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对话王渡升用商业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行吗烟客YANKER广告收入

叫我__小明: 说得在理,可是怎么才能保证私人企业会如实发放给员工?或者不会在短期用作他用呢? 【吸收财讯】【创造者】是风马牛推出的视频类访谈栏目,旨在寻访国内外拥有勤奋、积极、自由价值观的青年商业人物,通过立体的呈现方式,讲述他们复杂、多元的创业与人生故事。

冯仑对话王渡升:用商业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可行吗

冯仑对话王渡升:用商业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可行吗创造者 原创 冯仑风马牛

冯仑对话王渡升:用商业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可行吗

封面图|冯叔对话王渡升

1986 年出生的王渡升已经是个创业‘老司机’了。

2010 年,大学刚毕业的他,不愿顺服于父母为他规划的公务员职业道路。因为天性热爱自由,他决定尝试在广西从事导游工作。近一年的时间里,他每天接团、跑景区,练就了‘厚脸皮’的本事,也摸清了旅游行业的门道。随后,他用手头积蓄在当地景区盘下一家珠宝店,短短两年的时间里,一家小店变成了四家,当地最大的旅游购物店也被他囊入旗下。

凭借努力跟幸运,王渡升在二十几岁的年龄就已尝到财富的滋味:平时单店每天四、五十万的销售额不在话下,高峰时期,单日百万的销售额也是常有的事。财富的快速累积并没有使他安于现状,充满野心、享受做生意的他,决定迅速扩张自己的商业版图,开始投资房地产、酒吧、餐厅、旅行社等多个领域,并在广西海边投资了自己的景区。短短几年时间,他成为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年轻商人,一时风头无两。

然而,用王渡升自己的话说,‘德不配位,必有灾殃’。生意的极速扩张让他享受了短暂的名利,也让他经历了人祸与天灾。

在生意最鼎盛的时候,身边原本支持他的伙伴相继离开,竞争对手也开始不断制造麻烦,本地的一些旅行公司也集体抵制、打压王渡升的旅行社;互不相让的双方打起了激烈的价格战,打到最后,家家亏损,一片狼藉。

2013 年,一场 40 年未见的台风吹袭广西,一夜之间,王渡升经营得火热的海滨景区几乎被夷为平地。景区酒店的玻璃全部吹碎,连房间里的床上用品都被吹得一干二净。同年年底,国家旅游局又出台了针对全国景区购物店乱象的新政,对基于导游回扣这一暗箱操作的景区购物项目进行严格的管理与整治。这对当时的王渡升来说,这意味着他最大的财源被彻底切断了,购物店的生意难以为继,景区一片萧条。彼时不过 27 岁的他,身欠 2000 多万的银行负债,公司 500 多名员工的工资也难以发放。曾经的风光被彻底击碎,取而代之的是无止尽的官司、纠纷与众叛亲离的苦涩。

就这样,27 岁这一年,王渡升人生的第一次创业宣告失败。也就是在这一年,他开始认真地审视自己,一边应对身边的诸多麻烦,一边在惨痛的经验中自我反思,并规划接下来的道路。他意识到,单纯逐利的生意注定不会长久,投机所带来的收益也往往会被巨大的风险所反噬。

在学习了大量伟大企业与成功企业家的经验后,他为自己接下来的商业道路设立了两个目标:一是要做一家可持续的、长久的公司,二是要在创造利润的同时,为社会带来正向价值。‘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是成功企业的两条腿’,王渡升说,‘只有平衡着共同使劲儿,企业才能走得动、跑得快。’

冯仑对话王渡升:用商业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可行吗

王渡升

与大部分的海归精英创业者不同,在创业这条路上,王渡升是依赖经验多过方法论的实干派。他拥有优秀商人必备的许多素质,比如超出常人的旺盛精力、强大的组织及社交能力等,同时,他也拥有极强的商业嗅觉,总能敏锐地发现商机并快速执行。

2018 年,在稳定经营着两家大型文旅景区的王渡升频繁出差。他注意到,机场、高铁站等人流密集的交通枢纽里都设有吸烟室,小小的屋子里挤满了烟民,但这些吸烟室通常久不修整,空间看上去破败陈旧。从不抽烟的他,开始关注起吸烟室这一‘城市灰色空间’的存在,并琢磨起其中的商业与社会价值。毫无疑问,控烟、戒烟是国家倡导的环保与健康大势,但面对我国现存的数亿烟民,能否通过将公共环境中的吸烟室进行改造升级,从而更好地隔离二手烟、改善公共环境?

在经过周密的前期调研,了解了相关政策、法律与市场的诸多现状后,王渡升果断决定抓住这个机会,从 2018 年开始正式创立‘烟客 Yanker’品牌。秉承着‘让吸烟更文明’的宗旨,Yanker 为交通枢纽、景区、商场等公共场景提供多种类型、可快速复制的隔烟室及吸烟区,从而完善吸烟环境,提升环保措施。与传统吸烟室相比,Yanker 升级后的产品拥有三项自主研发的特色系统:防止未成年人进入的门禁系统、基于新风排烟的空气净化系统,以及无明火的节能点灭烟系统。截至目前,Yanker 隔烟室已建设 100 余间,覆盖全国 17 个省份及自治区。

冯仑对话王渡升:用商业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可行吗

冯仑对话王渡升:用商业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可行吗

部分吸烟室效果图

王渡升为这一次的创业设立了远大的目标:他希望能在实现可持续的商业收益的同时,真正为社会做点什么。王渡升再三强调,Yanker 坚决不会卖烟,盈利来源依靠室内广告投放与周边产品。然而,在公共舆论场上,与‘烟’看似相关的生意总难免会背负骂名。一边是想要满足自身嗜好的烟民,一边是对二手烟痛恨不已的非烟民,在社会层面,两个群体的需求往往难以被同时满足。

除了在公共政策层面不断完善外,像 Yanker 这样的企业也在努力做着两个群体之间的平衡者。通过打造更舒适、更美好的吸烟空间,Yanker 希望让吸烟者更有尊严的同时,让非吸烟者更有安全感,从而实现整体公共环境的提升,履行一家社会企业的经营使命。

冯仑对话王渡升:用商业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可行吗

Yanker 的周边产品

4 月初的一天,烟客 Yanker 的创始人王渡升与冯叔进行了一次对谈,两人就‘吸烟室’这样一个创业项目进行了探讨,冯叔提出了许多有意思的观点,对王渡升提出了挑战、肯定。以下是采访内容节选(完整对话请见视频):

冯叔:通过你的经历,我知道你是想做一家社会企业。也就是说,要用商业的方法解决一个社会问题。但这里头会出现一个矛盾,如果商业上不赚钱,你无法持续,可是你赚多少钱合适?尤其是,公众怎么看这个事情?你的初心是解决社会问题,‘让吸烟更文明’,但是你叫‘烟客’,听上去似乎是为抽烟的人服务的。所以,我看到媒体也有一些批评跟怀疑。

另外一个问题,抽烟是一个上瘾的行为,抽烟、喝酒都上瘾,上瘾的东西,通常经济学上讲,它的需求弹性是无限大的,也就是说,你越抽越想抽、越喝越想喝,这叫上瘾。我就想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你们怎么样来让企业的社会性质、社会责任,更加强化?

王渡升:烟草能彻底取消吗?我觉得很难。就像俄国其实当年取消过烟草,结果是全世界走私烟草的全都过去了。

冯叔:酒也有过,这种上瘾的东西,(如果禁止)最后私酒、私烟就很盛行。

王渡升:对,就是泛滥。其实我们起‘烟客’这个名字,想的是让抽烟的人更好地寻找到我们,把猛虎关进笼子的同时,让烟民有尊严地找到我们,而不是说像烟贼一样。

冯仑对话王渡升:用商业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可行吗

冯叔:你们是不是可以在‘烟客’下加个 slogan:让抽烟更文明。

王渡升:这句话特别好,这样不抽烟的人不会误会。

冯叔:减少大家认知上的错误。另外,可以做一些公益广告,强调吸烟有害健康。这样,社会企业的性质能够更清晰,传达给每一个吸烟的人,一见这个房子第一想进,第二知道学好。

王渡升:对,社会影响力这件事情我挺重视的,我觉得这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在创业的第一阶段,我们的重点是硬件板块,不断地在做研究、开发。现在到了第二阶段,就在琢磨软性的东西该怎么做,得让大家知道,我们是做文明的提升,我们不是支持抽烟的。

冯叔:所以,第一要隔离,同时也让抽烟的人抽好。抽好不是说要抽多,而是抽烟的环境要健康、文明。

王渡升:对,我们不靠卖烟赚钱,我们是做一个环境,把环境做好之后,然后在里面找到一些方向点来赚钱。由于人流密集,变现是有空间的。

冯叔:争取做出中国最大的一家社会企业。

王渡升:是的,我觉得社会性很强。

冯仑对话王渡升:用商业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可行吗

【冯叔点评】

冯叔:一个企业,无论是在创业还是发展过程中,都有一个特别的挑战,那就是如何在商业发展当中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以前我们对抽烟这个行为没有太多的引导,和在空间上给它一个特殊的安排。那么,烟客这家公司注意到这一点。我相信未来所有的在公众场合吸烟的行为,就不是一个很随意,或者说很不讲究的行为,而是变成一个文明、健康的行为。这样的话,也使所有不吸烟的人受益,也使环境变得更加协调和文明。

烟客有两点我觉得需要特别加强。

第一,它的社会企业的身份应该更加强化地传达给公众。所谓社会企业,就是‘用商业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对烟客来说,就是在吸烟过程中不污染环境、提升吸烟过程的文明程度。我觉得在传播上,社会企业的属性要更加的清晰。

第二,既然要做社会企业、要解决社会问题,就要跟社会公众认知的一些已有的成熟标准对接。让企业所解决的社会问题可被度量,是有标准的。这两点如果做进一步的改进,我觉得这个事业就值得期待。

我觉得,一个年轻的创业者,如果能在商业上成功的同时还履行社会责任,做出一家优秀的社会企业,就值得大家支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