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湾融创文旅城孙宏斌什么接盘海盐六旗乐园救李辙山水文园老板

【吸收财讯:果然还是融创接盘了 ,已初见雏形 jascom lighting design 调试中 ​ 】关于诗和远方,孙宏斌看得最重。他发微信朋友圈信息,为数不多。2019年发了17条,其中关于文旅占14条;2020年以来,发了7条,除了抗疫的,另2条也是文旅。 乐居财经 李奕和 发自北京 原标题:孙宏斌“救”了李辙

孙宏斌“救”了李辙

6月2日晚10点49分,孙宏斌转发了一条链接,是杭州湾融创文旅城的签约新闻。他旗下的融创中国(1918.HK)又当了一回接盘侠,卖家是山水文园集团。这个项目正是山水文园和美国六旗联手打造的国内第一个落地项目——浙江海盐山水六旗国际度假区。乐居财经获悉,融创与山水文园之间的这笔交易,其实早在今年5月19日之前就已经完成。

对于本次交易,山水文园内部人士向乐居财经证实,海盐项目是全部给融创建设了,海盐山水项目是重资投入,包袱有点大。至于具体的交易细节,该人士称,这些都是山水文园董事局主席李辙亲自谈的,他并不知晓详情。据其介绍,融创的合作不涉及六旗,也不涉及其他项目,“山水六旗其他的小镇项目也开放合作,都在洽谈中,只是没有海盐明朗。”

海盐往事

融创与山水文园的交易,至少在一个月前已经达成。今年5月19日,浙江山水六旗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山水六旗文旅)的投资方,已经由山水文旅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变更为海盐融创文旅发展有限公司。此外,公司相关高级管理人员备案也出现变更,董事长李李变更为周鼎易。

孙宏斌“救”了李辙

李李是山水文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李辙之子,山水文园旗下多家公司的法人,而周鼎易则是融创中国东南区域集团环沪公司总经理。目前,浙江山水六旗文旅由海盐融创文旅发展有限公司100%持有。浙江山水六旗文旅旗下还投资有海盐山水文旅房地产、浙江山水滨海文旅,后者控股海盐山水文旅酒店、乐园以及商业公司。换言之,山水文园已经搭建好了海盐项目的商旅文的基础架构。

浙江山水六旗的转让,或许并不突然,只是,李辙与孙宏斌又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这还得从融创与山水文园在地产开发领域的合作说起。实际上,融创与山水文园已经在浙江海盐合作多年。

乐居财经查询获悉,除了已被融创接盘的浙江山水六旗文旅外,山水文园在海盐成立房地产实体公司还包括海盐山水怡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海盐山水怡然)、海盐山水置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海盐山水置地)。

2017年10月19日,海盐山水怡然原投资方海盐山水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退出,新增上海凯赢置业有限公司。

2018年7月30日,融创鑫恒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增资进入,成为海盐山水怡然除上海凯赢置业有限公司和山高星空一号(宁波)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外的股东。而实际上,上海凯赢置业有限公司背后,就有融创的身影。

孙宏斌“救”了李辙

目前,海盐山水怡然由上海凯赢置业有限公司、融创鑫恒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山高星空一号(宁波)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分别持股60%、28%以及12%。进一步的股权穿透信息则显示,融创不动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通过旗下公司实际持有海盐山水怡然10.336%的股权。

孙宏斌“救”了李辙

此前,山水文园海盐项目传出要引入投资方时,就有市场传言称,项目可能会被国内Top5的开发商接盘。融创最终如愿以偿,再下一座文旅城。

这也是自莫干溪谷、绍兴黄酒小镇、合肥融创文旅城、无锡融创文旅城等项目后,融创在长三角布局的又一文旅项目。

李辙的等待

在全盘转让海盐项目之前,李辙最初的计划,是引入战投。

山水文园出现经营问题、资金链遭遇压力并非一两天之事。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外界就曾传闻山水文园裁员、欠薪。

2020年1月10日,合作方六旗娱乐的一通公告,将其与山水文园的合作问题摆上了台面。根据当时公告,山水文园应向六旗集团支付的费用出现违约,公司已根据协议向山水文园发送正式的付款违约通知。

六旗娱乐同时在公告中指出,尽管公司会继续与山水文园及相关地方政府合作,但最终的结果尚不确定,可能其中一个或多个项目会继续进行,也可能出现六旗在中国的所有项目全部被终止的情况。

彼时,由山水文园资金问题引发的双方对海盐“山水六旗国际度假区”开发建设的关注,也一同进入外界的视野。

海盐山水六旗是山水文园和六旗娱乐在国内真正落地的首个项目。2015年9月,山水文园与浙江省签约,宣布在浙江嘉兴市海盐县打造“山水六旗国际度假区”,许诺投资300亿,2016年开工、2019年开园。

但项目从2016年动工以来,却多次传出拖欠工程款问题,建设进展也举步维艰。项目原计划的开园时间也一再延迟。据此,山水文园有意引入新股东方以解资金困境。

根据执惠当时的报道,当地政府已对山水文园提出要求,如果公司在年前能引入新股东方,项目就由山水文园继续推进,否则,山水文园只能“撤场”。

可惜,李辙没能等来那位白衣骑士。如今只能改变计划,全盘转让给了“接盘侠”融创。

资料显示,六旗娱乐是全球最大的主题公园运营商之一,旗下拥有分布于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十余家主题公园。世界级的过山车、主题娱乐设施、水上乐园和独一无二的景观是该公司在世界的主要影响力之一。

山水文园和六旗娱乐的合作开始于2014年。彼时,山水文园正式宣布进军文旅地产,并豪言要与六旗娱乐“要打造世界级IP”,双方联手打造度假区和文旅小镇的计划中,至少包括11个主题公园。

除了嘉兴海盐项目外,2016年以来,山水文园还在重庆、南京签约,两地项目计划投资均在300亿元以上,不过项目推进亦因资金问题被延迟和搁浅。

诗与远方

近年来,孙宏斌在“诗与远方”的布局上不遗余力。先是于2017年8月,以500亿的代价,接手万达13个文旅项目及文旅团队。2019年底,融创又斥资152亿,收购成都会展51%股权与时代环球51%股权,成立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

对于收购文旅资产,孙宏斌有自己的一本账,文旅、文化业务看的是5-10年后的表现,这些资产投资成本都很低,未来其价值可以值5000亿。

2020年黑天鹅突袭,新冠疫情的爆发给文旅产业造成了较大冲击,全球旅游业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

对于山水文园与六旗娱乐其他项目上的合作,山水文园人士回复乐居财经表示,美国因疫情影响,六旗近期没有具体音信,(项目)确实没有实质性进展。

但孙宏斌自有他的判断:疫情后文旅业会反弹,“这个行业是供给侧的问题,需求远远没有满足。” 在3月27日的业绩会上,孙宏斌如是说。

融创东南区域官微披露,为加快杭州湾融创文旅城项目建设推进,海盐县委、县政府还成立了项目推进领导小组,组建了工作专班,专职负责项目的推进服务工作。据了解,项目水乐园及部分商业计划于2021年建成运营,其他乐园、酒店、商业将逐步分期开业。

融创接手后,海盐国际度假区项目的规划面积为4365亩,规划建设乐园、商业、酒店等板块。其中,乐园板块规划有室外水乐园、陆乐园、童乐园、极地冰雪世界四大主题乐园。这里面,似乎已经没有了六旗的影子。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来源:壹地产

5月29日这天,山水文园海盐项目的一个员工发了两条朋友圈。第一条,他感谢了公司、融创和政府:能在五月份还有几天的时候解放大家。另一条,带了一栋烂尾大楼的图片:

别了,李老板的理想。

海盐山水六旗项目是山水文园集团曾经最优质的资产之一。他们的老板,是山水文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李辙——42天之前,他刚刚成为被执行人。

发完这条朋友圈的四天后,在嘉兴海盐大剧院,融创东南区域集团、融创文旅集团和海盐县人民政府签订合同,三方共同开发杭州湾文旅城。

孙宏斌背着手,笑容满面,和领导们一起站在后排。省里的领导说:

今天,杭州湾融创文旅城项目站到了新的起点上。

杭州湾融创文旅城,是海盐山水六旗项目的最新名字。在和政府签约前的两周,融创收购了山水文园在海盐项目的全部股权。融创没有透露交易对价,但这个项目去年9月陷入停滞前,已经投入了40多亿元。接手之后,融创立刻下发通知:

项目于5月20日正式复工。

关于项目开发商山水文园的历史,子姨去年已经写过。过去一年里,他们将集团员工数量从700多人裁减到65人,如今,他们终于走到了甩卖核心资产的一步。

海盐县政府十年前就在沿海滩涂圈出5000亩地,但是一直没为这片地找到主人。等到2015年和山水文园在省人民大会堂签约时,省长、市委书记、县委书记都来到了现场。海盐还要投入120亿,帮项目建配套基础设施。

但山水文园还是辜负了海盐的一番诚意。山水六旗项目在海盐滨海新城东侧,临杭州湾,基地主要是一二三线海塘之间3.5平方公里的围垦地,差不多有五个故宫那么大。

海盐项目的人告诉子姨,山水乐园的拿地成本是每亩150万,算下来,总成本约是78亿。

山水文园作为一家小型房企,号称投资300多亿的山水六旗项目,是住宅、商业和乐园同时开建的。

大概是真的吃不消,他们很快将项目的住宅土地转手卖给融创,双方约定分期付款。山水还有自己的小心思:

每亩加价一百万。

同时,他们还享受政府定期给予的绩效奖励和土地款返还。接下来的事情是一环套一环的,聪明的海盐县政府要等到山水文园把商业和乐园有施工进度才给住宅项目审批预售证,融创要等到预售证在手才进行付款。

但山水文园的资金计划却跟不上他们的计划节点了。

在南京和重庆,他们还签约了两个文旅小镇。资金链很快就出了问题,海盐项目难以为继的时候,一位集团高层到海盐考察时说:

集团资产包里的东西都抵押了一个遍。

海盐项目有一部分公寓产品,这曾是山水文园仅剩的一点现金流,但钱很快就被集团抽走还债了。

现在,山水文园终于扛不住了。站出来接盘山水文园旗舰项目的,还是孙宏斌。他看重的,是早已经掌握在手里600多亩住宅用地,山水文园尚未拿到的1500多亩,大概率也已经是囊中之物。

山水在海盐项目的团队:

只保留了两个资料员以及少数几人。

有人算了下,截至去年6月山水文园有80亿的负债。他们未售和自营的资产,子姨翻了下,都不太好看:

东三环山水文园东园三期,已抵押资产21588㎡,未抵押资产4273㎡;

东园五期一段、二段,资产全部抵押;

雅诗阁,已抵押资产32793㎡,未抵押资产21034㎡;

铂宫,已抵押资产10205㎡,未抵押资产64722㎡;

......

山水文园可能已经没有再重头的资本了,他们在重庆的项目,已经被政府收回。越买越精明的老孙肯定看不上一团乱账的山水文园,他不打算整体接盘。有人告诉子姨:

一家央企在谈接盘山水文园资产包里山水文园、铂宫、平谷和雅诗阁酒店的方案。

但接盘进行的很麻烦,山水文园抵押给金融机构的资产,还在偷偷私售。这是一笔乱账。

2016年,山水文园在一些房企销售排行榜单上排到了79位。那一年在这个榜单上熠熠生辉的,还有福晟、泰禾,这两家企业发生了什么,无需赘述。

仅仅隔了四年,李辙在4月22日这天成为朝阳区人民法院的被执行人,四天后,又被限制了消费。

天眼查上,关于李辙的周边风险提示多达752条,有17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23条限制消费令,11条司法协助信息,几百个开庭公告和法律诉讼。

过去一年,“老赖”这个名单星光灿烂,王思聪、罗永浩、李亚鹏等众多名人富豪纷纷上榜。

在朋友的眼中,李辙为人仗义,出手阔绰。据说过去一头黑发、身体棒到可以劈叉的他,因为资金困境愁白,索性剃光了头。

接盘海盐项目第二天,老孙就跑到郑州参加中原融创文旅城的开工仪式去了。老孙的一粒灰落在老李头上,就是一座山。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