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霆研究做空天能48小时阻击战后背机构做空中国制造业才刚开始

【吸收财讯:多半还是针对他上科创版对报表的粉饰吧 ,表示公司返利政策不存在庞氏骗局,以及不存在虚报利润、隐瞒大量关联交易等情况。当日午后,天能动力复牌,股价一度涨逾10%。】如果不是沽空机构Cloudy Thun-der Research(阴霆研究)在5月27日发布的一篇长达58页的调查报告,天能控股集团的多数员工将度过一个普通的周三工作日。天能动力(00819.HK)是一家港股公司,其内地的实体公司为天能控股集团,成立于1986年,是中国铅蓄动力电池的龙头企业。2007年,天能动力在港交所上市,被称作“中国动力电池第一股”,实控人为浙江籍商人张天任。 天能48小时阻击战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5月27日上午至6月1日,除停牌时间外的2个交易日里,天能动力与阴霆研究,这两个未曾谋面的对手开始了一场多空对决。“坦白讲,公司管理层之前已有所警觉,主要的判断依据来自沽空数据异常,加之一连几天,市场上多空双方在激烈搏杀。之前公司在资本市场上所经历的几次风波,都与沽空数据异常有直接关系。所以,(沽空报告)这场风波迟早是要来的,躲是躲不过去的。”6月1日,天能控股集团一位高层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天能动力与阴霆研究的这场多空对决何时能告一段落,无人知晓。实际上,这场对决并不只是天能动力和阴霆研究之间的战役。天能动力失守与否,或将直接关系到制造业行业,尤其是在香港上市的内地制造业公司的命运。

“机构做空中国制造业可能还只是开始,如果不给予类似阴霆研究这样的做空机构以适当规范,未来还会有像天能这样的优质企业,被做空机构盯上。”5月31日,第三方机构“反做空研究中心”专家黎光寿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阴霆”突袭

虽然阴霆研究早在5月22日就发布了做空预告,但如果不是27日正式沽空报告发布后,天能动力股价出现大跌,恐怕很少会有人注意到这篇只在一个“小网站”上发布的报告。

5月27日上午,天能动力股价开始风云突变,沽空大增,截至当日中午收盘,天能动力股价下跌幅度超7%,报8.2港元/股。

阴霆研究的报告显现了威力。在这份长达58页的研究报告里,该机构列出了天能动力包括严重少计分销商返利从而夸大利润等多项问题,并抛出了一个极具爆炸性的结论:“该公司存在严重财务造假行为,其股票价值几乎为零。”

阴霆研究是一家突然出现在大众眼中的机构,其域名cloudythunder.com。时代周报记者从万网查询结果显示,其注册时间为4月21日,也就是沽空报告发布的一个月前刚建立,目前仅发布针对天能动力的一份报告。

黎光寿研究美股、港股的做空现象多年,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活跃在香港市场上的做空机构,实际上大部分位于北美。其中,美国是绝大多数做空机构的首选注册地址。

各种做空机构的消息来源,可能是对冲基金和会计师事务所等。

6月1日,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沽空事件存在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沽空机构通过与对冲基金、会计师事务所等联手,制造、传播虚假信息,以达到操控股价、从中牟利的目的。另一种可能是上市公司确实存在他们沽空中的一些问题。

“空方蓄谋至少在半年或一年的时间。”黎光寿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沽空机构一般会先从市场上借入股票准备沽空并发表沽空报告。公司发布澄清报告复牌时,才是真正的战场。如果复牌股价暴跌,沽空机构会等到股价跌到一定程度时,再从市场上买入同样数目的股票归还,从而大赚一把。”

Wind数据显示,天能动力在被做空前两个交易日,卖空量急剧暴增,5月26日卖空股数达1187万股,卖空金额1.1亿港元,超过总成交金额的1/3。

黎光寿指出,一些有责任心的做空机构会雇佣第三方调查团队,逐一核实信息。另一些比较不负责的机构,发布的做空报告看起来就像是调研工作没有做足,有些似是而非。

5月27日中午,天能动力发布简短的停牌公告,素未谋面的双方开始多空对决。

天能动力公告表示,“本公司谨此澄清该报告中的指控乃属失实。本公司会稍后进一步发出澄清公告。”

当日午间,天能动力相关人士回应时代周报记者时称,“这份报告完全是不负责任的胡乱猜测,我们坚决谴责这种行为。目前我们已经停牌,将会发布澄清公告。”

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是全国人大代表。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他就新能源交通出行提出相关建议。5月27日上午,仍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张天任获知消息后,随即做了反击阴霆研究的安排部署。

“我们认为,阴霆研究发布沽空报告这个时间节点是经过精心选择的。”前述天能控股集团高层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董事长在北京履职,和公司管理层存在空间上的间隔,做空机构可能以为这样会打天能一个措手不及。不过,由于我们对做空已有预判,董事长在北京履职期间也能从容部署,所以风波来临后,公司得以从容应对。”

随后,天能动力组织包括财务、法务、营销等部门在内的中高层,逐条研究报告,熬夜回复做空报告,“主要客户也出具说明函,证明做空报告的数据是虚假的”。

天能的反击

5月28日上午,天能动力发布公告称,已向所属司法机关报案,并保留通过其他法律手段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对于天能动力报案的举动,亦有人表示并不理解。黎光寿则认为,报案更多的是姿态,但反击做空的效果可能未必为佳,“哪怕沽空报告有误,公司采取法律行为,诉讼结果一般在两年以上,而这时空方早就撤退了”。

面对来自阴霆研究的沽空报告,天能动力的一个核心论点是对方数据来源不明,所以认为结论显然也并不正确。

“在我们跟做空机构的对抗过程中,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也就是说他们所有用的数据和资料是不需要有任何严谨的考虑。”前述天能控股集团高层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他进一步指出:“比如说,他们就没有任何数据证明他们从哪个机构、在什么地方获取了我们的数字。因为很简单,所有数字,如果说是公开信息,你想一下,难道我们的审计连这个东西都不知道吗?如果简单地把数字加一下就能找出这个问题,那他们也太小看我们审计的智力水平了。”

5月28日,天能动力的工作重心转移至赶制澄清报告上—这是面对来自阴霆研究“攻击”的防御。

5月29日中午,天能动力用18页的公告逐一澄清及反驳了沽空报告中的相关指控或评论。

对于沽空报告所指少计分销商返利,天能动力指出,“公司不存在少计经销商返利的情形。公司完全具备返利支付能力,按照既定的返利政策计提返利并进行结算,实际发放返利金额与计提金额匹配,公司返利政策完全不存在所谓的庞氏骗局情形。”

对于锂电对铅酸的替代趋势的问题,天能动力公告称,“锂电池的核心市场是电动汽车市场,铅酸电池的核心市场是电动轻型车市场,两者各有优势,并不存在相互替代的关系。”

针对更换审计师一事,天能动力回应称,原审计师是德勤,由于准备在A股上市,在综合考虑A股IPO的申报节奏、2019年度年报的时间、报价等因素的考虑下,决定委任中汇安达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为香港审计师。德勤于2019年12月18日提出辞任函,并向下一任审计师出具了交接手续。

未定的变数

5月27日停牌时,天能动力每股价格为8.2港元。对多空双方而言,9港元左右是一个重要的争夺位。

据时代周报记者估算,截至5月15日,天能动力有1.3亿股空仓,平均持仓成本是9.53港元,即股价须在9港元以内,空头能顺利保本。

在5月27日决战首日,空方主力为在汇丰、花旗的仓位,多方主力为在内资港股通和摩根士丹利的仓位。

澄清公告发布后,5月29日下午,天能动力复盘,多空双方激烈对抗,股价曾秒涨至10%上方,最高涨幅接近30%,而后股价在0%―7%区域展开巨幅震荡,维持红盘。

直至临近收盘,空方主力出现在麦格理的陌生仓位,其在收盘前砸下两个巨单,股价迅速下坠,大跌4%,报收7.84港元。

6月1日,阴霆研究再发沽空报告,反驳此前该公司发布的澄清说明。

此份报告称,“经过该机构广泛的尽职调查,表明天能动力关于其分销商返利政策的陈述是不真实的,并且认为公司夸大了其2019年的利润,财务存在欺诈行为。”

“已没必要针对第二份沽空报告再做更多澄清。”6月1日下午,天能动力相关人士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

同日,天能动力再发利好公告称,该公司预期2020年上半年未经审核的股东应占溢利将较2019年同期增长不少于30%。

新的玩家正在入场。

据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信息,有部分活跃的浙江游资已在渐次进场。这股新势力的入场如同一支强心剂,6月1日,天能动力尾盘收8.88港元,涨幅达13.27%。

除浙江游资外,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天能股份的几位重要股东亦不排除有“出手”的可能。

天能动力正拟拆分旗下的核心电池业务天能股份在科创板上市,2020年1月申请已获上交所受理,拟募集资金约36亿元。

2019年6月中旬,天能股份召开股东大会,同意三峡睿源、长兴兴能投资、祥禾涌原、西藏暄昱等四名机构投资者进入。

这其中,祥禾涌原为知名“涌金系”旗下公司;西藏暄昱背后的股东为硅谷天堂,后者是一家大型资产管理公司,持有西藏暄昱100%股权;长兴兴能投资穿透之后为长兴金融控股集团;三峡睿源穿透之后为三峡控股集团。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天能动力被沽空事件亦引起地方政府及金融机构的关注,而天能动力亦不排除回购的可能。

4月21日,天能动力曾发公告称,可回购的数量最高为总股本的10%;5月22日,天能动力股东会已通过决议,可购回最多达1.13亿股股份。

继在美国上市的爱奇艺、跟谁学相继被做空之后,港股公司天能动力( 0819.HK )也被做空机构盯上了。

5月27日,港股天能动力遭到做空机构Cloudy Thunder Research(阴霆研究)狙击,指控天能动力财务造假,认为“其股票价值几乎为零”。此外,阴霆研究还呼吁监管机构对该报告进行详细审阅,以对该公司正在进行分拆并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作出谨慎判断。

报告发出后,天能动力股价出现下跌,随后天能动力在港交所临时停牌,停牌前天能动力股价跌幅超过7%,报8.20港元/股,最新市值92.39亿港元。

天能动力相关人士表示,这份报告完全是不负责任的胡乱猜测,我们坚决谴责这种行为。目前我们已经停牌,将会发布澄清公告。

据反做空研究中心统计,这是2020年以来,第5支被做空的港股。此前维他奶国际、康哲药业、联想和中国奥园相继被做空。

特殊时刻的突然一击

公开资料显示,天能动力是国内最大的电动车动力电池供货商,以电动车环保动力电池制造与服务为主,集成储能配套为辅。主要业务为生产及销售电动自行车动力电池、电动汽车动力电池以及风能太阳能储能电池。

2007年,天能动力在港交所上市,成为“中国动力电池第一股”。

据天能动力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营业收益为406.14亿元,同比增长16.9%;毛利为46.88亿元,同比增长16%;股东应占溢利为16.82亿元,同比增长41.5%;每股基本盈利为1.49元。

2020年虽然受到疫情的影响一度大跌,但是之后天能动力逐渐摆脱疫情影响,股价持续上行,相较疫情时股价最低点(盘中4.04港元),股价已经上涨一倍以上。

或许是天能动力股票的优秀表现,吸引了做空者的注意。

港股互联网券商富途牛牛数据显示,截至5月15日,目前天能动力1.3亿股的空仓,平均持仓成本是9.53港元,即股价必须在9港元以内,空头才能顺利保本。但天能动力的股价从5月13日至5月19日股价不仅保持在9港元以上,股价还持续上涨,5月19日盘中一度涨到10.33港元。

空头们开始着急了。

据Wind数据显示,天能动力在被做空前两个交易日,卖空量急剧暴增,5月26日卖空股数达到1187万股,卖空金额1.1亿港元,超过总成交金额的三分之一。

5月27日的做空似乎也在意料之中的事了。如果做空成功,天能动力也许会出现断崖式大跌,空头将获利上亿利润,如果不成功,可以稍挫天能动力股价,只要股价跌到9港元以下,空头就能保本。不管怎么算,做空天能动力都不亏。

另外,此时正值天能动力拆分电池业务至科创板上市,正等待监管机构批准。天能动力在科创板上市,空头的损失将会更大。

又一家“三无”做空机构

说完做空的动机,我们再来看看这家做空机构。

反做空研究中心通过查询其Twitter首页发现,该账号成立于2020年5月,而且也没有官方“蓝√”认证,换而言之,阴霆研究并没有提供相关经营执照。目前为止,阴霆研究的官方Twitter只有9条推文,粉丝仅仅只有82个,其中还有不少是来自其关注的其他做空机构的回粉。

尽管阴霆研究5月26日在Twitter发文预告,并@一众知名做空机构和空头,但是只有GMT Research、JCap Research(美奇金)、Breakout POINT和Hindenburg Research回粉关注了阴霆研究,但上述机构只有GMT和美奇金有做空中概股的经历,而其他被阴霆研究@的知名做空机构,如浑水、杀人鲸、wolfpack等,并没有关注该机构。

另外,通过阿里云域名查询显示,阴霆研究的官网成立于2020年4月,相关名称并没有任何商标权。

目前,阴霆研究的Report页面中只有两篇报告,其中一篇是发布于5月22日的做空预告,另一篇则是于5月27日发布的针对天能动力的做空报告。此外,阴霆研究并没有其他任何做空作品。

此外,阴霆研究的官网也没有对自身的介绍,这也是做空机构中很少见了。以浑水和GMT Research的官网为例,在页面导航中,通常都能看到“关于我们”这个选项,其内容通常为介绍该做空机构的理念、团队等,主要是为了让读者或投资者相信做空机构的能力,以增加其做空报告的可信度。而阴霆研究的官网却完全没有相关内容,其官网导航只有首页、报告、使用条款和联络方式四个选项。

唯一有提到其团队情况的文字是在首页,不过也仅仅只有“由一群经验丰富的维权投资者打造”、“团队成员参与了各种成功的反欺诈公司的活动”这种模糊的描述,具体成员有哪些,参加哪些活动却并没有详细提到。对比香橼、浑水和GMT的官网上对于团队成就的详细描述,含糊的阴霆研究就显得有些神秘了。

再看看阴霆研究首页上硕大的孙子兵法,一种熟悉感扑面而来。使用中国典故命名的做空机构中,最为出名的就是“浑水摸鱼”的浑水,另外一家就是和阴霆研究如出一辙的空城研究(Empty City Research)。这家以“空城计”命名的做空机构也是在成立后迅速发布做空新高教(2001.HK)的做空报告后,留下一则新报告预告便销声匿迹了。

从目前的迹象来看,阴霆研究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个“空城研究”。

跨境做空亟待监管大智慧

随着中国公司赴美股和港股上市的数量越来越多,“做空”一词也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中国股民的眼中。根据美国和香港的交易机制,投资人除了买入股票以期待其上涨卖出获利外,亦可先卖出(做空)股票,价格下跌后再买入获利。

如果只是一般的卖出买入行为,倒也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但并非每一个卖出股票的人都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投资大师,这就需要借助传播的力量,在投资者当中搅浑水,逼迫投资者抛售股票,从而达到逼迫股价下跌的目标。知情人士表示,在空单的背后,卖家往往会雇佣一个甚至几个调研机构,事先炮制好有关报告,只等空单一出,随即是抛出有关报告,趁投资者恐慌抛售之际,完成了其伟大的交易,赚钱走人。

据反做空研究中心观察,做空机构尽管多以“机构”标榜,实际上其主体身份颇为复杂,有的是一家公司,有的自称一个小团队,有的完全就是个人。据某地方政府专门研究做空机构的人员透露,他们在筛查一些做空机构的过程中,发现有不少做空机构完全就是隐秘的存在,真正的操盘手逍遥自在,无法确认身份。

而做空机构多以上市公司财务数据造假、关联交易、高管个人信息等问题作为论据,制作一份长达几十页的做空报告,提前向券商借入这家公司股票并且卖出,随后做空机构发布调查报告曝光这家公司的经营问题,从而打压股价股指等,公司股价大跌后低价购入股票还给券商。

实际上,国内A股市场也有券商出具的研究报告的成熟业态,根据证监会规定,研报必须标明作者姓名、执业证书编号、所属机构名称等基本信息,并要求分析师本人及其机构对所发布的研究报告负责。除此之外,国内券商的研究部门与自营投资部门也有严格的防火墙机制,严禁分析师入市以保障撰写报告的公允度。

然而做空机构的报告与国内合规的券商研究报告正相反。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不署作者姓名,也无分析师资质和背景信息,所在公司也通常无注册信息,或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同时,自身也可能作为空头主力之一亲身参与交易,也承认一旦得手,获利颇丰。

为何做空机构会屡屡得手呢?这主要源于投资者的不成熟,对美股和港股不够熟悉,易于相信各种负面消息和小道消息,就造成了一些投机人士肆意发布做空报告扰乱市场的情况。一些投机人士,往往无视上市公司在国内的真实情况,做成了则赚得盆满钵满;做不成也最多是一些金钱的花费,没有谁对其充满攻击性与煽动性的做空报告承担法律责任。

对上市公司来说,因为其主要市场在国内,而上市又是在香港或者美国上市,即使被做空机构污蔑,也很难依靠国内国际法律诉讼维权,无疑给了做空机构以浑水摸鱼的契机。而对中国国内舆论来说,一旦出现针对某个上市公司的负面报告,舆论往往会天然地将报告发布人默认为英雄,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们的分析判断能力,从而主动忽略了当事上市公司被做空给大中小股东造成的巨大损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