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芒格的经典语录投资名言体现芒格的处世智慧学习的方式是阅读

今年没有看到老爷爷,比老巴还大5岁,老爷爷要硬硬朗朗的啊!芒格的处世智慧:查理·托马斯·芒格,他是个通才。31岁那年,芒格遇到一个比自己年轻六岁的小伙子。那个姓巴菲特的年轻人说服他干起了投资,一干就是将近六十年。巴菲特与芒格,两人皆认为可以互补彼此差异。

1、别自怜,因为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2007年5月在南加州大学法学院开学讲话中,芒格说:

“总体而言,嫉妒、怨恨、复仇和自怜都是一些危险的想法。自怜很接近于偏执,而偏执是最难以改变的一种思维类型。我们不应该任由自怜自艾的情绪出现……自怜不会让形势好转。”

2、不断学习的人现实生活中也会持续进步。

同样来自上述讲话,芒格说:

“我不断发现,那些出人头地的人并不是最聪明的,有时甚至不是最勤奋的,可他们如同学习的机器。他们每晚上床睡觉时已经比当天起床时更聪明了些。这么做是有帮助的。当你给自己设定了长远的目标时,这种做法的帮助就特别大。”

3、有时不得不接受现实,一力承担。

2010年芒格在密歇根大学讲话时这样表示:

“如果有人说‘我的生活比过去更难熬了’,一味资助他们是危险的做法。有些时候,你不得不告诉对方‘咬牙接受吧,自己来承担,接受现实自己处理。’”

4、人生会有一些不公的、可怕的打击,要积极地利用它们。

在上述南加州大学法学院的讲话中,芒格说:

“当然,人生会有可怕的打击、糟糕的打击、不公的打击。这都不要紧。有些人能恢复过来,有些不能。我觉得,(古罗马哲学家)爱比克泰德(Epictetus)的态度最可取。他认为,一切生命中错失的机会都是一个表现良好的机会,每个错失的机会都是学习的机会,我们的任务不是要沉湎于自怜中,而是以积极的方式利用可怕的打击。那是很棒的想法。”

5、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今年9月,芒格在一家小型出版公司Daily Journal Corp.的年会上提到了中国儒家的名言:

“孔子有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亚里士多德和苏格拉底也说过类似意思的话,真正地了解是要懂得自己有多无知。这是一种可以传授或者*得的技艺吗?如果你足够了解结果带来什么风险,那可能你就懂得。

有些人特别擅长了解个人知识的局限,因为他们不得不了解。想象下有位走钢丝的职业表演者工作了20年,好好地活了下来。假如他不了解自己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就不可能活下来。他努力工作是因为他知道,如果出了错就会丧命。能生存下来的人都知道,了解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比头脑聪明更重要。”

6、如果一个人既懒又不可靠,这人擅长什么都不重要。

在上述南加州大学法学院的讲话中,芒格这样自问自答:

“你应该避免什么?答案很简单:懒惰和不可靠。如果你不可靠,你有多少财富都无关紧要了,反正很快会遇到麻烦的。做事真心诚意地投入,这应该自然而然成为你的行为准则。你应该别让自己变得懒惰和不可靠。”

7、别太透支,那种情况连莫扎特也没法应付。

在上述南加州大学法学院的讲话中,芒格以莫扎特那样的音乐天才举例:

“当然,我们都会受到影响的是自我满足的偏好。可以用‘真实的小我’来指代想行动的主体。比如,为什么‘真实的小我’不透支我的收入?曾经有一位举世闻名的作曲家,他生平多数时候都过得极为悲惨,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总在透支个人收入。那人就是莫扎特。假如莫扎特都无法应付这种偏执的行为,我觉得你也不应该尝试。”

8、要避免意识形态太强,因为那会毁了人的思想。

同样来自上述南加州大学法学院的讲话,芒格提到了意识形态问题:

“另一个我觉得应该避免的是极强的意识形态,因为那会充斥人的思想……年轻时容易忠诚于意识形态,当你宣告自己是忠实的成员时,就开始宣讲正统的意识形态。你所做的是反复强行灌输那种意识形态,你是在渐渐地毁掉自己的思想。”

9、保持简单。

2008年Wesco Financial公司的年会上,该司董事长芒格表示:

“要避免麻烦,最了不起的一种方法就是保持简单。当你把事情弄得很庞杂时,系统往往就会失控。”

10、乐观的财会核算99%都会出问题。

在上述密歇根大学讲话期间,芒格说:

“威胁人类文明的麻烦里面,有99%都源于乐观的财会计算。那些财务人员希望追求纯粹的数学方式,只想关注太过悲观的财会核算结果,却导致财会核算太过乐观。这真是疯狂的行为。99%的问题都源自过于乐观。因此,我们应该建一个财会核算方式更保守的系统。”

11、对资产,需要比对负债更多的审核。

上述Wesco Financial公司的年会期间,芒格说:

“负债100%都是好的,一直都是。资产倒是必须担心的。”

12、谁要是高高在上的商界骄子,谁就该担起付出高于回报的道德责任。

同样来自芒格在Wesco Financial公司的年会讲话:

“谁要是得到了命运眷顾,谁索取的就应该比付出的少得多……我认为,当你在美国商界高高在上的时候,你就担起了付出高于回报的道德责任,付出与回报不会成正比,实际上回报没有付出的多。”

13、只有那些愿意任何时候离开公司的人,才应掌握公司的高层职位。

巴菲特领导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1995年年会期间,芒格说:

“根本不愿随时离开公司的人不适合任职……我认为,对企业独裁,应该多做些测试。不愿随时离职的人是否真适合做出艰难的抉择?我的答案是不适合。”

14、“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对策”不会奏效。

2006年6月26日,芒格在斯坦福大学讲话时提到:

“‘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对策’不会奏效。每种文化彼此都不相同。适合私立医疗机构Mayo Clinic的文化不同于适合好莱坞制片厂的文化。不可能在所有的场合都用一个模子出来的解决方法。”

15、很多成功的机构都不会管得更严,反而管得没那么多。

上述Wesco Financial公司的年会期间,芒格说:

“很多人认为,只要制定多些流程、多些规定,比如反复检查等等做法,就能创造更好的成果。伯克希尔实际上没有任何过程,除非审查对象主动给我们压力,否则我们几乎不会进行任何内审。我们只是试图在一种无间的网络中经营,赋予这个网络应有的信任,关心其中我们信任的人。”

16、应有的信任最重要。

还是上述Wesco Financial公司的年会上,芒格说:

“人类文明进化的最高形式是以应有的信任编织的无间网络……你一生希望的也就是一种这样的无间网络。假如你的婚姻协议有47页那么多,我建议你还是别结婚了。”

17、伟大的投资需要迟来的满足感。

今年9月,芒格在洛杉矶讲话时说:

“等待对投资者有帮助,很多人只是等不起。如果你没有那种满足感迟一些到来的基因,就得付出很大努力克服自己的不满。”

18、想变富有是为了能独立。

巴菲特的传记《巴菲特:一个美国资本家的成长》一书提到,芒格曾说:

“像巴菲特一样,我也对致富满怀激情,到不是因为我想买一辆法拉利,而是想要独立。我渴望独立。”

19、获得智慧是一种道德责任。

上述南加州大学法学院的讲话中,芒格说道:

“获得智慧是种道德责任。它不仅仅是你用来提高生活质量的东西。这种看法会推断出一个很重要的结论,那就是,人终其一生都要学习。如果没有毕生学习,就不会有优异的表现,基于个人所知就只能几乎原地踏步,学到的东西会让你取得进步。”

20、芒格学习的方式是阅读,不是上学。

据《查理•芒格传》书中所写,芒格说过:

“我不是在教室里和学富五车的人相遇的,而是在书本上,那样自然。我不记得第一次读到本杰明•富兰克林的作品是在什么时候,托马斯•杰弗逊的书是7、8岁的时候在床上读的。我家人都喜欢那类书,通过纪律、知识和自控获得成功。”

21、作为投资者,即使是本杰明•格雷厄姆也有很多东西必须得学。

同样是今年9月Daily Journal Corp.的年会上,芒格说:

“我不喜欢本杰明•格雷厄姆和巴菲特遵循的那套他的做法。必须理解巴菲特,他在那么年轻的年纪发现了格雷厄姆,然后就以此人为目标努力。格雷厄姆的观点改变了巴菲特的一生,他早年大多在近距离崇拜格雷厄姆。

可我不得不指出,作为投资者,即使是本杰明•格雷厄姆也有很多东西必须得学。他对估值企业的看法全都来自大萧条几乎毁掉他的方式。他总是有点害怕市场的能力,所以余生都是在这种恐惧中度过,而且他的一切方法都是为了控制市场。”

22、对后人会认为他是怎样的人。

今年5月接受CNBC采访时,芒格这样说:

“可能在后人记忆里,我是个聪明的家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