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为什么收购神州租车21%股份陆正耀神州系上市公司哪个最优

APing6511 : 不可能的!北汽有自己的品牌汽车,也有自己的网约车、长租车公司,都是用于消化北汽新能源车的。即使投资其他汽车租赁,也会用自己的新能源汽车,现在库存压力很大的。不可能收购神州的二手车资产 。。。【吸收财讯】[ 根据此战略合作协议,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4.5亿股神州租车的股份,而这些股份相当于神州租车已发行股本总额的约21.26%。 ]告别华平系 神州租车卖身北汽 作者: 权小星 6月1日,神州租车有限公司(00699.HK,下称“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神州租车董事会已获大股东神州优车的告知,神州优车已于5月31日与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汽集团”)签订了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

根据此战略合作协议,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4.5亿股神州租车的股份,而这些股份相当于神州租车已发行股本总额的约21.26%,将替代陆正耀旗下的神州优车成为神州租车的第一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6月,于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公司注册资本约27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汽车租赁、向国内外购买租赁车辆、租赁车辆的残值处理等。

神州租车方面负责人6月1日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本次合作所有可供披露的内容均以公告为主,本次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仅表达意向,既不保证将会订立正式协议,目前神州优车与北汽集团的合作细节和条款仍在磋商当中,且截至发布公告时,双方尚未就本次合作达成最终条款。

与此同时,神州优车与“华平系”之间就转让神州租车股权的第二批交易将终止。上述公告提到,神州租车的两大主要股东Amber Gem及神州优车已于5月30日订立一份终止协议,两大主要股东同意不会继续进行买卖协议下的第二批股份收购,并终止买卖协议。

根据公开信息,Amber Gem是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华平投资的子公司,系“华平系”的核心子公司之一,而两大主要股东曾在4月16日发布公告,双方曾在当日订立买卖协议,Amber Gem将分两批收购神州租车总计17.11%的股份。作为双方交易的首批收购,神州优车完成向华平投资出售约9861万股股份,陆正耀旗下神州优车拥有的神州租车股份由25.92%降至21.27%。

此前,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s)宣布,鉴于瑞幸咖啡的公告可能会使神州租车的融资渠道以及其运营受阻,将神州租车的公司家族评级和高级无抵押债务评级从B1下调至B2。

美股对冲基金分析师张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陆正耀实控的瑞幸咖啡出现造假危机以来,国际资本市场对于瑞幸甚至陆正耀所有控股的企业都持有怀疑,这也导致陆正耀系旗下企业的融资成本大幅增加,因此陆正耀需要有接盘企业来缓解核心子公司的资金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神州与北汽集团的本次合作早有迹象。

4月13日,北汽集团已与神州优车集团联合宣布,双方将通过车辆采购、汽车新零售、技术合作等方式达成全面合作。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强认为,此公告在4月发布时,业内就认为北汽可能会参与合作。“北汽新能源希望提振销量,与神州租车在共享汽车等方面有合作空间,两家公司可以互补,因此北汽此次替代华平系成为第一大股东。”张强表示。

多份公开资料显示,神州租车就像是神州系的底盘,既在神州系控股结构中扮演着主要角色,也是最早开始盈利并登陆资本市场的业务板块。

最近几年,除了新成立的瑞幸咖啡外,陆正耀在汽车链条上也正下着更大的一盘棋。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会计学教授陈欣向第一财经记者指出,瑞幸咖啡的高管和早期融资都与神州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2015年其主要股东在限售期满后纷纷巨额减持套现的过程中,外部中小股东最终都损失惨重。

此外,神州系的信誉受到瑞幸咖啡事件的影响,在汽车以及其他行业布局备受阻碍。

“瑞幸咖啡出事后神州系企业难免会受到波及,宝沃汽车虽说受直接影响不大,但在当前市场环境中难以找到新的战略投资者。”中融创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曹鹤对记者表示,宝沃汽车正处于品牌建设期,依然需要投入大量资金。

【吸收财讯】为挽救危机中的神州优车,陆正耀准备放弃起家的租车业务。6月1日,神州租车(港股00699)发布公告称,北汽集团拟从神州优车手中收购神州租车不多于4.5亿股股份,相当于神州租车已发行股份总数的21.26%,这已是陆正耀旗下的神州优车在神州租车的全部持股。对于神州优车拟与神州租车彻底“切割”的消息,资本市场反应积极。截至6月1日收盘,神州租车股价报收2.22港元,当日涨幅高达23.33%,神州租车市值也随即升至47.07亿港元。原标题:割肉卖了神州租车 陆正耀还剩什么 来源:北京商报网

瑞幸造假事件的爆发,将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及他一手创建的神州系推至风口浪尖,此次神州优车放弃神州租车无疑是该风波发酵的产物之一。在出让神州租车后,包含网红品牌宝沃汽车在内的神州系将何去何从,是东山再起还是加速崩塌,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抽身自救

6月1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神州租车主要股东神州优车已与北汽集团订立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战略合作协议显示,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4.5亿股股份,相当于神州租车已发行股份总数的21.26%,合作细节和条款仍在磋商当中。

神州优车公关总监王涛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除上述公告中提到的内容,北汽集团与神州优车还将围绕汽车出行等业务,形成双方在技术、产业链等方面资源优势的互补与整合,实现“传统汽车+出行产业”的深度融合,构建出行生态链。

按照此前神州优车与华平系资本Amber Gem完成的首批股份收购,21.26%的股份已是神州优车在神州租车的全部持股。如果此次21.26%股份的交易得以实现,北汽集团将晋身神州租车第二大股东,而神州优车则全面退出。

对神州优车而言,出售神州租车股份实属无奈。陆正耀是瑞幸第一大股东、董事长,也是神州优车实际控制人,连同其他一致行动人士持有神州优车已发行股份总数的39.94%。近期,随着瑞幸造假风波爆发,神州优车陷入债务危机,自称已出现金融机构和供应商挤兑苗头,并因此走上“股份甩卖”之路。

4月3日,神州优车将神州租车4466.6万股股份应贷款人要求于二级市场上予以出售,用于偿还部分借款。4月4日-16日,神州优车又被动减持3679.2万股神州租车股份;4月16日,神州优车向Amber Gem出售9860.8万股神州租车股份,总价约2.27亿港元;5月12日,神州优车继续被动减持10万股神州租车股份,用于偿还部分借款。

4月3日前,神州优车对神州租车的持股比例高达29.76%。一系列减持操作后,神州优车持有神州租车4.5亿股股份,持股比例约21.26%。目前,联想控股(港股03396)持股26.59%,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

价值几何

尽管神州优车为神州租车的21.26%股份找到潜在买家,但前者究竟最终能从此轮交易中获得多少资金收益,仍是未知数。

作为国内最大专业租车公司,神州租车提供包括长租、企业租车、国际租车在内的各类业务,服务网点覆盖全国300余座城市,网点数量超1000个。截至2020年3月31日,神州租车车队总规模为14.17万辆。

近两年来,经营规模庞大的神州租车,业绩每况愈下。财报显示,2017年神州租车净利为8.81亿元;2018年净利为2.9亿元,同比下降67%;2019年净利为3100万元,同比下降89.3%;2020年一季度经调整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5.47亿元,同比下降42.9%。

“相较其他亏损的租车公司,神州租车的业绩表现已很难得。”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作为国内租车公司中的“老大”,神州租车虽然利润下滑严重,但仍然在盈利。如果神州租车的盈利模式、财务报表相对可信,肯定还有很大价值。

此前,受瑞幸造假风波影响,神州租车市值一路缩水。4月3日,神州租车股价暴跌54.42%至1.96港元。随着此次神州租车股份出售消息传出,神州租车似乎正重新获得资本市场信任。截至发稿,当日神州租车股价已飙升至2.22港元,涨幅为23.33%,市值也达到47.07亿港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估值只是股份转让的影响因素之一,神州租车21.26%股份最终的成交价格仍取决于神州租车的实际价值,以及交易双方博弈的结果。

不过,对于神州租车的实际价值,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并不看好。他表示,与汽车分时租赁、P2P租车等获得政府扶持的新型租车模式相比,传统的租车行业市场前景已经不乐观,神州租车的价值可以说是在逐年递减。

牵连宝沃

需要注意的是,瑞幸造假风波不仅影响到同为上市公司的神州租车,也为神州系资本在造车领域的布局蒙上阴影。

2018年12月,在神州优车幕后操盘下,长盛兴业以39.73亿元的价格从北汽福田手中买下宝沃汽车67%股份,2019年3月,神州优车从幕后走前台前,宣布拟通过子公司以现金收购方式受让长盛兴业所持宝沃汽车67%股权,取得宝沃汽车控股权。

在瑞幸股价暴跌同一天,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经协商,宝沃汽车拟用预计价值约40亿元的固定资产(含在建工程)冲抵其应付北汽福田的约40亿元债务,剩余本金及利息仍按原协议约定执行。

然而,北汽福田在4月9日的后续公告中表示,鉴于目前瑞幸咖啡的现状以及北京宝沃股东方神州的财务状况以及宝沃自身的销量困境,还款仍存在较大变数。

不仅如此,据了解,被神州优车接手后,2019年宝沃汽车向神州租车提供了2万余辆汽车(相当于宝沃2019年销量的一半),并获得了约24.26亿元新车采购款。随着神州优车此次彻底出售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将没有资格再直接要求神州租车向宝沃汽车继续采购车辆。

此外,瑞幸咖啡和宝沃汽车都号称采取“新零售模式”,而这一模式在造假风波爆发后开始面临更多质疑。2019年初,神州优车联合宝沃汽车发布全新战略,宣布推出神州宝沃汽车新零售平台:一是实现汽车产销分离;二是启动“千城万店”渠道下沉计划;三是推出零首付、深度试驾等服务。

“从特斯拉到国内的造车新势力,所谓汽车新零售模式目前都在试水阶段,最经典的做法是一些体验店,但无奈投入产出比不好,太‘烧钱’。”张翔表示,宝沃试图用多种营销来引流,但其实很难转化成购买率。毕竟宝沃品牌在中国的认可度不高,推广阻力比较大。比起车的营销,更重要的是先把车的品质做好。

路在何方

在出让神州租车后,陆正耀的神州优车旗下还剩神州专车(网约车)、神州买买车(电商)、神州车闪贷(金融)3块业务。未来,神州系这条大船将何去何从?

资料显示,2007年陆正耀创办神州租车,并于2014年在港交所上市。2015年1月,神州专车正式上线。为推进专车业务上市,陆正耀又成立神州优车,随后将原神州专车相关资产、业务、债权债务及5家子公司100%股权全部置入。2016年7月,神州优车正式在新三板挂牌,当时市值为418亿元。

神州优车版图的迅速成型,与掌舵者陆正耀不吝“烧钱”的雷厉作风不无关系。据了解,神州租车在2012年拿到美国华(港股00370)平投资集团2亿美元的投资后,迅速发动价格战,降价幅度曾高达30%-50%。通过这种价格补贴方式,神州租车很快占领市场。

张翔表示,神州系的企业愿景是从造车、租车,到出行的全面布局,覆盖产业链上下游。但要维护如此庞大的生态系统,需要很强大的资金池。此外,在出行等重资产领域中,神州系还要和实力雄厚的整车厂去竞争,难度显而易见。

事实上,当快速占领市场后,神州优车的多元化业务仍难言成功。其中,神州专车服务收入在2017年达到56.66亿元的顶峰,2018年后开始持续下滑。其中,2018年专车服务收入为34.6亿元,同比下降39.65%,营收占比为57.49%;2019年上半年同比也有所下降。

对于专车业务的逐渐低迷,神州优车在2018年财报和2019年上半年财报中的解释如出一辙,均强调系政策与市场的双重压力。两份财报中均表示,“随着网约车行业监管措施的不断加强,公司积极主动改善对专车业务的运营管理,逐步清退不合规车辆和司机,且所处行业竞争十分激烈,受其影响,专车业务收入有所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与专车服务收入同步下滑的还有买买车收入。2018年,神州买买车收入为12.93亿元,同比下降62.67%,营收占比为21.74%。

相对于专车业务和买买车业务,闪贷业务表现则相对较好。2018年,神州优车闪贷服务及其他收入为11.94亿元,同比增长64%,营收占比为20.08%。闪贷服务增长的背后是国内汽车金融行业的发展。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互联网汽车金融市场规模为3566.3亿元,2019年互联网汽车金融市场规模高达约4438.4亿元。

在营收占比最大的专车业务表现不佳的局面下,神州优车的整体业绩也难言乐观。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神州优车营收为19.19亿元,同比下降48.98%;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7.59亿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