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多多股价暴涨暴跌熔断房天下乌龙房多多是个什么样的公司靠谱吗

【吸收财讯: 四五天前就说这是要割韭菜的节奏,信了吧? 这走势不嫌丟吗 !】房多多(DUO)的股价近两日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奇遇。股价暴涨后跌近70% 房多多经历奇幻过山车作者: 孙梦凡。。。美东时间10日,房多多盘前大涨近180%,开盘后再涨40%后扭头向下,至收盘暴跌66.38%,报收15.82美元。这家美国上市的中国房地产中介电商机构的股价在此前刚经历过一日飙涨。美股周二(6月9日)盘中,该股两小时内一度暴涨十多倍,最高达1200%,触发十余次熔断,当日收盘报47.06美元,较开盘上涨394.85%,创上市以来股价收盘新高。

jl8777_szm : 暴涨逾1200%,还怕跌66%吗 ?“身价”一夜暴涨前,房多多股价长期横盘,徘徊于10美元左右,每日交易量也维持在数千股水平。房多多股价此番反常走势令市场大感迷惑。且在美股周二当日交易中,房多多股票换手率仅0.32%,低换手率意味着股票流通性较差,也构成股价能快速上涨的空间。是资金炒作、财报数据泄露,还是交易失误?市场众说纷纭,但均只限于猜测。

轮股价大涨可能与财报无关,或只是一场乌龙。有分析人士认为,一些投资者混淆了FANG(即Facebook、亚马逊、奈飞和Google)与房多多(Fangdd),原本打算买入FANG的投资者错误地买入了房多多。此外,公司英文名称为Fang的房天下控股(NYSE:SFUN)股价收涨3.25%,盘中一度涨近50%。据外媒报道,此次股价异动可能是某个交易员把房多多(FangDD)当成FANG(包含Facebook、Apple、Netflix、Google的资产包)进行交易,但也只是猜测,目前没有理由可合理解释本次股价疯狂上涨。

此前公布的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房多多平台拥有131.9万注册经纪商户,相较于2019年同期的97.4万增长35.4%,其中第一季度在房多多平台上的活跃经纪商户数超21.8万,相较于2019年同期增长42.8%。

2020年第一季度,房多多的闭环GMV为179.2亿人民币(约25亿美元),营业收入为2.7亿人民币(约3,840万美元),同比下降46.5%、58.5%。

房多多董事兼联席CEO曾熙表示:“尽管疫情对宏观经济和房地产交易产生明显的冲击,但也加速了中国房地产交易服务线上化的进程。房多多在特殊时期采取积极举措,发挥独立第三方平台优势,加大对经纪商户线上化作业的赋能,持续在SaaS产品和解决方案、房源资源扩展、商业产品优化及商户服务等方面深化和创新。公司一季度活跃经纪商户数量、新房项目数双双增长,创新增值产品的收入发展迅猛,均体现了我们在这些方面的积极探索。”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房多多平台的活跃经纪商户规模较2019年同期增长43%,达21.8万,其中2月同比增长64.4%,3月活跃商户数突破历史新高为15.9万。

2020年第一季度,房多多平台上线的新房项目数为2,377个,较2019年同期增长54.8%。其中,第一季度平台上线特惠房源项目数达1,008个。

同时,平台加大二手房业务的研发力量,基于平台商户“在线做二手房生意”的需求,快速迭代SaaS的二手房功能模块,升级多多云销与多多交易CRM系统。多多云销CRM致力于提升商户二手房房客源共享、匹配、管理效率,而多多交易CRM致力于解决商户二手房交易过户的流程管理、服务管理、运营效率管理等问题。在此基础上,平台在上海、杭州等核心城市已开设二手房城市交易服务中心,并酝酿推出“交易保”产品,目标实现二手房交易数据化并深入线下交易场景,与商户共同实现金融增值服务收益。

第一季度,加入平台优选联盟的合作门店超1000家,有近1万优选商户在线活跃。

除帮助商户“在线卖新房”、“在线做二手房生意”两大核心业务外,房多多在2020年第一季度还重点打造“车位通”、“美房宝”两大创新产品。2020年第一季度,房多多销售车位产品实现收入3,557万人民币。

就市场异动,房多多表示,鉴于美国存托凭证(ADS)的价格和交易量增加,不对异常市场活动或投机行为发表评论,并告诫投资者,由于无法控制的原因,公司美国存托股份的交易价格可能会出现重大波动。

房多多是中国居住服务领域的互联网开放平台,成立于2011年,公司曾获得鼎晖投资、嘉御基金等投资,业务涵盖新房、二手房、租房、金融业务、增值服务等居住服务相关领域。2019年11月1日,房多多正式登陆美股。

在房产中介行业,房多多被称为“中介的中介”、“地产界的淘宝”。

“房多多的宗旨是帮助房产交易中的每个角色回归其角色本质,同时定义一系列规则以保证大家都能在一个生态系统里繁荣共生,房多多保证不参与任何一笔交易。”房多多联合创始人兼CEO段毅曾表示。

不过,据最新发布的一季度财报,房多多仍亏损。

今年第一季度,房多多闭环GMV(成交总额)179.2亿元,营业收入2.7亿元,同比下降46.5%、58.5%;归母净亏损1.36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5143.9万元;摊薄后每股亏损0.07元,去年同期每股亏损0.05元。

“由于中国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对房地产中介的约束,对中介在此期间开展业务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代理业务活动的减少导致公司市场交易数量和GMV减少,显著抑制了公司的创收能力。”房多多表示。

不久前,房多多还被曝出员工持股计划延期行权、缓发部分员工薪资。“在全行业处于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此举是为实现公司、股东和员工利益的一致性,维护员工持股计划持有人的利益。”房多多称。

不过,公司管理层对行业及自身前景仍存乐观。段毅认为,疫情暴发极大阻碍了中国房地产经纪人离线工作的能力,离线营业时间减少到2019年同期的三分之一,但经纪人开始越来越依赖于利用在线平台来管理业务。

房多多预计,公司2020年第二季度的营收将在6.6亿~7.2亿元之间。

但放诸整个行业,同业竞争已越发激烈,头部公司链家及旗下的贝壳找房、58集团旗下安居客,来势汹汹又与房多多业务有极大重合,尚未拥有自身独特商业模式的房多多,如何在厮杀中构筑业绩护城河?

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房多多平台注册经纪商户131.9万,同比增长35.4%;期末公司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10.717亿元、短期银行借款4.88亿元和未使用的银行贷款3.15亿元。

对于如何才能撑起房多多股价如此暴涨,或许正如浑水机构所调侃那般,“我想这些人发现了治疗癌症、新冠以及宿醉的办法”。

One

谁都或许没有想到,随便抓一个叫多多的就能够这么火。

在美东时间6月9日,于去年11月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的房多多股价出现暴涨,于当日收盘报47.06美元/股,涨394.85%,盘中一度涨1256.89%至129.04美元/股,14次触发熔断。

仅以当日收盘价看,房多多股价已创下上市以来最大单日涨幅及收盘新高,已较上市首日收盘价上涨逾260%。

在北京时间6月10日,房多多盘前继续上涨,于7点左右,曾一度涨至131美元,涨幅178.37%。开盘之后,房多多股价高开低走,开盘62.5美元,盘中短时间涨至75美元,随后便快速下跌,截至发稿,报19.21美元,跌幅六成。

一时间,房多多引爆了整个市场。有猜测内幕消息提前泄漏,有猜测出现“乌龙指”,公司内部炒作也成了市场怀疑的方向。

吃瓜、打卡的人群无一不在关注着。只是,真要道出个所以然来,却都是满头雾水。

就连房多多自身也是,能做到的,只有公告提示风险。其表示,不对异常的市场活动或投机行为发表评论。此外还告诫投资者,由于无法控制的原因,公司美国存托股份的交易价格可能会出现重大波动。

实际上,在美股暴涨暴跌并不少见,近期即将破产的梅西百货、赫兹租车等多家即将破产的股票也出现剧烈波动,单日翻倍的股票可谓比比皆是。

只是房多多的幅度确实太大了。

Two

暴涨后的第一天,正是房多多发布一季度财报的时间,不过,这份报告并不漂亮。

2020年第一季度,房多多的闭环GMV为179.2亿元(约25亿美元),营业收入为2.7亿元(约3840万美元),同比下降46.5%、58.5%。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房多多第一季度净亏损为1.1亿元。

稍微好看点的数据也许只有注册经纪商户等指标。截至2020年3月31日,房多多平台拥有131.9万注册经纪商户,相较于2019年同期的97.4万增长35.4%,其中第一季度在房多多平台上的活跃经纪商户数超21.8万,相较于2019年同期增长42.8%。

此外,2020年第一季度,房多多平台上线的新房项目数为2377个,较2019年同期增长54.8%。其中,第一季度平台上线特惠房源项目数达1008个。

细看其中商业模式,房多多依然采取的是推动传统房地产交易线上化的进程,通过移动互联网、SaaS和大数据,平台为中国的房地产经纪商户提供产品和解决方案,改变他们传统的作业方式,提高服务效率,同时增加业务类型并拓宽服务范围,形式上与之前并无太大变化。

不可否认的是,确实在疫情期间,线上售房成为了热门话题,但多数方式为房企自建App、小程序,或是与淘宝、京东、苏宁易购等互联网电商流量大户合作,对于房地产行业的电商从业者们,却并没有太多亮点。

有意思的是,与房多多有着类似模式,同样在美股上市的58同城,近日股价却保持稳定,一直在50美元/股徘徊。并且,据后者发布的业绩预期,其一季度总营收区间为21.6亿元至22.6亿元,同比下降25%至29%。

事实上,业内的龙头一直被认为是58同城、安居客等。在极光大数据去年发布的房产信息服务app行业研究报告中也指出,房多多不管是作为App的使用率还是首选率,均排名靠后,绝大部分用户更偏向于58同城、安居客、贝壳找房、房天下等平台。

只是,作为行业龙头的58同城,数据优于房多多,股价上的待遇却是不一样。

Three

“乌龙指”,是股票交易员、操盘手、股民等在交易的时候,不小心敲错了价格、数量、买卖方向等事件的统称。这一次的房多多股价波动,也被看作是一次乌龙事件。

事实上,金融市场从不缺乏乌龙指,层出不穷且形式各异。

在今年3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曾停止了Zoom Technologies的股票交易,理由是担心投资者在新冠疫情期间“将这家公司与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另一家名称相似的公司混为一谈”。后者是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因提供远程会议服务而股价成为热门题材。

被错投的这只股票在被SEC停牌前涨幅超过了240%。一个月的时间内涨了近7倍,从每股约3美元升至20多美元。

有业内人士便猜测,或许出现大的投资机构错买,将房多多和拼多多混淆。甚至有人调侃,也许是因为微软双屏手机Surface Duo或是Google Duo群组通话新功能刺激,让房多多股价一夜飙升。

同时,输错价格的案例却也有不少,最为著名的是2005年日本瑞穗乌龙指事件。彼时,日本瑞穗证券公司的一位交易员接到客户委托,要将一股J-COM公司股票以61万日元的价格卖出,结果他错误地将这一指令,输入成了以每股1日元卖出61万股J-COM公司股票。

等到瑞穗方面认识到这一错误的时候,已经有55万股的股票交易完成了。可由于J-COM公司发行的股票只有1.45万股,而瑞穗证券公司预约售出的股票数量是其发行量的42倍,属于卖空行为,瑞穗证券公司必须大量买入嘉克姆公司股票,才能使交易成立。

随后瑞穗只好大规模回购股票,而这一行为又导致J-COM公司的股票快速上涨,一来一回,瑞穗公司的损失超过300亿日元。

此外,在今年3月,英国联合食品集团的股价曾出现瞬间跳水,其股价从1600便士的水平直接跌至0.01便士。伦交所当日也紧急公告,根据相关规则取消了错误价格下的交易执行。

Four

房多多的股价也许就是一场割韭菜游戏。

股价暴涨当天,房多多股票成交额仅为1586万美元,换手率仅0.32%。在此之前,房多多每日的成交量几乎可谓没有,换手率多位于0%或0.01%。而暴涨后第二天,房多多股价虽高开低走,更值得注意的是,成交量在短短一个多小时便达到暴涨当天的两倍。

这样的表现,或许可以简单理解为,通过喊高价格,吸引市场注意力,再通过打折促销的方式,大批量出货,而实际成本,也不过就是10多美元。只是,背后的卖家是谁,就无从得知了。

不过,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

实际上,在房多多暴涨之后第二天,A股的房地产电商、代理等相关服务行业上市公司股价大幅高开,其中,同样作为房地产电商行业一员的我爱我家,开盘报价3.78元/股,涨幅9.88%,涨停开盘,随后才逐渐回落,收盘报每股3.55元,涨幅3.2%。

无独有偶,每一次的热门,都会迎来资本的炒作,就房地产行业而言,在今年3月份,因《国务院关于授权和委托用地审批权的决定》的出台,其中提及在严格保护耕地、节约集约用地的前提下,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改革土地管理制度,赋予省级人民政府更大用地自主权的消息。

因此,土地流转板块开始大涨,彼时,包括海泰发展、京投发展、亚通股份、上实发展、绿景控股、中华企业、中国武夷、铁岭新城等股份涨停,而其余如京汉股份、空港股份、渝开发、光明地产等亦有较大涨幅,分别涨8.18%、7.29%、5.22%、5.18%。

但这也不过是市场热点题材的炒作。上述个股中,不少公司在股价异动后表示与相关热点并无关联,其中以京投发展为例,其便表示公司土地储备中无永久基本农田、生态保护红线、自然保护区用地。而它的股价,在短短的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涨幅超过20%。

只是,潮水来的有多汹涌,退的就有多迅速。京投发展否认之后,其股价瞬间跳水,也是短短三日便回到消息前水平。

对于房多多而言也是如此。资本退出后,没有优秀业绩,利好消息支撑的股价,也瞬间被打回了原样。截至发稿,房多多股价报19.21美元,跌幅六成,较高点129.04美元大幅缩水。

对于如何才能撑起房多多股价如此暴涨,或许正如浑水机构所调侃那般,“我想这些人发现了治疗癌症、新冠以及宿醉的办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