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尘爆黄博炜最新消息放下失去的珍惜剩下的黄博炜截肢永不放弃

任谁侧听博炜的遭遇,无不感揪心。一位日正东升的年轻人,一夕间受尽火炙煎熬,并需截肢保命,面对剧变人生,该怎自处?博炜铿锵回话:“最初不知偷偷饮泣多少个晚上,要躲起来哭,因不想令家人再伤心难过。不断在心里歇斯底里地咆哮:恨不恨?恨!怒不怒?怒!‘为什么是我?’这句问完再问。可渐渐地,忽然醒悟:这一路咬牙熬过来,好不容易才换来活命机会,是否更应格外珍惜?怎也不该浪费时间在懊悔、悲伤或自怜!再消磨心力在改变不了的事实上,多愚昧!难道终日郁郁寡欢,手脚便会长出来?若我还不振作把握新的人生,它们才叫白白牺牲呢!”

八仙尘燃幸存者黄博炜:放下失去的,珍惜剩下的!

(图片由作者提供)

我和议:“是的,曾在鬼门关兜个圈子回来,教懂我们珍惜眼前一切。”他分享道:“我常思考‘八仙尘燃’在我生命中是‘阻力’还是‘助力’?经此一疫,我见识到许多人一辈子也体会不到的经历,而这些便是我人生扎实的基石。劫难没把我击倒,反而令我拥有强大的一颗心,让我学懂‘珍惜’、‘转念’及‘永不放弃’;我不再在乎失去的,而是珍惜、运用剩下的。故这意外倒成一种很大的助力!自此我给自己设下一个‘比较点’……”我瞪大眼,洗耳恭听。

博炜不徐不疾曰:“接续的清创、植皮、复健,从头学习怎生活,项项艰难。但每当稍遇阻滞或情绪低落时,我总想到当时那‘人生最难选择题’、心里那绝望及家人的痛苦……想一想再比较跟前问题,再大的困难顿变得‘没什么’!我再次被激励着。环境改变不了、事实改变不了,就改变我们的‘心’吧!心是自由的,我们拥有主导与选择权。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如今我演讲时总勉励大家,当遇到困境,不妨想起这个没手没脚的黄博炜,我还在每天努力着,你们是否同样要加油?”

八仙尘燃幸存者黄博炜:放下失去的,珍惜剩下的!

(图片由作者提供)

看着双目闪烁的他,我不禁自惭形秽:“我呢……不时为鸡毛蒜皮事大吵大闹,或惯性怨天尤人。是自己没反省改进,还爱怪东怪西,真活该!”他莞尔:“哈哈,这也蛮正常。正如听到些‘八仙’伤员诉苦,他们重投社会碰着不少难题。店东嫌他们伤疤吓人或担心其体力欠奉,当然亦可理解雇主的考虑。但见他们一味抱怨与沮丧,事情照旧没得逆转。在现实社会里,我们确较常人逊色,同情分只能给上一回、两回,再下来便要看实力;故自强不息与不断充实装备自己才是当前要务。真正的阻碍,不是环境,不是身体,而是我们的‘心’!或因我比任何一位的境况更糟,我的劝说更具说服力。”

劫后重生的博炜,已习惯沿途分享自身故事,助人自助。现顺利开展第二生命的他,对未来有何憧憬?而这平凡人的不平凡经历又教晓我们什么?请看下回的终结篇。

八仙尘爆满一周年,烧伤面积达90%的黄博炜,推着轮椅出席分享「永不放弃」的重生经验。新北市长朱立伦表示,「博炜做得到,其他的伤友也一定做得到。」盼外界继续支持。

黄博炜今天分享「永不放弃」的重生经验,并播放一段近期挑战「不可能任务─打保龄球」的画面,感动全场。他说,「今天我还能坐在这裡,表示我没被打败」。他并以,「不要因外在条件限制完成梦想的机会」鼓励其他伤友,其坚毅精神,令人动容。

黄博炜烧伤面积达90%,去年发生意外时23岁,就读明志大学,因伤势严重被迫双下肢及右手截肢,目前复健训练义肢及多功能副木,便于进食,及使用手机与平板电脑与他人沟通。

他说,「从来没有埋怨自己,失去的手脚已经回不来,所能做的,是思考如何运用剩下的肢体做更多事情,只要努力就有成果,虽然过程中会受伤、有挫折,但他会比别人更坚强、更勇敢,永不放弃。」

朱立伦表示,八仙尘爆的医疗救护水准,被国外称为奇蹟,但伤患过了第一阶段的急性医疗期后,还有更漫长的伤口复原、复健及生活重建历程。

他说,值得欣慰的是,救回来的484位伤者中,扣除7位外籍返国外,229名学生伤者,有180人已继续就学,比例将近8成,重回职场、服役的伤友也有6成,他们全部都将是专案管理中心继续陪伴、服务的对象。

新北市政府今天于市立联合医院成立「烧烫伤复健暨急性后期照护中心」,并邀伤友赖思妤及其好友黎芳宁演奏双簧管感谢各界。

朱立伦表示,看到赖思妤以簧管演奏莫札特歌剧「魔笛」中的「我是一个快乐的捕鸟人」及「烧肉粽」、「白牡丹」等经典台湾民谣,令人非常感动。这个过程非常辛苦,需要大家不断持续给他们加油鼓励。

了不起得小伙子,跟你比,我真的是不该有什么问题去烦恼,加油炜哥!八仙尘爆伤者黄博炜历经截肢手术后,装上义肢重新走出自己亮丽人生,也希望前新北市长朱立伦能够看到他站起来的样子,新北市长侯友宜得知后居中协调,两人于6日上午一同前往探视,为他加油打气。


朱立伦说他多次与黄博炜见面,为他加油打气,如今看到他终于能站起来,真的为他感到高兴。朱立伦也与侯友宜一同参观黄博炜在府中青年社宅的住家,看看当初为他特别调整过的无障碍空间是否合用,朱侯两人皆表示,政府一定会是黄博炜的后盾,提供最大的协助,也要他继续保持乐观。

27岁的黄博炜原本是一间科技公司的工程师,在八仙尘爆后,全身3度烧伤达95%,存活率仅5%,病况极度不乐观,但求生意志强烈的他自做决定,同意截肢减少伤害。


▲▼朱立伦、侯友宜一起探视八仙尘爆幸存者黄博炜。(图/朱立伦竞选办公室提供)其实,黄博炜在台大医院住院期间,朱立伦跟侯友宜曾多次探视鼓励他,朱立伦赠送1台平板电脑和触控笔,为他套上冰岛硅胶套筒保护断臂;黄博炜用他仅剩的一只左手,敲出九万多字的《但我想活》一书,书中记录他如何走过伤痛,完成学业、打保龄球、爬合欢山,希望这段奋斗故事能带给大家正能量,帮其他人带来人生的改变!


▲▼朱立伦、侯友宜一起探视八仙尘爆幸存者黄博炜。(图/朱立伦竞选办公室提供)前阵子侯友宜造访复健中心,黄博炜表示曾跟朱立伦说他会重新站起来,如今他做到了,想让朱看看他站起来的样子,「我现在恢复的很好,也正在准备敲出第二本书」。侯友宜居中促成今天的会面。

从一个欢乐派对瞬间丢到人间炼狱,当年22岁的小伙子黄博炜,踩着烈焰拼命逃离火场,以为被送抵医院便必获救。岂料撑过两周多的剧痛煎熬,与死神奋力拔河之际,动弹不得瘫痪在床还要作人生最难的选择题:(A)放弃急救,结束自己的生命。(B)截掉四肢来换取活命机会,但即使截肢,存活率仅5%。以上这些并非催泪煽情戏,而是活生生的真人秀。感恩在最艰巨时刻,父母给孩子自主决定;更感恩热爱生命的博炜义无反顾选了(B),坚决“要拼!”否则这世上从此便缺了这颗耀目的星星!

博炜直言:“我从不觉自己特别勇敢或乐观,我只是一个平凡人,碰到一场意外而已。面对生死抉择,只单纯及是最原始的渴望生存:我要活!我当然不甘心,22岁,人生刚起飞,我还有一箩筐梦想。人生就来这一趟,还没看尽繁花世界,便逼我走?我绝不妥协。没手没脚的,大有人在,他人可以为何我不能?只要能活着,至少还有机会可继续努力。而最重要一点是我爱家人,爸妈哥们肯定望我能存活的,他们日夜的守候给我莫大动力与勇气。说到底,老天爷还蛮眷顾我,最终给我奇迹幸存。”

“不甘心、不妥协!我还有梦想待实现……”一切似曾相识,当年我正值盛年却绝症到访,同样逼我改写人生篇章,这感觉我懂:死神前来索命,我偏偏不给;“我的生命我做主、我的故事我来写!”当年的我,也曾于心底烙下此句!但相较于博炜熬过的苦路,我的算九牛一毛呢!家人以浓浓的爱支撑他,叫人羡慕不已,我概述:“如今的博炜就是‘爱’的化身、家人爱的产物。全因这份爱才能走到现在,可这样说吗?”他含蓄点头:“是呵!但倒令我觉得对家人有所亏欠,故我更要努力前行,他日令家人享福是我最大理想。”

当大众正为这生命斗士打气的同时,坊间竟夹杂些刻薄指摘:“去死,不要拖累家人”、“90%烧伤根本丑八怪”、“终身无用”等;面对负面声音,博炜从不反驳或争辩。豁达的他深明无诤的智慧:“与其花力气回击,倒不如积极以行动说明一切,令人心服口服!这些年我努力复健之余,也开始著书及四出演讲,以我的故事激励他人;我现已独立生活,没成为家人负担。一切流言蜚语不攻自破,现开展第二生命的我,活得精彩,这不是最棒的回应吗?”

八仙尘燃幸存者黄博炜:死神前来索命,我偏不给!

经博炜真诚剖白,脑际忽回荡这金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他的确内藏宽大胸襟与特质。但人生遭逢此大劫,真没愤慨低潮吗?他咧嘴大笑:“怎会没有?哈哈哈……”欲知博炜如何于哭笑中经营其截后人生,且看下回分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