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尾芭蕉经典俳句之外的散文芭蕉日本俳谐师松尾芭蕉的奥州小道

俳句汉译,不大喜欢过分古雅的,我觉得现代汉语直白点也颇有意味,如果强求文言雅致,有时候反而矫揉。其实很多时候读现代汉语的句子,其实也会产生很强的节奏和美感,虽然和文言千年的积淀还不能比,但也有苗头了。【吸收财讯】松尾芭蕉是日本江户时代俳谐诗人,他把俳谐发展成了具有高度艺术性和鲜明个性的庶民诗,至今仍被日本人民奉为“俳圣”。原标题:俳句之外,还有一个散文芭蕉…松尾芭蕉 在日本文学史上的地位,可与紫式部比肩。由他 所创蕉门蕉风,影响深远,不仅在日本历久不衰,而且影响遍及世界。

俳句之外,还有一个散文芭蕉

然而,想要真正全面了解松尾芭蕉的人生哲学,只有俳句是不够的,还需通过其另外一半的散文面向加以辅读。

芭蕉的散文以日常生活为圆心,以思考与悟道为半径所作之圆。

其中, 包含了他对于孤旅人生的所思所想,也折射出其不畏清寒、以平常心全然享受幽玄闲寂的生活趣味

今天,小通给大家分享译者陈德文老师为《奥州小道》所作之序节选和芭蕉的散文选。

俳句之外,还有一个散文芭蕉

松尾芭蕉的一生

日本 三重县的伊贺上野是一座小城,距离名古屋不算远,乘关西线快速电车西行约两个半小时就能到达。

十七世纪中叶,就在这座 传统文化气息浓厚的古城里,诞生了一位伟大的俳人(俳句诗人)、散文家、文坛一代宗师松尾芭蕉。

俳句之外,还有一个散文芭蕉

图片来源:NHK节目《100分de名著·奥州小道》

芭蕉十三岁丧父。随后入藤堂家,随侍新七郎嗣子主计良忠。良忠长芭蕉两岁,习俳谐,号蝉吟,师事贞门俳人北村季吟,芭蕉亦随之学俳谐;同时,作为蝉吟的使者,数度赴京都拜访季吟,深得宠爱。宽文六年(1666)春,蝉吟殁,芭蕉返故里,所作发句、付句散见于贞门撰集中。

芭蕉和谈林派人士交往甚密,逐渐崭露头角,成为俳坛宗匠。然而,芭蕉虽属江户谈林,但比起锋芒峻厉的田代松意和杉木正友等人,讲究自制与协调,作风较为稳健。随着谈林俳谐渐次式微,过去热衷于此派的俳谐师们,纷纷暗中转向而寻求新路。

俳句之外,还有一个散文芭蕉

图片来源:NHK节目《100分de名著·奥州小道》

延宝八年(1680)冬,芭蕉蒙门人杉山杉风之好意,移居深川芭蕉庵。

天和二年(1682),芭蕉庵遭火焚,遂流寓甲州,翌年归江户。其间,芭蕉逐渐 将俳谐改造成一门崭新的艺术,创立了具有娴雅、枯淡、纤细、空灵风格的蕉风俳谐。他在天和三年 (1683)出版的俳谐集《虚栗》的跋文中说“立志学习古人,亦即表达对新艺术的自信”。

元禄二年(1689)芭蕉的《奥州小道》之旅,可以说是蕉风俳谐的第二转换期。他倡导所谓“不易流行”之说,主张作风脱离观念、情调,探究事物的本质,以咏叹人生为己任。其后出版的《旷野》《猿蓑》等,更集中体现了蕉风俳谐的显著特色。

元禄七年(1694),芭蕉赴关西旅途中,于大阪染病,于当年十月十二日辞世。

俳句之外,还有一个散文芭蕉

日本的纪行文学

日本的 纪行文学,最早发轫于记录旅程顺序、带有“序”的短歌,芭蕉的纪行最初也缘于此种体式。

总起来看,芭蕉的纪行文创作,是由以发句(俳句)为主体渐次转向以文章为中心的探索过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已经舍弃“歌”的要素,相反,芭蕉的纪行文学始终保持“歌文一体”的风格,洋溢着丰盈的诗意。

俳句之外,还有一个散文芭蕉

《奥州小道》旅程图

他明确宣言:诸如“其日降雨,昼转晴,各处生长松树,彼处有一条河流过”般的记述,只能算是旅行记,不是文学纪行,至少这不是自己所要写的纪行。芭蕉评价自己的纪行文章:“似醉者之呓语,梦者之谵言。”

他认为, 自己并非常人,而是一个狂人,大可不必局限于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的具体记述,他写的是“意象的风景”“山馆野亭的苦愁”。

他是为了 记下一个“在风雅的世界里徘徊”的自己的影子。

元禄三、四年(1690、1691),芭蕉打算在《笈之小文》中贯彻这种理想,但此文半途而废。《笈之小文》所未能表达的风雅的理想图,终于在后来的《奥州小道》里实现了。

在这部作品里,出于表达主观意识的需要,芭蕉 更改和省略了一些旅途中的客观事实,使得一些章节 含有虚构的内容。因此有人说,芭蕉的纪行实际上是借助于纪行文学形式的 “私小说”

芭蕉散文赏

1

当夜止于饭冢。有温泉,入洛后寻宿馆。仅于地上铺草席,乃贫家也。因无灯火,借地炉之光铺床而寝。入夜,雷鸣,雨骤降。床上漏雨,为跳蚤、蚊蚋所袭,不得入眠。旧病复发,痛不可支。短夜之天空终于放明,又登旅途。夜中之苦未消,心情沉重。雇马抵桑折驿,前途遥遥。虽抱病出行,因足踏边鄙之土,即使舍身无常,倒毙途中,亦天命也。遂稍稍振作精神,勇往直前,随后过伊达之大栅栏。

2

梦中述说死去的杜国之事,涕泣而醒。

心神相交之时,则有梦。阴尽而梦火,阳尽而梦水。飞鸟衔发之时则梦飞,敷带就寝之时则梦蛇。《睡枕记》、槐安国、庄周梦蝶,皆有理而曲尽其妙。我梦而非圣人君子之梦。终日妄想散乱之气而又有夜阴之梦。此种梦见杜国之梦谓之念梦也。杜国深爱慕我,访我至伊阳旧里,夜同床起卧,共尝旅途之劳。百日之旅,如影随形。时而同我嬉戏,时而陪我悲戚,其志深深浸我心中,一定是我无法忘记他吧。醒来又泪湿衣袂。

3

昨夜未睡,因疲倦,眠卧终日。昼起雨止。

欲于明日离落柿舍,因不忍骤去,故将诸屋一一仔细看过,作句如下:

五月雨淋淋,破壁贴纸痕。

俳句之外,还有一个散文芭蕉

图片来源:NHK节目《100分de名著·奥州小道》

4

当作于贞享三年(1686)冬。

曾良者,乃为我定住深川时,借居附近、朝夕来访之士也。我亦常往访于他。我做饭时,他帮我劈柴烧锅,夜间煮汤烹茶时,他为我敲冰汲水。他好闲静,爱独处。我二人有“断金之交 ”。某晚降雪,彼又来访。

你为我焚火煮水,我为你团雪做球。 芭蕉

5

元禄四年(1691),芭蕉在江户橘町的寓居度过冬季,迎来春天。本文当作于元禄五年二月。

浪迹山水,魂游天地。冬日蛰伏于橘町 ,度过新年,进入一月和二月。风雅已成往事,闭口而不咏句也。然而风情满怀,万物晃动于目前。道魔心大发,再舍身去家,腰缠百钱,曳杖托钵,命结风云。一生尽为俳谐一途,风情用尽,遂成孤身一丐。

6

元禄四年(1691)十月下旬,下江户途中,宿于东海道岛田冢本孙兵卫如舟亭时作。

时雨 淅淅沥沥而降,求得途中一夜之宿馆。焚炉火烤干濡湿之衣衫。汲汤润口,身心得以歇息。宿馆主人热情待客,暂能慰我旅愁。日暮伏于灯火之下,取出小砚写字。主人观之,曰:平生初次相会,其后不知是否还能再见,故乞一句,以作纪念耳。

投宿躲时雨,作句酬主人。

这些充盈着浓厚的文学气息与禅机妙趣的散文,让我们得以丰富了在短小俳句之外的那个芭蕉形象。

《奥州小道》

[日] 松尾芭蕉

周作人盛赞

日本“俳圣”的传世美文

俳句之外的散文芭蕉

另一半的精彩

在风雅世界里徘徊的芭蕉的影子

欢迎留言,和小通瞎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