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让斗鱼虎牙合并制衡B站快手企鹅电竞合并斗鱼虎牙哪个平台好

【吸收财讯:制衡快手?差远了他们两个,四家腾讯都是股东】直播新战事:腾讯推动斗鱼虎牙合并,制衡B站、快手?

【核心提示】

1.多位知情人士称,斗鱼、虎牙的合并已在路上,推动其合并的建议由腾讯提出,具体细节未定。

2.推动斗鱼虎牙合并的背后,是腾讯近年来对战略投资企业的管理收紧,以及腾讯在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领域的焦虑。腾讯希望这部分用户留在自己的生态内,但B站、抖音和快手正在吸引这部分用户。

3.大鹅文化原CEO王宇阳和原COO王智开已经加盟B站。今年计划投资18亿元押注直播的B站,成为该领域巨大变量。

4.抖音(合并火山小视频)的直播营收已经逼近,甚至在今年的某段时间超越快手。

直播新战事:腾讯欲推动斗鱼虎牙合并 制衡B站、快手?

今年4月,腾讯旗下全资子公司Linen Investment Limited宣布以约2.63亿美元现金向欢聚集团购买虎牙约1652.38万股B类普通股,交易完成后,腾讯将成为虎牙最大股东,且将合并虎牙的财务报表。这一情景或将在虎牙的最大竞争对手——斗鱼身上重现。

近日,多位接近交易的人士独家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证实,斗鱼、虎牙的合并已经在路上了,推动其合并的建议由腾讯提出,具体细节未定。“最快可能今年底、明年初,在这之前虎牙还将迎来新高层,以及新战略目标”,虎牙内部人士李杰(化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这背后是腾讯近年来对战略投资企业的管理收紧,以及腾讯在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领域的焦虑。“从今年开始,腾讯也在加强对具有战略意义的投资(控股)公司的控制力,比如腾讯音乐、阅文集团、Super Cell的并表,以及阅文集团管理层的更替”,腾讯内部人士陈康(化名)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说。

“腾讯旗下缺一个PUGC平台,用户退出游戏后,去哪里知道新的游戏?在哪里继续看游戏相关的内容?腾讯肯定是希望这部分用户留在自己的生态内,但目前这部分用户正被B站、抖音和快手吸引。”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说。

“需要警惕的是,游戏长视频和游戏短视频正在绕道包抄,抢夺用户使用时长,然后是游戏直播的份额。”上述虎牙内部人士李杰说。视频与直播的内容融合,有点像出口贸易,开放总是强过闭关,但总会有贸易顺差和贸易逆差,腾讯要考虑的是如何增强旗下直播平台的壁垒。

根据直播数据公司小葫芦的信息,2020年3月斗鱼、虎牙、B站、快手的礼物收入分别为9.74亿元、8.18亿元、10.05亿元和17.49亿元;2020年4月斗鱼、虎牙、B站、快手的礼物收入分别为7.19亿元、8.03亿、8.92亿元和19.05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斗鱼、虎牙合力,恰好可以在直播行业与快手基本打平,并且超越B站一个身位,形成制衡。

控股:一场早已注定的“阳谋”

“腾讯用最便宜的方式,拿下了虎牙。”“上下游的关系,版权上的控制,从虎牙诞生起就是注定的。”上述虎牙内部人士李杰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说。

游戏直播行业已经形成了从游戏版权、电竞赛事到直播平台、公会、主播及衍生品的产业链,这其中又以游戏版权和电竞赛事为核心。一场知名电竞赛事的直、转播权都在数千万级,甚至过亿。腾讯掌握着游戏版权和电竞赛事等上游资源,这也是腾讯能在虎牙上市前,“突击”入股的关键筹码。

2018年3月8日,腾讯在同一天宣布对斗鱼和虎牙进行战略投资,金额分别为6.3亿美元和4.6亿美元。2018年5月11日,虎牙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从投资到上市,二者时间间隔仅2个月。

“从虎牙的角度,如果不拿腾讯投资,腾讯随时可以从版权角度掐住它的脖子”,“就腾讯而言,不可能在短时间扶持斗鱼‘打败’虎牙,也不希望看着用户流失,投资是最好的防御措施。这条赛道上不能跑出来一家公司,是腾讯没投的。”南山资本创始合伙人何佳此前接受本报采访时称。

此外,交易对价非常划算,根据招股书,在公开募股前,腾讯的4亿美元换了虎牙39.8%的股权,并且两年内可以增持至50.1%,也就是说虎牙当时估值仅有11.6亿美元,而斗鱼在当时的估值是25亿美元。

除了成功“火线”入股外,腾讯还为日后控股虎牙拿到了“船票”。虎牙招股书披露,腾讯有权在2020年3月8日至2021年3月8日期间以当时公平的市场价格购买额外股份,以达到虎牙直播投票权的50.1%。

在上述条款刚到期的一个月,2020年4月,腾讯便行使了权利。事实上,腾讯最终控股虎牙有两种实现路径:一种是最后执行的,即腾讯出2.63亿美元现金向欢聚集团购买约1652.38万的虎牙股B类普通股;另一种是,虎牙给腾讯定向发行约3200万新股,稀释欢聚集团的股权,腾讯将花费约5.3亿美元左右,欢聚集团无法直接拿到现金,虎牙会得到这笔融资款。

最终,欢聚集团“火速”同意了转让,腾讯也选择了代价最少的方式,速度快得让很多圈内人震惊。分析人士认为,欢聚集团之所以同意转让,除了虎牙上市时的约定外,这两年欢聚集团旗下Bigo、Hago、Likee在海外多点开花,对虎牙的依赖逐渐减少,同时海外扩张也需要强现金流支撑。

至此,腾讯对虎牙持股比例升至36.9%,拥有50.9%的投票权。这成为推动斗鱼、虎牙合并的基础之一。

直播新战事:腾讯欲推动斗鱼虎牙合并 制衡B站、快手?

合并:斗鱼、虎牙已在路上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本次斗鱼、虎牙的合并,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股权上,腾讯已经依靠4月初的增持扫清了欢聚集团的“障碍”,同时成为斗鱼、虎牙的第一大股东。公告显示,截至4月3日,腾讯通过全资子公司持有虎牙36.9%的股权,拥有50.9%的投票权。截至3月31日,腾讯通过全资子公司持有斗鱼38%的股权,拥有38%的投票权。

业务上,腾讯长期担任斗鱼、虎牙的最大机构股东,无论在电竞赛事、游戏推广、主播管理上,都经历了长时间的磨合,整合难度较小。据新京报贝壳财经了解,虽然斗鱼、虎牙由腾讯战投部门投资,但在腾讯互娱事业群(IEG)内早已成立了类似“直播中台”的组织,用来统筹斗鱼、虎牙和企鹅电竞间的关系,并且限制主播在上述三个平台的“跳槽”行为,负责人为IEG直播业务部总经理殷婷,此前她还一直担任斗鱼董事,今年年初才卸任。

另一个例证是,入驻虎牙的腾讯高管,都是负责具体业务的,而非负责财务或投资的。比如,被任命为虎牙董事长的黄凌冬,是腾讯互动娱乐集团的总经理,入职腾讯前曾担任游戏公司第九城市副总裁;被任命为虎牙董事的许光,是腾讯互动娱乐集团的总经理,主管游戏发行;被任命为虎牙董事的蒲海涛,是腾讯总经理,主要领域是并购、资本等相关法律领域。

形势上,经过多轮谈判和心理建设,腾讯、斗鱼、虎牙的管理层对合并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

“对于腾讯而言,微视经过一年多对抖音、快手的‘仰攻’,无论在用户量、内容生态还是技术体系上,都无法与对手抗衡,急需补齐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这块短板。而斗鱼、虎牙拥有丰富的主播资源,在内容运营上自成体系,只是缺乏流量入口,合并显得顺理成章。”直播行业投资人刘昊(化名)对贝壳财经称。

“合并这件事,虎牙已经出局(指已被腾讯控股),陈少杰还在谈判牌桌上”,上述虎牙内部人士李杰对贝壳财经说。而斗鱼创始人兼CEO陈少杰曾多次回应称,“合并的问题主要取决于大股东腾讯决策。腾讯对斗鱼有很好的业务支持和资本帮助,也赋予了斗鱼管理层很强的决策权和主导权。”

“斗鱼的优势在于其长期建立的生态,比如花大钱养一些不赚钱但有情怀的游戏,对主播的管理和风控,以及由二次元生态演变而来的社区文化”,曾在多家直播平台供职的张力称。不过他认为,由于地处相对安逸的二线城市,斗鱼也存在人效较低的问题。

小葫芦数据显示,国内9.2万头部主播中,虎牙占据3.2万,斗鱼占据2.5万,快手占据1.3万,B站占据0.8万。斗鱼高管曾多次表示“前100位的大主播都已完成了五年合同的换签,有的甚至与斗鱼合资成立了公会。”也就是说,其他平台想要在主播生态上超越,至少需要等本平台培养起大量优质的主播,或者上述大主播过了与斗鱼的优先续约期。另有数据显示,斗鱼和B站的用户重合度在45%左右。

此前,腾讯曾至少两次提出推动斗鱼、虎牙合并的建议。

从事直播行业多年的资深人士王聪(化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早在斗鱼赴美上市前(2018年底2019年初),腾讯曾试图促成斗鱼和虎牙的合并,原因是担心斗鱼上市冲击虎牙股价,或者二者股价相互影响。但当时孵化了虎牙的欢聚集团董事长李学凌并不愿轻易放弃虎牙控制权,斗鱼管理层也希望谋求独立上市。

2019年四季度,快手游戏直播宣称日活已经超过斗鱼和虎牙日活之和,腾讯对快手的投资比例却屡谈不拢。这种情况下,腾讯再次提出促成斗鱼、虎牙合并的计划。这一次取得突破性进展,曾在用户、主播、运营上激战的斗鱼、虎牙团队,历史性地坐上了同一张谈判桌上。

变量:投资18亿元押注直播的B站

B站正在成为游戏直播领域的最大变量。此前,B站一直被外界称为“披着游戏外衣的视频网站”,但近来B站业务进一步多元化,而多元化中较为突出的业务是直播业务。

直播新战事:腾讯欲推动斗鱼虎牙合并 制衡B站、快手?

B站的主要收入分别来自移动游戏、直播和增值服务、广告、电子商务等,2019年四季度这四项业务分别占总收入的43.4%、28.4%、14.4%和13.7%,在全年中这四项业务分别占总收入的53.1%、24.2%、12.1%和10.7%,游戏仍占半壁江山。但在2019年四季度,B站来自直播和增值服务的收入5.71亿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183%。

如果说,去年年底强势拍下S赛三年独家直播版权,是B站发力直播的集结号,那么今年计划投资18亿做直播,则被寄予了扩大用户量、丰富商业模式的希望。

上述直播行业资深人士王聪曾对新京报贝壳财经指出,B站拍下S赛三年独家直播版权是为了做大直播用户量,但电竞赛事的用户通常是苛刻且付费意愿较差的,如何承接这些用户是B站需要面对的问题。

直播行业资深运营赵名(化名)则指出,B站今年重仓直播,也是为了饱和创作者的收入结构。“目前来讲,无论是长视频、短视频还是PUCG(准专业内容生产),最终都逃不开直播的变现方式,因为平台补贴不可能长久,广告收入只有极少数创作者可以实现,电商带货则需要靠大流量。”赵名说。

但赵名认为B站做直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首先,B站的视频运营(编辑)和直播运营(编辑)是两套人马,但争夺的推荐位置却只有一套。其次,直播内容没有设置主要的内容脉络,和主站的关联度不强,也没有用收益逻辑去捆绑导流。最后,MCN在视频和直播上的分工和收益也没有明确分开。

不可忽视的是,B站已经不是原来的“小破站”,2019年第四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达1.3亿,同比增长40%,每季度的游戏收入也都接近10亿规模。陈睿也在分析师会现场定下“小目标”——“我们设定的2020年和2021年的用户增长目标,分别是月活达到1.8亿和2.2亿。”

同时,新京报获悉,原大鹅文化CEO王宇阳与原大鹅文化COO王智开已经加盟B站,王宇阳担任直播事业部的总经理,负责产品,直接向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汇报;王智开担任直播事业部的副总经理,负责运营,汇报给王宇阳。大鹅文化是知名游戏MCN机构,此前已与小象互娱合并。创办大鹅文化前,王宇阳曾任职虎牙,负责Dota2和英雄联盟的赛事内容,王智开曾是腾讯旗下企鹅电竞运营负责人。

B站还在阿里和腾讯间也竭力保持着平衡,控制着自身投票权。这一切都让B站成为了游戏直播行业中最不可控的“变量”。

强敌:快手、字节跳动环伺

几乎在斗鱼上市的前一天,快手公布了其游戏直播数据,截至2019年上半年,其游戏直播移动端日活跃用户破3500万,游戏视频日活用户达5600万。这一数据引发投资人震动,这也间接导致斗鱼股价上市即破发。

游戏直播被称为快手攻坚南方市场和“K3战役”(在春节前快手日活突破3亿)的利器,去年其展开一系列动作,包括签约头部主播、引入地方公会、上线游戏类付费视频等。值得注意的是,在腾讯投资后,快手游戏直播与腾讯在各项电竞赛事上的合作也在增多。

但快手游戏直播是否坚不可摧?南山资本创始合伙人何佳在此前接受本报专访时称,“如果非要去做对比,那我觉得不光要关注日活用户或者用户增长量之类的数据,还要关注用户访问时长等要素,因为这些关于用户属性、用户认知、平台为用户提供的直播内容质量的问题。”

新京报贝壳财经曾报道,春节后,快手调整了游戏业务的组织架构,原本分为两个团队的自研游戏和游戏直播,被调整为由自研游戏团队全权负责,负责人为唐玉宇(音),而游戏直播原负责人林麟则管理其他直播业务。

“快手在游戏策略上,有些纠结和没头绪,字节跳动至少没有摇摆”,上述直播行业投资人刘昊对新京报贝壳财经称。曾在多家直播平台供职的张力也对记者表示,希望快手加强在专业赛事、主播生态上的建设,但快手内部的态度却是“感受到重要,但并不觉得是核心”。

另外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是字节跳动旗下的直播平台,虽然腾讯已经通过切断合作、诉讼等方式,严令禁止字节跳动旗下平台直播腾讯的游戏内容。但字节跳动旗下平台的直播收入却呈现直线增长趋势,团队也都与游戏直播行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新京报获悉,抖音(合并火山小视频)的直播营收已经逼近,甚至在今年的某段时间超越快手的直播营收。具体而言,去年火山小视频直播营收约100亿元,抖音接近200亿元,而快手去年的直播收入刚超过300亿元。另据了解,火山小视频的直播产品负责人正是前熊猫直播产品负责人,抖音的运营团队则主要来自斗鱼的秀场专区,也有部分熊猫直播和快手的前员工。

而且与斗鱼、虎牙对游戏的推广作用类似,游戏广告在字节跳动平台上的转化效果十分突出。App Growing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游戏行业在抖音上的投放比例最高,2月份达36.79%,更有小游戏通过抖音2亿播放量,转化出1200多万新用户。

字节跳动旗下无大型重度游戏可直播的窘境也将在今年解决。据报道,字节跳动将在今年推出一款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一款SLG(策略类游戏)和MMO游戏(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并已有游戏取得版号。届时,字节跳动的短视频、直播渠道,将和自研游戏形成合力,也将一改没有游戏可直播的局面。

综上,B站的突然入局,快手的强势进攻,以及字节跳动对游戏业务的窥探,都成为腾讯加速整合旗下游戏直播平台的动力。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杰、陈康、王聪、张力、刘昊、赵名均为化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金蕾 编辑 赵泽 校对 陈荻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