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politico新闻网中行回应特朗普欠钱债务已售对特朗普集团没兴趣

三板新财经:感觉最近几年各国政府部门在大V化,人民群众在粉丝化 。。。【吸收财讯】中行回应“特朗普欠钱”特朗普被发现欠中国银行数千万美元 齐倩 观察者网  。。。4月24日,美国“政客”新闻网“Politico”(欧洲版)发表一篇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间商业往来的报道,指出特朗普欠中国银行数千万美元债务,将在2022年到期。

记忆拢新055 : 这个债务好像社会中的债一样的,你没有我牛逼打不过我肯定是没有还的。跟联合国的各种钱一样不认。 文章刊登后,中国银行方向“政客”新闻网表示,该行在2012年交易后就出售了这一债务,目前对特朗普集团的任何资产都没什么兴趣。Politico随后对其报道内容进行勘误。当地时间29日,特朗普在推特转发了“政客”新闻网编辑的澄清内容,称“至少他们承认错误了”,借机批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从不会修正他们的假新闻”。

中行回应特朗普欠钱:债务已售 对特朗普集团资产没兴趣

“政客”新闻网24日报道:特朗普欠中国银行巨额债务

“政客”新闻网在24日题为《特朗普欠中国银行数千万美元》的报道中称,特朗普拥有“美洲大道1290号“30%的股份,而该建筑在2012年进行了约9.5亿美元再融资,其中包括来自中国银行的2.11亿美元贷款。

报道援引2012年交易记录和房地产记录等公开文件指出,特朗普所欠中国银行的数千万美元将在2022年到期,并将此事与特朗普和拜登间的总统竞选相联系。

在该报道发布第二天,“政客”新闻网收到了中国银行美国分行一位代表的声明,称该行在2012年交易之后不久就出售了相关债务,或将其证券化。这位发言人表示,该银行目前对特朗普集团的任何资产都不感兴趣。

“政客”新闻网并未立即澄清相关报道,因为他们认为这份声明与贷款服务机构的文件相悖:富国银行(Wells Fargo)2017年的一份文件称,中国银行拥有“美洲大道1290号”大楼的金融权益。该文件有效期至2022年,届时贷款到期。

但在本周一(27日),富国银行证实了中国银行声明的真实性,即该行与“美洲大道1290号”并无债务关系,文件将其错误地列为债权人。中国银行补充称,富国银行正在采取措施纠正文件中的错误。

“政客”新闻网于当天晚上正式对24日的报道做出澄清。

中行回应特朗普欠钱:债务已售 对特朗普集团资产没兴趣

“政客”新闻网相关澄清声明

在社交媒体流传的一份声明中,“政客”新闻网编辑向转引上述稿件的媒体承认,他们“原来报道的中心前提是错误的”,即特朗普并未欠中国银行债务。

这名编辑解释称,问题源头在于他们引用了错误的公开记录,并且在发稿前没有向中国银行一方求证。他还提到,他们曾试图向白宫和特朗普集团联系,但双方均拒绝置评。

当地时间29日,特朗普在推特转发了“政客”新闻网的澄清内容,称“至少他们承认错误了”,随即将矛头转向《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指责他们“从不会修正假新闻”。

在传统媒体受到强烈撞击的时代,如何寻找自己的新生之路,已经事关媒体的生死存亡。于是,传统媒体主动与新媒体亲密融合,已是媒体的大势所趋。与此同时,当我们还在为传统媒体寻找出路的时候,诞生于美国的《政客新闻》(The Politico,专门从事政治新闻报道)本身就是融媒的结晶。“政客新闻”的诞生彻底打破了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天然界线,直接就创办了一份报纸和一个网站,两者一开始就亲密合作,不需要任何磨合,也根本就没有隔阂,这为旧媒体的突围和新媒体的创办提供了新思路。

虽然,《政客新闻》从1月23日诞生到现在只有半年的时间,但政界和新闻界还是看好其发展前景。不但如此,报纸记者和编辑的加入本身就说明了这一新生媒体的魅力——华盛顿邮报的哈里斯、纽约每日新闻报的布卢斯、今日美国报的尼克拉斯,以及华尔街日报的金史利等纷纷加入政客新闻,其背后的东西值得深思:一是传统媒体如何加快融媒的步伐,留住那些求新求变的大牌记者和编辑,虽然他们置身传统媒体可以高枕无忧,但富于挑战的新媒体却可以给人新的体验;二是自由空间的扩展为专业记者和编辑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他们需要摆脱传统媒体的束缚,在政治新闻领域期待释放新的活力。《政客新闻》恰好为他们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与挑战。

当然,作为商业经营的媒体,它的崛起与发展本身就离不开财力的支撑。而且,西方媒体的创办者本身就是为追逐经济报偿。《政客新闻》的创办也不例外,其创办者阿伯理顿正是看准了美国政治广告市场的巨大潜力,包括政府承包商和游说团体的议题广告。据资料统计,2005年用于游说国会和政府的资金就有2亿多美元,这一数字在2008年大选时预计将达到3亿美元,《政客新闻》正是瞄准了大选等政治巨大的利益空间。财力是媒体发展的根本和基础,但媒体的壮大更需要思维和理念超前,阿伯理顿正是成功利用了整合营销的策略:报纸加网络。阿伯理顿敏锐的眼光看准了报纸媒体和网络媒体各自的特性,从而让两者分工互补,打造出一个复合式的新媒体,树立了媒体发展史上新的里程碑。

《政客新闻》不仅利用自身的媒体进行整合营销,而且充分与其他主流媒体合作互动。《政客新闻》已经与CBS达成合作协议,借壳大牌媒体扩大自身影响力。而且,《政客新闻》制作的电视节目不仅通过自己的网络播出,还与多家电视台合作同步播出。与此同时,《政客新闻》还会及时送到国会和游说团体手中,高调入市的营销策略让政客新闻一开始就引人关注。宏观上,政客新闻的理念是成功的;微观上,《政客新闻》的理念也是细致的。具体表现在写作模式上,《政客新闻》希望打破客观和中立的传统思路,帮助读者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而且报网结合的媒介形态同时可以满足深度与速度的需要,文字、图片与影像同步播出,完全突破传统新闻滞后的缺陷,实现新闻事件与新闻发布的同步性优势。

显然,《政客新闻》的崛起值得思考,其成功一样值得期待。它至少具备两大成功因素:一是受众定位清楚,走精英路线。广告定位清楚,其来源为游说团体;二是整合营销策略,跨媒体复合优势,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结合,充分满足受众的信息需求。

《政客新闻》的崛起也许可以给正在实现融媒的中国媒介市场提供新思路:一,传统媒体尤其报纸要摆脱报纸消亡论的干扰,积极充分实现报网互动,以求报纸在网络上获得新生。从这个意义上说,报纸非但不会消亡,反而会借助网络得以扩大生存空间;二,融媒范围不能局限在一个媒体机构的内部,必须完成两步战略,一个是内部的融合,一个是外部的融合,尤其要借壳大牌主流媒体壮大自身实力,从而实现做大做强的目标。三,创办媒体打破强拉硬凑或行政撮合的思路,可以在媒体内部重新整合资源,创办相对独立的子媒体,一开始就走报网合作之路。这正是《政客新闻》给我们的启示,期待中国媒体开拓更大的空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