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城证券是正规公司吗杀猪盘背后隐现ST步森实控人王春江广东信汇

【吸收财讯:开户都不查是不是正规券商?这是活该啊!加过他们的群看热闹,天天截图抓涨停,我讽刺所谓的导师,你100万,一年赚的钱超过马云】被带单老师拉入股票交流学习群,买入后股票立马暴跌,亏损到来不及追加资金,最终所持股票直接被平仓,许亮回忆不久前在所谓的“中城证券”交易平台上的这一幕,仍然心有余悸。原标题:李鬼“中城证券”背后是谁?或隐现ST步森实控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内江绿叶 : 我几乎每周都会接到2-3个95开头的电话,自称专业证券分析师荐股,不胜其烦,每次我都给电话标记为骚扰电话或诈骗电话,希望股友们也这么做,阻断骗子路径。 。。“从4月30日进场到5月25日,不到一个月时间内投入200多万元,购买南京公用、城邦股份等5只股票,在统一的时间,被催促速进场,全部满仓操作,但是一买进就连着暴跌2-3个跌停板”,甚至“来不及追加信用金,就直接被平仓了,只剩10多万元”,许亮提到。

那么,拉许亮加入“内部股票交流学习群”的中城证券,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其是否拥有证券公司的合规资质?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展开了调查。

查无此号的假券商

记者在互联网上搜索“中城证券”四个关键词,跳出来的不少描述为《中城证券无法出金正规吗?不能提现骗局!》《中城证券老师带单不正规!本人亲身经历揭露屡屡亏损内幕》《中城证券惊人骗局揭秘!真实内幕大曝光!》等质疑贴子。

搜索中城证券官网(http://zhongchengzq.com/index.html)可以看到,官网首页跳出几个蓝色大字“随时随地创造您的财富”,下面一行字赫然写着,“加入中城证券,为您的投资增值”。

其官网介绍,中城证券的全球办事处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平安国际金融中心,不过并没有具体地址,其列了“投资能力”“投资过程”“更多相关资讯”“最新市场消息”“欲知详情”等板块,但是点击进去却是空白,很难找到关于该公司的实质性介绍。

官网还标注了一套完整的交易流程:包括“登陆中城证券资产官网,在业务资料下载交易软件并安装,下载交易软件以后,阅读投资者交易以及风险提示,提交信用证券账户申请表到官方邮箱,或者相关工作人员,完成信用评级审核后签署适当性相关协议,融资融券合同,完成账户注册,然后登陆账户,注入资金”等步骤。

不过,记者查询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备案公示信息的133家证券公司中,并无这家“中城证券”。

耐人寻味的是,中城证券官网下端还有一行英文小字,翻译过来的意思是,“本广告未经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审查”。

据许亮事后回忆,中城证券提供的操作系统存在诸多蹊跷之处,比如,“该操作系统有手机版和电脑版,每只股票买进以后,系统有一个默认设置的止损价格,为了保证股票下跌不被平仓,可以手动修改一个想要的止损价位,如果用电脑版操作设置任何的止损价,电脑提示设置都是成功的,上面自动跳出来价格也就是你设置的止损价。”

但是其被平仓之后,却被客户经理告知,“如果想要设置更低的止损价区间,必须要追加信用金,必须要用手机操作,按照手机自动跳出来的那个止损区间价位设置才是有效的”。

事实情况是,许亮购买的股票下跌2-3个跌停板之后,为了保住股票不被平仓,“不断追加信用金,但是追加了5次之后还是被平仓,即使有钱追加,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被平仓”。

此外,令许亮纳闷的是,“每次入金的收款名称和账户都不一样。每天的入金通道都是更新的,而且有特别的提示,对方要求‘按照每天最新的入金通道入金,否则后果自负’”。

一位市场人士分析指出,“这是投资市场较为典型的荐股诈骗模式:骗子想方设法拉客户—建群—谈股票—转群炒股或其他产品—开课—幕后操控—造成客户巨大亏损后解散群——骗子集体隐匿”。

“这些平台往往推荐投资者开设专户,一开始安排老师带着散户盈利尝尝甜头,步步诱导群友们加大投资,等投资者加大投资量,一次次买单之后,客户却遭到惨重损失。”该人士分析指出。

类似的一幕也在近日上演。

6月3日,就有投资者向媒体爆料称,盛洋科技股价异动背后或为骗局。当天有多个微信号在不同直播炒股群内,同时强力推荐盛洋科技,荐股者声称股价将瞬间爆发涨停,建议股民全仓速抢。但事实上,盛洋科技股价当天早盘短暂冲击涨停后便掉头向下,最终收盘跌停。

ST步森实控人是何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许亮向记者展示“最后出金只有10多万”的汇款账号,抬头为一家叫做“广东信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公司,背后则隐现ST步森实控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可知,广东信汇号称“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包括便民支付、银行卡收单、创新支付等,同时整合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线下和线上的创新型支付终端”。

广东信汇官网(http://www.xhepay.com/)显示,其于2012年3月29日在珠海市成立,注册资本3000万,创立了国内领先的创新型第三方支付品牌——信汇支付,并于2013年获得由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同年成为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会员单位。2017年5月由易联汇华收购,正式成为易联汇华集团一分子,继续在支付领域,为广东省境内中小微商户提供便捷全面的支付服务。

启信宝查询工商信息显示,广东信汇地址位于广州市天河软件园建工路12号东塔6层,共有5位股东,易联汇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为大股东,持股60.4%,自然人王东红、余江县方昆商务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余江县方锦商务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余江县方衡商务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均持股9.9%。

穿透股权结构后,广东信汇实控人名叫王春江,而王春江更为人熟知的另一个身份,是ST步森实控人、董事长。

2019年5月28日,ST步森披露了《关于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拍卖的进展暨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东方恒正”)通过司法拍卖取得公司原控股股东重庆安见汉时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2240万股(占比16%),成为第一大股东,实控人变更为王春江。

2019年9月,ST步森原董事长赵春霞辞去相应职务,到了2019年10月,王春江被选举为ST步森新一任董事长。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36岁的王春江,西北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本科学位。2007年-2011年6月,微软有限公司从事产品设计及项目管理工作;2011年9月至今,任易联汇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负责公司融资,研究决策公司发展路线,规划公司产品。

耐人寻味的是,市场上也存在不少对广东信汇的质疑。比如,5月25日,在某投诉平台上,一位何先生讲述自己今年3月误入非法平台“杀猪盘”,要求第三方支付退回损失。

何先生称,钱都是经过有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付款的,经过银联得知该第三方支付平台正是广东信汇支付。而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三方支付不得直接或变相为网络赌博等非法平台提供资金结算通道。

“5月跟信汇支付联系,并提供了单号全部资料,他们说联系商户退款,现在时间过去半个多月,电话也联系不上了。”

就在几天前,杭州警方打掉一荐股“杀猪盘”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与许亮的遭遇几乎如出一辙。

经专案侦查,警方迅速掌握了该公司的组织架构及人员情况,涉及全国各地同类案件30余起,案值400余万元。

该涉案公司与境外“杀猪盘”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勾结,共建微信群行骗,并为境外诈骗团伙提供“引流”服务。

该公司在网上购买证券公司注册用户信息后,由业务员用指定的“话术”给炒股用户打电话(一般为“95”开头的电话),如客户有意向便申请加微信好友,后将受害人拉入炒股群。群内人员有业务员、客户等五类人,其中群内“指导老师”对有套牢股票的客户用专门话术和方法以骗取客户信任,后向客户推荐一名为“中城证券”的信托融资平台炒股。

许亮正是由此走上了“被割”之旅。

针对许亮的遭遇,一位证券从业人员表示,“这大概率是家骗子公司,券商是需要牌照的,只有通过证监会审核才有资格从事相关经纪业务,这家没有资质的公司甚至都不会报单到交易所,充值进去钱就没了,很可能是虚拟盘。”

6月7日晚,*ST步森(002569.SZ)公告,公司股票于6月8日停牌一天,6月9日复牌后,公司股票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并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ST步森”变更为“ST步森”。

这头刚“官宣”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另一边*ST步森又公告收到了深圳国际仲裁院送达的《裁决书》。

本次收到的《裁决书》是针对信融财富的6个仲裁案件中的3个的裁决,*ST步森在3个案件中均为第五被申请人,信融财富因与徐茂栋及其关联方的纠纷,要求*ST步森对债权本金4000万元及其利息承担连带责任。根据《裁决书》的裁决结果,*ST步森不承担担保责任。

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公司对外提供担保应当由公司有权机构以法定程序作出决议,即将公司对外提供担保的决定权授予公司章程确定的董事会或股东大会,而公司法定代表人或其他人员未经公司有权机构决议,无权对外提供担保。

根据步森股份公司章程相关规定,步森股份对其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须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步森股份作为上市公司,其公司章程、股东信息等均为公开披露的信息,申请人与步森股份签订《保证合同》时应对公司章程、公司决议等与担保相关的文件进行审查,主要包括同意担保的决议是否由公司有权机构作出、决议是否经法定或章程规定的多数通过等。

经查明,本案并未有证据证明该担保事项经股东大会决议,并且在《保证合同》签订后,步森股份对该保证行为未进行过任何方式的追认。因此,《保证合同》对步森股份不发生法律效力,步森股份不需要承担保证担保责任。

本次裁决将对公司2020年年度利润产生一定影响。据悉,信融财富系列仲裁案涉及6个仲裁申请,合计本金4000万元,本次收到的裁决书是针对其中的3个仲裁案件,涉及本金合计2200万元。*ST步森2019年度财务报表按照仲裁申请人请求的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债务的二分之一承担连带责任的原则计提预计负债,即截止2019年12月31日,已裁决的3个仲裁事项的预计负债余额为1738.88万元。根据案件最新进展,其不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因此将于2020年度转回本案相关预计负债1738.88万元,同时确认营业外收入。

此前因2017年、2018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负值,步森股份股票自2019年4月30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2019年,*ST步森实现净利润4448.42万元,扭亏为盈,主要原因是转回前期计提的预计负债。

为此,*ST步森收到深交所关于年报的问询函。其中要求公司具体以说明预计负债转回金额的准确性及依据,相关会计处理是否符合会计准则规定。

事实上,2014年至2019年,*ST步森的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六年为负,其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呈现持续下滑及亏损状态;2017年至2019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97万元、-4745万元、-1185万元。2018年及2019年,年度审计机构均对其出具关于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带强调事项段审计意见。

针对服装主业经营亏损的情况,*ST步森表示,随着国内男装品牌的竞争不断加剧,龙头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步森男装由于品牌推广投入少、线上销售没有打开导致市场份额不断被挤压,使得公司经营业绩不断下滑。

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连续为负,主要是由于非经营因素的偶发款项支出增加,包括2019年诉讼案件相关律师费以及咨询费等支出,以及2018年支付法院各诉讼案件的保证金、律师费、受限制银行存款等等。

经历过徐茂栋、赵春霞等资本玩家的运作,*ST步森在跨界、多元化、资本化方面几经“折腾”,可谓元气大伤。尽管后续重新确立回归服装主业的发展方针,但在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程伟雄看来,步森已经错过了上市之后服装行业发展转型升级的较佳阶段,在跨界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和发展时间后重新回归,挑战很大。

2019年9月,步森股份再度发力非服装业务,与易联汇华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步森股份拟收购易联汇华所持有的广东信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60.4%的股权,转让价格为人民币1.38亿元。同年10月,易联汇华董事长被选举为*ST步森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公司实控人变更为王春江。

*ST步森表示,“收购广东信汇,是步森股份围绕转型发展的战略思路,从单一的服饰生产加工业务,向产业支付和产业大数据方向发展的重要战略。”由于服饰生产和销售业务连年亏损,受消费升级和宏观经济影响较大,公司拟将主营业务拆分为非服装业务板块和服装业务板块。

在主业与转型之间来回徘徊,*ST步森后续经营情况仍不容乐观。“之前积累的所谓优势已经不算优势了,同类品牌和新兴品牌的成长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奋起直追需要时间与投入,当然更需要的是步森持续的坚持,而不是投机。甩掉包袱破旧立新,需要的不是新概念,而是真正要搞明白步森未来的发展战略,不能再折腾了。”程伟雄表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