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直播带货办公室回放强调真实使用感受张朝阳生活有多潇洒

【吸收财讯: 人家有秘书,助理,哪用自己动手羡慕,勇敢值得敬佩 】原标题:快看 | 张朝阳在办公室首秀直播带货:强调真实使用感受。。。6月8日晚7点,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视频CEO张朝阳,在搜狐视频APP关注流中开启个人直播带货首秀。图片来源:张朝阳直播间记者 | 肖芳 此次直播带货以《Charles的好物分享》为主题。和单纯卖货兜售不同,张朝阳主要通过带货直播的形式展现个人生活方式。他带货的物品,都是他生活中长期使用过、觉得不错的好物,并采取限量发售。

张朝阳在办公室首秀直播带货:强调真实使用感受

直播一开场,张朝阳就在搜狐媒体大厦18层的办公室门口前等候网友,随后通过健康食谱大公开、办公好物、闲暇时光等多个场景,在自己的真实办公空间内,如办公室、茶水间、阳光房进行转场,一些弹幕直呼有真实带入感。

他围绕自己真实的办公生活场景,一边介绍自身的生活方式,一边带货,推荐了长时间使用、自己“鉴定”过的ERGO CHEF My Juicer S榨汁机、奔腾加湿器、德龙咖啡机、星巴克咖啡豆等物品,并在购物车中发售,很多产品争取到了非常低的价格。

此前,张朝阳在媒体沟通会上透露,这些产品价格都是搜狐的工作人员和品牌方一一去谈的,因为是张朝阳亲自带货,品牌方愿意给到更低的价格。

张朝阳表示很看好直播带货的形式,认为这不是一个风口,而是长期的趋势。而直播未来进化的平台化方向,一直在搜狐战略的规划之中。

“直播这件事一定要特别真实,带的货肯定是我看好的东西,一目了然。”而内容呈现也是,“更多的是对自身生活方式的介绍。” 张朝阳称自己的带货方式跟其他网红主播和纷纷入局的大佬都有差别,这次带货是 “先开个头,希望更多的名人和专家入驻搜狐视频更多直播,更多‘营业’。”

事实上,本次直播带货首秀吸引了很多品牌商家,如作为《Charles的好物分享》首席合作伙伴的京东,以及作为福利伙伴的阿道夫、万得妙、小码王、马爹利,还包括奥迪等头部品牌。

“直播这件事一定要特别真实,我带的货肯定是我看好的东西,一目了然,不能搀假。而且会有深度折扣。”张朝阳称。此外,本次张朝阳直播带货的场景将设在自己的办公室,直播的形式也不拘泥于固定机位,将通过展示真实工作场景,一边聊生活一边带带货,“更多的是对自身生活方式的介绍。”

张朝阳很看好直播带货的形式,他认为直播带货靠的是口碑,大量的货通过有影响力人的直接口播,信誉传递实现分享,这是一个很好的态势。“这种传播是互联网时代带来的新机会,使好的产品能够被喜欢的人用,是一个新的营销方向。” 张朝阳表示。

对于目标,张朝阳称此次带货是“抛砖引玉”,“我带货先开个头,希望更多的名人明星入驻搜狐视频更多带货。一般先发短视频账号,经常直播,再下一步开始带货,走我这样的道路。他们要先熟悉账号、营运账号,再开始‘营业’。”

据悉,新升级的搜狐视频新版本中,直播间下方会出现“小推车”,直达商品页面,实现一键购买。

除了带货还带啥? 搜狐视频“带”知识传播价值

众所周知,张朝阳已经在千帆直播和搜狐视频平台上英语教学三年多,对于直播已轻车熟路,也积累了大量粉丝关注。而6月8日张朝阳直播带货更像是他英语直播间的延伸,更多的是“带知识”。

搜狐此次入局视频直播,选择的路线也不仅仅是电商平台热衷的“直播带货”,而是开辟另一条蹊径,将重点放在“知识直播”上,积极打造价值直播平台。

张朝阳认为,搜索引擎、信息流分发、搜索分发、社交分发都在螺旋式上升,视频直播在这种新趋势下需要有新的呈现方式,这种方式和传统的秀场打赏模式不同,而是进入了大众模式,请有知识的人直播有价值的东西。此前在疫情期间,搜狐视频请了大量医生直播,使得搜狐视频直播变成了解答医学知识的地方。

据了解,张朝阳直播带货首秀之后,搜狐视频还计划引入更多领域知识群体,通过直播分享包括汽车、美妆、情感心理、文化教育、房地产、健康、美食、母婴亲子等专业内容,持续聚焦在高价值信息与观点的直播,深入推进价值直播。

少儿编程,面向未来的教育

在此次直播中,有一个品牌类别极为特殊,那就是少儿编程。我们知道,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20多年的岁月里,有很多人才因为编程改变命运,很多行业也因为程序的不断发展创新而崛起。编程作为人工智能时代的底层逻辑显得极为重要,未来你可以不以编程为职业,但一定要理解编程。而编程思维应该从小培养,少儿编程则是以构建孩子面向未来的思维方式为教育目标,让孩子成为来科技世界的建设者与参与者,而不是旁观者。

从全球范围来看,以欧美国家和以亚洲日本、新加坡为代表的诸多发达国家均将编程能力纳入了国民教育计划,旨在巩固并提高本国人才未来竞争力。在新一轮信息技术革命的浪潮下,将少儿编程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已成为多国教育政策的主流趋势。

近几年,国家逐步重视国内编程教育发展,各级教育部门相继发布政策引导,助推少儿编程教育发展。各级地方也开始将编程课程落地进入到教育体系内。

而此次直播福利伙伴小码王,正是国内少儿编程教育领军品牌,完美融合了“科技+教育”的优质基因——通过对课程体系、内容和教学模式的深度打磨,以线上线下授课方式,搭配如“小码王社区”、“小码王校园平台”、“NOIP初赛智能题库系统”等自主研发的强大在线编程教育基础设施,为中国青少年提供全方位、高品质、沉浸式的编程教育支持,立足编程思维培养,构建面向未来的思维方式。

据之前报道,小码王已与教育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深度参与国内少儿编程教育的课程体系和教育模式研究,推动国内编程基础教育的深化普及进程。

目前,小码王依托自身高品质教学、高质量服务和出众的品牌口碑,牢牢占据行业领军地位——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20余座核心城市设立超过70家线下校区,为全国4000余所中小学提供编程教育支持,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服务超过10万名学员和百万校园用户。

张朝阳的知名度,辅以搜狐视频的天然流量,加上小码王等优质品牌的助力,势必将掀起又一波直播带货的热潮。张朝阳的直播间或许将成为下一个网络爆款孵化器。

跟单纯卖货兜售不同,主要通过带货直播的形式展现个人生活方式,“聊聊生活,分享常用的好物,珍惜信得过的人,只带信得过的货”。

张朝阳强调这次直播带货要“抛砖引玉”,未来会拉动更多名人来搜狐视频入局直播,跟搜狐的优势基因相结合,打造独具特色的价值平台。

本次直播带货首秀也吸引了很多品牌商家的参与,如作为《Charles的好物分享》首席合作伙伴的京东,及作为福利伙伴的阿道夫、万得妙、小码王、马爹利,还包括奥迪等头部品牌。

首秀生活方式开创直播新场面

直播开场,张朝阳就在搜狐媒体大厦18层的办公室前门口等候网友,随后通过健康食谱大公开、办公好物、闲暇时光等多个场景,在自己真实办公空间内如办公室、茶水间、阳光房,进行转场,让直播观众弹幕直呼有真实带入感。

此次虽是带货首秀,但张朝阳表现十分自如,他已经坚持多年进行英语新闻等各种直播,可算上是“资深主播”。“好可爱”、“自带音效”,张朝阳自带网感的主播方式,引发现场大型“圈粉”。

张朝阳围绕自己真实的办公生活场景,一边聊生活,介绍自身生活方式,一边带货,推荐了长时间使用“自己鉴定”过的ERGO CHEF My Juicer S 榨汁机、奔腾加湿器、德龙咖啡机、星巴克咖啡豆等物品,并在购物车中发售,很多产品争取到全网深度低价,由于采取真正限量,引起网友秒杀。

张朝阳还在直播中设置大量福利环节。大量头部品牌受到张朝阳直播带货的吸引,比如奥迪出现在张朝阳一个多小时直播的最后。他走到楼下,发动一辆e-tron电动车直接开回家。

直播带货背后的价值平台

张朝阳表示,很看好直播带货的形式,直播带货不是一个风口,而是长期的趋势。而直播未来进化的平台化方向,一直在搜狐战略的规划之中。

在营销路径上,直播带货靠的是口碑,通过互联网时代带来的新机会,大量的货通过有影响力人,通过信誉传递实现分享。

对于这种“人货场”新的结合方式,张朝阳认为,使好的产品能够被喜欢的人用,是新的营销方向,是一个很好的态势。

“直播一定要特别真实,带的货肯定是我看好的东西,一目了然。”而内容呈现也是,“更多的是对自身生活方式的介绍。” 张朝阳表示自己的带货方式跟其他网红主播和纷纷入局的大佬都有差别,这次带货是 “先开个头,希望更多的名人和专家入驻搜狐视频更多直播,更多‘营业’。”

这番表态的背后是搜狐视频正将直播平台推向更广阔的大众领域,和更宽阔的价值空间。

比如此前的疫情期间,搜狐视频邀请大量医生和专家“开播”并不断向情感心理、母婴亲子、文化教育、汽车、美妆、房地产、健康、美食等等领域拓宽,主打搜狐视频价值直播,这也是未来继续打造价值平台的方向。直播不仅要带货,更是要带知识,带价值,带平台。

价值平台进化新态势

此次搜狐视频平台直播带货,可看出,搜狐拥有的多个优势得以发挥新的效能,搜索引擎、信息流分发、搜索分发、社交分发都在上升,搜狐在这几个领域都在探索、稳步前进。

搜狐在不断走向盈利的当下,做出更大的动作。张朝阳此次直播带货更像是搜狐平台的自然延伸。搜狐正在媒体+平台的基础上,进行新的内容的汇聚、产生和分发。

直播带货这种生活方式新选择和传统的秀场打赏模式不同,是从原始“颜值打赏”,到“主播带货”,再到“知识价值”,不断深化的平台进化路径不断成形。

张朝阳直播带货首秀后,搜狐视频计划引入更多领域知识群体,让大批知识达人和大V入驻并开播及带货,聚焦在高价值信息提供,深入推进价值平台。

一两年前,直播电商还被屡屡嘲讽,被形容为云逛地摊货、十八线艺人欢乐谷、大型明星考古现场。在娱乐圈失意,只获得短暂热度的一批明星艺人们,新的“通告”地点换成了直播间。

到今天,直播似乎已然成为一种“万能解药”,就连向来爱护羽毛的互联网企业家们,也齐刷刷地扎进这场战争中。

格力董事长董明珠三次更换直播平台,一再刷新带货记录,单场直播销售额已高达7.1亿;京东零售CEO徐雷直播卖房,400万人在线围观;携程创始人梁建章玩起cosplay,唱rap、跳海草舞……没有一个人愿意眼睁睁看着机会溜走。

往往,新技术和科技的降临,能使人轻松地站在浪潮之上。过去曾享受过时代红利的互联网企业大佬们,一旦赌对时代脉搏,似乎不需要耗费太多力气,就能轻松成为受惠者。

但也正因此,一旦押错宝,就极可能会迅速转变为时代洪流中的失意者,“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这是商业世界中的不二法则。

这一点,1998年引起中国互联网淘金热,后来错过微信、错过微博、错过短视频,逐渐掉队的张朝阳一定明白。

初代网红,理想主义的执念浓烈,做手机创业后屡屡受创,如今转做电商主播还债的罗永浩也明白。

赌对搜索引擎一跃成为BAT之首,如今All in AI却迟迟难全面落地,百度市值一再跌降,与樊登面对面直播,做“知识直播”的李彦宏,或许也明白。

01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我会在搜狐视频的直播间直播,计划带5、6件商品,这次带货不追求销售额”,张朝阳也在试图追赶直播带货的热潮。可以确定的是,每天要榨蔬菜汁喝的张朝阳,带货首秀时,将会率先为榨汁机带货。

最先引起中文互联网淘金热的张朝阳,在屡次追赶时代浪潮中败下阵来,四大门户的时代早已过去,搜狐在头部互联网公司中逐渐被边缘化。同期的互联网公司,在探讨如何创造更高的营收时,留给搜狐的难题还停留在如何减少亏损。

2013年,微信月活跃用户数达到3.55亿,成为QQ之外的“国民软件”。“人人都在使用微信,都在谈论《中国好声音》”,但张朝阳对此有些许陌生,调侃自己是“重新进入地球”。

这种“落伍”也出现在搜狐身上。

同年3月的《杨澜访谈录》中,张朝阳坦承,“错失了微博和微信像是左右扇了我两个耳光”,当时说出这句话的张朝阳不知道的是,后来搜狐还会因为低估今日头条的信息分发技术,错失了投资今日头条的机会。在寻求投资未果后,张一鸣曾两次拒绝搜狐的收购提议。

搜狐错过了太多的机会。其主营四大业务(门户资讯、搜狐视频、畅游、搜狗)中,门户的衰落早已经不是新鲜话题,搜狐视频曾经凭借美剧资源及自制综艺有过辉煌时期,但高昂的成本使得投入乏力。

这几年,张朝阳正前所未有地,认真地经营企业。他把自己的工作状态总结为“777”,每周7天,从早晨7点到晚上7点,“除了睡觉和锻炼,其他时间几乎全部在工作。”

在直播这件事上,张朝阳也投入了极高的热情,最近三年,张朝阳坚持每周六天,播报国际时事,开设“英语小课堂”,也不时向观众安利搜狐视频、狐友的新功能。上播频率甚至高于许多以直播为生的主播。

张朝阳也是为数不多仍然坚持使用微博的第一代互联网大佬。今年2月开始,张朝阳的微博已经变为搜狐视频直播的“转发机器”,在此之前,张朝阳每天同步直播国际新闻内容及词汇的场所。这一两年,唯一一条转赞评均破千的微博,是与流量明星范丞丞的合照。

但有时候,观众并不买账,“怎么一开始说英语,人就变少了?”这时,张朝阳也不得不“开小差”,聊几句其他的内容。

搜狐过去曾有过“千年老二”的称号,到今天来看,其自身业务距离主流牌桌都有一定的距离。“腾优爱”的位置仍旧稳健,搜狐视频早就不再属于长视频第一梯队。

搜狐错过的这些年,张朝阳也逐渐淡出聚光灯的光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断减少亏损是搜狐的核心。搜狐视频不再激进投资,转而走向“小而美”的路线。连续16季度亏损后,搜狐终于在2019年第四季度扭亏为盈。

“公司现在从比较危险的亏损状态,变成一个盈利的公司,回到了安全地带”,搜狐2020第一季度财报公布时,张朝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老牌搜狐似乎正在从沉睡中逐渐觉醒起来,但互联网牌桌上,玩家早已换了一波又一波。

02 下个时代的船票

2013年录制《杨澜访谈录》时,因抑郁症淡出公司管理两年后,张朝阳坐到演播厅,首次回溯两年来的心路历程。

他坦承,当初看到被李彦宏超越,心里会不忿。“我现在没有了”,这种不忿感在休整一年后,已经不再出现,“反而为他们感到开心”。

1998年,张朝阳曾到硅谷,向李彦宏抛出橄榄枝,邀请其到搜狐任职。当时,李彦宏刚刚领导完成了早期搜索引擎INFOSEEK的第二代升级,即便已经上市,搜索引擎在当时仍未找到商业模式。

长期亏损下,1998年6月,INFOSEEK被迪士尼收购,这次收购使李彦宏变成了百万富翁,“我得到的期权价格是5美元,一年后就涨到100美元。”

拒绝张朝阳橄榄枝的李彦宏一年后回国,在中关村安营扎寨,和5个程序员一起,4个月的时间内做出了一个搜索引擎,也就是后来的百度。

张朝阳曾经说,“互联网需要一代一代人推动,我是完成了最早期那一段的推动,甚至来说是中文互联网的原始推动。”毫无疑问,后来的李彦宏、马云、马化腾为首的互联网大佬完成了第二阶段的推动。

2003年,有了竞价广告商业模式的百度宣布全面盈利。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市场,百度一举拿下中国搜索市场超八成的市场份额,在当时,阿里巴巴市值还未赶上腾讯和百度,在2011年时,百度还一度超越腾讯排名第一。

等到2017年,腾讯阿里几乎齐驱并进,这时的百度已经被甩下一大截。就连阿里分拆上市的阿里健康,其市值都曾在短时间内超越百度。百度股价频频被TMD(头条、美团、滴滴)之外的公司反超。百度落伍、跌出BAT,或BAT中的B已经更换为 Byte Dance(字节跳动) 的论调不时就被搬出。

这几年,百度的核心战略一直是ALL in AI,对百度来说,AI技术在未来的落地和实践与否,将决定它能否拿到通往下一个时代的船票。

陆奇曾被认为是百度重回千亿市值的定海神针,在宣布陆奇将从百度离开时,百度股价应声而跌。陆奇相信长期价值,在接受《晚点LatePost》的采访中,陆奇曾表示,“一件值得去做、长期有价值的事,不被人理解是必然的。如果被所有人理解,你肯定做不大,因为所有人都想做一样的事情,那他们将全是你的竞争对手。”

但即便AI是百度坚守的长期价值,在市值被阿里、腾讯甩下一大截的今天,百度也想凭借“知识直播”讲出新的故事。

5月20日,李彦宏坐到樊登对面,分享书单,与更流行的企业家带货反向而行。但这场直播却带动百度市值一夜之间猛涨120亿。

5月13日,百度移动生态大会上,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还表示,要将搜索应用于直播内容中,“搜索是百度的核心能力之一,当用户在搜索时就已表达了自己的需求,而百度有能力组织更有针对性的直播内容以及相应的服务”。而实际上,知识直播这一块,市场仍未跑出成熟的模式。

2019年3月,进入会场前,李彦宏被十多位记者层层围住,前后左右都是记者递上来的话筒和手机。“百度在BAT中处于什么位置?”“百度被落下了你认同吗?”“哪些机会不再属于百度?”

“专注于自己擅长的,有的机会是属于我们的,有的机会不属于我们,不可能每个机会都属于百度。”李彦宏当时还补充道,“技术含量没有那么高的,我们做起来就困难一点。”

在与樊登的那场直播上,李彦宏推荐了硅谷顶级投资人Ben Horowitz的《创业维艰》,书中有一句被广为流传的话,“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

李彦宏评价这本书时说,“看起来就像自己的事儿一样,公司很大的时候也会遇到很大的问题”。这本书的结局是,Ben Horowitz把自己苦心经营8年的公司“贱卖”掉。“他把公司卖了,所以才有时间写书,我天天都是苦难”,李彦宏说。

03 曲线救国与新竞赛

在李彦宏直播的当天,罗永浩开始了在抖音的第七场直播,相比首次直播,对规则的陌生和口播念错品牌这样的BUG,罗永浩已经显得轻车熟路,直播时也从坐着变成了站着。

这场直播出了一个大问题,当晚销售额6000多份的520鲜花礼盒给他带来了麻烦。大批用户投诉,收到礼盒时,鲜花已经出现打蔫和腐烂的状况。罗永浩不得不在5月20日当天,连发32条微博道歉。

相比百度一场直播市值上涨120亿,因品牌翻车的罗永浩,反倒自掏腰包出了的100多万的现金,赔偿给收到问题鲜花的顾客。

“花店的退款我收到了,老罗的补偿我不要,继续加油。”一位罗永浩的粉丝在评论区鼓励道。

2011年,贾樟柯曾拍摄过一个纪录片,名为《语路》,选取了当时在不同人生角色中完成理想的十二个代表人物。包括地产大亨潘石屹、画家徐冰、卖菜网创办人曹非等人,罗永浩也是其中之一,他代表的是意见领袖。

罗永浩在片子中说,他这辈子做过很多事情,没干过一天正经工作。罗永浩长大后,他母亲跟他说得最多的话是,“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在新东方教英语时,罗永浩金句频出,“老罗语录”在网络上流传开来,成为网红老师。后因砸西门子冰箱而一砸成名,加上早期创办牛博网,罗永浩吸引了大批粉丝。

那时候,罗永浩还没创办锤子科技,在中关村一个9层的办公室里,开着老罗英语培训学校,亲自授课,纪录片中还留有老罗在黑板上写英语单词,向讲台下学生授课的镜头。

“能把梦想都实现,能干干净净地挣钱”,这是当时听完《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演讲后,一位女观众对老罗印象最深刻的话。

罗永浩并不算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相比张朝阳、李彦宏能将公司带领到互联网的核心位置,罗永浩更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在理想主义与商业夹缝中求生的创业者,甚至,因为屡屡追风口失败,罗永浩还被冠上“风口终结者”的称号。

但罗永浩的网红人设,一直使其保有高关注度,这是罗永浩积攒了数十年的功力。哪怕他在手机行业始终小众和边缘化,但仍然无法阻止外界对他的关注。这种关注甚至是高于“古典互联网”大佬们的。

罗永浩曾经想拯救中国电影,到北京电影学院进修后,2011年,导演并出演了微电影《幸福59厘米之小马》,剧中,人们广泛流传的只有那个在星巴克没有小杯,只有中杯,最终老罗狂呼自己巴掌的画面。而电影本身却没能引起讨论,罗永浩的导演梦也搁置下来。

今天的罗永浩,也许还有手机梦、导演梦,但现在摆在他面前的现实难题是,如何还清手中的债务。一位接近罗永浩团队的人士告诉Tech星球,罗永浩靠直播还完欠债,基本没什么大问题。但恐惧当众演讲的罗永浩,又会将直播这门生意持续做多久?

在罗永浩、雷军、潘石屹、周鸿祎等一批互联网大佬推荐的《异类》中,所有的“异类”主人翁都是某种独特机遇的受惠者,在特定的大环境和机缘下,拥有了成功的契机。在成王败寇的互联网商业江湖中,把准这一个机遇,或许就将乘势而起,打造出互联网帝国。但残酷的是,一旦停滞或做错选择,就极可能被挤下牌桌。

失意者们,或许不过是短暂地被推出浪潮之外。当新的技术出现,预示的就是一场新的竞赛拉开帷幕,关键不是谁先跑,而是谁先到达终点。

而现在,摆在罗永浩面前的问题是,如何避免直播中频频翻车。对李彦宏和张朝阳来说,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百度和搜狐离巅峰时期,近一些,再近一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