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华达州驰援纽约37岁护士妮可Nicole Sirotek新冠患者在医院被谋杀

【吸收财讯】辰圣雯 的表态:美国医院大多是私人的,医生是雇佣的。医患关系就是金钱关系。病人的死活在他们眼里不重要! 疫情动态:纽约市计划明天起进行为期两周的免费抗体测试,预计调查14万民众;纽约州禁止房东驱逐房客令延长至8月20日;最新研究显示,纽约市是全美新冠病毒传播主要来源。截至今晚10点半,美国新冠确诊人数达125万6994人,死亡7万5661人,治愈19万5036人;纽约新冠确诊人数达32万7469人,死亡2万6144人。5月7日 晴 8-20度身体状况:佳

“他们不是因为新冠正在死去,我是说他们(某些医护人员)正在谋杀这些人,没人在意他们(某些新冠患者),因为他们都是少数族裔。”这是从内华达州驰援纽约市的37岁的护士妮可(Nicole Sirotek)约在3天前上传的一段视频里亲口说的话。视频中,妮可吹响了针对纽约市医疗系统中存在某些医院管理不当、某些医护人员渎职、操作失误的问题的哨音。目睹了所在医院发生的一起起医疗操作失误、医疗事故导致新冠病人死亡后,妮可难以再保持沉默。她在自述在医院的经历时数度情绪崩溃,眼泪夺眶而出,“我昨天很害怕,因为没有人在听你说的话,他们不在乎这些病人正在经历什么。我每天都来到这里,看着他们杀死他们(患者)。”

纽约抗疫日记 她吹响了哨音:“新冠患者正在被谋杀”

妮可在视频中数度情绪崩溃

我怀着克制的情绪看完这段视频,但仍被妮可所说的内情所震惊,很难想象这是现在正发生在纽约的事,发生在这个号称有着全世界最好的医疗资源的城市的事。妮可在视频中回忆了自己目睹的多起本可避免、但却因医疗介入而死亡的新冠患者的案例。

她曾经提醒一位麻醉师给病人插管时插错了位置,“因为病人的胸部只有一边在充气。”但这一忠告没有被立刻接受,病人被拍摄X光片以检查管子是否被插错,而在等待出片的5个小时中,这位病人去世了。她曾目睹一位住院医生为一位心脏已经开始跳动的患者做心脏除颤,“这位医生开始做胸部按压,这不是你要做的事。我跑过去阻止他。他正在他妈的给这个病人除颤,在杀死他。我当时说,‘谁可以阻止他吗?他在杀死那个病人’。”而在场的主任护士只是摇头,妮可说,“我转过身去,他杀死了那个人。”她所在的医院,一名护士在护士站睡着而未能注意到某位患者血压急剧下降,导致后者出现永久性精神损伤。她曾看到一位麻醉师在插管时弄破了一位患者的食道,那位患者呛血而死。

还有几位患者因呼吸机被错误设置“肺部被吹爆”。有时候,她所在的医院甚至不知道有的病人已经去世了,“他们派我去照顾一个病人,而那个人已经躺在尸袋里了。”每一个例子都让人听得心惊胆战,甚至觉得难以置信。妮可在视频里显得精疲力尽又绝望,“有没有人能帮我想出一些解决办法?因为我想不出来了。我是唯一一个不反社会的人吗?只有我认为这不好吗?”她说,“我不知道还能再做些什么了。

甚至倡权团体都不在乎这些人。我是说真的,黑人的命在这里不重要。”纽约疫情爆发两个月有余,期间我也采访了不少医院的医护人员,他们都是兼具医德和优秀职业技能的医护工作者。像妮可说的情况我还真的是闻所未闻。可是,这不代表妮可说的现象就不存在。虽然目前尚不清楚她指出的是哪所医院的情况,但通过视频里的信息可以知道,她所在的医院很可能是位于低收入、少数族裔聚居的社区,而那里的医疗设施条件也许真的低于纽约市正常医疗水平。而从纽约市给出的数据来看,非裔、西裔新冠患者的死亡率也是最高的,他们的死亡率是白人的两倍。

这除了和他们中有基础病的人比例较高有关外,也和能够获得的医疗条件有关。虽然病毒不会歧视,可是现实中的经济条件、社会地位的确让那些处于弱势群体的人更有可能在这场疫情中丧命。新冠让纽约市的“双城记”赤裸裸地呈现了出来。而妮可的视频中也暴露出一些资源不足的社区的医疗机构存在的问题,部分医护人员的能力不足、失职甚至渎职正在令那些新冠患者死去。

有关部门应当对此类问题进行调查并予以解决。但调查此类问题时存在两大障碍。一是一些医院为了维护“品牌”形象、保证盈利以及担心惹上官司,禁止医院的医生、护士向媒体公开谈论存在的问题,比如医院缺乏防护服的问题,更不用说涉及管理不当、医疗疏忽等更为重大的问题。匹兹堡大学护士系临床教员特蕾莎(Theresa Brown)在给《纽约时报》的文章中就表示,她曾经也是一名在一线工作的护士,但因为不愿停止通过写文章或发声的方式揭露医疗系统存在的问题而被迫离开心爱的工作。

她说她曾工作过的医疗系统等级森严,不仅是临床环境,对于员工的管理也是如此,“信息自上而下传播。对于政策和一些操作的质疑、有时甚至对于患者安全的质疑都被拒绝。”她的前雇主就在疫情期间向所有员工下发了相关禁令。一旦医护人员选择挺身而出担任吹哨人,则可能面临丢掉饭碗,并在未来再次寻找工作时被贴上”心怀不满的前雇员”的标签。这些都导致了一些医护人员无法将医疗系统存在的问题及时暴露出来。而基于美国对病人隐私的严格保护,媒体很也难自行深入医疗系统进行调查。

第二大障碍是纽约州长在疫情期间发布的第202.10号行政令。该命令指出,所有规定的必要范围内的医护人员在提供医疗服务以支持国家应对新冠疫情的过程中直接或间接造成任何伤害或死亡,应免于承担民事责任,除非确定此类伤害或死亡是由该医疗专业人员的重大过失造成。该行政令还进一步指出,只要提供符合州法规并受“因新冠爆发或由其引起的决策或活动”影响的相关照顾,任何医疗机构或医疗专业人员均应享有对所谓的造成的任何伤害或损害的民事或刑事责任豁免。

上述行政令原本是为了让医护人员放开手脚去竭力抢救病人而无后顾之忧,但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充当了一些不合格的医护人员的保护伞?特蕾莎在信的末尾说,”我小时候曾听说,沉默是金。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是对的。但面对新冠疫情却并非如此。如果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无法照顾医院的工作人员,我们是否至少能保护他们的言论?他们的抗议是在本来已经很糟糕的紧急情况中发出的强烈的求救信号。“

回到文章开头的妮可的视频,那正是她向外界发出的求救信号,希望能够拯救那些可能因治疗不当、缺乏照顾而死亡的新冠患者,希望能够拯救这个已经出现种种问题的医疗系统。目前已有网友在请愿网站上发起联署,希望特朗普政府能够对上述问题进行调查。

这个视频不正是证明了美国不畏真相吗?国人高呼不可战胜!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每天一个大苹果,让你远离医森~喜欢记得转发和WOW👇

据英国《每日邮报》5月6日报道,在美国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超过120万,防疫形势依然异常严峻的现在,一位纽约护士曝光了美国医院内对病人救治时的混乱应对。

报道称,这位护士名叫尼科尔·西罗特克(Nicole Sirotek),她在一段引发巨大争议的视频中说道:“抗疫前线的工作就如同进入了该死的阴阳魔界,医院内的管理已经陷入了严重的混乱,我甚至被安排去照顾一个已经躺在尸袋里的病人。”

“更恐怖的是,很多临时上阵的医生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应对新冠病毒,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护士,我知道某些刚毕业的新手医生们就的治疗方式就是在‘谋杀’患者”,尼科尔补充道。

更令尼科尔崩溃的是,她们这些有经验的医护人员的建议常常得不到采纳,她也因此陷入到了深深的绝望。

尼科尔说:“一位住院医生给一位心率已经稳定的患者去纤颤,这就是一场谋杀,还有一位医生不太会使用呼吸机,最终因为操作失误导致一名病人的肺部被吹爆。”

面对美国医院内的混乱,尼科尔每天都在崩溃的边缘,她声称自己每天都在见证医生们操作不当所导致的死亡。

报道称,尼科尔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离开了自己的家庭,毅然前往数百英里外的纽约医院走上了抗疫前线。

尼科尔有两个孩子,这位勇敢的母亲是纽约新冠疫情大暴发时前去驰援纽约的数百名医护人员之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