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矢我是如何在短视频里亏掉1000万的晴矢是谁抖音号MCN如何运营

【吸收财讯:总之,先想好怎么赚钱才是最重要的。加油。】4月29日,《我是如何在短视频里亏掉1000万的》一文被业内热议,刷屏朋友圈,截至当晚22时阅读量已经9.3万,在看数达到1713。

在文中,作者讲述了自己用卖掉公众号矩阵的400多万资金转战短视频,经历大半年的抖音账号运营涨粉之后,亏损了近500万元的经历。

在短视频和直播市场日渐红火的当下,舆论每天都在关注着“涨粉X千万”“卖货XX亿”,有业内人士表示从这篇内容中读出了腰部机构和账号真实而残酷的现状。

我们联系到了文章作者晴矢,与他详细聊了聊文章中的经历,和“亏掉1000万”背后的故事。

12年底入局公众号,公众号矩阵粉丝1000万

晴矢是公众号的“老将”。2012年公众号上线不久,他就已经入局。

接触公众号的时候,他还在证券公司做市场经理,那时候就开始做证券类公众号。因为公众号带来的副业收入超过了工资收入,他从证券公司离了职,进入《证券时报》工作,专职做公众号方面的项目。

2014年开始,晴矢独立运营财经类公众号矩阵。2016年10月,他和当时2-3个人的小团队一起做了文化类账号“笔稿”,通过群裂变涨粉,裂变思路就是送书,连续公众号打卡30天,可以在下个月领到一套书,三四个月左右时间粉丝数近百万,“我感觉这个东西是能做的”。

后来因为财经类公众号的收入能力下降,晴矢将财经账号全部卖出,专心运营读书文化类账号矩阵。2018年初,他和团队研究了“任务宝”裂变涨粉模式,也是送书,用了4-6个月,就将整个矩阵粉丝做到了1000万。

1000万粉丝之后,就是成功变现。

运营整个矩阵的成本,最高一个月达到40-50万,包括团队成员工资和办公场地租金,不过依靠广告收入,这些成本完全可以被覆盖。

2019年上半年,晴矢发现文化类账号的广告收入开始下滑,“笔稿”甚至一个月都接不到一条广告,“那段时间大家都应该能感觉收入降低,笔稿不是垂直领域账号,下降得更快”,他选择出售公众号矩阵中的账号,那时候“笔稿”粉丝数为200万。

从整个公众号运营经历来看,他在公众号的商业模式就是“裂变涨粉—内容沉淀—广告变现”,也是为很多人带来成功的商业模式。

不过也正如他自己所说,“一个人如果成功过,那么他的成功经验,就会变成他未来最大的绊脚石”,在抖音上,他发现这个路径似乎行不通。

近500万资金入局短视频,以广告为主要营收模式很难成功

2019年上半年,晴矢通过朋友了解到几个头部MCN的收入情况,比如他在文章中提到的青岛头部MCN,3亿粉丝每月广告收入超过3000万,单个粉丝平均每月产值0.1元,这让他觉得收入可观,可以搞,于是决定入局。

做短视频MCN的晴矢,延续着公众号的成功思路,计划先把账号做起来。为了让账号快速涨粉,团队研究了许多爆款视频,初期先是模仿,再慢慢原创。

500万资金,他是逐步投入其中的。MCN在运营期间一直在招人,每个月招入3-5个人,慢慢扩大规模,孵化更多账号。最多的时候团队总人数达到30+,达人、运营、摄像、后期剪辑配备齐全,还有化妆师、行政等辅助型工作人员。

MCN前后共孵化了12-15个账号,大部分属于剧情类。

不过晴矢认为,在账号运营过程中,他们测试广告市场调整得不够及时,很长一段时间一直以涨粉为导向,而没有以收入为导向,也没有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账号做到1000万粉以上的头部账号,广告变现变成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在晴矢看来,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模式来赚钱的公司,能成功的太少,这需要矩阵内必须要有超级大号,“如果半年内做到头部账号,以广告为收入主体也是可以的,但是难度太大了”,大半年的运营之后,MCN旗下粉丝数最多的账号粉丝200万。

这些账号全都靠内容涨粉,晴矢表示DOU+这些对这一类账号并没有意义,视频质量不行的话,DOU+不会带来更多收益,5000个播放就是5000个播放;如果视频质量高,那根本就不需要投DOU+。

这些账号尝试过短视频广告和带货,但收入都很不稳定,他认为其中根本问题是,抖音“内容为王”,一旦内容不行,账号数据立刻就不行,必须要所有水准保持在一定水平之上,账号的变现能力才可以,“因为看视频的大部分并不是账号粉丝,不过我们做不到这一点,很多账号都做不到这一点”。

他表示如果要做到这样的内容水平,需要有一个很核心编导团队,而在家乡安徽芜湖创业的晴矢,感觉三四线城市很缺专业人才,尤其没有负责整体项目的人,可以做执行,但从策划开始不太行,这样一来就很难聚集一个能力很强的短视频团队。

而且,晴矢发现一个问题,制定KPI并没有为团队成员的工作带来任何影响,正面负面的都没有,“我经常在上个月的基础上,结合同行的优秀数据为每个小组制定KPI,但我感觉对工作影响不明显,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运营MCN的大半年时间,晴矢亏损了出售公众号获得的400多万元。

“300万资金实打实地亏损到了人员工资和场所中,还有一些是电脑、摄影设备等,比如拍一条视频需要道具,我们那时候完全没有考虑成本,需要就去买。”

MCN仍然是红海,将继续在创业路上折腾

团队解散前,MCN旗下账号总粉丝数达到2700万,这些账号仍在晴矢手上,他还没决定下一步如何处理它们。经历了一次创业挫折,晴矢也反思了很多。

谈及这些经验,晴矢表示MCN是被“温水煮青蛙”熬死的,每个月都涨粉几十万,做到头部也很难,但团队一直抱有这样的希望,他回头复盘时觉得一定要“及时止损”,应该在三个月账号商业化能力不能覆盖成本的时候,要么很大程度地做一次调整,要么不要继续做了,“我现在是这样考虑的,我后面也会这样做”。

不过他依然觉得MCN仍然是一片红海,以广告为主要营收模式的MCN模式也是红海,以直播带货为主要收入模式的MCN也是红海。

晴矢后来想明白,在抖音里最赚钱的就是流量结合电商思维,一边做内容一边做带货的测试,考虑账号的成本和收入。

对于未来,他在文中表示“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继续折腾吧……折腾是创业者的宿命……”

不过,究竟怎么“折腾”,晴矢还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方向,地区大概率会换到深圳。至于创业伙伴,他不会刻意寻找,要么等明确了要做的事情,要么等和别人聊出了新的想法、适合一起做的情况。

他现在还在“生财有术”的社群中,最近很多人发布了“我是如何赚到第一个10万、100万、1000万”的主题内容,他说自己也想写一个,便从自己的实际经验出发,有了那篇刷屏的《我是如何在短视频里亏掉1000万的》。

作者:松露 公众号:新榜


我是如何在短视频里亏掉1000万的

对不起,这是一个标题党。

我没有亏掉整个一千万,但过去一年,亏掉500万是有的。

先说说我是干什么亏掉这么多钱的。

搞抖音MCN

抖音短视频讲究精彩前置,好的,那我就把我的经验教训先讲一下。

1,MCN真的是红海,红的发黑了都。没有资本和影视相关的资源背景,很难做起来。

2,三四线城市搞这种互联网创业,太难了,地狱级的难度。

3,有创业伙伴真的很重要,一个人的能力太有限了。

4,流量思维最近两年特别火,很多人搞流量很牛逼,我也算半个比较牛逼的人了。但是单纯具有流量思维没用,在风险来临的时候扛不住。流量思维结合电商思维才是最牛逼的!(勿喷)

5,逆风时,保持好心态,翻不翻盘的无所谓

6,及时止损!及时止损!及时止损!及时止损!及时止损!

好了,正文开始。

19年上半年,我把原来做公众号的大部分账号都卖掉了,换回了400多万现金。

为什么卖掉呢?因为公众号的变现能力在下降,尤其是我们这种裂变涨粉丝,然后做内容沉淀下来,最后再去接广告变现的模式。

因为广告变少了。比方说我们那时候的大号「笔稿」(可能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号),一个月都接不到一条广告,而搞内容,成本是相当高的。

拿着这几百万,我轰轰烈烈的投入到短视频MCN里面去了!

做MCN能不能赚钱,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能!

比如说青岛有一个头部的mcn公司(具体名字就不说了),去年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他们有3个亿粉丝,每月的广告收入竟然超过了3000万,也就是说单粉平均每月产值0.1元。

能搞啊!

我粗略算一下,按单粉每月0.1元的产值,我搞个两三百万,就能把公司的运营成本赚回来了啊!

万万没想到,头部MCN的收入构成,是10%的头部账号贡献了90%的收入。

头部账号太难搞了啊!!!!!

我吭哧吭哧搞了大半年,最大的一个号也就200万不到。怎么赚钱?

第二个关键点,在于我把短视频团队放在了我的老家——安徽芜湖。这是这次亏钱中最关键的一个点,也许在深圳做的话,可能死的不会这么惨。

创业还是要选择地域生态的,比如杭州就有电商生态,北京就有内容生态,深圳就有技术生态。三四线城市,屁生态没有,政府收税收的还多!

另外,三四线城市招人太难了。第一是缺乏专业人才,第二,小城市的年轻人,太懒了,缺乏上进心!

举个例子,我们工作时就发现过,原定是5点半下班的,5点钟的时候还在拍视频,但是演员就跟摄像说:你快点拍吧,马上5点半要下班了!

…………………………

搞到后面,自己感觉实在是有些乏力了,那种怎么带都带不动的感觉。每天晚上六点开始,自己一个人待在公司里,哎……

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可能还是刚开始的路子就走错了。

一个人如果成功过,那么他的成功经验,就会变成他未来最大的畔脚石。

我就是这样。

裂变涨粉—-内容沉淀—-广告变现。

这个路径在公众号里,让很多人都赚的盆满钵满。

所以我在搞抖音短视频的时候,第一个问题想得不是怎么赚钱,而是怎么涨粉。

只要有粉丝,还想什么能不能赚钱了,钱(广告主)会来找你的。

但是抖音真不是这么玩的。

第一,抖音基本上是个纯公域的流量池。这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的抖音粉丝,既可以说是你的,也可以说不是你的。

简单一点说,就是一旦你的内容不行,数据马上就不行了。即使你有几百万粉丝,视频的质量不好,点赞数和一个只有几百粉丝的,可能都差不多。

因为看视频的大部分都不是自己账号的粉丝。

所以抖音短视频,真的是内容为王。

第二,抖音的确能赚钱,但是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模式来赚钱的公司,能成功的真的太少了。这意味着,你的矩阵里必须得有那么几个超级大号,有足够现象级的,用户画像还是广告主喜欢的。即使你做了100个几十万粉丝的账号,总粉丝规模有大几千万,也并不能代表能接广告赚钱。

第三,这是我后来想明白的,抖音除了广告以外,赚钱的方法真的太多了!

所以我说,流量思维结合电商思维才是最牛逼的!大部分在抖音里赚钱的都属于这类的。

有没有粉丝,无所谓。投豆荚就是了

有没有私域流量池,无所谓。公域的足够大了

内容做不好?无所谓。一个视频发几十遍,也有足够的曝光量了。

最后,其实我在去年下半年就有感觉这事我做不起来了。但是沉默成本已经付出了三百万加半年的时间,自己还是抱有幻想,所以没有早点结束这件事,造成了进一步亏损。疫情的到来最终使局面更加恶化,才迫不得已将团队解散了。

到今天为止,我差不多已经休息了一个多月,期间也想清楚了很多事情,也学习了很多牛逼的玩法。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继续折腾吧……

折腾可能就是创业者的宿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