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M朱宇谋退团中度抑郁症当外卖员迎转机WISH朱宇谋身高微博照片-吸收财讯

GTM朱宇谋退团中度抑郁症当外卖员迎转机WISH朱宇谋身高微博照片

【吸收财讯】小伙子条件不错吗,这是怎么了,能回来的,放心!据台媒5月21日报道,台湾前男团GTM成员WISH朱宇谋日前接受媒体采访坦言退团后几乎每一天都是煎熬,不仅资源丢失,精神状态也很差,朱宇谋一度难以走出这些黑暗日子,导致罹患中度忧郁症。在妈妈及其他演艺圈前辈的开导下,他的情绪才开始好转,现在事业正慢慢步入正轨,也算是苦尽甘来。

原创 男星退团后丢失资源患中度抑郁症,收入骤减当外卖员迎来人生转机

可能很多外形条件优越的男生都有一个偶像梦,朱宇谋也不例外,他加入了团体GTM的时间长达8年,不过因为反响平平这个团体也无法持续发展。偶像梦似乎就此破灭,不过朱宇谋并没有怨言,站在公司角度考虑其实团体解散未尝不是新一条出路:“团员都很努力,公司也很努力,但团体真的很难赚钱,我们也明白。”

原创 男星退团后丢失资源患中度抑郁症,收入骤减当外卖员迎来人生转机

团体解散意味着团员们要面临更大的考验,不少资源就此丢失,原本安排好的演艺工作无法顺利进行,朱宇谋表示团体解散后他也要离开《娱乐百分百》的主持行列,加上其他损失,朱宇谋可以说在演艺圈寸步难行。所有事情都要靠自己争取,朱宇谋的压力变得前所未有的大。

原创 男星退团后丢失资源患中度抑郁症,收入骤减当外卖员迎来人生转机

没有了GTM的头衔,公司也不再安排相关工作,朱宇谋坦言退团的那段时间身心疲惫,生活工作变得一团糟,他的情绪开始出现问题。听了妈妈的建议,朱宇谋才开始寻求医生帮助:“前面一年半很不好,被我妈逼去看医生,检查出中度忧郁症。”因为情绪无法稳定,朱宇谋那段时间几乎足不出户,很少与朋友联络,他透露当时心情总是莫名其妙地不好,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掉:“忽略了很多的细节跟别人的感受,重度失眠,一天只能睡2、3个小时,醒来会莫名掉泪,没办法控制情绪。”

原创 男星退团后丢失资源患中度抑郁症,收入骤减当外卖员迎来人生转机

看到儿子生活如此难受,朱宇谋的妈妈感到非常痛心,她几乎无时无刻都陪伴在朱宇谋身边,努力让朱宇谋走出忧郁的阴霾。在医师、演艺圈前辈、妈妈的三重帮助下,朱宇谋慢慢走过了忧郁的低潮。

原创 男星退团后丢失资源患中度抑郁症,收入骤减当外卖员迎来人生转机

因为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来源,退团后的朱宇谋在娱乐圈就是小白,很难争取到工作,收入骤减。为了维持生计,朱宇谋当过外卖员,并透露在他刚加入这个行业时,竞争已经非常激烈,工作辛苦月收入只有2万台币(约人民币4750元)。朱宇谋坦言因为外送员有很多,所以他能接到单子全靠运气,他还表示外卖这一行是体力活很累,有时甚至比在舞台上唱跳表演还要辛苦:“真的很辛苦。不是出去就会有单子,可能徘徊2、3个小时才1个单。夏天正中午跑2、3个小时已经头昏眼花了,比唱跳2场还累,但看单子累积才收入500台币(约人民币119元)。”

原创 男星退团后丢失资源患中度抑郁症,收入骤减当外卖员迎来人生转机

原创 男星退团后丢失资源患中度抑郁症,收入骤减当外卖员迎来人生转机

凭借锲而不舍的努力,朱宇谋现在的事业回归正轨。虽然送外卖这份工作很辛苦,但总算是帮助他渡过了一些困难时期,对于朱宇谋当时的情况来说,当外卖员拼出转机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如今,在圈内友人的协助下,朱宇谋耗时4个月推出了首张个人全新单曲,他表示:“以前给大家的形象一直在主持,这单曲算是重新出发的名片,告诉大家我回来了。”办法总比困难多,希望朱宇谋能保持这种不轻言放弃的精神,继续给大家带来好作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