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忍的狠角色黄教安能当韩国总统吗黄教安为什么要绝食朴槿惠关系

【吸收财讯:怎么办?!黄教安可以回家抠脚咯这是韩国下届总统有力候选人 】当今国际政坛,有两个很能隐忍的狠角色,一个是日本首相安倍,一个是韩国前总理、代总统黄教安。原标题:当今国际政坛,有两个很能隐忍的狠角色。韩国第21届国会议员选举投票15日下午全部结束,根据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部分开票结果,执政党共同民主党首尔钟路选区候选人李洛渊支持率领先对手未来统合党候选人黄教10百分点以上,当选已成既定事实。位于首尔市中心的钟路区被称为韩国政治“1号街”,历来是政党的必争之地,当选该选区议员的候选人通常被看做下届总统选举的热门人选。

原创 当今国际政坛,有两个很能隐忍的狠角色

安倍很能隐忍,安倍是个狠角色。这是很多媒体很多人对安倍的评价。确实如此,在换首相如走马灯的日本政坛,安倍遭遇短命的“一进宫”后东山再起,还能连任三届9年首相,甚至还有呼声让首相修改章程继续连任,证明了安倍确实不是等闲之辈。

日本有安倍,韩国有黄教安。在隐忍和狠方面,黄教安目前与安倍比还有差距。但是,给了黄教安的舞台,黄教安绝对会充分利用,别看黄教安最近不闹腾了,一旦黄教安有机会,肯定不比安倍差多少。

黄教安当韩国总理时,差点被朴槿惠拿下,但最终没有被朴槿惠拿下;朴槿惠下台后,黄教安担任代总统,坚决完成朴槿惠的“遗愿”——部署萨德,如果说黄教安担任代总统给了外界什么印象,那么,部署萨德几乎是黄教安给外界的唯一深刻印象,黄教安为啥这样做,主要是感恩和忠诚于朴槿惠;朴槿惠遭弹劾后,非常希望担任代总统的黄教安竞选总统,由代转正,黄教安深思熟虑之后,没有按照朴槿惠的要求办,因为黄教安知道,即使参选也只是陪衬。然而,去年初,黄教安突然宣布复出,当选自由韩国党党首,成为2020年总统热门候选人,运用削发、绝食、静坐等各种方式与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文在寅总统进行坚决斗争……

原创 当今国际政坛,有两个很能隐忍的狠角色

今年4月,韩国举行国会选举,黄教安及其所在的在野党——未来统合党败了,尤其是黄教安败给了文在寅培养的接班人、同为韩国前总理的李洛渊,黄教安承担选举失败责任,黯然辞去未来统合党党首职务。这肯定不是黄教安退缩了,黄教安这是以退为进、养精蓄锐,寻觅机会。黄教安的目标是竞选和当选2022年韩国总统,一定会为这个目标殚精竭虑、奋斗不懈。

黄教安当然知道,竞选和当选2022年韩国总统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是黄教安的个人梦想和人生出彩;一方面是报答朴槿惠的知遇之恩,特赦朴槿惠。当前,无论黄教安退出也好,隐身也好,禁言也好,都只是暂时的。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黄教安的选择无疑是后者。

原创 当今国际政坛,有两个很能隐忍的狠角色

黄教安肯定还有机会。文在寅支持率曾一度下滑到40%以下,日本制裁韩国,文在寅政府应对得力;尤其是韩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后,文在寅政府积极防控,以韩国民众生命为重,文在寅的支持率大幅回升。随着这两个问题逐渐冷却,文在寅不可能一直保持较高的支持率。距离2022年总统大选还有两年时间,在瞬息万变的韩国政坛,两年中会发生很多变故,黄教安一旦看准机会,估计又会故伎重演、卷土重来。毕竟在在野党中,能够与执政党、文在寅抗衡的角色很少,黄教安几乎是唯一可以抗衡甚至可能获胜的人选。

不出意外,日本首相安倍的任期将到2021年9月结束,也标志着安倍时代结束;如果黄教安好运,将于2022年当选总统,开启黄教安时代。黄教安还有机会吗?黄教安和安倍谁更隐忍谁更狠,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确实不敢妄下结论。但是无法否认,安倍和黄教安都绝非平凡之辈,安倍已经证明自己,黄教安基本证明自己甚至还将继续证明。(毛开云)

黄教安如果当选下届韩国总统,朴槿惠一定能重获自由吗?答案是肯定。何以这样说,主要有三个原因:

第一,为了感恩。

黄教安当了几十年检察官,在朴槿惠当总统时期进入韩国政坛,担任法务部长、韩国总理,朴槿惠遭到弹劾下台后担任代总统。没有朴槿惠的提携,黄教安也许不会走上从政之路,更没可能爬上政坛顶峰。如果黄教安当选韩国总统,可以说是朴槿惠给其打下了坚实基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朴槿惠对黄教安的知遇之恩情深似海,当选总统必定特赦朴槿惠。

第二,消除误会。

朴槿惠刚刚遭弹劾时,曾希望黄教安竞选总统,黄教安考虑再三,放弃了竞选总统,朴槿惠对其很失望。从黄教安来说,即使竞选总统,当选的可能性也很小甚至没有可能性;从朴槿惠来说,如果黄教安当时当选总统,现在总统是黄教安而不是文在寅,朴槿惠不可能有现在的下场。而从现在来看,黄教安的决策是正确的,算得上深谋远虑。

2017年3月,朴槿惠进入拘留所后,朴槿惠的粉丝每周举行集会,要求释放朴槿惠。而黄教安三缄其口、一言不发,以至外界认为黄教安对朴槿惠忘恩负义。然而,今年1月,黄教安宣布复出;2月27日,当选自由韩国党党首。目前,民调支持率已经连续三个月领先,很可能当选韩国下届总统。可见,黄教安隐忍两年,是为了厚积薄发。

为了消除外界对黄教安的误会,也为了报答朴槿惠的恩情,黄教安如果当选总统,做的第一件大事很可能就是特赦朴槿惠。朴槿惠现在已经在拘留所呆了两年多,到黄教安当总统时已经进监狱5年多了,早就渴望回家了,黄教安当总统,必定会很快满足朴槿惠的愿望。

第三,有权要用。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黄教安有权力时,其实也是很任性的,这从黄教安当代总统时坚决推进“萨德”部署可以看出。目前,文在寅正在准备修改宪法,限制总统的特赦权力,如果修宪成功,即使黄教安当选总统,权力也会受到一定限制。不过,即使文在寅修宪成功,只要黄教安能够当选总统,特赦朴槿惠肯定没有大问题。

黄教安与朴槿惠的关系,堪比文在寅与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关系。黄教安如果当选总统,不仅一定会特赦朴槿惠,而且可能对文在寅进行政治清算,就像文在寅为卢武铉“报仇”一样,为朴槿惠甚至李明博“报仇”。

当韩国总理、代总统,黄教安几乎已经爬上韩国政坛顶峰。随着韩国总统文在寅2017年5月火速上台,黄教安一段时间销声匿迹。就在大家都为朴槿惠的命运捏一把冷汗的时候,今年初,黄教安宣布复出,随后动作频频,成为韩国2022年总统热门候选人。黄教安的2019,确实蛮拼的。

今年2月,黄教安宣布复出,震惊韩国政坛。随后,黄教安当选韩国最大在野党——自由韩国党党首,尤其是连续几个月民调支持率排名第一,成为韩国2022年总统热门候选人,让外界刮目相看。特别是黄教安与文在寅的大战,成为韩国政坛一道亮丽的风景。

黄教安想成为2022年韩国总统,既是实现个人抱负——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总统的政客不是好政客,所以黄教安隐忍两年后复出;也是政党之争的需要——在韩国,执政党和在野党的待遇是截然不同的,自由韩国党在朴槿惠、黄教安手中失去执政地位,乖乖地让位于共同民主党,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朴槿惠已经无能为力,自由韩国党重新执政的希望寄托在黄教安身上;更是朴槿惠重获自由的唯一途径——文在寅执政期间,朴槿惠不可能获得特赦,黄教安当选韩国下届总统,将让朴槿惠在最短时间内获得特赦。

文在寅必须千方百计阻止黄教安当选2022年韩国总统,这既是政治斗争,也是文在寅自保。文在寅目前对三位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李明博、全斗焕进行政治清算,当然想到如果黄教安上台,可能对自己进行政治清算。韩国目前没有善终总统,文在寅渴望成为韩国善终总统,但文在寅深知,只有让共同民主党继续执政,让共同民主党候选人继续当韩国总统,文在寅才能力保高忱无忧。如果黄教安当选2022年总统,朴槿惠的今天就是文在寅的明天。

黄教安与文在寅之间的政治斗争,用“你死我活”来形容一点不为过。作为在野党党首,黄教安2019年与文在寅进行了三场大战:一者,削发抗议——文在寅强行任命绯闻缠身的曹国为法务部长,黄教安及其自由韩国党女议员削发抗议,目前曹国已经辞职,而且正在接受韩国检方调查,黄教安胜了第一局。二者,绝食抗议——黄教安从11月20日开始绝食,向文在寅提出三项诉求,直到11月28日晕倒被送进医院,这一回合当然是黄教安以失败告终。三者,静坐抗议——刚刚出院不久的黄教安,从12月12日起开始静坐,抗议朝野四党将《公职选举法》修订案等改革法案指定为“快速通道”法案,然而,黄教安彻底失败:一是12月24日再次晕倒被送进医院;二是12月27日韩国国会召开全体会议,通过了《公职选举法》修订案。三个回合,三打二胜,黄教安明显落后。

2019年即将过去,黄教安在与文在寅的斗争中处于下风;2020年即将到来,黄教安与文在寅的斗争不会停止。可以预见,黄教安的2020会更加拼命——必须想法在国会选举中让自由韩国党赢得更多席位,如果像中期选举一样惨败,黄教安的总统梦可能提前破灭。2020韩国政坛,黄教安和文在寅将继续上演精彩对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