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兆新最新消息陈永弟失联了吗*ST兆新董事长蔡继中接连释放积极信号

【吸收财讯】大浪八 : 5元以下的股票不要碰,不要妄想价格低一点翻10倍容易。。。6月2日,*ST兆新跌停,报收0.87元/股。至此,该股已经连续15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1元/股),前期满怀希望的投资者又重新陷入悲观。晚间,*ST兆新第6次披露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性公告。证券时报记者 于德江

青灯股畔 : 对于绩优股来说是机会,而对于没有业绩支撑的个股,就是深渊了,这类股建议早止损,尽早掌握主动权 。。。5月21日,*ST兆新年度股东大会上选举产生了新的董事会成员,并向外界传递了充足的信心。其后,*ST兆新连续5个交易日涨停,收盘价最高至0.92元/股,距离面值一步之遥。然而之后,投资者寄望的实质性利好迟迟未有出现,*ST兆新股价再现跌势。以目前0.87元/股为起点计算,重上1元最快需要3个涨停板,而留给*ST兆新的时间仅剩5个交易日。

“留给公司的时间不多,退市了什么也没有了。”这是5月21日当天,一位亏损严重的投资者在*ST兆新年度股东大会上的感慨。如今,留给*ST兆新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但依然有些许希望,这是最令持股投资者纠结的地方。

一边是*ST兆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追加股份限售承诺,另一边则是媒体报道称实控人已处于失联状态。近日,*ST兆新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核查上述信息是否属实。5月31日,*ST兆新回复称,实控人陈永弟在5月7日的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和5月21日的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上都进行了投票表决,陈永弟一直在正常行使其所持股份的股东权利。

但上述这样的模糊回应未能打消监管层的疑虑,同日,*st兆新再次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结合联系陈永弟采用的渠道方式,详细说明目前公司对其行踪所了解的具体情况,明确说明陈永弟是否失联。同时说明控股股东彩虹集团在进入破产程序后是否仍具有投票权,投票结果是否反映陈永弟的投票意向。

实控人持股被司法冻结

自5月13日至6月1日,*ST兆新股价已连续14个交易日低于面值,截至6月1日收盘,*ST兆新报0.92元。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股票通过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也因此,此前在股东大会上,多位中小投资者就要求新管理团队采取措施提振股价,希望能避开退市的命运。

5月28日,*ST兆新披露公告称,为支持公司稳定发展,实控人陈永弟于近日向公司出具了《关于延长持股限售期的承诺函》,其承诺将所持有的有限售条件流通股自2020年5月30日起自愿继续锁定一年。但公告同时显示,陈永弟及其一致行动人彩虹集团合计持有股份4.94亿股,占公司的总股本26.26%,其中100%被司法冻结,多次被轮候冻结。

对此,深交所就要求公司说明在所持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的情况下,陈永弟承诺延长股份锁定期的原因及必要性。*ST兆新回复称,公司经咨询律师意见,陈永弟以个人名义持有的该部分股份虽然被多次轮候冻结,但是在法院依法完成公开拍卖之前,该部分股份的法律所有权依然归陈永弟所有,陈永弟有权对该部分股份公开承诺延长股份锁定期。

“由于本次承诺的持股限售期的锁定期限为一年,在此之前陈永弟多次表示将积极与债权人协调解决个人债务问题,在一年的时间里,并不能排除陈永弟在此期间解决个人的债务问题从而其个人名下的股票解除冻结并处于可出售状态。因此,既然陈永弟为了支持公司的稳定发展而作出的本次延长持股限售期的承诺具有一定必要性。”*ST兆新方面称。

未明确回答是否失联

与此同时,有媒体报道称,陈永弟已处于失联状态,陈永弟与彩虹集团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对此,*ST兆新就表示,在彩虹集团及陈永弟所持股份被轮候冻结之后,公司与彩虹集团、陈永弟一直保持沟通,督促其提供相关事项的进展情况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陈永弟也多次回函表示尽力与债权人协商解决自身的私人债务问题。

虽然未明确回答实控人是否失联,但*ST兆新进一步举例称,陈永弟在5月7日的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和5月21日的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上都进行了投票表决,陈永弟一直在正常行使其所持股份的股东权利。但这样的回复并未令深交所满意,同日,深交所再次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明确说明陈永弟是否失联。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回函中,*ST兆新提及一句称“经询问发函人及其共同实际控制人沈少玲的意见,该承诺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利用公告所述事项炒作股价、避免退市的情形”,这里的发函人究竟指的是谁,是陈永弟还是其他人?如果不是陈永弟,是否代表公司已经联系不上陈永弟?

对此,记者联系*ST兆新方面,相关人士回应记者称:“两个(陈永弟、沈少玲)我们都询问了,我们经常有函件往来,也有他的亲笔签字,之前的回复可能没有说清楚,所以深交所再次向我们下发关注函,这次回复我们会说清楚。”

而在关于陈永弟及彩虹集团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情况,*ST兆新的回复中列出了35种情况,陈永弟和彩虹集团均全部未履行。目前,陈永弟的一致行动人彩红已进入破产程序并已选任破产管理人。对此,深交所就要求公司结合股东持股情况、董事会成员与陈永弟的关联关系及是否失联等,说明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发生变更。

濒临面值退市

4月23日晚间,*ST兆新披露第一个版本的2019年年度报告,时任董监高集体表示,无法保证年报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4月27日,深圳证监局责令*ST兆新重新编制2019年年报。之后,*ST兆新连续跌停,5月13日跌破1元/股,拉响退市警报。

5月21日,*ST兆新召开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重新编制的年报,7名董事候选人也全部当选。股东大会现场,以蔡继中为首的新任董事向投资者传递了充足的信心。后续公告显示,蔡继中当选了*ST兆新的董事长。蔡继中当时表示,“关于股价我不能说什么,这是市场决定的。新的团队接手了这架伤痕累累的飞机,想把它开回家,还希望它能重新起航,这是我们要为各位股东做的事情,一定会努力把公司带回轨道上。”

5月22日,*ST兆新以涨停价收盘,之后连续涨停。

5月27日晚间,*ST兆新披露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永弟承诺将所持有的4.86亿股有限售条件流通股自5月30日起自愿继续锁定一年,锁定期至2021年5月29日。当日,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ST兆新核查并说明陈永弟自愿性承诺的原因及必要性,因为陈永弟及其一致行动人彩虹集团所持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多次被轮候冻结,解除限售也无法改变其冻结状态,亦无法自行转让。*ST兆新连续多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深交所据此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利用公告所述事项炒作股价、避免退市的情形。

该关注函同时显示,有媒体报道称陈永弟已处于失联状态,陈永弟与彩虹集团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深交所要求*ST兆新核实相关信息是否属实。

5月28日,*ST兆新继续涨停的表演,股价恢复至0.93元/股。此时,自新任董事上台后,*ST兆新已经连续5个交易日涨停,前期巨亏的投资者看到了一丝希望。

5月31日晚间,*ST兆新公告了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称延长限售承诺是陈永弟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利用公告所述事项炒作股价、避免退市的情形;陈永弟为了支持公司的稳定发展而做出延长持股限售期的承诺具有一定必要性;陈永弟一直在正常行使其所持股份的股东权利。

这份回复披露后,深交所继续发关注函追问,要求*ST兆新结合联系陈永弟采用的渠道方式,详细说明目前公司对其行踪所了解的具体情况,明确说明陈永弟是否失联;说明彩虹集团在进入破产程序后是否仍具有投票权,投票结果是否反映陈永弟的投票意向,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发生变更。

*ST兆新向深交所申请了延期回复上述关注函。

信心从何而来?

这几天,*ST兆新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非常活跃,积极回复问题,并借此传递信心。

在公司网站主页,*ST兆新置顶了一条问答。有投资者在5月28日询问,新管理团队有何措施能够力挽狂澜救公司于退市之境?*ST兆新次日回复,公司新的领导团队正积极帮助公司化解目前困境。*ST兆新列举了5条措施,前4条包括争取与债权人达成谅解、积极与相关股东沟通商议还款方案缓解公司流动性、寻求政府支持扩大融资渠道、开拓新的利润增长点。第5条至关重要,*ST兆新表示,公司位于深圳市宝安厂区已列入《2018年深圳市宝安区城市更新单元第九批计划》,公司作为申报主体将加快推进项目城市更新进程等。

在之前的股东大会现场,亦有股东十分关心“那块地”的归属,蔡继中坚定回答,当然是属于公司的,毋庸置疑。这块资产指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兆新能源工业园城市更新单元项目的全部土地及物业权益,近期公告显示该项目已经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同意予以备案并公布。去年底,*ST兆新曾筹划将该地块权益出售,后相关董事会决议被撤销。有观点认为,正是因为这块地,才有了*ST兆新长达半年之久的股东纷争。

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有投资者询问*ST兆新是否有计划自行开发这块土地?*ST兆新回复,宝安区3.47万平方米土地加上24套房的产权还归公司所有, 去年取消了拆迁补偿的议案后,公司管理层正加快推进该项目城市更新进展,积极寻求城市更新专业团队委托开发,与“盛荟联合”的合作协议已达成。

盛荟联合官网显示,二者5月31日就宝安兆新工业园城市更新项目签署了自行开发委托管理合同,签约项目委托管理阶段分为前期开发顾问服务阶段和开发建设管理服务阶段,委托事项涉及城市更新项目开发全链条、全过程。资料显示,盛荟联合主营业务为提供城市更新改造项目的相关咨询管理服务。

*ST兆新还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鉴于公司之前已经辞职的董事监事高管过去的种种违规行为,新任的董事会正在展开内部核查工作,严格通过法律程序追究责任。新任董事会也制定更多规章制度严格管理董监高的行为并进行宣贯,切实保障股东及公司的合法利益不被侵犯。凡是危害到股东利益的行为公司绝对不允许。

此外,*ST兆新在投资者互动平台透露,公司大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管表示在适当时候会提出增持计划;如有优质的投资者(包括但不限于国有企业、基金等),公司不排除引进战略投资者;深圳宝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已不再持有公司股份。资料显示,深圳宝信的实际控制人姚建辉,系宝能姚振华胞弟。在*ST兆新的纷争中,宝能系始终是一股重要的力量。

就在记者发稿前夕,*ST兆新第6次披露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性公告,公司股票已连续15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人民币),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ST兆新表示,公司董事会及经营管理层高度重视并密切关注。公司管理层正积极采取各种措施解决当前的经营形势并努力改善公司经营情况。

在经历年报“不保真”、高管集体辞职、董事会重新选举等一系列波折后,徘徊在“面值退市”边缘的*ST兆新,近日又被交易所连续追问实控人下落。

6月1日,中国证券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联系*ST兆新,公司回应称,实控人失联消息不实,公司在近期与陈永弟联系过程中,对方一直有回复,且陈永弟也行使了表决权。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ST兆新收盘价已经连续14个交易日低于1元。公司日前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此前曾举牌公司的宝能系旗下公司宝信集团近期已经清仓。

交易所两度追问实控人“下落”

6月1日,*ST兆新收盘报0.92元,已连续14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1元。按照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如果接下来的6个交易日内,公司收盘价仍在1元以下,公司将触发“面值退市”。

除了需要尽快解决“面值退市”的危局,*ST兆新实控人陈永弟的下落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从最新披露的数据来看,截至今年1季度末,陈永弟直接持有*ST兆新26.26%的股份;此外,陈永弟和其妻沈少玲还通过彩虹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间接持有上市公司9.12%的股份。目前,陈永弟因为股权质押问题导致其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

5月27日,深交所向公司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核查并回应陈永弟是否已经失联。

5月31日,*ST兆新回复关注函称,陈永弟一直在正常行使其所持股份的股东权利。

5月31日晚间,针对公司的上述回复,深交所发出追问,要求公司结合联系陈永弟采用的渠道方式,详细说明目前公司对其行踪所了解的具体情况,明确说明陈永弟是否失联。

6月1日,中国证券报记者致电*ST兆新。*ST兆新回应称,公司实控人失联消息不实。“从公司层面讲,公司在近期与陈永弟联系过程中,对方一直有回复,且陈永弟也行使了表决权,公司经营目前没有任何问题,会尽快回复关注函。”

董监高声明无法保证年报真实性

*ST兆新股价崩盘的背后,与近期暴露的一系列公司治理“黑洞”有关。

4月23日晚间, 兆新股份披露了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的5位董事、3位监事及4位高级管理人员集体“甩锅”,声明无法保证公司年度报告的真实性。

对此,深圳证监局于4月26日对公司采取了责令改正措施,要求公司重新编制、审计2019年年报。深圳证监局指出,公司的董监高及相关人员违反了《证券法》的规定,挑战了资本市场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市场影响恶劣。

去年以来,*ST兆新一度陷入股东“宫斗”。2019年1月19日,公司的两名股东——汇通正源和中融信托向董事会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会议主要议题为罢免公司现任高管。

虽然汇通正源和中融信托发起的上述高管罢免计划没有最终落地,但在上述“宫斗剧”上演后, 兆新股份的一众董监高陆续主动提出了辞职申请。

5月21日,*ST兆新召开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针对当下公司面临的困境,新当选的公司董事蔡继中向参会的股东代表展示了一张此前在网上流传颇广的图片——二战时期一架伤痕累累返航的战斗机照片。

他表示,在现在这个节点,新的管理团队要把这架伤痕累累的飞机开回家,还希望它能重新起航,这是新的管理团队能做的,一定会努力把公司带回轨道上。他表示,“现在确实时间很紧张,但一切都有可能。”

值得关注的是,在*ST兆新新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就任后,公司股价一度上演连涨行情,从底部的0.69元上涨至如今的0.92元。

宝能系已悄然清仓

如今深陷“泥潭”的*ST兆新此前一度获“宝能系”资本的青睐。

2018年7月,深圳宝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斥资约3亿元举牌 兆新股份,持股比例为5%。

天眼查显示,深圳宝信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在2018年7月16日由姚建辉变更为李敏斌。而姚建辉系宝能集团的法人代表、宝能系实控人姚振华的弟弟。

宝能系当初举牌 兆新股份,看重的或许是 兆新股份手中的土地资源。

2019年11月27日, 兆新股份曾公告,拟以1.5亿元向深圳科恩斯实业有限公司出让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兆新能源工业园城市更新单元项目的全部土地及物业权益。此举引发投资者的质疑,并得到深交所的关注。

2019年12月10日, 兆新股份回复上述关注函称,深圳科恩斯和深圳宝信之间存在关联关系。同日, 兆新股份公告撤销上述出售资产的相关决议。

在上述土地转让未果后,*ST兆新与宝能系的借款纠纷浮出水面。今年5月12日,*ST兆新披露,公司因为拖欠科恩斯相关借款,被科恩斯诉讼至法院,导致公司17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告显示,*ST兆新拖欠科恩斯本金及利息合计9068万元。

最新消息显示,在经历上述波折之后,宝能系已经与*ST兆新彻底分道扬镳。

5月21日,*ST兆新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称,截止到5月20日,公司股东总户数82325户,深圳宝信已不再持有公司股份。

6月1日,*ST兆新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称,公司管理层正加快推进深圳宝安城市更新项目进展,与“盛荟联合”的合作协议已达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