

蒋凡被取消合伙人身份,降低职级,记过一次,罚俸一年。

至此,蒋凡疑似出轨的事情,暂告一段落。

但是对蒋凡来说,厄运才刚刚开始。

从家庭层面来说:

对外界,他是否出轨尚无定论,他在内网的道歉也未就此事作出澄清。

对内部,他还要处理与妻子及绯闻对象的关系。如果按网络传言所说,有出轨,而且已经怀孕,那么处理起来还会有无限的麻烦。

如果没有出轨,那也需要面临夫妻之间如何重新恢复信任与温情的考验。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有可能旷日持久,而且留下永久的裂痕。

从事业层面来说:

调查结果说“没有发现利益输送”,只能说明蒋凡在违规审查方面过了关。但是投资人、合伙人、管理层对他个人能力的质疑不会消除。把家事处理成这样,大家如何能放心把事业交给你?况且谁知道下次你们俩口子还会不会闹出什么新的幺蛾子?

蒋凡事件对阿里形象和价值观的侵蚀也会长期存在。阿里一贯重视价值观,不管其内里是否真心相信,起码在外界打造的人设是这样。此前阿里因价值观和道德问题处理员工,总是雷厉风行,不留情面,如果因蒋凡而有所不同,那么阿里的鲜亮招牌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此外,就算是公司最高层面有心要保他,但大公司内部本身也是一个名利场,各种力量明里暗里都在角力。蒋凡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本身就容易成为众矢之的,现在正好从能力和道德层面给人以口实,日后想要再重用,恐怕是难上加难。

因此可以说,他在阿里的职业发展基本上到头了。借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2020年是蒋凡在阿里过去几年混得最差的一年,却可能是未来几年混得最好的一年。

05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黄峥恰好也在这几天公布了《2020年致投资人的信》。

信里没有写到任何关于公司经营的事,反而借新冠病毒,阐述了“在这个新世界中,新物种和新生物必将诞生并茁壮成长”的观察,表达了“我们将更加坚定地投资未来,努力建设面前的新世界”的决心。

当蒋凡的厄运刚刚开始之时,对黄峥而言却是:“美好旅程才刚刚开始” 。

这封信,其文笔之美、其思想之深、其境界之高,在中国所有企业家所写的文字中,无出其右者。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我们或许亲眼见证了一则名篇的诞生。

它完全不像是一个企业的CEO写给投资人的信,而更像是一个哲人的思考,用诗人的语言表达出来。百年以后,拼多多也许没了,但这封信必将流传下去。

黄峥有底气写这样的信,也是基于拼多多蓬勃发展的态势。

与致股东信同时发布的,是拼多多的上一年财报。

据财报显示,拼多多GMV已经达到10066亿人民币,活跃用户数达到5.852亿。而在2018年,这两个数字还只有4716亿和4.185亿。如此增速,足以让所有竞争对手寝食难安。

更为恐惧的是,拼多多近来已经逐渐在摆脱早前低端、假冒、劣质等的形象。你可以看一看网上对拼多多的评论,是不是说“真香”的人越来越多?再看看周边的人,是不是用拼多多的越来越多?

很多人说拼多多的百亿补贴无法持久,但拼多多年报显示,它的账上还放着410.6亿的现金。所以百亿补贴不仅短期不会结束,反而还有能力继续升级。

此前,有不少人看空拼多多,甚至还有人拿拼多多与瑞幸相比。但实际上,拼多多的股价虽然在不同时期有所波动,其总体上升趋势是很明显的。

蒋凡玩漏,黄峥够嗨

尤其是近期正在加速上升,使得其市值达到613亿美元(2020年4月28日)。黄峥也因此而以265亿美元的身家,成为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仅次于马云和马化腾的第三人,甚至超越了老牌富豪李嘉诚。

06

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王兴那条朋友圈,蒋凡和黄峥,也确实无法相比。

蒋凡是职业经理人,而黄峥是公司创始人。这点就决定了他们的地位根本不同。

蒋凡只是加入了一个平台,而黄峥是从无到有创造了一个平台。

蒋凡在阿里还要受种种约束。哪怕是再厉害,充其量也只是被认为“太子”而已,能不能接班还不一定。而黄峥在拼多多,却是说一不二的君王。

蒋凡可以作为一名大将去攻城拔寨,而黄峥则可以决定公司的深层文化和发展方向。

所以,黄峥可以发表致股东信,而蒋凡只能拿到处分通知。

除非蒋凡离开阿里,自己再创事业,否则,他永远也不可能比得过黄峥。

而黄峥,也许从来都没有屑于跟蒋凡比过。

从他的《2020致股东信》来看,其见解之深邃、格局之恢弘、理想之远大,决定了他的未来仍然不可限量。

未来拼多多也许还会有波折,甚至是严重的危机,但是黄峥一定会成为伟大的企业家。

如果说此前,我们还认为蒋凡和黄峥必有一战,那么从2020年4月开始,随着蒋凡went low,黄峥goes high,两人已经不再并肩。

日后江湖,将不会再有人拿他俩作为等量的对手来对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