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6-4林园当下该干什么事好公司最终体现在财务指标上

小投资者老张 : 记得找个好的主持人,起码口齿清楚。问的问题要直捣要害。林园《当下该干什么事》2020-6-4

问:近期美国爆发了严重的社会问题,但似乎对美股市场没有影响,美股各大指数甚大涨,在您看来这是什么逻辑?

林园:因为美股过去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实际上走了十三年的牛市,这一次疫情可能只是下跌的一个诱因,市场从7000点左右涨到30000多点,累积升幅是非常大的,本身累积升幅大了之后,有这个下跌回调的压力,这一次疫情的影响,送股出现了显著的调整,美股现在实际上还是在走牛市,美股的牛市可能还没有走完,这个我不好做判断,因为顶只有一个,那么我们相信美股在未来6~12个月还会到前期的高点,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因为牛市是套不住人。

问:美国高层不断释放出与中国脱钩的消息,美国群众也表示出了很多负面的情绪,您觉得像中美之间的这种关系,会成为未来比较重要的不确定性吗?

林园:这种不确定性对我们投资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但是我们没有办法避免这个,我们相信最终还是要协商,从全球的范围看最近几十年,欧洲国家也有一些摩擦,日本也有贸易战,最终大家都还是要协商,所以我觉得这种因素对我们投资来说,基本上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问:您在上一次的访谈中,经历疫情的大跌,其实他的风险被释放了一部分,但是我们看到从3月23日到现在,美股又不断的上涨,您觉得这个风险又在开始累加了吗?

林园:那不会,牛市里面创新高是一种常态,调整以后他就像打拳,打到最后没力了,要缩回来再打出去,这个他是一种狙击力量,大环境美股是在走牛市,牛市我们说顶只有一个,你很难判断,我们做了一个基本判断,美股市场是在做一个牛市里面的调整,最近一段时间,美股等于说还是在筑顶,不排除还会下跌。

问:美股走牛市已经走了十几年了,大家认为这个和美国很低利率,然后美股的企业又发债回购,和他们这些资本运作有一定关系,您觉得美股未来走牛市的这个核心基础或基因在哪里?

林园:基因其实就是趋势,这个投资,趋势非常重要,美股经济也就这样,它就是一种牛市趋势,牛市就是大概率事件上涨,为什么叫牛市?中国这个经济增长也不错,那为什么过去10年,超过10年都是下跌的呢?中国在走熊市,美股在走牛市,就是这两个正好是相反的。

问:那您觉得美国的基本面和美股的牛市有什么关系?

林园:基本面的关系也不大,这种投机市场就是趋势。

问:那您说这个趋势什么时候要破了,什么有什么指标?

林园:那就是持续下跌,你觉得跌够了,它还在跌,持续下跌,超过12个月的下跌。下跌超过一年了还在下跌,那就可真是到熊市了。要判断牛熊交替是非常难的,也是要有指标的,牛变熊的话,大部分股票都下跌,开始是很差的股票跌,最后优质股也会跌。

问:全球都在大放水,疫情的影响也不会那么快筑底,您在全球的一些资产配置策略会有一些变化吗?

林园:我们基本上没有变化,我就没动,只是说过去超过10年里,我们没有再买这些境外的资产,也没有钱买,没有在这方面有动作,这次美股下跌的话,我们现在开始在注意这个境外的市场。

问:您对美股市场并不悲观,您对当下A股市场怎么看,吸引力怎么样?

林园:A股市场现在走的是牛市初期,这种概率非常大,现在这个企业赚钱非常难,所以我相信会有很多企业转型,他会往资本市场走,中国现在实际上是并不缺投资,各个行业都是投资很热的,那么等这些企业感受到再投资没有回报的时候,他们现在的出路,一个就是存银行,第二个就是往资本市场走,比如股市、债市做一些配置,其实这种情景经济形势对资本市场应该是有利的,这个投机市场是钱越多越好,那么资本市场如果能够起稳,使很多人能够在资本市场上赚到钱,包括企业,那么这种泡沫在聚集的话,对实体经济实际上是一个好的因素,对于这些股民,我们说消费主体这一块,他们有钱了会增加他的消费,泡沫经济会让这个老百姓赚钱,他们就有能力去消费,我们相信目前这个形式不见得就是对资本市场不好,这种形式其实能够让这个资金,往更好的方向去流动,因为没有这个疫情,这个有些经营好一些的企业,他可能还会持续再投资到这个经营上,最大的问题就是现在是过剩,解决不了过剩,让他更麻烦,疫情让这个全球股市的下跌,很多人他小心了,这个时候就等于给这些人泼了一盆冷水,那么很多企业家或者是实业上的钱,我觉得他会往这个资本市场上走,据我现在做的这个观察和感觉,我们觉得这个很多企业家都会要进入股市的,有相当一部分,他们说的是转型,往资本市场上转,有的明确表示他们不愿意再投资实业了。

问:您觉得这种环境的变化会对哪些企业更有利呢?

林园:对一些本身就是过剩的传统企业,通过淘汰之后,留下来的传统企业效益也会增加,当然这个过程是非常漫长的,最终也会体现出来。

问:目前我们看到A股的医药、科技估值都非常高,而像银行地产等板块估值处于非常低,像这种两极分化的估值结构,您是怎么看?

林园:牛市初期就是这样的,这种估值结构还会延续,我们说的这些板块的龙头,他会享受溢价,全球都是这样,这个东西高和低是很难判断的,就看你看问题的角度了。

问:您觉得这些优质白马还有估值上涨的空间。随着疫情我们现在的利率有下降的这个趋势,市场上有观点认为,利率下降会有这些资金推动优质白马消费企业的估值还会继续上升,您认同这个观点吗?

林园:这个观点是有一定的道理,因为我们首先确定如果现在是牛市初期、熊末牛初的话,就是这些股票,还要涨,你挡不住,每次都是这样,因为他们是大家觉得能够安心的,他的确定性最好的。

问:如果未来有一天这个流动性出现了缩紧,他们的这个估值会承压吗?

林园:这些公司他本身业绩的增长也是在起泡沫,你要说他们贵,就看你怎么看了,他和全球的这些同类的优质公司相比,中国的这些企业还是个小儿科,非常便宜,但我们看到便宜的公司,把他们和全球同类公司比,已经非常贵了,这个你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可能你觉得非常便宜的东西,我觉得非常贵,我不敢弄,我们是规避的,你看的很贵的东西,我们觉得很便宜,比如说只有全球同类公司的1%,甚至1%都不到,那么和我们中国这个14亿人口的经济体量是不相匹配,大家要从这个横向去比,不要光盯着PE,因为企业的经营是靠未来的,我们是要看未来的,不能看当下,看当下是有问题的。

问:林总,您在过去和之前的采访中提到过茅台的估值可以看到60倍,您能给我们讲一下背后的逻辑吗?

林园:这个股我们不能说,你要说这事,你就把这公司拉到全球去比较,因为我们买东西也等于是在全球市场买菜,你要非常相近的同类公司去比较,如果我们过去100年这样公司的平均估值就是60倍,那就是60倍,我们指的是大多数时间。

追问:记得这个帝亚吉欧的估值大概是在30~40倍之间

林园:那是目前,比如说这一段时间,他已经发展到一个非常成熟的阶段,那这个估值可能也就是20倍左右,比方说可口可乐也就是20倍左右,但早期他一定是贵的,我们看过去100年,那些贵的时候,大多数时间他应该都是高的。

问:那国内的这些高端白酒,他现在属于一个高速增长阶段,还没有在一个成熟稳定的阶段吗?

林园:还没到,但是现在已经是走向成熟了。

问:怎么判断他是成熟这个标志点?

林园:那就看他的盈利,盈利非常厉害,成熟的标志就是中国的企业走到全球前10,比如同类的公司进了全球前10。

问:那您觉得像这种高端白酒企业,难道会一直涨不跌吗?

林园:那就看企业的经营了,比如说白酒他经营最后成熟了,那PE也可能就是20~30倍之间。

问:关于熊市初期的策略,您提到说您现在就是持有的策略,您所说的是持有一股不动吗?有对仓位进行一些调整吗?

林园:我说我们过去的产品,我们是持有,那么也有买入,我们对一些健康行业的买入,因为我们判断现在是熊末牛初或牛市初期,那么我们就是持有,等着泡沫的形成。

问:市场上有一种策略是现在减持一部分仓位,等进攻的时候出动,而您现在是策略是持有,您怎么评价这两种策略?

林园: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办法,因为我个人是牛市熊市都是满仓,也有可能就是别人能做这个差价,买卖型的,这种只要他能赚到钱,有他自己的办法,也没问题,但是我们赚钱是靠满仓来赚钱,靠泡沫,所以我们是等待,等待泡沫的形成。

问:您曾在采访当中有提到,您也会在一些主题上炒股票,您说的炒股票,和市场上大家理解的炒股票是一样的吗?您会看这些技术指标和政策吗?

林园:一样的,我倒不会看这些,但这些我们是用量来控制风险,热闹的时候我跟着弄一下,不热闹的时候就观望,反正操作的量一定要掌握好,我的量大概在3%左右。

问:您在我们心目中是中国最早一批的价值投资人,然后现在您说自己可以炒股票,是不是可以说投机可行了?可以这么理解吗?

林园:没有没有,炒股票是我一直都炒,只是过去10年是熊市,不适合炒股,我们现在看到有牛市初期的迹象,所以我们才会介入。

问:随着牛市的深入,变成了泡沫,这个高峰的时候,您的这个炒股的比例或者频次会更多吗?

林园:那几乎是100%。

问:那您觉得长期投资和短期投资哪个更容易?

林园:长期投资,比如熊市里面,我们只能做长期的打算,短期投资,牛市里面就短期投资,不矛盾,反正我们就是你哪里能挣钱,我就去哪里,我始终是要在牛市里面赚钱,不管是板块还是长期短期,他要牛市了,我才会去炒。

问:您觉得现在A股市场中,比较好的交易机会体现在哪些细分领域里?

林园:那倒挺多的,比如我们现在的可转债,我觉得又差不多了,我觉得又到安全范围了。

问:您在可转债都配置哪些行业?

林园:我就做行业配置,所有的行业,大家喜欢的行业比如5G 科技等等,我都给配一点,券商医药也配了,涨了我就把它卖了,我们去年配的那些,也有涨一倍的,好多涨一倍的,我也就把它卖了,有些涨百分之几十都卖了,

问:您觉得现在可转债的机会还像之前一样多吗?

林园:对,差不多了,我已经慢慢在搞了,把以前卖掉的,再买回来。

问:您在买的时候,会区分买某一种类可转债,什么类似的可转债吗?

林园:可转债的正股公司我也不了解,便宜的我就买一点,一揽子买,一样买一点,不要去集中。

问:那您的可转债挣了多少然后就可以卖出?

林园:我也不知道,这个根据情况,看它能涨,我看天天涨,我就不卖了,我就等着,它总有原因的,他们炒,最后我都给他们了,前几天有个可转债,跌到一百零几,那天我一百二十几我又把它给卖了,赚个百分之十几,同类的公司还有一百零几,我又把它买回来,反正就是玩,可交易的量不大,就倒来倒去,这傻瓜投资。

问:您说可转债的风险没有股票投资风险大,是可转债本身的跌幅没有股票大吗?

林园:对,多数是这样。

问:全球放水刺激下的反弹还能持续多久?

林园:这个放水我倒没去研究,刚才我说过了,美股实际上是在走牛市中的调整,我们通常定义牛市里面的调整一般来说不会超过6~8个月,最长不超过12个月。

问:那么现在市场行情是不是已经脱离经济基本面,走出了独立自己的行情?

林园:基本面是不好,股市过去10年更不好,一直熊市,早都体现了基本面,我从各个方面分析,中国需要一个牛市,需要有泡沫,所有的都需要这个股市来支持,大家能够赚到钱,都高兴,我记得九几年的时候,有个领导当时拉了一下股市,股市涨了一下,涨了几年,有些问题需要这个泡沫来完成。

问:如果把经济基本面作为参考,那当前市场的条件下,我们应该如何操作,应该注意些什么?

林园:注意就是不要瞎去炒股票,别说是牛市,现在很容易亏钱,我们总的来说,还是买一些就我们说的核心资产,因为这个性质,不光是核心资产贵不贵,这个我们不讨论,你现在这个牛市初期,就只有买这个,你买别的东西都亏钱,这是因为这个市场大环境决定的,也有可能你坚持都是对的,你买你那些小股票,要一两年他还持续下跌,怎么办呢?最后你还成了烈士,没人关注,为什么流动性非常重要,牛市初期,因为这个得了大病的人,他需要恢复,只有这一部分可以恢复,大家只能投资这一部分确定性非常高的,比如说这个市场,主要的好公司,照理说就是,我们判断长期被套的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大的环境是熊市,我判断100%准的,那也是个熊末牛初,什么叫熊市,几乎所有的公司都不会高估的,这是我们对全球股票市场过去100年的这个总结,除非他这个行业没落完蛋了,他可能在这个熊末牛初里面也会高估,他的终端需求有问题了,如果行业需求都畅顺的话,这个时候是不会高估的。

问:在有一次访谈中,您说到看上去很大的企业,未来都会消失,这个比例有多少?

林园:比例我觉得会很大很大,最后会消失的企业可能占百分之七八十,这一定的,因为我们总结了资本市场过去100年的历史,你看有几个能活下来的,活下来的非常少,一个是行业的问题,还有一个是瞎投资的问题,或者是经营者的问题,各种问题他都会消失。

问:目前A股有很多科技股在高位调整,国产替代之路又很漫长,您觉得这种科技股的后期空间有多少?

林园:空间无限大,但是我就不去搞,我怕成烈士,那个也明摆着呢,科技空间大的很,我不敢搞,有人愿意做那些东西。

问:有人问,根据您常说的三大病的思路,把整个医药公司筛选了一遍,把切合度最高,实力最强的公司放在一起,也跑不赢您的基金收益,请问林总是否有投资三种病以外的行业,或者说中间做了波段?

林园:我们基本上没有做波段,他可能理解错了,我们理解的是这三种病的并发症的辅助用药,这三种病都死不了,治疗高血压的有,但是并发症很多。

问:现在医药股的估值已经被炒的很高了,想请问林总,现在医药股还有投资价值吗?

林园:从长期来说医药股是唯一的价值洼地,有确定性非常高,现在估值不高,现在咱们可以去比较一下,跟外国比较,我刚才说了还有100倍到500倍的差距。

问:林总,我觉得您在投资医药股的思路很像是在投资消费股,是您觉得用消费股的思维去选择医药股,能选到好的企业吗?

林园:其实好的公司,他都是体现在财务指标上,那肯定的,标准是一样的,就是财务指标,毛利率的变化,以前也都说了,扣非后的ROE,这些以前都说了。

问:牛市初期如何操作?生产三大病药物的企业,国内更看好哪一类,三大病引起并发病的药品生产企业重点您会关注哪一个方面?

林园:这个我就不说了,里面有很多专业知识,我在这上面每年花掉超过1000万,我还要费人力物力,那现在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搞明白这个东西,首先你得学医,去学5年的医生,还要懂财务,我能跟你说吗?哈哈!

问:是不是买您的书就可以了解的更细致一点?

林园:那是个方向,那东西没有个专业知识,你搞不清楚现在应该投资哪一个,因为他不同年龄的这个需求和用药是不同的,比如今年,我们哪一个药用的最多,或者未来几年,那都是有规律的,我们是花了多少钱在里面的,那能乱说么?我这个不会错的,一定对的,但是全球知道这个事的人,没有5个人,不会超过5个,我相信一定相信,多数人是拍脑袋说话,他根本就没有大量的数据在背后支持,就是缺少基本的判断常识,常识是靠背后很多这个数据支持,我不会错,我一定会来。再给我10年~15年,我说了的东西,最后大家又说是观赏股,

问:林总,想请问您未来20年,单个的龙头中药企业市值,您判断能达多少?

林园:未来20年要超过万亿,超过1万亿人民币,他实际上中药企业也不分的,最后发展的中医西药,他一定是个综合体,像国外的一些西药企业,他也搞疫苗,搞这搞那的都搞,包括生产电器家电的企业,也生产一些X光机 CT什么的,西门子 东芝,最后他到了一个体量之后,他必须各个行业,他都会介入。超过2万亿也不出奇,中国应该会有三五家这样的企业。

问:您怎么看现在的一些中药企业转型,生产一些周边日用品?您觉得这是公司增厚利润一个好的途径吗?

林园:那个我不觉得是个好的,但是没有办法,他们有这个领导这样去想,或者是总要做点事,但是我们不把他作为一个考量一个真正的好企业的标准,我们基本上不考虑这些问题,这些你搞成了,可能他不是个医药企业,他也能搞成,那完全是一个天才的领导人,什么天才、天时、地利、人和都配在一块,那就行。像美国出一个乔布斯,这很正常,那个也是正常,你去看那个概率跟那个一样,差不多的,他只是在一个大的领域里,比如说搞化妆品,他本身就容易出这种,你看化妆品企业的市值都挺高的,他这个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就他只是选了一个好的赛道,至于行不行,那完全是很多重因素影响。

问:林总,这些中药企业的合理估值,您认为是多少?想买入的话,现在是好的时机吗?

林园:中药企业合理估值应该比这个市场的平均PE要高,因为我们说他的这个确实性还是比一般性企业要高,受众的人群,我们相信会越来越多。

问:您刚说中药西药其实是一样的,那您怎么看国内这些中药和西药在研发费用的区别?

林园:中药那就可能在这方面更容易投资

问:中石油中石化也是垄断企业,但为什么就是不涨呢?

林园:那个垄断其实没有弄到,国外弄的多,从需求端你弄不准,我们说的垄断还有最重要的是加嘴巴,只投嘴巴有关,那个与嘴巴没关,你能去把那石油给喝了?对需求端的不确定因素,也是很麻烦,嘴巴已经固定了,需求端才确定。

问:在当下环境处于不确定性,且整体经济未来两年必然衰弱的形势下,如何更好的规避风险,做好投资规划?

林园:现在这个时候不是规避风险的时候,是要大胆进入股市的时候,因为我们判断是熊末牛初,你如果没有好的规划,就去找专业的投资人,买基金这些,让他们去给你规划,这个时候是很难操作的。

问:现在券商有很大的利好,今年A股可以借助券商的利好走出大牛市吗?

林园:这个我们不做判断,因为长期我只投资医药。

问:想请问林总,如何通过自由现金流的方法对股票估值?

林园:我们估值主要是估值企业的垄断地位,这个是第一位的,没有竞争对手的,才是好的,再一个就是和全球同类型的公司去比较你说现金流那个当然很重要,我们不是以那个指标作为第一要素。

问:A股有哪些企业符合消费垄断的这个标准?

林园:A上消费垄断也有很多,和国外的标准基本是接近的,比如我们说食品饮料、牛奶这些,都是能够产生这个消费垄断的公司,当然这些行业我们看到没到垄断的地位,现在还看不到,垄断是什么概念,他不降价,市场占有率非常高,而且不降价,这是垄断的一个现象,如果市场占有率很高,他还在降价,就还没达到垄断。做好投资也是要有基因的,有钱人的基因,财务自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问:请问林总您的资产配置分布在哪些板块,各占百分比是多少?

林园:资产配置是根据市场来决定的,十几年前的资产配置有今天的资产配置是完全不一样的,它跟投资的时间节点是不一样的,这个完全是灵活的,比如说牛市里面我要去炒股票了,我就不做资产配置了,熊市里面不该炒了,那你就要做配置,又要满仓又要想赚钱,那只能做配置,它一定是根据市场不同的时期,我们应该做什么事。

问:可转债是否要在强赎前卖掉?

林园:这个是灵活的,不一定要卖掉,也可以转股,有些很多公司开始拿着可转债,不太了解,后来的公司股价也在持续上涨,可能基本面发生了变化,我们就转股也行,做股东。

问:想请问消费股、化妆品、酒类这些板块涨幅都比较高了,您怎么看后市,还可以买入吗?

林园:这个我们还是看好,但是否买入,也是根据具体情况来看的,不能说今天就下定决心,如果大家都不买了,现在一定要跌,你觉得他要跌,还天天在涨,实际上这些板块已经进入我们说的泡沫欣赏阶段,这些欣赏可能还不是一两天,他很大的概率还是欣赏几年甚至十年,也有可能是欣赏几十年,不要想着一说这些都是高,你可以不买,可以继续欣赏,但是比如我持有这些公司,你不买我也不卖,我就拿着,让你欣赏,你看着我天天涨。

问:您的基金门槛是多少?

林园:基金不能公开宣传,门槛是100万。

问:有疫情利好的中药股您怎么看?

林园:这些长期来说不是我们考虑的重点,我们说的这些股票,不受这个突发事件的影响,我们不作为买入的依据,

问:如何看待带量采购对医药行业的冲击?

林园:带量采购我没有去研究,我们不考虑这些政策或短期因素的影响,我们主要看医药股,他的市场在逐步扩大,越来越大,什么东西必须要有市场,比如你现在觉得高了,他可能后续的市场比现在还要高的多,60岁的人吃药,在健康方面药的钱,一定比50岁的人要高,要多的多,甚至59和60比,按照平均水平60可能比59要多一倍,这完全有可能,你看那个伟哥,40岁的人怎么去吃伟哥,到50岁的人才开始吃,60岁更要吃,70还要吃,一定是越吃越多,举个例子,他这种机能在下降,他不吃不行,不然就没有享乐了,那个市场咱们都是年轻人,40岁没人吃,60岁吃的人就多了,这个需求是非常重要的,你这个怎么能去判断他高和低呢?

问:您之前讲过未来30年医药股还有100-500倍的空间,这个空间是以现在企业市值作为基准吗?

林园:是综合来看的,当然市值是很大一部分,还有盈利能力和市场,这是最主要的三个因素。

问:配置医药ETF怎么样?

林园:我不做这些,我觉得可以。

问:请问林总怎么看房地产走势怎么看,龙头还有投资机会吗?

林园:这个我没看,因为这些行业本来属于我们规避和回避的行业,银行地产我都是回避的,不投资。

问:请问林总可转债和股票的配置几比几比较好?

林园:我基本上不做配置,比如我们也是在一些基金方面,不熟悉的客户,他要买我们的基金,其中这几个产品上我们会配置可转债,因为我怕给他们亏钱,这种是从风险控制角度上来考虑的。

问:请问林总关于医药企业的这个销售费用问题,国内中药企业现在的销售费用偏高,对此林总您怎么看?

林园:这个都是这样的,销售费用高低,这些因为你需要去宣讲,需要去一些医院做这个销售,国外也是如此,你们看全球的医药销售都是这个套路,国外的那些费用更高,那高的多,因为我做过医生,我知道,行业没办法,比如他不像你一个电器啊,一张说明书就可以告诉客户怎么用,他这个需要给医生去讲,给医生科普,有些东西是需要给知识普及和教育的,他是需要一对一这样去弄的,也不完全是行贿受贿,他推广方式是不一样的,这个是关系到人的感受,要去给他们说,不能拿一般的消费品比,大家尝尝吃了就知道,那个东西效果好不好是需要去弄的,这是我的理解,我相信这是对的。

问:请问林总您到90岁时,您觉得个人净资产能达到多少?希望您在不远的将来能超过巴菲特,树立起中国资本市场的典范。

林园:这话我不知道,我活到90岁再说,现在这个平均寿命也只有70多岁,80都还没到,90要多活10年,人到83岁以后就会衰老的,很难活,百岁老人为什么那么少?非常少。各种器官都不行了。

问:普通投资者想要配置医药股,调研的能力又不是很充分,您有什么建议?

林园:那就没办法了,靠常识,这个东西我也说不清楚,比如刚才有人说投资医药的ETF,这个我没投过,但是我相信他是一揽子的话,问题也不大,大的方向是几十年这个行业要爆发的,我相信错的概率非常小。

问:三大病过去的增速很快,但为什么相关上市公司的业绩表现没那么好?

林园:业绩因为现在这个医药公司竞争很厉害,我们为什么要投资医药,比如通过未来几十年,他会往一些龙头上集中的话,业绩就好了,这就比如我们零几年的白酒行业,白酒行业都不怎么挣钱,都快退市了,零三零四年白酒也是都不挣钱,这就为什么要集中到龙头上,效益不好的话,龙头企业就会检收出来,这就是我们要在估值高的时候投行业,估值低的时候持有。

问:林总您配置黄金吗?

林园:我没有配

问:林总您是如何学习人性的,如何在投资中运用这个人性的特点?

林园:这个是观察人性,观察一些人的行为的改变,这个对我们投资是非常重要的,但这个东西你学也学不到的,他爱好这个观察的人才行,就是为什么牛顿能从看到苹果从树上掉下来,能想出万有引力,大多数观察就是一眼而过了,有的人他就细致,他有这个观察和思考的基因,有的人就没有,但这个在投资里面是非常重要的,其实很多现象透露出来的投资。

问:过去10年您的投资理念和方法发生了什么改变吗?

林园:那没有什么改变,如果一种方法整天变的话,那就不叫方法,还有就是你这投资的方法是不可操作的,那也不叫方法,就一定是机器都能去操作的,那才叫方法。

问:您募集的资金成立的产品是不是为了控制风险,而降低波动率从而会牺牲收益率,而自己的资金则更多的是追求确定性,而不管这个波动率?是这样的吗?

林园:那倒没有,主观上没有,我们主要是考虑这个投资者的感受,不知道感受,你就要做出一个安全垫,自己的钱和募集来的钱,我们的操作思路是一样的,都是把风险控制放在第一位。

问:您觉得在投资过程中如何保持理念,做到不焦虑?

林园:那就是首先方向要选对况且你一直挣钱就没什么焦虑,每一步都要踩着点,过后回头一看,你走的每一步都是一种艺术,在这个点上你做这件事,你觉得是一种艺术,那就行了,所以这个东西,如果您没有这种感觉的话,那你就交给专业的人,如果你这个人整天愁眉苦脸,十几年几十年甚一辈子都愁眉苦脸,那你就不该做这个事,你就不是做这个事的人,你不是个生意人,我们这个也是做买卖生意的,生意人是当断就断,说翻脸就翻脸的,你就不是个做生意的人,你就不要再去搞这事了,搞这事你一定吃亏的,不管牛市熊市他都套你。

问:这个注册制的实施,在这个熊末牛初的这个阶段帮助市场在这个牛市中走的更稳一些,推荐这个A股市走牛?

林园:我们认为这个不影响,改变不了这种趋势,那有可能是这个供应量更大了,在这个时候推出的话,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你要上市,市场会给你定价,该值钱的就值钱,不该值钱的,没人要、

问:林总您所持有的公司是不是会去上市公司调研?调研时主要关注什么?怎么判断企业管理层说了实话?

林园:早期我们会去调研的频繁,现在我觉得调研没什么必要,一个是我年纪大了,我也不愿意跑了,第二个就是我们对风险的控制更严格了,所以对上市公司的调研也就是平时看看它的公告,看一些公开的信息,当然你说踩雷我是不会踩的,我是一个财务高手,雷是给别人踩的,我早都说过,我们怎么不踩呢,活该你要去踩,那些踩雷的东西也是明明白白的,能看的清楚的,为什么你要去弄那些事,我也不知道

问:林总,对想要通过投资改变人生的大学生有什么建议吗?

林园:大学生,因为非常年轻嘛,你就大胆的往前走,不要回头看,你就按着老林的说法去干,不会错,大学生这个特殊的情况,因为你本身就是一穷二白嘛,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应该放胆子去干,父母不让你投资,你就跟他们闹,要投,逼着他们把钱拿出来。哈哈。刚刚说的是特定给年轻人说的话,如果你年轻大了,那种也要因人而异,年轻不怕,我们做股市也是滚雪球,年轻不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