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澜之家供应商模式有哪些的命运95亿库存开一家海澜之家年利润

kimkim1:换了代言人也不好使了吧,衣服没有格调了,现在二手都是便宜的海澜谁还认可这个牌子啊?去年海澜之家的营收增长,而净利润却在暴跌75.59%,仅为2.95亿元???这个什么意思?看不明白呢?19年海澜利润30多个亿,比18年稍微差点,你这个数据是什么意思?海澜之家是由2002年强永明、许慧共计500万元投资成立的江阴海澜服饰有限公司发展而来,到了2004年新桥投资又对其进行了4500万元的投资,2005年新桥投资以及成亨投资共同对其进行投资,2009年公司又进行了转增股本扩大了股本规模,2011年正式开始走上上市之路,首次进行公开募股。海澜之家的发展主要采用外源融资的方式。

海澜之家旗下的品牌主要是“海澜之家”、“爱居兔”、“百衣百顺” 、“圣凯诺”等系列的品牌服装。其中,“爱居兔”目标客户主要是18至30岁年轻女性,属于一种大众时尚女装品牌定位。海澜之家也是一家采用轻资产模式运营的公司,在全国的30多个省份都有线下店面,门店数量已经发展到了7000多家。

作为“男人的衣柜”的海澜之家,高达95亿库存,消费者不买账了?

海澜之家采用“托管加盟”的方式逐渐扩大公司规模,和传统的以雅戈尔为代表的全能型服装企业不同,海澜之家将生产环节外包,下游的销售环节也只开设了少量的直营店用以展示企业形象以及品牌形象,大部分是通过加盟店、卖场等形式外包。

公司运营的主要精力放在品牌的塑造、产品的设计研发、供应链的管理等方面,同时它也是国内服装企业轻资产盈利模式的典型代表。

由于海澜之家的规模不断的扩张是依靠加盟的方式实现的,近两年来货币资金规模还在不断上升,公司现金流的主要成分为加盟商向海澜之家缴纳的保证金。

海澜之家的数据显示其资产负债率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在这背后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是采用赊购模式购买原材料,预先支付的货款不到总货款的30%,最后再结合货物销售按月进行结算,因此其负债金额一直高居不下;其二是以“托管加盟”方式代理海澜之家品牌的商家需要提供200万元的加盟费用,其中一半作为加盟保证金,无违约条件下方会退还,所以这一部分的加盟保证金也在负债中占据了一定的比例。

而苹果公司则是采用控制供应链、集中供应商的方式降低风险。供应商拥有自主的所有权以及经营权,而且部分关键部件的供应商还会获得由苹果公司支付的现金预付款,供应商的数量也被苹果公司严格地进行限制,通常的关键部件供应商仅有两家。苹果公司还拿出资金用以帮助技术领先的小型供应商,而且这些小型公司还可以获得优先供货合同。当然,苹果公司这样做的原因和苹果有着巨额的流动资金作为支撑有着密切的关联,正是这些手段使得苹果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一直保持较低水平。

这两家轻资产盈利模式的公司,它们都采用了生产外包的模式。海澜之家却由于对供应商的限制条件使得供应商要面临较大的运营风险,这些风险很自然地会转嫁给公司。供应商迫于资金压力会提髙原材料价格,使得公司的生产成本上涨。

作为“男人的衣柜”的海澜之家,高达95亿库存,消费者不买账了?

对加盟商的限制使得产品的销售量下滑,进而导致的商品滞销会严重破坏已经形成的海澜之家与供应商、加盟商之间的利益格局,使供应链面临较高的财务风险。

另外海澜之家与供应商之间存在两种模式,一种是可以把滞销产品剪标退回给供销商,另一种则是不能退货,只能自行承担风险。而2019年海澜之家的近90亿存货中,近半数都是不可退货的商品,如果不靠打折销售出去,很可能将计提跌价准备。

苹果公司向部件供应商提供预付款,保证其生产能力能够与苹果公司的发展相一致。而且两家供应商也可以使苹果公司有效规避单一商家的供货风险,提升苹果公司在部件供应交易过程中的议价权,实现了供应链的有效掌控。

以轻资产盈利模式运营的企业要面临较大的风险,对资产的负债率应该予以严格的控制,对偿还能力应该予以高度重视,供应商货款应该尽量及时到位,逐渐降低企业所面临的财务风险。

澜之家在研发上的投资力度非常之大,在服饰上的专利权排名34,它始终把握着男装的发展潮流,不断深入进行市场调研,将一些新型材料以及设计理念引入产品的设计过程中,为产品赋予了时尚、潮流、个性等元素。

在品牌的塑造上,海澜之家通过多种渠道进行大幅度的宣传,开创了男装自选购买模式,为男装市场的完善做出贡献。

海澜之家在品牌推广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先后邀请过:香港知名主持人吴大维,“内地四小生”之一的印小天,偶像级明星杜淳为其代言,拍摄的广告在各大电视台、多家在线媒体平合播出,为海澜之家的品牌推广做出极大的贡献。

海澜之家在研发上的投入也使得其在服装产品的设计领域在同行业竞争者中具有领先优势。海澜之家的品牌推广使其品牌带有了“青春”、“健康”的色彩,“海澜之家——男人的衣柜”深入人心,在国内品牌的影响力不断扩大。

海澜之家的日益扩大的门店规模带来了公司的销售业绩的持续增长,区域营销中心的选址多为国内的一、二线城市的黄金地段,通过全款购买的线下店面方式开设品牌直营店,用以拓宽以及完善企业的营销体系,提升品牌的辐射能力,这也使得海澜之家的资产结构中固定资产占据相对较高的比例。

海澜之家的运营模式,使得其在各大城市的黄金地带要投入较高的资金才能得到寸土寸金的线下直营店面,而且在移动互联网模式下市场的激变更为频繁,企业所进行的投资能否获得预期的回报很难得以保证。

作为“男人的衣柜”的海澜之家,高达95亿库存,消费者不买账了?

海澜之家的存货金额较大,年均复合增长率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在营运资金的管理层面上,存货周转率能够衡量一个企业的存货流动性以及存货资金的占比是否处在一个健康的水平,竞争的加剧以及市场环境的突变会对海澜之家的运营模式形成巨大的冲击。

4月19日上午,海澜之家召开了年度股东大会。在股东大会上面对多位小股东对海澜之家的存货及经营模式提出质疑,董事长周建平竟然发飙了:“谁都不许质疑海澜的存货问题,我们的评效甚至可以超过zara和优衣库。海澜的模式别人很难学,我们很成熟”。

不管周建平怎么怒怼,海澜之家账面上90亿的高额库存可是一直都消不下去,周建平底气何在呢?

至于经营模式,去年海澜之家的营收增长,而净利润却在暴跌75.59%,仅为2.95亿元。也不怪股东忧心,实在是心里没底啊。

曾经辉煌一时的海澜之家,号称“男人的衣柜”,如今惨淡的业绩不禁让人唏嘘。

“怒怼”没用,怎么样采取实际措施去库存才是王道!

存货周转率必须保持在较高的水平,在保证企业的资金流稳定的前提下,合理的进行投资,实现真正的轻资产模式运营。

轻资产盈利模式的公司在固定资产上的投资也应该以轻资产的模式进行,对以房地产为代表的固定资产投资不能以牺牲企业的现金流的稳定性为代价,否则容易出现资金流断裂,从而导致企业经营出现巨大的危机。

$拼多多(PDD)$ $瑞幸咖啡(LK)$ $华盛昌(SZ002980)$

作为全国最大的服装品牌之一,海澜之家(5.960, -0.05, -0.83%)(600398.SH)最近因为董事长周建平在股东大会上狂怼小股东“火了一把”。

这把“火”源自服装行业普遍存在的库存问题。业绩报告显示,2018年海澜之家期末存货94.73亿元,较上年末的84.92亿上升11.55%,存货周转天数为286天。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海澜之家连续五年的存货余额占营收比重近一半。受库存问题困扰多年的海澜之家试图用扩张门店来消化存货。数据显示,2018年底,海澜之旗下所有门店达6673家,店柜数增长了近900家,增幅达15%。

加速开店的同时,海澜之家也遇到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根据海澜之家年报,2018年全年实现营收190.1亿元,同比增长4.89%;净利润34.5亿元,同比增长3.78%;扣非净利润32.7亿元,同比下降0.63%。相比2017年,三项业务指标增速全线放缓。

针对相关问题,长江商报记者致电致函到海澜之家,截至发稿前没有得到回复。

业绩增速放缓

2014年,海澜之家借壳登陆A股。根据欧睿国际发布的2018年中国男装市场报告,海澜之家品牌以4.6%的市场占有率位列榜首,连续5年市场占有率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海澜之家的业绩虽然近年来一直呈现增长状态,但是趋势已经逐渐放缓,增长幅度越来越小。2014-2017年,海澜之家净利润分别为23.74亿元、29.53亿元、31.23亿元和33.28亿元;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75.83%、24.50%、5.74%和6.5%。

业绩公告称,整体业绩增长缓慢,与主品牌增速缓慢有关。2018年度,海澜之家主品牌营收为151.4亿元,同比仅微增2.62%。不过新品牌营收带动效应明显,除主品牌“海澜之家”外,2018年,爱居兔、圣凯诺营收分别同比增长22.68%、12.82%,其他品牌营收增长25.78%。但新品牌目前显然还远未发展成熟,营收合计占2018年总营收比例仅为约20%。

4月19日,面对小股东就持续存货提出的疑问,海澜之家掌门人周建平愤愤不平地回怼道,谁都不许质疑海澜的存货问题。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海澜之家连续五年的存货余额占营收比重近一半,2014年-2018年分存货余额别为60.86亿元、95.80亿元、86.32亿元、84.93亿元及94.74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49.3%、60.5%、50.7%、46.6%、49.6%。平均一家门店存货近150万。

事实上,存货高企的问题已经困扰海澜之家多年。2015年,海澜之家存货为95.79亿元,相比2014年的60.86亿元增加了近35亿元。而2016年,存货虽然下降到86.32亿元,但周转天数增加了18天。

经过两年的缓解后,2018年,海澜之家存货再一次逼近2015年的最高时期,将近百亿。年报显示,海澜之家期末存货94.74亿元,较上年末84.93亿元上升11.55%。海澜之家称,这主要是公司OVV、海澜优选生活馆、AEX、男生女生等品牌备货增加所致。

库存风险源自创使人周建平自创了一种“海澜模式”:针对上游采取货品赊销制,将生产环节和销售渠道大部分外包,自身经营的重点放在品牌运营和供应链管理环节上;下游则采取财务加盟制,加盟商只需要投入资金,无须参与门店的具体经营管理事务。

这样的模式可以解决加盟商的后顾之忧,但是也会导致资金成本与采购成本不断增加。

线下门店突破6千家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传统的线下模式必然带来较多的库存,而随着线上的压力逐步攀升,男装这种款式时间线较长的产品也难免形成挤压,进而成为整个品牌运转的“堰塞湖”,即既有的产品线在市场估量上的偏差,使得其在款式生命周期上,出现大量的积压,最终无从消化。库存高企的主因或许还在产品本身。加大研发投入,创造更多能满足年轻人个性需求的产品,可能才是长久之策。

海澜之家试图用扩张门店来消化存货。截至2018年末,旗下所有门店达6673家。据悉,海澜之家品牌的主要经营模式为直营和加盟商。报告期末,直营店为175家,加盟店及联营店达4922家。

从渠道来看,线下销售依然占据重要位置,营业收入占比为93.86%,线上销售方面,营业收入占比为6.14%,较2017年有所提升,且线上销售的退货率为11.19%,同比下降0.27%。截至报告期末,海澜之家线上会员总数达到1384万人,较去年同比增长28%,全年线上实现营业收入11.5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9.25%。

张书乐认为,开店扩张的目的一方面形成更多的流量接入口和进一步通过性价比向高端男装上寻求市场,依托的是价格优势。另一方面,三线以下城市的需求不明显,也加重了海澜之家希望通过渠道下沉的方式来获得更多的放量,在地缘优势上和电商男装抢市场,依托的是品牌之力。极速扩张的背后,可能会由于商圈的广告效益与门店收益不成正比,从而承担不住扩大门店的成本。

转型新零售未见成效

近两年,海澜之家集团搭上头部网综的顺风车,赞助冠名《蒙面唱将》、《火星情报局2》等综艺节目,还联手东方梦工厂推出《马达加斯加》电影系列衍生产品,希望通过娱乐营销实现口碑品牌转型。还先后进驻云集、贝店、小红书、环球捕手等多个社交电商平台,增加品牌的认知及传播度。

2018年7月,海澜之家正式入驻美团外卖。从此,用户下单后,将由美团外卖人员前往海澜之家线下门店取货,并在一小时内送达用户。

然而,该公司业绩报告显示,2018年海澜之家线上实现营业收入11.51亿元,同比增加9.25%,线上销售占比仅为6.14%,比上年增长0.23个百分点。

大刀阔斧的改革需要真金白银的支持。据财报显示,2018年海澜之家广告宣传费达6.27亿元,为同期七匹狼(4.850, -0.10, -2.02%)、九牧王(9.440, -0.07, -0.74%)等公司的5-10倍。与高昂的广告投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研发费用,去年该公司的研发投入仅为0.49亿,占营业收入比例约0.26%。

根据海澜之家总集团财报显示,从2015年至2017年,包括广告费用在内的销售费用支出逐年上升,从13.47亿涨至15.49亿。

张书乐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从目前看来,新零售并没有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大多数传统服饰品牌进击电商,都难以把握线上线下的左右互搏。在性价比上,传统品牌受制于品牌营销等众多成本压力,很难真正在电商市场上一较高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