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船王退休扬子江船厂任元林回家了儿子任乐天接任扬子江船业集团

【吸收财讯】Air-wutou : 早就听说这个月底结束 没想到居然还提前了 。。。任元林之子任乐天正式接棒扬子江船业集团(BS6.SGX,下称扬子江船业)。 界面新闻获悉,4月30日,扬子江船业召开年度股东大会。会上,任元林正式卸任公司执行董事长一职,由其子任乐天接任。 任乐天此前担任扬子江船业首席执行官一职,主要负责公司的整体造船业务。他成为执行董事长后,仍将保留现有职务。

胡斐-戊午 : 造船,航运,这两个是宏观经济景气度的长期精准指标。 任乐天现年38岁,硕士毕业于英国伦敦南岸大学。毕业后即回国,他进入扬子江船业工作,从一名翻译员做起,先后任职过施工员、车间主任等职务。2006年起,任乐天开始担任扬子江船业各级业务部门的管理职务,并于2015年5月1日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

任元林在2016年年报中表示,“接班人计划”正进展顺利。2019年3月,任乐天被任命为任元林的候补董事。

去年8月,任元林休假离岗协助中国政府相关机构进行一项保密调查。在此期间,任乐天代理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

任元林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在其离开公司的几个月中,由任乐天领导的年轻一代管理层,首次在没有他直接监督的情况下带领公司。新一代的管理层决策理性、专业,不仅屡获新船订单,船只交货按时,扬子三井造船的新项目也进展顺利。

任元林表示,自己在执掌扬子江船业几十年后,一直在考虑一个合适的时机,把公司正式交给下一代。

任元林现年66岁,出生于江苏江阴,在造船行业拥有四十多年的经验,被业界称为“中国民营船王”。

据《江苏经济报》报道,1973年,任元林进入江阴船厂,成为了一名船体车间冷作工。从车间主任到技术科科长,任元林从普通小职工一路成为江苏扬子江船厂的厂长。

1999年,江苏扬子江船厂完成股份制改革,更名为江苏扬子江船厂有限公司。2007年4月,“扬子江船业”股票在新加坡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民营造船上市公司。

同年12月,扬子江船厂有限公司联合天元、恒高、扬船劳务、中舟海洋等公司组建成扬子江船业。

据官网介绍,现今扬子江船业是以集装箱船、散货船建造为主业,航运租赁、贸易物流为补充的大型企业集团。

据克拉克森研究公司(Clarkson Research)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月底,扬子江船业手持订单70艘,共计182.63万修正总吨,位居中国第一、全球前六。

去年,扬子江船业以472.96亿元的营收,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的第84位,是排名最靠前的民营船企。

扬子江船业下辖江苏新扬子造船有限公司、江苏扬子鑫福造船有限公司、江苏扬子江海洋油气装备有限公司以及江苏扬子江船厂有限公司(下称扬子江船厂)四家造船企业。

今年1月,扬子江船厂的法定代表人由任元林变更为任乐天,且新增任乐天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日前,历时四个多月的协助调查,中国最大民营造船企业扬子江船业控股有限公司(BS6.SG,以下简称“扬子江船业”) 董事长任元林终于“回到家中”。据财新网报道,该调查涉及江苏常州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刘建国受贿一案。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任元林与刘建国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关系。刘建国从江阴调任靖江后,任元林也“跟随脚步”到靖江“跨江建厂”。2012年,任元林成立了江苏元林慈善基金会,其理事长便是刘建国。而该基金会控股的投资公司,刘建国也曾在2014年前担任法人。此外,任元林及其亲属在资本市场也动作频频。

同时,其子任乐天在“代理”董事长后,也迎来了首份“成绩单”。三季报显示,扬子江船业2019年三季度实现营收54.24亿元,同比增长1%;净利润为7.02亿元,同比减少10%。其中,核心造船相关业务领域,实现营收32亿元,同比增长约18.52%。

对于公司经营和任元林的近况,记者多次致电致函扬子江船业方面,公司总经理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董事长任元林已经回到公司正常工作,合资公司扬子三井造船有限公司也已运营,主要研发生产高端产品,可能会往气体船方向发展。”

“船王”结束“协助调查”

据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公告,刘建国涉嫌受贿、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一案,由江苏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日前,江苏省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刘建国作出逮捕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时间拨回至4个多月前。2019年8月14日,扬子江船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实控人任元林正在协助政府部门进行调查,但任本人并非被调查的主角。且自8月9日起,董事会已经批准任元林“休假”,目的是为了加快调查的完成,以便尽快恢复正常工作,公司的业务和运营不受调查影响。

同时,扬子江船业方面表示,直到8月8日,任元林仍在公司的重大事项上具有决策作用,包括他在8月5日批准了公司2019年的半年报。

记者调查发现,任元林与刘建华的关系颇为“微妙”。

公开资料显示,扬子江船业是集造船及海洋工程制造为主业,金融投资、金属贸易、房地产和航运及船舶租赁为补充的大型企业集团,目前公司下辖江苏新扬子造船有限公司、江苏扬子鑫福造船有限公司及江苏扬子江船厂有限公司3家造船企业。

据《江苏经济报》《靖江日报》等多家当地媒体报道,2002年起,任元林开始为公司寻找新厂址。三年后,扬子江船业从江阴来到靖江,跨江建成了江苏新扬子造船有限公司。

巧合的是,个人简历显示,刘建国也在2003年11月,从江阴调到靖江任泰州市委常委、靖江市委书记,主政7年。

任元林热心慈善事业,建立了江苏元林慈善基金会。而据天眼查显示,该基金会成立于2012年2月15日,原始基金约2.57亿元,其理事长正是靖江市委原书记刘建国。也就是说,2011年底,刘建国从常州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任上退休,随即就在江苏元林慈善基金会“走马上任”。

此外,记者从天眼查了解到,该基金控股达99%的上海惇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在2014年5月19日之前法定代表人也为刘建国。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11月6日,注册资本达5亿元。

“子承父业”的四个月

据扬子江船业的公告,2019年8月9日起,在任元林“休假”期间,集团首席执行官、其子任乐天将暂代董事长一职。

值得一提的是,任元林的“接班人计划”初见于公司2016年年报。记者了解到,自2006年起,任乐天开始担任扬子江船业各级业务部门的管理职务,并于2015年5月1日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

扬子三井造船有限公司的揭牌仪式,是任乐天“子承父业”后的初次公开亮相。2019年8月15日上午,他以扬子江船业总经理、扬子三井造船董事长的身份出席仪式并致辞。扬子三井造船总投资额2.97亿美元,其中扬子江船业持51%股份。

近日,任乐天“掌舵”下的扬子江船业也交出了首份“答卷”。其核心造船相关业务领域,2019年第三季度实现营收32亿元,同比增长约18.52%;交付了13艘新船,而2018年同期则交付了6艘;2019年造船毛利率为14%,而2018年同期为20%,主要由于原材料和人工成本提高。

任乐天曾公开表示,如今对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的关注与重视已成为造船业的一个重要主题。而IMO 2020限硫令的实施,则需要船东适应一些新的市场动态。“短期内会影响新订单增长的速度,但我们相信,就长期而言,这一新规最终会有利于环境和长远收益。”

据克拉克森统计数据分析,截至2019年10月25日,扬子江船业手握92艘订单量,约901.7万载重吨,保住了“世界第五、中国第一”的皇冠。但2019年1~9月,扬子江船业仅获得16艘新订单,排名下滑至世界第十。

记者了解到,2015年至2018年,扬子江船业获得新船订单分别为37艘、19艘、74艘、36艘,总价值分别为22.5亿美元、8.23亿美元、21亿美元、15亿美元。

2019年上半年,扬子江船业遭遇了“订单荒”,仅接获5艘新船订单,而三季度有所回升,正如其在三季报所述:“随着集团赢得11艘新船的新合同,价值4.87亿美元,下半年新订单势头回升。”

扬子江船业方面解释称,2019年前三季度,全球新造船订单按载重吨计算,同比下降44%,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前景疲软以及船东需要时间来巩固他们计划应对IMO 2020排放规则。同时,全球造船交付量却同比增长17%。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告诉记者,全球经济下滑,造船等大型投资行业的销售量肯定会受到影响。我国劳动力成本的逐步上升,则会造成其制造成本的上升。“成本上升,销量下降,利润肯定也会下降,也给未来带来更大的压力。此外,扬子江船业的高管还在配合调查,这可能也影响了部分业绩。”

涉多家上市公司

事实上,任元林不仅在造船业叱咤风云,他与其亲属在资本市场也是频频出手,但大多保持低调。

任元林最近的一次资本运作或发生在瑞丰高材(300243.SZ)。2017~2018年,江苏瑞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瑞元”)曾两度举牌瑞丰高材。

据瑞丰高材2017年11月发布的公告,当年11月16日,江苏瑞元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买入瑞丰高材股票约148.13万股。本次交易后,江苏瑞元及一致行动人任元林、李梦珠、 陈丽君合计持有瑞丰高材股票约1034.32万股,占瑞丰高材总股本的5%。其中,陈丽君为任元林妻子,李梦珠是其外甥女。这是任元林第一次对瑞丰高材举牌。

记者查阅相关文件了解到,早在2017年一季报,任元林就首次现身,成为瑞丰高材第五大流通股东,持股数量为865.7万股,占比4.2%。

2018年3月,任元林对瑞丰高材二度举牌。瑞丰高材公告称,3月27日,江苏瑞元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买入瑞丰高材股票约249.53万股。本次交易后,江苏瑞元及一致行动人任元林、李梦珠、陈丽君合计持有瑞丰高材股票约2068.65万股,占瑞丰高材总股本的10%。

之后,江苏瑞元又两度通过大宗交易增持瑞丰高材股票。截至瑞丰高材2019年半年报,江苏瑞元及其一致行动人任元林等持股比例已增至14.474%,进一步逼近瑞丰高材实控人、第一大股东周仕斌的22.27%的持股比例。

此外,任元林及妻子陈丽君,还曾涉及ST中南、华锋股份、三房巷、国恒(退市)等上市企业,参与了多个ST公司的重整。

例如,任元林与原国恒铁路(000594.SZ,现已退市)曾涉嫌投资纠纷。2014年1月15日,泰兴市力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兴力元”)取得彼时ST国恒约1.8亿股无限售流通股,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但由于未披露此前与中技实业、深圳国恒、成清波等方签署的《股票回购协议》《股票回购协议之补充协议》《委托管理协议》,收到深交所、天津证监会等部门的“关注”“警示”。

5月27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下发《关于对泰兴力元及任元林先生的关注函》(公司部关注函【2014】第182号),6月9日天津证监局发布《关于对泰兴力元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津证监措施字【2014】5号),均要求泰兴力元对上述事宜作出说明,并公开披露。

对此,彼时ST国恒也公告称,公司认为相关行为分别涉嫌内幕交易、虚假陈述、侵犯上市公司独立运作、违规获得上市公司股权、操纵股价、阻碍上市公司自查整改、阻碍上市公司定期报告如期如实披露、增加上市公司风险。

“任元林主要经营造船业,很多参股企业与公司存在上下游关系,这在资本市场还是较普遍的。”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总行投资经理卜振兴看来,参股上市公司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取得股权,获得上市公司前十股东席位;另一个是作为财务投资,只是分享优质企业发展红利。“如果是恶意收购一般会采取反制措施,比如认定收购不合规、稀释股权、股权购买、引入第三方股东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