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氏庄园主人介绍魏肇庆鲁北首富10万白银建成魏氏庄园还有后代吗

【吸收财讯】今天跑了将近30里路,专门去了魏氏庄园吃了驴肉,爸爸和大大们叔叔们喝嗨了,死活不散场。吃完饭又在安澜湾还有蓑衣樊溜了一圈,今晚还要再喝一顿,原谅我实在跟他们玩不动了,只好回家了。。。在中国有许多规模宏大的庄园,其中位于山东省惠民县魏集镇的魏氏庄园是中国现存唯一的城堡式庄园,与烟台的牟氏庄园、四川大禹的刘文彩地主庄园,并称为中国三大庄园。魏氏庄园是一组独具特色的城堡式民居建筑群,是中国古代北方民居建筑的杰出代表,199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且是国家AAA级旅游景区。

原创 中国现存唯一城堡庄园:鲁北首富10万白银建成,位列中国三大庄园

魏氏庄园,以其显著的军事建筑特点闻名远近内外。魏氏庄园占地40余亩,平面布局呈“工”字,由住宅、花园、池塘、祠堂、广场五个部分组成。庄园的住宅将具有中国古代军事防御功能的城垣建筑和北京四合院式民居融为一体,构成了一组具有独特艺术风格的城堡式建筑群。

原创 中国现存唯一城堡庄园:鲁北首富10万白银建成,位列中国三大庄园

远远望去,魏氏庄园更像是一座城堡:城墙高大,上有垛口,墙壁上嵌有射击口,东南角和西北角分别有3层圆形炮楼,令人很难想象一处民宅的军事防御设施如此的完善。魏氏庄园由树德堂、徙义堂、福寿堂三组建筑组成。这里最有意思的地方是民宅也有围墙,而且墙上有很宽的走道,角上还有碉堡。进门右转登上城墙的巡逻甬道可以发现,各处房屋的高度是不一样的。

原创 中国现存唯一城堡庄园:鲁北首富10万白银建成,位列中国三大庄园

院落间设有通道、房屋间以夹壁墙和暗道相连,通过石流向内宅供水,供物靠内外相通的壁洞。各房间冬季取暖采取中国传统的火炕式。城堡内有50余间粮仓,可贮备大量粮油,地下埋有大量煤炭,有两眼砖砌水井,遇到战争或灾荒,即使经年不开城门也有足够的生活保障。内宅北大厅东西两端硬山设有吊桥,联接城墙顶部。

魏氏家族是一个典型的,集地主、商人、官僚于一体的名门望族,到了魏肇庆的时候,家里已经为他积累了雄厚的人脉和资本。经过几年的经营,魏肇庆便成为鲁北首富,当时鲁商的代表性人物。魏肇庆,魏氏家族第十世,为保护家人的性命和财产安全,他特意去京城聘请宫廷设计师精心设计,花巨资修建这座防范严密、设计精巧的城堡式住宅。

原创 中国现存唯一城堡庄园:鲁北首富10万白银建成,位列中国三大庄园

魏氏庄园从开工(1890)到竣工(1893)耗时3年,共花费白银10万辆,约占当年北洋海军军费的1/13。 魏氏庄园由福寿堂、徒义堂、树德堂三组建筑群构成,目前保存完好的是树德堂,即魏肇庆的住处。

据说,魏肇庆一直恪守一夫一妻之家风。其妻为其生育二子二女。长子魏堃,曾在京任内阁中书,后弃职回乡管理族务。但举人出身的魏堃,明显缺少父亲的经商才能和兴趣,各地店铺放任族人和亲属自主经营,各店铺连年亏损,相继倒闭。蒲城当铺竟因一场大火烧得精光,家中积蓄甚至不够还押当人之债。还有一种说法是魏堃娶了5房妻妾,且吸大烟,“协和”一支败落始于他。魏堃死后留有三子,长子骏翥14岁夭折。次子骏翮,曾在王坪口办培英学校,参加国民党军队抗击日寇,并变卖过家产购置军装武器,后来转辗各地,因病去世,无后。三子骏翯幼时随其母改嫁他乡(今滨城区李则镇刘家口)。魏肇庆的二子叫魏杰,早亡,无后。魏肇庆的两个女儿,因受男尊女卑思想的影响,没上家谱,没有资料记载,据传,其小女非常漂亮,相貌美丽,天性孤傲,一直觅不到门当户对的郎君,到了38岁也没有出嫁,最后香消玉殒了。如今,庄园内其小女当年的闺房完好,并有魏肇庆专为爱女修建的茅厕。

魏肇庆的孙子魏骏翮(字孝村),家学渊源,悟性高,很勤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曾在王坪口办培英学校,参加国民党军队抗击日寇,并变卖过家产购置军装武器,后来转辗各地,先到东北,又到北京,最后到江南,既没加入共产党,也没追随国民党,最终在抑郁矛盾中,因病去世,无后。据说何思源在山东主管教育时,对魏骏翮很赏识,他来武定府时,就住在魏氏庄园

解放前,魏氏家族过着十分富足的生活。城堡内13个院子、256间房子,庄园主不过十几人,而管家、保镖、丫头、奶妈、厨师、裁缝等就有80多人,鼎盛时达200多人。后来“协和”一家老少都抽大烟,他们熬烟的黄河水是长工每天从10多里外的黄河里挑来的。庄园华丽的哈巴狗吃肥驴肉、肴鸡,每只狗有一套顶子床,纱蚊帐、绸缛缎被和狗衣狗帽,并有保姆整天照顾。狗死后有棺材、有砖窝。“协和”出丧,百里内无人不知。每次出丧,都雇有念经的和尚以及演员、乐手、护兵队、纸草匠等数百人。从家里到坟上,布幔子联成一片,几里地不见天日。有时持续一个半月,用银两1万余吊。徙义堂主人魏肇祥的母亲做寿,前差一个月就筹办,寿辰时,扎松门,贴寿联,铺地毯,张灯结彩,鼓乐喧天,大门外是对台大戏,院内是堂戏,大摆酒宴,一闹就是40多天。

然而,望族不过几代。魏氏庄园虽没遭受过匪盗袭击,也未遭受过黄河水淹,却没能抵挡住家族的衰落。

魏氏庄园建成之初为“树德堂”,1945年滨州一带解放,称“地主庄园”,1977年改称“魏氏庄园”。不同的称谓,代表着庄园经历的不同时代。“树德堂”时期,庄园由鼎盛走向衰败。到魏肇庆的孙辈,己不得不靠变卖家产维持生计。据说当时周围村落的人们都来魏集收购拆旧的建筑材料及器具、古董等,一度曾形成一个旧货市场。但魏家对庄园的自损是局部的,并未伤筋动骨。“地主庄园”时期,先是土改“斗地主、分浮财”,庄园内的一切设施,包括家具、摆设、衣物等均分给了当地农民,此时的庄园已成了一个空壳。1947年春,国民党军队对山东发动重点进攻,为加固黄河堤防,保卫解放区,当时的渤海区委决定拆除庄园的西、北两面的外围墙,并将门台、石基、石阶、上马石、石碑、牌坊、廊柱及其他附助建筑全部拆除,运抵黄河险段固防。解放后,当地粮食部门占用庄园作为粮库,为扩大粮食储量,粮库管理人员擅自将庄园内的房屋打通、改造。但这却成了好事,若非粮食部门占用,经过历次政治运动尤其是“文革”这样的“劫难”,庄园也许早就不复存在了。“魏氏庄园”时期,以1977年庄园被山东省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始,人们终于认识到了魏氏庄园是一处世人鲜知的建筑群,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它是目前国内保存最完整的城堡式建筑之一,是民居建筑中的精品。

魏氏庄园

魏氏庄园简介

魏氏庄园建于清光绪十六年,是缙绅地主魏肇庆的宅第。该庄园布局巧妙,结构合理,城垣、住宅房屋相互为用,巧夺天工。庄园占地面积24613平方米,分城堡式住宅、广场、池塘、花园四大部分。住宅外围城垣为青砖砌体,南北长84米,东西宽46米,墙高10条米,基宽3.8米,顶宽1.5米。顶部外侧为垛口,内侧砌筑女儿墙,中间为跑道。墙内四周建有12个壁龛式射击掩体,东南角、西北角建有半突出墙体的碉堡,分上、中、下三层。这些军事防御设施在现存的古建筑中是十分罕见的。游客登城远眺,远近村庄尽收眼底,凭吊怀古,引发几多感慨。经营着相当规模的当铺、钱庄;在魏集老家广置良田三千亩,成为当地巨室,家中用品一应俱全,据说其家中有颗金白菜,以为后代祈祥纳福。但自魏肇庆始,其家族代代渐衰,直至人去楼空。魏氏庄园是中国古代建筑的一颗明珠,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和汗水的结晶,是留给后代人的一笔珍贵财富。

庄园主人的“末世恐惧症”

魏氏庄园由三组建筑群构成。历史最久的福寿堂为魏毓柄的五子、当时首富魏振菖,于同治四年即1865年所建,共70间房,占地4亩多。徙义堂,为魏氏家族第十世魏肇祥于光绪十八年即1892年时所建,原有房子80余间,占地近5亩。应该说,这两处宅院在当时的惠民县乃至整个黄河北,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豪宅了,但与树德堂相比,又只能算是一两处陪衬的风景。

魏氏十世魏肇庆的宅第树德堂坐落于魏集村东南。树德堂始建于1890年,历时3载完竣。整个建筑群包括城垣、住宅、池塘、广场、祠堂和花园,共计房屋 140余间,占地50多亩。建筑采用了传统的砖石木土混合材料,集古代防卫城垣和北京四合院功能于一体,内宅兼北方传统民居及南方阁楼建筑之风格,是鲁北平原上霍然而起的一个奇迹,是魏氏族人想象力的一个奇迹。

据说为了树德堂的设计,魏肇庆遍访鲁北及胶东一带官贵名绅邸宅,都感到不尽如意,遂去京城寻访。魏肇庆本人少时曾在北京上太学,京城皇家建筑的气派和民居的隽永给他留下了强烈印象,并注入了他早年的梦想。魏肇庆生父及嗣父均曾在京城做官。凭着他的关系,自然找到宫廷御用设计师并不费力。设计师说:“设计我容易,只怕你没钱建。”魏肇庆微微一笑说:“我就是不缺钱。”最终建树德堂耗用魏肇庆的银子据说是10万两。笔者查阅了一下,这在树德堂动工的1890那一年,恰恰是整个大清国北洋海军全年军费的十三分之一。

这耗巨资建造的庄园究竟是一座什么样的庄园呢?多少年以后,来此游览的后人感受最深的是它的所谓“防御功能”:整幢庄园基础被掘来之土垫高了一丈,使树德堂成了平原上的一座高台,据说为防黄河水患。整幢庄园被一圈数丈高的城墙围住,城墙上是甬道和堞墙,四角是了望堡。在层层院落及屋宅间,遍布有武器库、兵勇寝室、暗室、暗道和防御吊桥,据说为防匪盗之患。

后人很难理解庄园主近乎于病态的戒心,但于生活在那个特殊动乱年代的魏肇庆来说,却十分自然。魏肇庆出生前的1851年,太平天国及河南捻军相继起事。 1868年,值魏肇庆15岁时,捻军打到惠民,魏家曾捐青蚨筑圩而御。这以后,社会动乱日剧,处于鲁冀两省交界的鲁北更是匪盗横行,劫富事件频出。庄园开始兴建前两年,即1888年,就有“巨盗”夜入魏宅,给魏氏族人心中留下了长久的余悸。再者,因政府衰败,黄河堤坝长年失修,仅树德堂动工前5年间,黄河下游就决口了3次,其中决口最近处刘旺庄距魏集村仅60里。魏肇庆做梦都担心黄河决口将其几世积攒的财产化为水漂。

城堡抵挡不住一个家族的衰落

魏肇庆终于没能守住他的家业。

树德堂建成的翌年春,魏肇庆择得吉日,携妻及二子二女乔迁新居。魏肇庆本人却积劳成疾,久治不愈。8年后的光绪二十年,即1902年,49岁的魏肇庆因风湿病复发而不治。据说魏肇庆一直恪守一夫一妻之家风,不曾纳妾。其妻为其生育二子二女。长子魏堃,曾在京任内阁中书,做些秘书一类的事务,后弃职回乡管理族务。但举人出身的魏堃,明显缺少父亲的经商才能和兴趣,各地店铺放任族人和亲属自主经营,各店铺连年亏损,相继倒闭。蒲城当铺竟因一场大火烧得精光,家中积蓄甚至不够还押当人之债。还有一种说法是魏堃娶了5房妻妾,且吸食大烟,魏氏协和一支败落始于他。

郁郁寡欢的魏堃死后留有二子,老大曾参加国民党军队抗击日寇,并变卖过家产购置军装武器,可惜以后下落不明,无后。老二幼时随其母改嫁。魏肇庆的二子叫魏杰,早亡,亦无后。

魏肇庆小女相貌美丽,天性孤傲,一直觅不到门当户对的郎君,竟耽成老姑娘,抑郁而死,还不到40岁。如今,游客很容易从深院里找到小女当年的闺房,还可以找到魏肇庆专为爱女修建的茅厕墙基。这高墙、深院及木窗棂上静静的斜阳带给游客的是无尽的唏嘘。

魏肇庆的城堡虽然没有遭受过匪盗袭击,也未遭受过黄河水患,却无法抵挡一个家族的衰落。当一个王朝气数将尽之时,它的臣子们亦理所当然地从社会的政治舞台上消失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