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e,Amazon亚马逊副总裁蒂姆·布雷辞职Tim Bray不想在鸡屎公司干了

【吸收财讯】洛阳感悟:亚马逊早卸载了,页面设计之差叹为观止。购物体验一泡污 。。。据外媒5月4日新闻报道,亚马逊副总裁蒂姆·布雷辞职,以抗议亚马逊公司对待仓库员工的行为。亚马逊副总裁、杰出工程师蒂姆•布雷在一篇名为《再见,亚马逊》(Bye,Amazon)的公开文章中表示,他再也不能忍受在一家“鸡屎公司”工作,这家公司为了“营造恐惧气氛”而解雇持不同意见的人,布雷写道:“亚马逊解雇了那些抱怨工作条件的仓库员工,因为这些员工害怕新冠大流行期间公司没有进行有效的消毒、隔离措施,这让我很沮丧,现在亚马逊已经变得有毒,因为它强加了人们对病毒的恐惧氛围”。

▲亚马逊副总裁、杰出工程师蒂姆•布雷

原创 亚马逊开除抗议者,副总裁愤而辞职:不想在这鸡屎公司干了

搏个幸福 : 到底是“吹哨人”还是“告密者”完全看你是否顺应资本…… 布雷说:“如果继续担任亚马逊副总裁,实际上就意味着我要签署我鄙视的清除异己的行动文件,所以我辞职了。”事实上,工人们的担忧并非毫无道理,在亚马逊全国各地的仓库中已有数十例确诊冠状病毒的病例,工人们再三表示,公司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保护他们,亚马逊工人们已经举行了罢工和抗议活动来反抗他们的工作条件。

▲亚马逊工人进行抗议活动

原创 亚马逊开除抗议者,副总裁愤而辞职:不想在这鸡屎公司干了

针对工人的抗议,亚马逊公司解雇了参加罢工的多名员工,其中包括史坦顿岛仓库工人克里斯·斯莫尔斯,他组织了一次小型罢工,亚马逊说解雇克里斯·斯莫尔斯是“因为他在与患有冠状病毒的雇员接触后没有隔离自己”。

亚马逊还解雇了为其他员工辩护的人,其中包括经验丰富的设计师艾米莉·坎宁安和玛伦·科斯塔,解雇理由为他们“屡次违反内部政策”。

亚马逊解释道:公司的政策禁止员工未经批准就谈论公司的业务,该政策与其他大公司的政策相似。

▲亚马逊公司处于紧张的氛围之中

原创 亚马逊开除抗议者,副总裁愤而辞职:不想在这鸡屎公司干了

为了平息紧张局势,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在上个月参观了达拉斯附近的亚马逊仓库和全食超市,他向员工致意并感谢他们的辛勤工作。亚马逊公司还承诺向一线工人提供口罩和手套,并对在大流行病期间需要外出的所有员工进行病毒检测。

而针对最新的副总裁宣布辞职并称亚马逊为“鸡屎公司”一事,亚马逊拒绝置评。

布雷在题为“再见,亚马逊”的博客文章中表示,他上周五已经从公司离职。他说,当亚马逊宣布解雇艾米丽·坎宁安(Emily Cunningham)和马伦·科斯塔(Maren Costa),这两位前用户体验设计师批评了亚马逊的气候立场,以及得知公司最近新冠疫情期间对待仓库工人的方式后,他感到“非常气愤”。亚马逊表示,之所以解雇科斯塔和坎宁安,是因为他们“数次违反内部政策”。

布雷在博客文章中写道:“我对亚马逊解雇那些对员工害怕新冠病毒的员工发出自己声音的举报人感到沮丧而辞职。继续担任亚马逊的副总裁实际上意味着我也同意自己所鄙视的那些行为,所以我辞职了!”布雷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亚马逊拒绝就布雷的辞职置评。

在辞职之前,布雷曾表示支持名为“亚马逊员工气候正义”(Amazon Employees For Climate Justice)的员工倡导组织,坎宁安和科斯塔也是该组织的成员。他还在4月份致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和亚马逊董事会的一封信上签名,这封信获得了8700多个签名,呼吁公司制定一项全面的应对气候变化计划。

坎宁安说,她非常钦佩布雷的“正直”,并通过辞去其在AWS的职务“做了正确的事情”。坎宁安补充说,布雷的辞职可能会引发亚马逊其他员工的类似举动,他们希望看到公司做出有意义的改变。她称:“我认为人们通常都想为他们感到自豪的公司工作。亚马逊在新冠病毒危机和气候方面都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领先机会,但它必须从倾听员工的意见开始,而不是解雇我们。”

亚马逊的一位发言人在声明中称,该公司支持工人抗议和批评雇主工作条件的权利,“但这并不是针对不良行为的全面豁免权,特别是那些危及同事健康、福祉或安全的行为。”

除了科斯塔和坎宁安,亚马逊还解雇了多名仓库员工,这些员工在疫情期间批评了其设施的工作条件。该公司上个月决定解雇仓库工人克里斯·斯莫尔斯(Chris Smalls),他在纽约斯塔顿岛(Staten Island)的设施组织了罢工,亚马逊因此继续面临广泛的批评。斯莫尔斯说,他因组织罢工而被解雇。但亚马逊表示,亚马逊之所以解雇了斯莫尔斯,是因为他在接触了感染同事后违反了保持安全社交距离的规则,而他本应处于隔离状态。

亚马逊全国各地的仓库工人呼吁该公司采取更严格的安全保护措施,包括关闭那些有积极理由进行额外清理消毒的设施。仓库工人在底特律、伊利诺伊州和斯塔滕岛的设施举行抗议活动,他们参加了上周举行的全国性罢工。

工人们的呼声最近引发了越来越多亚马逊员工的回应。本月早些时候,亚马逊员工参加了一场“病假”活动,以示对科斯塔和坎宁安以及仓库工人的支持。亚马逊气候正义员工组织此前称,该组织估计“超过500名技术工人”参与了“病假”活动。

亚马逊此前曾表示,它已经“竭尽全力”保持设施的清洁,并确保员工遵守必要的预防措施,如洗手、使用洗手液和保持安全社交距离。它还开始测量员工上班时的体温,并向他们提供口罩。在公司最新的收益报告中,亚马逊表示,将把第二季度预期的40亿美元利润投于与新冠病毒相关的努力中,比如为工人购买额外的安全设备,以及增强冠状病毒检测能力等。

布雷说,他相信亚马逊围绕其保护工人安全的努力发出的信息,他说他“从我信任的人那里听到了关于紧张的工作和巨额投资的详细描述”。然而,他表示,他也相信仓库工人一再发出的抗议,并补充说,对工作环境的批评超出了对新冠病毒危机的反应。布雷称:“归根结底,最大的问题不是对新冠病毒反应的具体情况,这是因为亚马逊将仓库中的人类被视为具有拣选和打包潜力的可替代单位。”

以下为布雷帖子全文:

5月1日是我在AWS担任副总裁和高级工程师的最后一天,此前我在那里度过了五年零五个月令人满意的工作。我在亚马逊解雇抗议员工时沮丧地辞职,这些人大声说出来仓库员工害怕新冠病毒的心声。加上大型科技公司的工资和股份行权,这可能会让我损失100多万美元(税前),更不用说我失去了最好的工作。所以我很郁闷。

2019年,技术领域的亚马逊员工联合起来,成立了“亚马逊气候正义组织”(AECJ),他们第一次引起世界关注的是一封公开信,信中宣传了一项股东决议,呼吁亚马逊在全球气候紧急情况下采取行动,并发挥领导作用。我是它的8702个签字人之一。

虽然这项决议获得了很多支持,但却没有被亚马逊通过。四个月后,来自世界各地的3000名亚马逊技术工人参加了全球气候罢工。罢工前一天,亚马逊宣布了一项大规模计划,旨在使该公司成为气候危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这并不是说这些员工被他们的雇主承认有前瞻性:事实上,高管们感觉受到了威胁。

快进到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亚马逊仓库发生骚乱的故事渐渐浮出水面,工人们对自己不知情、缺少保护和恐惧发出警报。官方声明声称正在采取一切可能的安全预防措施。然后,一名组织要求改善安全条件的工人被解雇,泄露的高管会议记录中出现了残酷的、麻木不仁的言论,会议重点是为亚马逊的“谈话要点”辩护。

仓库工人向AECJ寻求支持。作为回应,他们在内部发起了一项请愿活动,并在4月16日(星期四)组织了一场视频通话,来自世界各地的亚马逊仓库工人参加了活动,活动家内奥米·克莱因(Naomi Klein)也参加了。4月10日发给内部邮件名单的公告显然是引爆点。艾米丽·坎宁安(Emily Cunningham)和马伦·科斯塔(Maren Costa)当天即被解雇。理由很荒谬,任何理性的观察家都清楚地知道,他们遭到了报复。

管理层可以反对这一事件,或者要求将外部人士排除在外,或者要求派出高管代表,或者做些其他事情。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然而,他们只是解雇了这些抗议员工。

这让我感到非常愤怒。副总裁不应该在公共场合肆意发言,所以我通过适当的渠道和按规定升级了。我不能随意透露这些讨论,但我提出了这篇文章中提出的许多论点。我想我把它们送给了合适的人。如此一来,继续担任亚马逊副总裁实际上意味着我同意了自己所鄙视的行为,所以我辞职了。

受害者不是抽象的实体,而是真实的人。以下是他们中某些人的名字,包括考特尼·鲍登(Courtney Bowden)、杰拉尔德·布莱森(Gerald Bryson)、科斯塔、坎宁安、巴希尔·穆罕默德(Bashir Mohammed)以及斯莫尔斯等。我敢肯定他们每个人都是有色人种、女人,或者两者兼而有之,这肯定是巧合。对吗?穆罕默德曾说过:“他们解雇我是为了让其他人感到害怕。”你认为呢?

事实上,工人们说他们在仓库里有危险。我不认为媒体在讲述他们的故事方面做得非常好。我去看了让马伦和艾米丽被解雇的视频聊天,发现他们说得很动人。YouTube上有另一个全天的录像带,它有9个小时长,但有一个目录,你可以决定是想听到来自波兰、德国、法国还是美国多个地方的人的声音。

不只是工人们感到心烦意乱。来自14个州的总检察长也发表了相关言论,其中纽约州总检察长给出了详细投诉。

另一方面,亚马逊面临的形势很紧迫,他们正在优先考虑这个问题,并在仓库安全方面投入大量努力。我实际上相信这一点:我从我信任的人那里听到了关于紧张的工作和巨额投资的详细描述。这对他们有好处。我们需要承认,你不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一艘超级油轮翻个底朝天。

但我也相信工人的证词。归根结底,最大的问题不是新冠病毒反应的具体情况,而是因为亚马逊将仓库中的人类视为具有拣选和打包潜力的可替换单位。不过,这不仅仅是亚马逊,21世纪资本主义就是这么做的。

亚马逊管理得非常好,在发现机会和构建可重复利用这些机会的流程方面表现出了高超的技能。相应地,它对财富和权力的持续增长和积累带来的人类成本缺乏远见。如果我们不喜欢亚马逊正在做的某些事情,我们需要设置法律护栏来阻止这些事情。我们不需要发明任何新东西,只需要严格执行反垄断、生活工资和工人赋权立法相结合,就可以提供一条明确的前进道路。

解雇抗议员工不仅是宏观经济力量的副作用,也不是自由市场功能的内在原因。这证明了公司文化中流淌着一种有毒的血脉,我选择不喝那种毒药。

我所工作的AWS则是另一回事。它以人道的态度对待员工,努力实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努力推动多元化,总的来说,它是一个有道德的组织。我由衷地钦佩它的领导力。 当然,它的工人有权力。平均工资很高,任何不开心的人都可以自由辞职,找到另一份薪水相同或更高的工作。

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关于权力平衡的。仓库工人属于弱势群体,而且越来越虚弱,原因是大规模失业和(在美国)与工作相关的医疗保险。所以他们会被当作垃圾对待,任何看似合理的解决方案都必须从增强他们的集体力量开始。 至于将来要做什么,我还不知道,真的没有花时间去考虑。我很难过,但我现在感觉自己的呼吸更自由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