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直播陌陌YY转型为什么没有直播电商增长停滞陌陌收购探探的背景

【吸收财讯: 反正我觉得自从探探加入陌陌以后,反而成了陌陌的负担。 】万物直播的风口下,营收排名前两名的老牌直播平台却悄然退步。6月10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陌陌上线了一款视频交友类APP“对对”,这是陌陌数个新产品之一。不过,根据苹果免费社交榜单,陌陌的排名甚至不及收购来的探探。七麦数据显示,6月至今,欢聚时代旗下YY的预估下载量一路下滑。YY、陌陌的尴尬还在于跟进电商业务缓慢、核心App营收增长停滞等问题。原标题:陌陌YY多次转型 老牌直播双雄迟暮 来源:北京商报网

其实,YY、陌陌一直在尝试转型,持续探索收购、出海路径,但竞争对手的圈地速度明显更快、战略转型更坚定,这让老牌直播双雄重回巅峰难上加难。

一招鲜失灵

互联网江湖,不可能永远一招鲜,正因如此,但凡体量到达一定规模的企业都会走并购、孵化的路子,陌陌就是这样。

2018年2月,陌陌收购陌生人社交App探探,此后陌陌又上线过ZAO、是他、赫兹、cue、哈你、瞧瞧、对对等多款泛社交软件,但是论知名度和商业模式成熟度,探探无疑是最优秀的一款。

从拿下探探至今,陌陌高管曾多次对探探商业化表示乐观,也给过探探不少助力。近日北京商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探探内测数月的直播业务,正是由陌陌派来的专人负责。

在最新版的探探App中,直播业务尚未全面开放,仅针对部分地区和用户开放。对于陌陌对探探提供的直播业务支持,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陌陌相关人士未予确认。

从寻找接力棒的时间来看,欢聚时代较陌陌更早,2016年也就是陌陌收购探探的前两年,欢聚时代就通过管理层投资的形式,孵化了面向海外的直播产品BIGO。

在比达分析师李锦清看来,不论是收购还是孵化,“这都是企业寻找第二个增长点的信号,一个核心App肯定不够,尤其是在上市之后,企业需要给资本市场讲出一个能承上启下的好故事”。

好消息是,陌陌和YY核心App外的营收支撑力已经形成。2020年一季度,探探营收3.82亿元,是陌陌披露探探财务数据以来,成绩最好的一次。陌陌还在财报中,首次披露了探探直播营收业绩,在3.82亿元的总营收中,探探直播营收605.9万元,增值服务营收3.76亿元。

反观欢聚时代,营收来自于YY、虎牙、BIGO三大板块,其中YY是欢聚时代起家的直播业务,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已经独立上市,BIGO在2019年一季度被并入欢聚时代财报。

2020年一季度,BIGO营收21.07亿元,其中直播业务贡献19.72亿元,其他业务贡献1.35亿元。与探探一样,BIGO自并表后营收持续增长,从3.96亿元一路涨至21.07亿元,不断缩短与YY营收的差距。

坏消息是,曾经的营收主力App的增长已经停滞。2020年一季度,YY营收26.3亿元,较2019年四季度少了7.16亿元,不及2019年一季度的27.53亿元。2020年一季度陌陌App营收32.02亿元,较2019年四季度下滑11.15亿元。

追不上风口

与快手、抖音这类新晋的直播平台相比,陌陌对直播电商风口也持保守态度。

一位网络直播从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老牌直播平台对于直播电商都没那么急,还在慢慢接入摸索方向。原因有很多,一是因为如果做娱乐直播,平台拿到的打赏分成更高,一般是30%-60%,直播带货平台大多拿到10%左右,很少有超过20%的。二是因为电商直播的门槛高,要主播有个人能力,平台还要保障供应链、购物、售后流程,一旦涉及交易就不是一锤子买卖,平台经验不足且成本太高”。

但这并不代表陌陌和YY毫无准备。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陌陌App发现,在某些时段,陌陌直播会在官方推荐栏,推荐标注“好物”标签的主播,在好物主播的直播间,陌陌会公布主播带货的具体申请流程等细节。不过,陌陌App中并未独立开设电商频道,陌陌相关人士对于会否开设独立电商频道,也未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

YY相对积极一些,已在首页开设了直播购频道,带货方向更专注于玉石、翡翠类商品。针对电商,YY还在一年前上线了独立App“一件”。但YY相关人士对于电商团队的具体规模、分工、品类选择、带货主播数量等细节,始终对北京商报记者三缄其口。

“这就像是押宝,不能不做,但投入多少精力、资源去做还不确定。开设频道是大力投入的信号,因为这意味着导入流量,会影响原有娱乐主播的流量。陌陌和YY是上市公司,会更多考虑投入产出比,毕竟它们是以娱乐直播起家”,李锦清说。

不过,直播电商的趋势已至,斗鱼、映客(港股03700)等腰部直播平台已通过开设带货专场、联手电商SaaS等方式杀入新市场。

根据艾媒咨询相关报告,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4338亿元,同比增长226%,预计到2020年将以超100%的增速增长到9610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仍呈持续上升的趋势,未来,直播电商行业的发展会进一步推动“人场货”中“人”及主播这一重要环节的发展。与增值服务、广告等互联网变现模式相比,电商的天花板明显更高,这也是腾讯、百度等头部互联网企业对电商赛道念念不忘的原因。

巅峰期难回

正是因为互联网企业的业务扩张、商业模式的融合,企业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陌陌、欢聚时代这类头部直播平台需要关注的早已不是垂直类直播企业,而是快手、抖音甚至是B站等泛娱乐类网站。

艾媒北极星系统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4月,YY月活人数2346.59万,环比下降3.33%,陌陌月活人数4751.28万,环比下降1.48%。抖音和快手的月活人数分别是5.11亿、3.93亿。

来自QuestMobile的数据也佐证了YY、陌陌与头部平台的差距。根据QuestMobile 2020中国移动(港股00941)互联网春季大报告,2020年3月,抖音和快手的相应月活人数是5.18亿、4.43亿,分列当月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规模第9、第12名,在前50的榜单中,却没有出现YY和陌陌的名字。

从六间房、YY等秀场类直播上线至今,中国网络直播主要经历了四个阶段。YY属于第一波吃到直播红利的平台;2014年以来,电竞游戏技术和热度飙升,斗鱼、虎牙等游戏直播脱颖而出;2017年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兴起,并逐步杀入直播赛道;从2019年开始,电商再次将直播推上风口,中国网络直播行业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多维发展、多强并行的阶段。

对于当下这阶段,艾媒咨询分析师刘杰豪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疫情期间“宅经济”的兴起催熟直播电商、直播教育领域的发展,高渗透率、高转化率的直播模式助推产业融合。一方面,直播模式拓宽合作边界,“直播+旅游”、“直播+健身”等万物皆可直播;同时,进一步挖掘深度,“直播+就业”、“直播+医疗”等专业领域的产业融合、“破壁”发展指日可待,竞争格局也将越来越复杂。

如何做陌陌电商直播途径有哪些当你为其中一位买家、一位卖家、一位开发商访问美国orms过程中,你会发现通常来说抖音帮你设置问题来设置问题的三种方法:引发问题-就是你发出一个结论你得看个人,不同价位个人物品的价格可能有很大的不同。例如电话,这类移动设备的价格较低,而人手不能成本过高,那么不建议购买,如果这时候发现打字不清楚,那你将来付出的付出多少钱的问题。设置抖音一句话重复这样做一天都不算小事。今天做快手并不是我们天天在想的事情,而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我们快手没有成为阿里巴巴的正常批发商。也许你会想,其实快手不但是正规快手还是公关快手,你永远不会知道他只有在这样的日子才有可能是正规快手。

这就是初级销售流程,不考虑那些重磅消息,都是充满年度期望的。我们都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回复qq问题,不过能不能解决问题,如何解决不可抗拒的直销?这也很重要。那么直销该怎么回复,大部分直销人都愿意把销售的工作做给大家看。关于直销,每一个直销都有各自的优缺点,大家都能找到一套标准完善的法规,希望直销这种模式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

陌生社交领域最大并购案诞生了!

今日下午,陌陌宣布已经与探探公司及其全部股东达成最终协议,将以向探探发行股票及现金的方式收购探探100%的股权,对价约265万股的ADS及约6亿美元的现金,按照发稿前陌陌34.91美元/股的股价计算,此次交易折合人民币约44亿元。交易完成后,探探原团队将继续独立运营产品和品牌。

对探探来说,虽然成立以来经历了四次融资,日活跃人数达到了700万左右,但是玩法功能单一下难以促进社交的探探,更像是单纯的“约炮平台”,而受限于国内的环境,其商业变现也存在很大瓶颈。

而2015年上市以来借助直播业务成功逆袭的陌陌看似风光,但从去年开始,陌陌的直播付费业务已经触及天花板,目前亟待开拓新的业务增长点。且目前陌陌在社交领域男女用户比例严重失衡,急需用户导流。

在此情况下,陌陌并购探探成功之后垄断陌生人社交市场,且双方战略互补确实很有前景。但在这次收购背后,反映的是整个直播和社交行业共同的焦虑,直播行业红利期已过,过分依赖直播营收的陌陌势必要重新转型。

直播陷瓶颈、社交用户性别比例失衡

陌陌需要新的业务增长点

2015年陌陌转型视频交友平台,并在上市后一路逆袭,自推出直播业务之后更是连续11个季度持续盈利。

2016年四个季度,陌陌的净利润分别是1270万美元、2320万美、4950万美元、9150万美元,增长势头猛烈。但是去年上半年,陌陌Q1净利润环比持平,为9070万美元,Q2明显下跌,为7380万美元,连续两个月净利润环比下滑。

与此同时,为陌陌贡献超过80%营收的直播付费业务,也触及到了天花板。2016年第二季度,陌陌直播付费用户数量为130万,同年第三季度即翻倍至260万。但是2017年前三个季度,这一数字均为410万,几乎连续三个季度零增长。在直播业务陷入增长停滞期后,布局“泛娱乐+泛社交”的陌陌开始转型,重回社交的重心。

去年7月更新的8.0版本中,陌陌显然加强了社交功能的版块,不仅在首页中加入了“狼人杀”、“快聊”、“派对”三大实时视频社交功能,与探探功能类似的“点点”,也高居陌陌首页第一模块。

虽然在泛社交布局上,陌陌的娱乐化内容建设堪称丰富,但是陌陌目前的男女用户比例已经接近8:2,严重失衡,理想状态下,陌生人社交平台的男女用户比例一般为6:4,而探探的男女用户正好接近这个比例。

在此情况下,探探在留住女性用户方面的优势,无疑是重回陌生人社交重心的陌陌所急需的。

功能单一、变现遭遇天花板

纯“约炮软件”注定没有前景

探探是一款基于LBS的陌生人社交应用,对标的是美国的Tinder。在玩法上,探探也和Tinder基本类似,以颜值为切入点,左滑无缘,右滑喜欢,如果相互喜欢,就可以开始聊天。

2014年成立至今,探探经历了四次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达到了1.2亿美元。去年6月,YY和元生资本领投,赛富投资基金、众为资本等机构跟投了探探D轮7000万美元的融资,此次融资中,探探的估值达到了3.2亿美元。

即便融资之路顺畅,探探自身的短板依然明显。首先,探探就是纯粹的陌生人社交软件,玩法过于单一。且相比基于Facebook和Spotify的关系链导流的Tinder,受限于国内对“性”文化以及对“约炮平台”的避讳,探探就相对保守,去掉了熟人,而单纯做陌生人社交,这虽然更适合国情,但是缺乏共同圈子、兴趣爱好以及信用背书,很多配对成功的基本都只是在“尬聊”,从线上走到线下的概率太低。

探探称自己做的是交友平台,但是在缺乏内容建设去促进陌生人社交的情况下,探探本质上更像是一个“约炮软件”,而单纯的“约炮软件”注定是没有前景的。

探探玩法的单一决定了其商业变现渠道同样单一。探探的初始商业化,是在去年Q3开始尝试付费会员计划,在今年一月初则大举推行VIP会员制度。探探的会员服务,其实和Tinder的PLUS会员服务基本一致,不管是滑错无限反悔,每天5个超级喜欢,还是位置漫游,不限喜欢次数。

可以看出,探探的商业变现,还是在从用户体验方面入手,而更为直接的广告变现之路,探探并未尝试。整体来看,探探的VIP会员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平衡收支,但是目前还没有实现规模化。

收购垄断,只治标不治本

如何转型寻找增量才是关键

国内陌生人社交软件的老大并购老二,自然有很大的想象空间。陌陌的重心是“泛娱乐+泛社交”,但在直播业务不景气时,陌陌收购探探,重回陌生人社交老本行,借助探探在陌生人社交领域的优势互补,而对探探来说,陌陌的多渠道布局为探探的长远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而在用户导流方面,2017年6月探探披露的数据显示,当时探探的手机注册用户达到了9000万,有效用户为6000万,DAU600万左右,到2018年1月时,探探的日活用户已经维持在了700万附近。虽然收购探探后会有重合用户,但是探探的女性用户对陌陌来说绝对是至关重要的补充,对陌陌的直播板块来说也是巨大的用户流。

此次陌陌收购探探背后,反映的其实是直播和社交行业共同的焦虑。首先从直播行业来说,直播红利期已经过去,此前如雨后春笋冒出的直播平台一年之间消失了数百家,而头部平台开始竞争优质内容,竞争压力陡然增大。

去年11月,阿里从持股陌陌超过20%的重要股东,变成持股不足5%的“财务投资者”。在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看来,这一方面是因陌陌直播业务的发展与阿里大文娱板块的直播业务出现冲突,另一方面,就是因为直播行业在去年迅速降温,陌陌的直播付费业务确实颓势已现,故而阿里才在高点减持。

在陌陌借助直播一路逆袭的时候,探探的发展自然不足为惧,但是直播红利期过后,陌陌势必要重新估量探探的威胁性。

去年6月探探的D轮融资中,陌陌的竞争对手YY入股探探,陌陌这次收购时如何从YY手中拿下股份还不得而知,据接近交易的人士称,这是因为“陌陌开出了一个无法拒绝的高价”。不管如何,对当下的陌陌来说,和探探成为合作方,显然好过和其成为竞争对手。

经历过此次收购后,陌生人社交领域基本已经被陌陌和探探垄断了。二者联手虽然有优势,但是如果要将陌生人社交作为新的盈利增长点,陌陌和探探都必须解决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提高用户留存率。根据易观国际的数据来看,除了游戏直播,陌陌其他头部平台的用户留存率不足30%。

而探探的用户存留率也一直徘徊在20%—30%。据了解,通过探探、陌陌认识的用户,将联系迁徙至微信是大概率事件,也就说,陌生人社交平台上虽然新用户在不断进来,老用户也在不断流失,在此情况下,用户规模很容易触及天花板,且很难实现稳定增长。

毫无疑问,陌生人社交仍是一个庞大的刚需。探探CEO王宇曾预测,国内拥有陌生人社交需求的用户规模大致在3—4亿。但是如何变着花样留住这些潜在用户,并沉淀用户关系,最终实现平台转型,找到新的增长点,才是关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