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指失真问题背后原因股市指数失真猜想总市值加权的编制如何变化

河北金润科技 : A股最根本的改革就是与国际一致的分红除权派息制!停止全球独一无二的分红除权除息制,让股市优胜劣汰机制发挥作用,让股市真正发挥基础资源配置功能。//@自在九天之上:别说那些没有用的!! 股市定位为圈钱市才是指数不涨的根源!!指数没有失真,正常反映了参与者对只讲融资不讲回报的厌恶! 。。。  全国两会上,有代表和委员接受采访时指出,上证综指编制方法有待优化,笔者也认为十分必要,应引起证监会、上交所等有关机构的充分重视。

上证综指的表征性有提高空间

沪指失真问题不是一个新问题,至晚从2006年开始,“沪指失真”已经成为一个市场上上下下尽人皆知的专有名词。对于A股投资者来说,可能经常会疑惑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沪指没有充分体现中国经济的持续高增长。中国经济实现了长达三四十年的高增长,2000年中国GDP突破10万亿元,2019年已达99万亿元。而上证综指在2000年就已经达到2000点,2020年为何仍未突破3000点,10倍的GDP与50%的股指涨幅,反差不可谓不大。

其实,如果以沪市总市值来看,经济总量的增长是得到了充分反映的。2000年上证总市值约3万亿元,2019年底已达35万亿元,同期GDP从10万亿元到99万亿元,两者都是10倍左右的增长,幅度相当。但为何指数总是不涨呢?为何沪指没有充分体现出这种增长呢?

我们说,这是因为上证综指的表征性还有提高的空间。

四大原因影响沪指表征性

近年来上证综指表征性不够理想,股指与名义GDP规模的联动性不够理想,主要有四方面的原因。

一是我国上市公司结构与宏观经济结构变迁未完全同步,宏观经济结构中金融以及传统周期性行业的重要性有所弱化,而上市公司结构中的传统行业占比明显高于在GDP中的占比;网络经济、数字经济、高技术经济等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越来越高,而其中代表企业(如阿里、腾讯、华为等)均未在A股上市,高质量新兴企业的缺失影响了股指代表性。

二是随着企业生命周期变化,上市公司中微利或亏损类企业数量增多,且在经济新常态下龙头聚集效应更为明显,上市公司内部盈利能力差距进一步拉大,而绩差股没有得到充分出清和退市,拉低了总体股指点位。

三是新股计入指数的时间存在不合理之处。一段时间以来,由于我国新股23倍市盈率限价发行,以及涨跌停板交易制度的安排,新股上市初期存在连续涨停、高波动的特点,近5年新股上市后平均连续9个涨停,个股在上市后第11个交易日的股价最高点计入上证综指,之后进入漫漫熊途的下跌通道,对指数拖累明显。

中石油是个典型的例子,2007年11月5日上市当日收盘总市值逾7万亿元,为当时沪市第一大市值股,在上市第11日以39元的价格计入上证综指,目前股价跌至4元,只有计入指数时的约十分之一。这种例子还有很多,如中国神华等。

四是加权方式的问题。1997年标准普尔提出自由流通股本概念,得到全球主要指数机构的广泛认同和响应,并逐步成为指数加权的主流方式,部分综指将总股本加权方式调整为自由流通股本加权,如日本TOPIX综合指数、恒生综合指数;主流的成份指数已基本均采用这种加权方式。我国A股部分大市值上市公司自由流通占比很小,有的甚至不足10%,从而导致上证综指与以自由流通股本加权的其他上证系列指数偏离较大。尤其当市场出现二八或一九行情时,投资者抱怨“赚了指数不赚钱”。

由易到难不断优化沪指编制

带来当前沪指表征性问题的上述四大原因,即公司结构、垃圾股影响、新股影响和加权方式,实际上代表了优化沪指编制的主要可能路径。那么,在当前形势下,应该如何优化改善沪指的编制工作呢?

笔者认为,由于上证综指是全国乃至全球普遍认可的中国股市代表性指数,在“随口一说3000点,大家‘秒懂’说的就是上证综指”这种情况下,对于优化沪指编制,既要尽早动手(早改早受益),也要适当兼顾标准的稳定性(毕竟是天天见、天天用)。

简而言之,就是要秉持“马上动手,由易到难,形成共识,分步推进”的原则。

在这个原则下,我们可以相对容易地评估,上述四大路径,应该先走哪步,后走哪步。

其一,关于公司结构。由于科创板本就是上交所的市场板块,科创板公司计入上证综指本就是上证综指的题中之意,因此,应尽早解决尽早实现。对这个问题,想必市场各方都没有什么争议。

其二,关于垃圾股。这类公司难以代表上市公司整体情况,股价波动性大、交易流动性差,历来不符合公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交易标准。同时,随着新《证券法》颁行实施,注册制改革、退市制度改革深入推进,作为市场代表性指数,也理应充分反映市场发展进步的需求,反映市场投资心态和理念的变化。考虑到这类股票市值占比极低,对指数和市场影响极小,因此争议也较低。因此,ST股票宜尽早从指数中剔除。

其三,关于新股计入指数的时间。上证综指于1991年7月15日发布以来,在新股计入时间方面做过几次调整,现行的上市后第11个交易日计入指数规则是2007年确定的,主要是与当时新股首日无涨跌幅且普遍大幅高开有关。同时,2013年欧洲STOXX 50指数调整、2017年标普指数调整,都有对新股计入时间进行优化的成熟经验。鉴于国内国际的历史经验非常丰富,因此,也建议尽早实现。

其四,关于加权方式。从国际情况看,2005年标普宣布,对其美国市场指数(含标普500指数)由总股本加权改为自由流通股本加权;2006年开始,香港恒生指数逐步由总股本加权改为自由流通股本加权;2005年开始,日本东证TOPIX指数分3个阶段,由总股本加权改为自由流通股本加权。由此看来,国际经验也是十分丰富和成熟的。沪指也有必要早日推进。只是因沪指对此类改变尚无经验,历史一致性与可比性、投资者使用习惯等问题尚需考虑,因此或需一定的观察和评估时间。

但观念总是用来被打破的,“事移则法变”,改变沪指加权方式的问题,非常有必要着手推进。而在这之前,纳入科创板公司、剔除垃圾股、再次调整新股计入指数的时间,则越早落实越好。

我们期待在中国资本市场迈入而立之年之际,拥有一个更准确、更有代表性的上证综指。

  转载自李迅雷微信公众号。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杨柳 陈锋 上海报道

2020年5月27日,上海证券综合指数(下称上证综指)收盘2836.8点;十年前,2010年5月31日,上证综指收盘2592.15点。

以这两个时间点看,十年以来,上证综指几乎没有上涨,甚至期间多次出现不及十年前点位的状况。2020年已过去的四个月里,A股三大股指呈现分化,仅有上证综指下跌。

而在过去的十年里,其他国家股市则一骑绝尘。美国纳斯达克指数、标准普尔指数、道琼斯工业指数、印度孟买指数都上涨超过100%。

今年的两会中也有代表提出了建议修改上证综指编制方法的呼声。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上证综指使用的是总市值加权,这个编制方法与其他上证系列指数有一定的偏离,上市公司的股票有相当部分是不能自由流通的,此外,上证综指的公司结构、各板块权重等方面都限制了指数的发展。

部分股票“位高权重”

“上证综指失真是显然的事情,很多股票其实已经涨了挺多了,但指数一直徘徊在3000点上下。”5月27日,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上证综指由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全部股票组成样本股,包括A股和B股,指数以总市值(或总股本)加权计算,反映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价格的整体表现, 于1991年7月15日正式发布。

对于按照总市值加权的编制方法,有市场人士认为,上市公司的股票有相当部分是不能自由流通的,况且监管部门对于大股东减持股份有各种限制性的规定;相对而言,用自由流通市值加权计算的,比如上证50、沪深300、中证500等指数,就比较好一些。

上证综指被指“失真”主要还表现在, 中石油、 中石化等企业,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银行股,在股指计算中权重很大,基本决定了上证综指的走向。而其他中小盘股票,即使涨幅再大,对上证综指影响也很小。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几大行和两桶油的权重实在太大了,对指数影响也太大了!”王骥跃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各板块的权重已经不能真实反映市场的整体情况了,上证综指应该要更充分反映市场总貌,避免某一板块过大得对指数影响太大的情形出现。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也认为,要规定个股最大权重的上限,削弱或控制大市值股的作用。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权重股的上限要做出一个限制,因为在上交所的相关股票当中,大市值股所占的权重太高,所以是否可以设置一个权重上限,让那些大市值股,工农中建、 中石油, 中石化的权重不超过一个上限,从而减少对指数的过大的影响。”

新股、“垃圾股”、B股、科创板

新股不是用发行价计算指数,而是用第十一个交易日的股价计算指数。

自2007年1月6日起,新股于上市第十一个交易日起开始计入指数。当样本股暂停上市或退市时,将其从指数样本中剔除。样本股公司发生收购、合并、 分拆、停牌等情形的处理,参照计算与维护细则处理。

上海一位私募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A股公司上市初期普遍会受到资金的爆炒,上市后第十一个交易日还依然处于股价的高点。以这个高点来计入指数,使得每一个进入股指计算的上市公司股价虚高,日后股价回落,必然会带动股指下跌,而“如果以股票发行价计入指数,可能会更好地反映股指变化”。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日前也发文指出,新股计入指数的时间存在不合理之处。一段时间以来,由于我国新股23倍市盈率限价发行,以及涨跌停板交易制度的安排,新股上市初期存在连续涨停、高波动的特点,近5年新股上市后平均连续9个涨停,个股在上市后第11个交易日的股价最高点计入上证综指,之后进入漫漫熊途的下跌通道,对指数拖累明显。

除了新股计入指数时间的争议,还有“垃圾股”该不该剔除的讨论。“垃圾股在指数当中也会拉了市场的后腿!”5月27日,上海一位投资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这种观点认为,即便“垃圾股”目前对指数和市场影响较小,但依然建议从指数中剔除,清除影响。

董登新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上证综指的样本筛选上面,建议剔除所有ST股和*ST股,因为这些“垃圾股”随时都可能要退市的,他们的经营状况、他们的股价都是不正常的,都是不具有代表性的。

李迅雷也认为,ST股票宜尽早从指数中剔除。“这类公司难以代表上市公司整体情况,股价波动性大、交易流动性差,历来不符合公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交易标准。同时,随着新《证券法》颁行实施,注册制改革、退市制度改革深入推进,作为市场代表性指数,也理应充分反映市场发展进步的需求,反映市场投资心态和理念的变化。”

此外,还有不乏有市场人士认为,B股也应该被剔除出去。

事实上,B股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曾发挥过重要作用,但是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和进步,B股的作用已经大不如以往。

董登新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建议剔除所有的B股,因为B股可能马上面临关闭,而且B股是用外币交易的,已经完全地被边缘化了,所以把B股拿到上证综指中是没有意义的,也没有代表性。

甚至有人认为,从优胜汰劣的角度来看,B股已没有存在的必要,可以通过全部B股退市或转板的方式完成B股整体退市。这样有利于资本市场资源进行重新配置,提升企业质量,对优质公司有积极作用。

此外,还有观点认为指数应尽早纳入科创板股票。李迅雷在文章中表示,由于科创板本就是上交所的市场板块,科创板公司计入上证综指本就是上证综指的题中之意,因此,应尽早解决,尽早实现。

建议科创板指数7月22日后推出

“如果我们对比各大指数,会发现他们的表现都好于沪指。”上述私募人士认为。

纵观中国股市表现,具有筛选功能并按流通股计算权重的沪深300比上证指数更容易带来市场信心。

十年来,沪指的表现远弱于上证50、沪深300、中证500、中证红利等具有代表性的指数。

5月27日,王骥跃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上证综指,建议要推出更多成分指数,类似道指一样,定期调整股指成分股,把优质的、成长性好的、交易量大的、市场广泛认可的公司凸显出来。

王骥跃表示,科创板指数今年有望推出,等到7月22日,科创板第一波减持以后,科创板指数再出台会更好一些。

是否有必要创立一个新的指数来代替“上证综指”呢?对此,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代表性指数是历史与市场自然选择的结果,历史悠久是代表性地位的重要基础。如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正式公布至今已有121年历史,尽管市场长期以来对其编制方法颇有微词,但媒体和投资者早已习惯以其作为美国股市的表征。

董登新认为,上证综指是境内股票市场的第一只指数,其影响力和知名度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30年来投资者的自然选择,主要来自其悠久的历史和完整的数据。同时,上证综指定位于表征沪市整体的运行状况,不是定位于投资功能。

“考虑到上证综指的重要影响力及投资者使用习惯,考虑到历史与市场自然选择的客观结果,不改变上证综指的功能定位,而对其进行优化调整,是尊重历史、尊重用户、尊重市场的选择。”董登新表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