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美国CSO首席安全官安迪·珀迪简历Andy Purdy百度百科家庭背景

【吸收财讯】语之秋寒 : 支持华为,决定以后的手机只买华为一家,喜欢华为二字,乃中华有为之意 。。。上周,外媒报道称美国商务部正在更改出口规则,意图打击华为芯片供应链。当地时间5月18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了华为美国分公司首席安全官安迪·珀迪(Andy Purdy),后者表示,华为能挺过去,但很多美国人会因此失业。主持人茱莉亚·查特利(Julia Chatterley)问道,断供芯片对华为的业务有多大影响。珀迪回应说:“去年美国的“实体清单”限制美国公司对华为出口,让华为损失了120亿美元,但华为依然渡过了难关,去年总收益还有增长。尽管我们不确定结果如何,但我们会挺过去的。”

珀迪随后指出,如果华为无法从美国公司进行采购,这反而将影响到美国的就业。

华为美国高管回应断供:我们能挺过去 但很多美国人会失业

CNN视频截图

听到这一回答,查特利追问道:“这不只事关美国的就业,更关系贵公司的存亡。”

珀迪坦言,毫无疑问这确实事关公司存亡,但他表示,美国有4万到5万个岗位,直接取决于300多家公司向华为销售产品的能力,“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那些想要通过打击我们来打击中国的人,可能没有冷静考虑过这对美国就业的潜在影响。”珀迪说,“虽然短期内我们会有损失,但最终我们会没事的。”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查特利还抛出了华为协助黑客攻击新冠病毒研究的“阴谋论”,珀迪则予以了反驳,并表示华为始终致力于打击知识产权犯罪、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珀迪最后强调,华为对5G一直持透明、开放的态度,致力于推动5G标准完善,这个过程离不开美国政府和企业的参与,“我们可以共同努力,以透明方式应对风险的同时,从技术中获益。”

一段华为美国公司首席安全官安迪·珀迪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采访的视频曾引发关注。

这位前律师、前联邦检察官、前国土安全部员工,在面对主持人关于5G、中国政府补贴、CFO孟晚舟被捕等刁钻问题时,思路清晰,回答全程高能。

就在美国时间6月11日,这位华为美国公司首席安全官再次接受了美媒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的采访。

在长达11分钟的采访中,主播玛丽亚•巴蒂罗姆抛出一个个尖锐的问题,但珀迪全程神情淡定,甚至面带微笑逐一破解。

以下是具体的对话内容:

巴蒂罗姆:有人担心华为存在间谍行为,对美国来说是不安全的,作为华为美国公司首席安全官你怎么回应?

安迪.珀迪:首先,德国和英国官员已经明示,按照美国最高等级的安全调查,美国政府并没有给出华为在网络安全领域有不当行为的证据。

其次,网络运营商掌控着全部数据及其使用权。

第三,华为获取相关数据的能力非常有限,并且不是通过华为自身,而是只有在获得网络运营商的书面许可后、通过连接着用户网络的特殊电脑才能实现,同时整个操作的过程都会被记录,兼具保险性和透明性。

巴蒂罗姆:华为卷入了和许多企业的诉讼,原因是涉嫌窃取贸易机密,华为与Cisto、摩托罗拉、T-Mobile、微软等都有诉讼,这些发生在过去的8年里,你怎么能说华为没有网络违规呢?

安迪·珀迪:有关华为在网络安全方面存在不当行为的说法,170个国家都给不出证据,美国自己也无法向英国、德国等盟友出示证据。

英国和德国政府还顶住了美方要求在5G网络中封杀华为的压力,原因就是美国给不出证据。

此外,两国还表示存在有效的措施来降低所谓的风险,这也是华为建议美国政府去做的,就像对待诺基亚和爱立信一样。

巴蒂罗姆:你说华为没有错误行为,但公司却陷入了窃取贸易机密的诉讼。

巴蒂罗姆:网络运营商沃达丰(Vodafone)意大利分公司的高管称,他们在华为设备中发现了隐藏的“后门”,华为得以通过这些“后门”进入并使用用户的家庭网络,以及沃达丰在意大利的固网。

安迪·珀迪:在最初报道后,沃达丰就出面澄清说,上述“后门”并不存在。事实上,在过去的一两年中,美国的思科(Cisco)反倒被发现产品中有8到10个“后门”。

巴蒂罗姆:我们怎么知道,华为所有基础设施中都没有此类“后门”?您不能光说没有后门,沃达丰说有后门,你们必须回应。

安迪·珀迪:美国国家情报总监(DNI)的首席副手已经说过,他们可以测试产品是否存在“后门”,这就是为什么诺基亚和爱立信可以在美国开展业务。

就这种风险缓解机制,我们想和美国政府进行对话,好让华为也可以在美国做生意。

巴蒂罗姆:如果华为真的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和这些公司达成和解。德国等国已经使用了很久华为的设备,替换这些设备的代价非常高昂,这或许是这些国家暂时继续使用华为的原因。

安迪·珀迪:在信息通信技术方面,华为拥有最多的专利,同时也是5G专利的“头号持有者”。

在(华为威胁)国家安全的问题上,美、德、英或者其他盟国都拿不出证据,因为压根就没有证据。DNI也说过,他们可以通过测试寻找所谓的“后门”,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

巴蒂罗姆:为什么除了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也对华为下了“禁令”?

安迪·珀迪:澳大利亚和华为间的所有问题可以归结于——澳方受到了压力。

尽管这种强烈的压力施加到了世界各国身上,但是很多我们的主要同盟都在抵抗,不仅仅是因为钱,还在于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重大的网络安全问题,并且他们也相信自己的风险缓解机制。

老实讲,为了美国的网络安全,我们需要使用这种机制,来应对所有网络运营商和设备供应商。

安迪·珀迪:美国大可以就所谓的“安全风险”对华为进行调查,我非常乐意安排美国政府(对华为)进行这样的对话和访问。

安迪·珀迪简介:

安迪·珀迪(Andy Purdy Jr.)自2012年7月以来一直担任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驻美国首席安全官(CSO)。在加入华为之前,他是弗吉尼亚州费尔**斯市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国际网络中心的联席主任,目前仍担任该中心的顾问。

他曾是全球技术支持的商业解决方案提供商CSC的首席网络安全策略师,也是兰开普咨询委员会的成员。兰开普是一家领先的网络可视性和安全情报提供商,旨在保护网络免受当今最主要的威胁。

珀迪还曾在美国政府的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工作,在2004年至2006年期间担任国家网络安全局局长,并在美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担任律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