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麟世界上最快的车造车路线图江苏如皋mycar厂区乔宇东举报后

【吸收财讯】一个飞翔的风筝: 什么技术,含金量这么高,可口可乐的配方吗 ?希望调查一下,公布结果 。。。舆论漩涡中的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赛麟”)异常平静,除了试车员偶尔把迈迈电动车开进厂区,车间没有任何机器开动的声响。江苏赛麟车间工人李明(化名)于3月返回江苏如皋,但直到发稿时间,工作内容只是培训、调试设备等,没有生产过一台车。李明有些焦虑,“别的公司3月份基本上都复工复产了,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接到生产的通知。”

据他观察,回到如皋的生产线工人不到50%。江苏赛麟一名白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春节放假后,他一直没有得到返回公司上班的通知,虽然直到4月工资正常发放,但他“心里很慌”,因为今年车市行情欠佳,换工作很难。

4月27日,江苏赛麟前法务高级经理乔宇东的实名举报,进一步加剧了李明等人的担忧。乔宇东在举报信中称,江苏赛麟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造成巨额国有资本变相被贱卖。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江苏赛麟今年至今停产是否与此有关?截至发稿时间,王晓麟并未回复第一财经记者的提问。

王晓麟造车路线图

要厘清江苏赛麟事件的真相,需要将时间倒回2009年,在更长的时间轴里去还原王晓麟的造车路线图。

赛麟汽车王晓麟被指虚假出资 2千万美元撬动66亿人民币

2009年,王晓麟在美国创立WM GreenTech Automotive公司(中文名为威蒙积泰汽车公司,下称“GTA”),从事节能环保汽车的开发、生产和销售,计划在美国密西西比州投资建厂,其本人担任首席执行官。

GTA的主要融资渠道之一是美国投资移民项目,2009-2013年,GTA总共获得了1.295 亿美元的EB-5 投资项目中国移民投资人的投资。王晓麟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作为一名投身汽车制造业的金融界人士,我一开始就为公司制定了一个保守的金融结构:在公司投产销售之前,绝不负债。”

获得资金后,GTA开始四处出击。2010年5月,GTA以约2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香港EuAUTO电动汽车公司,之后将EuAuto电动车公司开发的电动车Mycar(中文名“迈迈”)导入美国生产。

携着Mycar整车技术和美国汽车公司的背书,王晓麟迅速把目光移向中国。2011年7月,GTA与沈阳中瑞投资有限公司以50:50股比,合资成立鄂尔多斯积泰汽车有限公司,宣布将投资200亿元、建成年产能60万辆的生产基地。孰料该合资公司仅仅半年即“夭折”,据启信宝资料,鄂尔多斯积泰汽车有限公司运营时间为2011年7月6日到2012年1月5日。

但王晓麟并未放弃,他把目光转向中国更多的省份。同时期GTA于2014年3月与美国Saleen Automotive Inc.公司(下称“美国赛麟”)签署了在中国独家销售美国赛麟品牌汽车的《分销协议》,内容为由GTA向中国推销美国赛麟生产的汽车和配件。2014年9月,王晓麟在美国设立Saleen Motors International LLC公司(中文名美国赛麟国际汽车公司,下称“赛麟国际”)。

2015年6月,美国赛麟与赛麟国际签署了一份金额为50万美元、期限为10年的知识产权授权使用协议,显示赛麟国际作为GTA的全资子公司,“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除北美,欧洲、中东和澳大利亚以外)使用我们的知识产权,以进行制造、推广、销售和许可”。

从此,王晓麟的“盘中”除了Mycar,多了“美国传奇超跑品牌赛麟汽车”这道菜。

2014年9月,长沙金洲新区招商合作局发布消息称,金洲新区已经与GTA达成框架协议,计划在长沙宁乡建设跑车生产基地生产包括威蒙·赛麟、GTA迈迈等车型,项目最快将于2015年启动,共投资260亿元,建设年产40万辆整车生产项目;一期投入资金80亿元,建设年产10万台城市电动车、10万台迪龙电动车和电池组的生产线及相关配套设施。

与鄂尔多斯项目类似,GTA长沙项目无疾而终,直到江苏如皋向王晓麟张开怀抱。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王晓麟造车项目的源头,GTA在美国并未形成实质性的批量生产。美国洛诺克时报援引的一份美国移民部门的报告称,2015年GTA在美国仅生产了25辆汽车,销售数量为零,截至2015年12月31日,GTA全职人员只有75人,没有达到“招满350个工人、人均工资不低于35000美元”的承诺。这导致GTA投资移民项目的投资人申请绿卡屡屡被拒。

2017年1月,GTA宣布裁员并关闭了位于密西西比州的工厂。2018年2月26日,GTA和关联公司美国威蒙工业汽车集团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东区破产法院递交了破产保护申请。

落地如皋

2016年,王晓麟“造车梦”终于落地江苏如皋。

第一财经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合作协议书》显示,2016年1月28日,资富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资富控股”)、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南通嘉禾”)、如皋市高新科技技术创业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如皋高新”)三方签署《合作协议书》,“经三方研究,拟走出一条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特色道路:通过并购、重组美国知名汽车品牌、先进技术、知识产权等相关资产,产品实行‘高端化、品牌化、差异化’的中国制造、全球销售战略。合资公司项目计划总投入200亿元,工业用地预计2400亩,配套综合用地1200亩,计划年产38万台赛麟品牌商标为主的各类车型。”

该协议显示,资富控股是一家英属维京岛注册的控股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晓麟,旗下拥有美国威蒙汽车工业集团(下称“美国威蒙”)、赛麟国际等国际知名汽车生产厂商。

项目合资公司的生产资质来源于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华青年”),“资富控股已经与金华青年合作成立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如皋分公司,分公司同意将所拥有的商用车、乘用车生产资质免费许可给本协议约定的项目公司永久使用。”

关于美国威蒙和赛麟国际,该协议中有着以下描述:

美国威蒙是一家开发生产实用性电动汽车的新能源汽车公司,旗下拥有全资子公司积泰电动车汽车公司和威蒙积泰(中国)销售公司,产品包括微型电动车品牌积泰(GTA MyCar)。赛麟国际是以生产高性能跑车和电动轿跑闻名的跑车公司,产品包括“世界跑车之王”赛麟(Saleen)以及一系列高端轿跑。

在该协议第二项“签约各方权利义务中”,要求资富控股应在协议签订后的10个工作日内,将其旗下的赛麟国际汽车公司全部资产和知识产权通过有证券资产评估资质的第三方公允评估后,以评估价值注入如皋高新,该资产包括但不限于赛麟品牌、商标、LOGO、车型、技术以及所有知识产权。

国内媒体曾报道:“2014年,王晓麟说服赛麟汽车创始人史蒂夫·赛麟,收购赛麟汽车。这使他掌握了多个车系的产品和技术资源。”但根据美国赛麟在美国证监会网站发布的年报信息,美国赛麟和赛麟国际之间并没有股权关系。

2016年2月,南通嘉禾受让如皋高新原股东所持所有股权。2016年3月,南通嘉禾以增资方式引入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南通威蒙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通威蒙”)、如皋积泰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如皋积泰”)、南通狮迈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通狮迈”)、如皋萨林混合动力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如皋萨林”)4家独资企业。

增资完成后,如皋高新由国有独资公司变更为非国有控股公司,更名为江苏赛麟汽车投资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增至96.5863亿元,其中南通嘉禾以货币增资约30亿元,其余4个股东以授权许可使用的非专利的专有技术使用权出资约66.6亿元。2018年3月,江苏赛麟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王晓麟,南通嘉禾将注册资本金提高到34亿元,江苏赛麟注册资本变更为100亿元。

2016年10月,江苏赛麟在如皋投建两个工厂,第一期投资60亿元,其中“小厂”生产迈迈电动车,规划年产能7万辆;“大厂”计划生产超跑性能SUV,规划年产能15万辆。2018年,王晓麟对外宣称将于2019年7月投产S1超跑,2020年投产S5电动超跑。

2019年11月,江苏赛麟首款车型迈迈定制版上市,该款车为两门微型电动车。记者未能从乘联会或汽车交强险数据中查询到迈迈实际销量。

5月7日,江苏赛麟多名一线生产线工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9年迈迈电动车产量为1000台左右;今年春节后该公司生产迈迈电动车的“小厂”并未恢复生产,且仅建成焊装和总装两个工艺车间;“大厂”制造设备还未完全进场,没有形成生产能力。

记者实地走访江苏赛麟两个工厂发现,工厂厂区内停放着约1000辆迈迈电动车。

是否虚假投资?

今年4月27日,江苏赛麟前高级法务经理乔宇东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王晓麟涉嫌虚假投资。

乔宇东称,王晓麟通过其实际控制的“空壳公司”,于2016年以不具备出资要件的授权许可使用的技术作为出资财产虚假出资,将历史购入价格为2050万美元的非自有的专有技术使用权,作价接近66.6亿元增资入股,在不具备向江苏赛麟办理其作为出资的专有技术使用权的财产权转移手续的能力的情况下,在江苏赛麟却占据了约66%的股份。

“因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公司不具备向江苏赛麟办理其作为出资的他人授权许可使用的专有技术的使用权的财产权转移手续的能力,已涉嫌构成虚假出资。”乔宇东称。

记者获得的中环松德(北京)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中环松德”)和万隆(上海)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万隆评估”),针对江苏赛麟4个非国有股东“拟以其持有的无形资产出资项目评估报告”显示,南通威蒙、如皋积泰等4家公司均以一款车型的技术资产出资,共4款车型。

两家评估公司对于4款车型的估值完全一致,其中“积泰·迈迈·MyCar”估值为11.0692亿元,其余三款注明为赛麟品牌的车型估值分别为18.8042亿元、18.9452亿元及17.7627亿元,总计估值价格均为66.5813亿元。此外,两家评估公司评估小组进驻时间均为2016年1月20日至1月26日,调研时间均为一周。

另据美国赛麟2018年年报,2018年3月赛麟国际申请破产后,该公司向后者发出了立即终止协议许可的通知。

对于乔宇东的举报,江苏赛麟于4月29日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鉴于乔宇东持续捏造散布虚假消息,公司已经依法通过刑事控告、民事诉讼等方式追究乔宇东刑事责任及民事责任。

南通嘉禾发布声明称,对于乔宇东举报所涉的内容,已于去年10月开始进行相关核查,并称“江苏赛麟组建所涉的技术出资,业经相关专家考察讨论及权威人士评价,业已由独立的、具有资产评估资格的评估机构评估,出资程度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及赛麟汽车公司章程规定。”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对记者表示,法律对于无形资产出资的限定条件是“可用货币估价并且可以转让”,从这个角度讲知识产权的使用权并没有排除在出资范围之外,在司法判例中,也有许多法院认可,知识产权的使用权可以作为股东出资。

“但是,从法理上分析,我们认为作为出资的使用权应是独占许可,因为《公司法》规定了‘以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如果不是独占的使用权,是无法满足将财产权转移至目标公司这一条件的。”游云庭说。

游云庭还指出,如果授权使用的知识产权存在期限,应当根据期限适时进行减资。根据两家资产评估公司的报告,4款用作出资的车型技术授权使用期限均为20年,权利人均为斯蒂夫·赛麟(美国赛麟创始人和个人大股东)和赛麟国际。

据启信宝信息,2019年7月-11月,江苏赛麟4个非国有股东共分12次将其所持有的部分江苏赛麟股权质押给南通嘉禾,融资金额20亿元。2019年7月,江苏赛麟将28套生产设备质押给南通嘉禾,抵押物价值约为12.12亿元,担保金额为12亿元。

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称,4个非国有股东持有的股权对应的是授权使用的知识产权,“是不能抵押的,因为它是不能流动的”,此外,制造设备类动产抵押通过会因为折旧等按照60%-70%估值,总价值约为12亿元的设备质押金额偏高。

该人士同时称,江苏赛麟非国有股东以历史购入成本为2050万美元的无形资产、国有股东资本金购入的制造设备,共计撬动了66亿元人民币的货币资金。

截至发稿时间,生产线工人称还没有得到恢复生产的通知。江苏赛麟计划何时恢复生产?王晓麟如何回应乔宇东的举报?记者尝试联系王晓麟,并未得到回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