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家椰子汁怎么样年报近3年里最大支出成本是包装PE瓶替换PET瓶

【吸收财讯】雨雪霏霏3366 : 欢乐家居然请得起杨幂代言,但是并不好喝,销量也不咋的啊 当你在消费一罐饮料时,你为包装所付的钱也许是最多的。 近日,杨幂代言的椰子汁、水果罐头生产商欢乐家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欢乐家”)递交了IPO招股说明书。近三年里,这家公司最大的支出成本是包括瓶、盖、纸箱等各类包装材料,而不是生榨椰肉汁、鲜果等主要原材料,也不是白砂糖等辅助原材料。图片来源:欢乐家 记者 | 吴容

椰子汁生产商欢乐家近三年里最大的支出成本是包装 而非原材料

以2019年为例,公司包装材料成本占到了36.91%,高于主要原材料的占比(22.57%)以及辅助原材料的占比(18.53%)。

椰子汁生产商欢乐家近三年里最大的支出成本是包装 而非原材料

图片来源:欢乐家招股书

这种情况在另外两家同业公司中亦有所体现。

据养元饮品上市时的招股书,旗下核心产品“六个核桃”一瓶的成本组成大致是这样的:易拉罐占到0.57元,核桃仁和白砂糖分别为0.25元和0.05元,其它原材料则为0.13元。也就是说,易拉罐成本占据了50%以上。

养元饮品2019年财报同样显示,生产成本中,直接材料费用占比高达88.36%。按照采购额计算,2019年易拉罐的采购额为17.56亿元,占总采购额的53.04%。财报提及,易拉罐采购受其主要原材料马口铁价格上涨而上升,为此公司毛利率被易拉罐所蚕食。

承德露露在财报中虽未专门提及包装成本攀升对利润的影响。不过界面新闻留意到,2019年公司前5名供应商中,包装供应商占到了2家,两者分别占到年度采购总额的6.75%和5.36%。

椰子汁生产商欢乐家近三年里最大的支出成本是包装 而非原材料

图片来源:承德露露2019年财报

包装成本上升属于比较不可控的风险。

饮料业内人士朱丹蓬对界面新闻表示,包括易拉罐、玻璃瓶等包装材料生产属于高污染行业,近年来成本上升和国家对环保管控加强有关。一大波中小型包材生产工厂已退出市场,包材生产逐渐大型化、规模化的工厂靠拢。这也使得,这些饮料公司博弈能力下降,与大型包装商之间无法很好地议价、压价。

贵州一位白酒经销商也向界面新闻提供了类似说法,2016年9月以后,玻璃、陶瓷、纸箱、瓶盖等原材料的涨幅较大,有的已上涨30%-40%。随着环保审查力度加大,包装又属于不易回收利用的损耗品,导致配套生产上升,部分包材公司被迫整顿或关停,造成了这一成本的上涨。

如何消化包装成本不可控风险成为关键。

对于瓶装饮料而言,包材成本一般占据总成本20%-30%。可口可乐这类大公司的做法是将这些成本“转嫁”出去,利于甩掉“包袱”,聚焦于打造品牌。

传统碳酸饮料,盈利能力较强的部分是上游浓缩原浆的生产与销售,毛利率约为50%~60%,而中游的瓶装业务毛利率则相对较低,约为10%~15%。

2016年开始,可口可乐公司在全球多个主要市场推动瓶装业务100%归于特许经营公司完成,也就是不再自己做装瓶工厂业务。获得特许经营的瓶装公司,需要自筹自办一切设备材料包括原材料的采购、运输、销售等。

在中国市场,可口可乐于2016年11月进行了瓶装业务重组,即不再拥有自己的装瓶业务,而是将特许经营权全部授予给中粮集团和太古集团。

为了节省包材成本,太古可口可乐曾提到过,在维持容量不变的前提下,改变饮料罐的大小以此减省290吨铝材,同时大量减少了纸质和塑料包装的用量。

中粮可口可乐的做法是,通过精细化管理、产能优化和资源整合,以及借助母公司中国食品对供应商资源的整合能力,提高供应商集中度,来使得原辅材料成本进一步下降。

另外,近年来可口可乐开始推广小包装可乐,更小的包装被认为利于满足人们“少喝一点更健康”需求。更重要的是降低包装成本,小包装可口可乐的单价比大包装要贵,以此增大利润空间。

而欢乐家在招股书中表示,为了节省成本,公司2019年更新升级了饮料生产灌装线,并将部分椰子汁包装材料由原有的PE瓶替换为PET瓶,该PE瓶的平均采购单价0.68元/个,而PET瓶胚的平均采购单价为0.39元/个,采购成本得以降低。

2017年-2019年,欢乐家营收分别为11.9亿元、13.5亿元、14.2亿元,净利润分别达到8339.18万元、1.6亿元、2.07亿元。

受制于包材等材料等因素对利润的挤压、规模效应以及“低价少费”的收入费用结构,虽然欢乐家饮料产品毛利率从2017年的35.37%增长至42.57%,但不及养元饮品和承德露露。

4月24日,欢乐家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欢乐家)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计划募集资金4.92亿,其中2.58亿用于“年产13.65万吨饮料、罐头建设项目”,2亿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这两者合计占用了93.14%的募资额度,剩余3379万的额度中67.45%用于“研发检测中心项目”,32.55%用于“信息系统升级建设项目”。

但有意思的是,欢乐家的产能利用率都并不高,2019年罐头产品和饮料产品年产能利用率分别只有51.14%、33.64%,即使是旺季时,产能利用率也只有81.55%、69.46%,均未达满产。

不仅如此,被同行规模压制,增长又陷入瓶颈,欢乐家的上市路不知道还能不能这么“欢乐”。

增速下降,杨幂“救场”

欢乐家的主营业务为水果罐头、植物蛋白饮料、果汁饮料和乳酸菌饮料等食品饮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椰子汁植物蛋白饮料、果汁饮料、乳酸菌饮料等饮料产品,另一类是水果罐头、八宝粥等罐头产品。

2001年欢乐家成立于广东省湛江市,专营水果罐头、海产品罐头和鹌鹑蛋罐头等罐头产品,2014年时进入植物蛋白饮料市场,主打生榨椰子汁,后续才陆续推出其余饮料品种。

如今椰子汁早已经带领着饮料产品翻身做主人了,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时欢乐家实现营业收入14.24亿,99.52%来自主营业务收入,而其中饮料收入占比达到60.3%,椰子汁更是独自贡献了43.55%的营收,相比之下,罐头产品营收占比已下降至39.7%。

不得不说,饮料类产品才是欢乐家的新宠。但其实无论是饮料产品还是罐头产品,欢乐家在对应市场上都排不上号,且不论椰子汁的直接竞争对手椰树集团体量一度超过50亿,植物蛋白饮料领域的养元饮品(603156.SH)和承德露露(000848.SZ)总营收也分别达到74.59亿、22.55亿。

而同样主营罐头产品的林家铺子(871930.OC)2019年营收也有4.53亿,虽然营收方面没有欢乐家罐头产品的规模大,但其营收增速高达83.09%,反观欢乐家的罐头产品营收基本稳定在5.5亿上下,增速也由2018年的4.86%下降到2019的1.01%。

事实上,欢乐家并不只是某一类产品增速下降,而是整体都在退步,营收贡献率日趋升高的椰子汁也是一样,2018年营收还有11.18%的增速,2019年就降至6.19%,总营收也有同样的趋势,2018年、2019年增幅分别为13.59%和5.28%。

这种情况下,2020年3月代言合同到期后,欢乐家也直接将代言人换成了带货能力更强的杨幂,与赵薇的1500万相比,杨幂的代言费达到1700万,其中1280归属于杨幂工作室,420万归属于嘉行传媒。

4月28日,杨幂联手李佳琦进行了直播带货,当晚相关词条也登上微博热搜榜,杨幂在直播中销售了500ml生榨椰子汁,也通过试吃黄桃罐头进行带货,当然秒售空也是意料之中。

买“罐头”还是买“罐子”?

大块的果肉配上甜甜的汁水,水果罐头对于小朋友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而且为了拿到送的碗结果买了一大包泡面的习惯可不是一天就能养成的,小时候罐头瓶可以是筷子筒,可以是茶水杯,也可以是储物神器,猫妹也常常疑惑到底是在买罐子还是在买罐头,如今欢乐家的招股书终于给了答案。

2017年-2019年,欢乐家营业成本中分别有80.8%、79.55%、78.01%为直接材料成本,而直接材料成本中又包括生榨椰肉汁、鲜果等主要原材料,白砂糖等辅助原材料,以及瓶、盖、纸箱等各类包装材料。

有意思的是,从整体来看,在全部直接材料中,欢乐家的主要原材料占成本22.57%,辅助原材料占18.53%,而包装材料却要占到36.91%,看起来瓶子真的比罐头值钱。

可能是瓶子实在是太贵了,2018年开始,欢乐家将部分椰子汁包装材料由PE瓶替换为PET瓶,虽然依然是塑料瓶,但PE瓶的平均采购单价为0.68元/个,PET瓶只要0.39元/个,正是如此,2019年欢乐家包装材料所占成本比重才略微有所下降。

从招股书来看,欢乐家的罐头产品包括黄桃、橘子、杨梅、雪梨、什锦水果、杏和菠萝等品种,但只有橘子罐头和黄桃罐头比较出圈,二者分别占到营收11.56%和10.64%,其余种类合起来才只有13.68%。

从罐头产品来看,“买罐子”这件事情看起来就更明显了。

正如大家所想的那样,玻璃罐和铁罐确实比塑料瓶更贵一点,塑料盖和塑料瓶的采购单价分别为0.08元/个、0.39元/个,而罐头盖和罐头瓶的采购单价则达到0.15元/个和0.43元/个,再加上罐头商标,罐头的包材成本大约是0.61元/个,包装纸箱则是1.35元/个。

反观主要原材料,水果、果瓣的采购单价分别只有1.81元/千克和3.78元/千克,而从欢乐家的天猫旗舰店来看,最大规格的水果罐头也只有900克,而销量最多的则是256克或者312克这类小规格产品,当然了罐头里还并不都是水果。

另外,水果罐头的产品标签也显示,除了水果外,罐头里含量最多的分别是生活饮用水、白砂糖和食品添加剂,相较于水果,食品添加剂的价格达到37.1元/千克,而从全年的采购金额来看,糖类以8105.55元位居原材料成本首位。

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当你喝完一罐水果罐头,其实你是在吃糖、买罐子,水果只能排到末位。

利润瓶颈、股东套现

包材和辅助原材料实在是拉升营业成本的“元凶”,市面上欢乐家的产品走的也是低价路线。

于是双重挤压下欢乐家的毛利率水平并不高,营收占比较大的饮料类产品与养元饮品、承德露露相比,毛利率低了超过10%。而凯欣股份由于主要进行出口,林家铺子更低毛利的肉类罐头占比较大等因素,毛利率也只略低于欢乐家。

受限于此,欢乐家不仅营收增速下降,净利润增速也同样大幅减少。2017年-2019年欢乐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339.18万、1.61亿和2.07亿,增速则由93.03%下降到了28.46%。

业绩遇到了瓶颈,股东们却在IPO前夕屡次分红,2018年12月、2019年2月和2019年10月,欢乐家分别进行了现金分红4500万、4000万和2000万。2020年3月,在疫情导致公司第一大销售地销售停滞、湖北两大生产基地停工的情况下,欢乐家依然实施了6000万现金分红。

据天眼查显示,欢乐家的实控人为李兴、朱文湛和李康荣,李兴和朱文湛为夫妻关系,李康荣为李兴之弟,三人合计直接持有和间接控制欢乐家93.19%股份,也就是说,在这四次分红中,实控人家族所得超过1.5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