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融杨弘炜冉晓明被查出事原因哪里人华融天泽冉晓明带走最新消息

【吸收财讯: 这趟过山车看着过瘾,昨晚龙虎榜显示,华融证券总部大肆卖出!】中纪委首次披露:继赖小民、秦岭之后华融公司杨弘炜、冉晓明被查。原标题:官方披露:继赖小民、秦岭之后华融再有2高管被查。。。6月9日,中纪委官网发布《视频专访丨干预授信、搞“特权挽损”……从具体案件查办看,金融领域腐败有哪些特有的手段?》,其中披露,继赖小民、秦岭之后,华融公司又有杨弘炜,冉晓明等两名高管被查。视频专访的受访者为中纪委国家监委驻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副组长李艳茹。此系李艳茹首次以中纪委国家监委驻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副组长身份亮相。公开信息显示,此前,她曾在中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工作。

官方披露:继赖小民、秦岭之后华融再有2高管被查

据李艳茹介绍,2019年,全系统共受理信访举报1565件,立案178件,同比增长48.3%,对22名主要对象采取了留置措施,涉案金额15亿余元。特别是严肃查处了福建银保监局原党委书记、局长亓新政、华融投资公司原董事长秦岭等不同行业、不同层级的典型案件,“在全系统形成强大震慑”。

秦岭系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之子。秦光荣主动投案后,秦岭也被调查。据最高检去年8月7日消息,因涉嫌受贿罪、贪污罪,秦岭已被检方审查起诉。

视频专访中,李艳茹还谈到,“同时,积极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4·16’专案组,做好赖小民案件后续审查工作,严肃查处了华融公司杨弘炜,冉晓明等系列腐败案”。

赖小民已于2018年4月被宣布调查。上述信息意味着,作为赖小民“余案”,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又有两名高管落马。

据公开简历,杨弘炜出生于1963年1月,博士,2001年至2005年,曾任大连信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后转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软件工程公司副总经理。2007年初任建银国际总经理。

大约在2013年左右,杨弘炜来到华融公司。两年后,2015年12月29日,华融华侨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杨弘炜任华融华侨董事长。

值得一提的是,华融华侨位于汕头,成立当天,赖小民来到汕头为该公司揭牌。

冉晓明则是华融公司的老人。2009年赖小民来到华融公司任职时,冉晓明已经是一名老员工。据公开简历,冉晓明有硕士研究生学历,曾任华融研究发展部高级经理、业务发展部高级经理、发展规划部高级经理、发展规划部总经理助理、证券业务部总经理助理等职。

2012年底,华融公司在上海自贸区设立了一家重要投资平台公司–华融天泽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4.61亿元,主要经营范围为:股权投资、债权投资、投资管理、资产管理、投资咨询。华融天泽是中国第一家同时获得中国证券业协会和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

冉晓明出任华融天泽投资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同时还担任华融中财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杨弘炜、冉晓明还分别担任华融华侨董事长、华融天泽董事长,但2018年后两人“消失”,直到此次官宣通报二人均被调查。

“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13日晚,央视一套播出了反腐专题片《国家监察》的第二集,大篇幅披露了金融领域一起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案件——赖小民案。赖小民,曾任国有金融企业华融公司的“一把手”,2018年落马,被称为“金融第一贪”。

屋内堆满钱,现金砌成墙,这一幕与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巨贪赵德汉的所为何其相似?赵德汉贪污2.3999亿元,将成捆的百元现金藏匿在不为人知的房子里,平时也不敢花。赖小民与赵德汉相比,一个是现实中的巨蠹,一个是艺术加工的形象。

△《人民的名义》中的贪官赵德汉△《人民的名义》中的贪官赵德汉

还有一个不同是,赵德汉贪污两亿多,而赖小民涉案的除了两亿多现金,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赖小民涉案金额究竟有多少,尚需统计,但无疑是令人震惊的数字,连见过大场面的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相关办案人员都讶异不已,“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案,此案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剖析赖小民案,他是如何聚敛骇人的财富的,是更需要追问的。赖小民承认:“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说句实话他很难监督我。”

这话很“诚实”,让人想到多年前的一句流行语: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难。这话用在赖小民身上,可谓恰如其分。在华融,“基本上赖小民说啥就是做啥”,如果有人顶他两次、三次,工作岗位就会被调整。用专题片中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李中华的话说,赖小民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的,这个华融公司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

把堂堂的国家金融企业变成了一手遮天的家天下,可以想见赖小民是多么独断专行,多么嚣张跋扈。这样的一把手,分明变成了一霸手。

其实,不是没有制度可规范赖小民,比如“三重一大”制度。多年前,中办、国办就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贯彻落实“三重一大”决策制度的意见》,凡属企业的重大决策事项、重要人事任免事项、重大项目安排事项和大额度资金运作事项都要集体决策等等。但具体到赖小民,制度失灵了,他一个人直接拍板,《国家监察》中也谈到,华融公司存在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等状况。

由是观之,赖小民案之所以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大金融腐败案,也是由中央纪委和国家监察委合署办公后联合正式办理的第一个金融大案,绝非偶然。一个最简单的原因是,他权力集于一身,说一不二,虚置了应有的监督。

防止出现新的“赖小民”,亟需通过制度发力。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强化了监督创新,将中管金融企业纪委改设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纪检监察组,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直接领导。此举被誉为“焕然一新的升级版‘探头’”,相对应的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派驻了纪检监察组长。很显然,这一制度设计,旨在改变金融企业内部监督虚化的状况。

在1月13日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强调,“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加大国有企业反腐力度”。众所周知,我们党已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但反腐不会画上句号,特别对金融领域的反腐只会深化,决不让赖小民之流再现,决不让国企沦为少数人的“独立王国”,决不容贪腐分子鲸吞国家财产。

从根本上说,遏制乃至杜绝赖小民之流再现,仍需在监督上下功夫。具体体现在,坚持民主集中制,形成决策科学、执行坚决、监督有力的权力运行机制,督促公正用权、依法用权、廉洁用权。还体现在解决党的领导和监督虚化、弱化问题,把负责、守责、尽责体现在每个党组织、每个岗位上。同时,加强对各级“一把手”的监督检查,完善任职回避、定期轮岗、离任审计等制度,用好批评和自我批评武器。

强化自上而下的组织监督,改进自下而上的民主监督,发挥同级相互监督作用,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确保权力在正确轨道上运行,才不会有第二个“赖小民”出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