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书鸿与陈芝秀的晚年后悔了吗敦煌的守护者常书鸿的一生说明什么

【吸收财讯】过好每一天吶 : 老先生的精神真的了不起!为了这里奉献了一生,最后也把自己留在了那里。。。古人婚嫁之事,大多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通常情况下,自己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而父母长辈给自己孩子挑选伴侣的时候,几乎都会遵循一条原则,那就是门当户对。贵族和贵族通婚,加强两家的联系,在朝堂上的话语权也会更加稳固。而平民也和平民许配,两人一起为了生活而操持,简单又幸福。很少会出现身份地位悬殊过大的两个人在一起,而长辈也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现实生活中,其实大多数时候也是如此,不过人们现在讲究自由恋爱,身份背景地位这些在多巴胺分泌的时候,从来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只有真正面临生活,整天都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时候,才会意识到两个人之间巨大的差异,共同语言也很少有,大多数只能以离婚收场。民国时期也有一对这样的夫妻,恩爱之后剩下的只有折磨。身份悬殊却一见钟情,结婚20年后,她与丈夫学生苟合,晚年后悔了。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原创 身份悬殊却一见钟情,结婚20年后,她与丈夫学生苟合,晚年后悔了

每对情侣起初都是浪漫和甜蜜,陈芝秀与常书鸿也是如此。尽管两人有着巨大的身份差异,甚至还有亲戚关系,但是命运还是让他们走到了一起。陈芝秀是名门大小姐,样貌也很漂亮,名门闺秀中她从不输人。而在民国,女子也有了去读书的机会,陈芝秀也是如此,她在学习上很用功,取得了优异成绩。这样一位几乎完美的大小姐,自然周围有着无数男性的爱慕。这些人里就有常书鸿,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1922年,他们是远方亲戚的关系,于是就因为家庭的缘故而见面了,不过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初次见面的两人一眼就相中了对方,各自一见钟情。可彼时,陈芝秀还是位名门世家的有钱才女大小姐,常书鸿则家境贫寒,是个啥也没有的穷人。

原创 身份悬殊却一见钟情,结婚20年后,她与丈夫学生苟合,晚年后悔了

即便如此两人也陷入了爱河,有了频繁的接触后,两人深入了解了对方,更加喜欢对方了。常书鸿自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后,回家的他时常魂不守舍,很快就被他的母亲得知了对于陈芝秀的感情。但是她却坚决反对两人在一起,不仅是有亲戚关系横亘在中间,身份的差异也是一个巨大的困难。陈芝秀的家里人对这段恋情也很反对,奈何两人过于坚定,最终还是成功结为了夫妻。

原创 身份悬殊却一见钟情,结婚20年后,她与丈夫学生苟合,晚年后悔了

婚后的常书鸿在事业上有了很大的进步,他也得到了一个去法国留学的机会。夫妻就此分居,而陈芝秀也刻苦学习法语,此后常书鸿把她接去了巴黎,两人在巴黎继续着甜蜜的生活。后来两人还有了个女儿,这也让家庭更加的稳固。可是很快分歧就到来了,当时常书鸿听说敦煌壁画被盗窃的事情,而他正好是研究壁画方面的专家,为此他很快就买到机票回到了国内,开始了对敦煌的开发保护。而他回国一事让陈芝秀很不满意,她只想两人一起生活,不喜欢外事外物来占据他们的注意力。

原创 身份悬殊却一见钟情,结婚20年后,她与丈夫学生苟合,晚年后悔了

此后对于敦煌壁画一事,两人分歧也越来越大。常书鸿被后世之人敬称为“敦煌守护神”,他主持了对敦煌文物的开发研究和保护,让外国人无法得手,把大量的珍宝留在了中国。对于事业的专注,自然也就冷落了陈芝秀,她不满意丈夫常年不在家,对工作的过分热情和努力,尽管一直忍耐,但20年后还是到达了极限。

原创 身份悬殊却一见钟情,结婚20年后,她与丈夫学生苟合,晚年后悔了

在两人结婚后20年后,陈芝秀就出轨了,而苟合对象竟然还是常书鸿的学生赵忠清。常书鸿一直对两人的事情都不知情,直到他们私奔后,才知道了原来自己被背叛了。结果赵忠清被捕入狱,陈芝秀也不得已改嫁他人,晚年生活十分凄凉,因为她这一任丈夫只是个工人。晚年时期的她对于常书鸿很是思念,也对于自己的出轨感到后悔,可惜一切都迟了。

常书鸿先生在敦煌写生

90年代初,将近耄耋之年的常书鸿先生抱恙住院,却一直没有停下手中的画笔,并在1993年8月,坚持完成了《九十春秋——敦煌五十年》回忆录。固然大漠高寒干燥,边疆沙大风急,在敦煌的艰苦岁月,还是给老先生的一生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大量的财富和珍贵的回忆。

常书鸿与李承仙

常书鸿先生曾说:“敦煌之所以迷人,令人向往,同样的在于它僻处在祖国西北边疆,在寸草不生的祁连山下,在千里戈壁、瀚海风沙中,矗立着闻名于世的敦煌莫高窟。一二千年以来,人们靠着鸣沙山和三危山之间自南到北的一溪岩泉细水,在严寒酷暑、黑风黄沙中,以不屈不饶的顽强意志,从培养一根草开始,于是一株树、一棵果木、粮食、蔬菜……在平沙万里中,创造出一个风景如画的绿洲。”

《敦煌春天》是与夫人李承仙合作,创作于此年。虽有诗云:春风不度玉门关,但在常先生的笔下,春天不仅是一个季节,更是一个讯息,一种气质。

油画《敦煌春天》

朗润高远的晴天白云下,是敦煌绵延千里、温暖柔和的橙色沙丘。青绿的溪流已经解冻,涓涓淌在峡谷之中,在日光照射下,闪动着粼粼的波光,在静态的画布上,竟仿佛有了动感。葱翠的林带蜿蜒舒展,暗藏粉白橙黄的花树和住宅人家。零星的牧人与骆群,在开着紫花苜蓿的沙地上悠闲漫步,生动有趣,令观者仿佛能够呼吸到北疆初春舒爽干燥的空气。而远处的敦煌莫高窟,又为这里披上了一层人文历史气息的色彩,使敦煌变得更加神秘迷人了起来。

常书鸿与夫人李承仙维妙维肖的把那段话,融入到《敦煌春天》油画中去了。这幅画代表了当时他们对敦煌的一种想往,而且是常书鸿先生经过深思熟虑地构思。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上升到从敦煌莫高窟整体的视角上去看到的,唯一的一张用这个视角来看整个敦煌莫高窟的作品。

油画《敦煌春天》(局部)

整幅画面色彩浓丽,明确大胆,却通透干净,前后色彩的虚实关系,突出了戈壁的空间感,体现了敦煌的广袤无垠。草木用了全画饱和度最高的绿,透着北国之春特有的勃勃生机,橙黄沙丘的阴影使用了补色紫灰,细细看去还有一层影影绰绰的灰绿,具有层次感,变化丰富,细腻耐看。可以猜测,这样明艳的色彩,是受到了敦煌壁画艺术的直接影响的体现。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从山丘明显的轮廓线来看,常书鸿在处理这幅画作之时,十分注重线的表达。这也是对中国民族艺术的传承。

油画《敦煌春天》(局部)

画面中的红柳花,更是洋溢着春天的气氛,使人心旷神怡。

这幅画之所以能够撼动人心,在于塞外虽没有江南春雨杏花温存婉致,但辽阔里内蕴柔和,苍茫中暗藏希望,流淌着最真、最纯的生命力和感染力。郁郁葱葱固然美丽,却显得不如黄沙中一点翠色令人惊喜。困苦之中的坚持和倔强,最是令人叹服感动——这既是戈壁草木的可贵精神,亦是常书鸿先生一生的写照。在西方文化猛烈冲击的上个世纪,当其他仁人志士都在致力于以西改中之时,常先生却能看到中国传统文化那些宝贵的财富,并用一生去保护坚守属于民族的尊严。他正是这大漠里的和煦春风。

文章来源:敦煌文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