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人类学家和法医到底是做什么的非自然死亡法医尸检报告生死之书

#NCIS S3E4#这一集这个法庭人类学家的人设跟Bones可真像,Smithsonian的法庭人类学家,女的,名字叫Burns… ​ 【吸收财讯】无论我们怀有什么信仰,无论现代医药如何干预,生与死都无法脱离彼此而独立存在。既然我们没有办法最终回避它,专心改进和品味我们出生和死亡之间的阶段——生活,可能更好。法医病理学法医人类学的根本差异,就在此处。原标题: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非自然死亡 アンナチュラル (2018) 剧照

那些和遗骨对话的人:

我想证明你曾活过。

0 1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们通常将出生看作生命的起点,将死亡看作生命的自然终结。

无论我们怀有什么信仰,无论现代医药如何干预,生与死都无法脱离彼此而独立存在。既然我们没有办法最终回避它,专心改进和品味我们出生和死亡之间的阶段——生活,可能更好。法医病理学法医人类学的根本差异,就在此处。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法医病理学追溯的是证明死亡原因和方式的证据,死亡是旅途的终点。

法医人类学则重建旅途本身,也就是生命的全过程。这份工作是将生时构建的身份和死后身体的遗存结合起来。

因此,法医病理学和法医人类学在死亡一事上搭档工作,在破获罪案上当然也是如此。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在英国,人类学家和病理学家不同, 人类学家属于科学家而非医生,因而没有医学资格证实死亡或死亡原因。

现今科学知识持续拓展,病理学家也无法成为所有事情的专家,人类学家就在牵涉死亡的重大罪案调查中发挥重要作用。

法医人类学家协助解读与受害人身份相关的线索,由此可以帮助病理学家判断死亡方式和原因。在停尸台上, 各个学科贡献技艺,互相补足。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举个例子。

在一张停尸台边,法医人类学家 苏 · 布莱克和一位病理学家面对的是深度腐坏的人类遗体,其颅骨碎成 40 余块混在一起。

病理学家作为具有医学资格的从业者应判定死因,她认为,死因很可能是枪伤,但还不确定。她将灰色金属台子上那一堆白色骨头碎片检查了半天,很是沮丧,对法医说:

“我没法辨别这些部位,更别提把它们组装起来了。那是你的活儿。”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苏 · 布莱克分析骨头、头发和指甲的成分,看是否能说明这个人住在何处,吃哪种食物,看能否做一个人类三维拼图,不仅揭示死因(确实是颅骨枪伤导致死亡),而且显示死亡方式。

他是男性还是女性?是高还是矮?是年老还是年轻?是黑皮肤还是白皮肤?骨骼有没有外伤或疾病的表征?有的话就可能联系上医疗或牙齿治疗记录。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收集了这些信息,完成拼图,最终确定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并且确认了子弹是从脑后射入,从前额双眼间射出,从而验证了目击证人的证词——这是场近距离射杀,受害者跪着,枪就抵在他的后脑上。 他只有 15 岁,是因他的宗教信仰而被杀的。

法医人类学家的职责,首先就是帮助确认这个人生前是什么人。

02

逝者的故事,都藏在遗骨里

一个人的死亡 ,要过多久才不会影响他的后代亲友,布雷恩 · 帕顿在他的诗集《时间的长度》(So Many Lengths of Time)里写道: “一个人,只要他还在别人的记忆里,他就还活着。”

苏 · 布莱克曾与三名科学家一起,参加过BBC第二频道的一个叫 《历史疑案》的系列节目。 他们需要检查节目组准备的遗骸,研究人员也会适时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

他们将通过这些,拼凑出死者生前的生活状态。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通过拼凑所挖掘出来的故事,让苏·布莱克明白了:

不管死去多少年,不管年代多么久远,这些逝者的故事仍然打动人心。

其中,一个悲剧案例就是 “十字骨女孩”。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BBC《历史疑案》节目

这个女孩才十几岁,苏 · 布莱克等人差不多可以肯定 她是一个妓女

她在伦敦南部的萨瑟克十字骨墓地被发现的,因为 患有三期梅毒被严重毁容,不用说,这是她在工作中被传染的。

苏 · 布莱克通过梅毒的发展过程推测, 她最开始被感染时不会超过10岁或12岁,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19世纪的童妓问题多么严重而可怕。

当对她进行 面部复原时,梅毒对这个年轻生命造成的伤害让众人感到震惊。大家可以看到,如果她没有染病或者那时候有青霉素,她会是什么样子。

不可避免的,当面对一具人类考古遗骸时,法医人类学家多少都会有一些情感连接,尤其是看到重塑之后的这个年轻女孩的脸,有血有肉,多多少少可以看出她本来的样子,如果命运善待她,她可能就会长成这个样子。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这样戏剧性的情节,让苏·布莱克更加明白, 其实他们面对的是一个真实的人。

她曾有过希望、梦想、个性,真正地生活过,而我们 也许能够重建她的生活,甚至知道她的名字,但这只是也许。

0 3

比死亡更怕的,是生者的罪恶

法医人类学家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 他们怎么面对工作带来的负面影响。

对此,苏·布莱克却坦言,自己不会因为工作中的情形而从噩梦中惊醒或者难以入睡。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被死人吓到过,相反, 从来都是活人更让人恐惧

死者,往往都更好预测,也更容易合作。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在她看来,逝者并没有什么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潜伏着的魔鬼,是那些 犯下滔天罪恶却还活着的人。

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的工作可能影响到我的生活,是发现那些潜意识对我心理的影响,那就是我看到 我们人类可以对自己的同类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情,并不是那些鬼魂让我恐惧。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为此,苏 · 布莱克他们曾为 100多起儿童性侵案件提供了帮助。

得益于他们提供的专业分析,有超过 82% 的案件的被告最后都认罪了。 而这样的结果非常重要,因为这就意味着案件不需要再走庭审的程序。

这不单可以省下大笔的公共资金,更重要的是, 受害者不需要再向法庭提供自己被性侵的证据,因为作案者可能是他们的父亲、母亲的男友或者熟人。

我们的成功,最要感谢的是解剖学。

在这门学科里, 死者继续向生者教授知识,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贡献出了自己的身体,还因为维萨里和塔玛西亚为我们留下的知识遗产。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2020年初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让许多人深刻地意识到,生离死别其实就在身边。正如日剧《非自然死亡》里所说的那样:

“我们只是一时幸运活在这世上,碰巧活着的我们,是不应该忌讳死亡的。”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如果有话要说,只能趁活着的时候啊”

法医人类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 本文节选自《法医报告》,日本通经授权发布。文中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日剧《非自然死亡》。

今天,小通向大家推荐 《尸检报告》《法医报告》这两本书。

两本书的内容,将目光投向实验室中的普通人骸骨、墓地、暴力、谋杀、分尸现场,以及因战争、事故或自然灾害引发的大规模死亡事件。

有悲剧,也有幽默风趣的故事,更有如悬疑小说一样的真实案例。可以说是惊悚有温度,胆小也可读。

死亡能够教会我们什么呢?

或许,这两本书能给你答案。

点击下图,下单立减15元

《法医报告:死亡教会我们什么》

[英] 苏 · 布莱克

每个人不容错过的法医科普代表作

法医人类学家手记

用自己的生死经历

告诉死亡到底教会我们什么

著法医人类学家的生死之书。

从社会学、考古学、犯罪心理学、法医学、人类学、解剖学等角度,解读生、老、病、死、人口失踪、分尸、连环凶杀、战争、灾难带给人类的冲击与反思。

《尸检报告》姊妹篇,图书版《犯罪现场调查》,一部不容错过的法医学科普代表作。苏格兰Saltire Literary Award 2018年度图书,英国推理小说作家协会(CWA)金匕首奖提名(2019年非虚构类)。

在这本书中,她为我们揭示了她亲眼见证的死亡的不同面目,通过自己参与的真实案例探索了法医学科的发展与进步,也将法医人类学这一学科对其工作及生活的影响与感悟和盘托出。

小通荐书

点击下图,下单立减15元

《尸检报告:一个殡葬师的手记》

[英] 卡尔 · 瓦伦丁

一部关于尸检的百科全书

一部科普、历史、“惊悚”而有温度的作品

BBC《神探夏洛克》取景地、世界“超怪异”博物馆

伦敦巴斯病理学博物馆长尸检手记

这是一部关于尸检的科普、历史、“惊悚” 而有温度的作品,胆小者也可进入。

BBC《神探夏洛克》取景地、世界“超怪异”博物馆:伦敦巴斯病理学博物馆馆长的尸检手记。

只有罪案发生时,才需要尸检吗?停尸间只有一排排冷冰冰的冰柜吗?尸体的每个部位,背后有着什么故事……

经手过5000余次尸检,专业的学术背景和丰富的经验,去除关于尸检的众多误解。每章以尸检的步骤为叙述主线,用尸检的实际操作和背后线索,叙述尸体的每个部位诉说的故事和历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