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重仓投资不懂交易心态的话学再多投资知识轻仓操作也徒然

确实是这么回事,“残影效应”,人性选择性的记忆起那些高光时刻,因为相对于整体略显惨淡的人生,挣快钱的记忆总是印象深刻。只记得赚,不记得赔掉底裤。

不懂交易心态的话,学再多投资知识也是徒然的

作者:小小

随着疫情的蔓延,世界陷入某种“躁动的不安”,美联储的救市举措,使得市场从短期“流动性紧缺中”恢复过来,似乎股市又回了年初水平。难道这是1987年行情的重温么?股市经过短期的急速下挫将重拾上升轨迹?

回眸历史的时候,确实常见惊人的相似之处,但也从来不是简单的重复。随着国际金融市场联动性的增强,对于投资者的素质要求更高了。在很多情况下,不仅要求投资者具有基本的估值判断力,财报识别力,还要领悟“微妙的交易心态”。

一、面对波动中的“浮盈与浮亏”

面对节后的市场震荡,很多人心情忐忑。当“波动”真正袭来的时候,持有的淡定随着跌幅的扩大而消失,躁动成为心底的一种本能,那种煎熬夹杂着对“智商和人格的羞辱”,会轻易摧垮一个强者。

证券的浮亏在有些时候对人的折磨,甚至要超过实体经营的确认性亏损。因为似乎浮亏随时给人一种“可能涨回来的期盼”,但当等来的结果为“再度下跌”时,那种对人性的戏谑简直可称为“痛不欲生”。

不懂交易心态的话,学再多投资知识也是徒然的

这种对情绪的折磨,常常让智者失态,让沧桑者泪流,让奋然者颓然。财富蒸发的悄无声息,就像“被市场抢走了一样”。大多数人都把“浮盈”当做“半揣兜里面的钱”,所以形成了锚定感,而且很多时候,即使刻意保持理智,也很难阻挡“畅想的发生”,毕竟挣钱的感觉如此美好,那是一种“难以忘怀的自我实现”。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产生浮盈时,人性中的上进心,会促使人们“更加努力”,可能产生加筹追涨行为,这种心里暗示用历史的后视镜来看叫做:贪婪。也被无数价投类书籍定义为一种“幼稚或者不成熟”,但当其发生时,看不出半点“违和”,因为在浮盈的扩张期,任何理智都要让位于利益的喷涌,那种“猜对行情走势的预期先知性”,夹杂着成长的浮盈,会让人本能的体验到人生之快意。尤其带着滤镜思维回望现实世界的平庸时,会越发觉得自己幸运。

二、炒股盈利的初体验

可能在前几次,投资者也会比较谨慎,直接获利了结。当炒股的盈利第一次揣兜里时,再看那些年化4%-5%的银行理财,发现自己再也提不起兴趣,很多书上,也把这叫做:贪婪感的醒觉。但其实,这是一种“残影效应”,人性选择性的记忆起那些高光时刻,因为相对于整体略显惨淡的人生,挣快钱的记忆总是印象深刻。于是很快,前期了结的交易者,马上会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不了这个“资本游戏”,一来是被很多书籍描述过的“挣钱快感”所吸引,二来其实很少被提及,就是:自我主导人生的醒觉。在交易的过程中,投资者是参与者,虽然股票交易电脑成交,甚至手机也能操作,但毕竟全程都是投资者“自我决策”,对于很多昏昏沉沉的上班族来说,这种类似于“做生意”的感觉实在奇妙,似乎自己就是boss,参与决策并承担结果。这是一种不易被察觉的体验,冥冥之中唤醒着那些沉睡的自我。

不懂交易心态的话,学再多投资知识也是徒然的

于是一般只要在股市中体验过一次“盈利”的人,其实往往这辈子都会被其所吸引,偶尔也会因为亏损退出一会儿,其实更像是一种“中场休息”,他会向人言说:戒烟戒酒戒股市”。但往往在人性本质的诱导下,他会默默回归那里,带着一种特殊的期许,就像去见一位久别的老友。

三、仓位太轻的触动

那绝不是荣归故里的淡然,因为生活将教会他艰辛,成年人的世界中没有容易二字。投资者往往在第一次“初尝甜头”后,心情复杂。一方面回味着“不劳而获”的爽然,一方面又惆怅于初次投资本金过少的尴尬。一种加仓的冲动酝酿着,如同一种躁动,这种怅然其实就是“资本配置思维”的醒觉。看过很多的书,对于此概率的描述过于学术和冗杂,常常让人觉得高不可攀,其实所谓的配资就是“对仓位问题的醒觉”。这个和资产大小无关,即使很小的钱,也一样面临“加减仓的问题”,所以本质是一样的。

盈利结果让人们体验到了“资本利得的曼妙”,同时扩大盈利的冲动,让人们本能的感知到“加仓的诱惑”。但亏损的概率依然笼罩于未来,所以这种“得与失的矛盾性”提醒着真实世界的复杂,对投资的理解,如果没有哲学层次的顿悟,很难再上一个台阶。因为本质上,这个游戏不关乎“赢或者输的次数,而只会关乎赢的时候赢了多少,以及输的时候输了多少”。所以必须降低出手的频率,以免陷入“概率论的随机游走”,但是当机会真出来的时候,也要“绝然地”加大投入。说这些对于初学者而言,可能有些深奥。在此刻,投资者握着浸满汗水的本金,很可能增加投入,毕竟前期微小的盈利给了他信心,同时由于生活的压力,时不待我的紧迫感转化为一种责任感赐予人一种特别的感触,那种“证明自我的决心”才是补仓的重要推手。这点书上往往也写的不清楚,因为一般都用“贪婪”一词掠过,并没有说清楚“命运对人生的感召”。

不懂交易心态的话,学再多投资知识也是徒然的

四、首次加仓多谨慎

带着惴惴不安的心,他加仓了,就像迟早要长大的少年终于要接受命运的历练。下跌就像失恋一样让每个人都厌恶,但不会错过。绿色的k线闪动着,那颗灵魂在颤抖,下跌的期初,他安慰自己“波动是正常的”,用这种默念平复内心的躁动,生活依然照旧,谁也不知道他股票账户里的损失,但下班路上他略带忧愁。很多时候,书上把这种时刻叫做“崩溃的开始”,其实根本不对,他最多感到些许的郁闷,就如同节后遇到的疫情行情,持续的寻底中,仿佛随波逐流的无助,投资者只能感受“命运的不公”,他可能叹气可能伤神,但绝不失望。原因是首次加仓,往往多虑,因此一般为“谨慎性加仓”,现金头寸依然充足。所以其烦恼的不过是“对时机的把握”,这个时候或更早时候他多少在看投资书籍了,学习了初级的技术理论以及基本面分析。

五、所谓的“知易行难”

行情依然在继续,有涨有跌,就像多变的天气忽阴忽阳。在震荡走势中,他尝试做个波段,体会着箱体行情的诡异,但书桌上却放着几本价投经典,学什么和做什么可以如此分离,恰如生活的复杂如此辩证统一。在几个月的摸爬之后,他的“贪婪与恐惧”都在衰减,但那不代表练达,而仅仅是某种脱敏,很多时候上涨没有理由就如同下跌没有理由一样,“无常”就像空气一样触所能及,此时其对于“交易的熟悉”在增长,但没人确定那是好还是坏。价投的理论需要时间的跨度来体悟,而人性天生没有耐心,正如没有人愿意慢慢变富,所以即使明知应该“长期持有优质筹码”但是依然“不会错过短期行情”,这种错乱在很多书上叫做“知易行难”,但其实没说清楚它的本质。一来正如凯恩斯所言,长期而言我们都死了,二来短期操作可以“解闷”,让这个游戏更好玩。所以当一个投资者聚焦“赢”本身,并且学会欣赏“乏味艺术”的时候,往往是其产生质变之时,而且这和看世界的角度有关,需要一种顿悟的通透。否则看再多的价投经典,也仅仅是增加知性的底蕴,而不能把握投资的精髓。

六、轻仓仅是娱乐,重仓才是投资

板块轮动迅速切换着,投资者开始面对箱体行情的抖动,就如同近期A股的走势。他慢慢的退掉了初学者的青涩,除了看投资理论书籍,也开始看财务分析书籍,似乎震荡的行情就是留给他提升的等待。经过第一次试探性补仓以及其后的震荡整理,他在决定是否第二次补仓,这次的含义不同于初次,因为他做好了重仓的准备。此时,经过震荡的洗礼以及多日的反思,他已经明白对股票而言“轻仓不过是一种自娱,学会重仓才是投资”,但是这何其之难,因为很多人恰恰是悟到这点,贸然增加筹码导致巨亏,以至于产生不可挽回的后果。所以这既是“进阶的入口”也可能“噩梦的开始”,他在此刻辗转反侧,犹豫不决。很多时候,这次的决定不会像上一次补仓决定的那么快,因为人都是“越了解越胆小的”,无知者者无畏只适用于初学者。

以上就是对“初级投资者”交易心态成长的一种梳理,在这个市场上,永远没有专家和小白,只有赢家和输家。交易心态属于“投资艺术”的高阶技巧,也是很多书籍无法言传的精髓要义,需要投资者一点点体悟积累,或者恰如查理芒格所言:40岁以前没有真正的价值投资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