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首富吴一坚世纪金花贱卖自救9亿债务逾期曲江金控增持ST金花

【吸收财讯:表面是公司经营出现问题,实则可能和近年来陕西政坛的桩桩动荡脱不开关系 】身陷债务危局的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花投资”)正通过变卖旗下资产“自救”。陕西前首富卖资产自救 本报记者/王力凝/西安报道 。。。6月5日,西安曲江文化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江金控”)下属企业,从金花投资手里接过了世纪金花(00162.HK)的控股权。

无造之 : 50亿在陕西能当首富?去看神木的煤老板们,我觉上百亿的也有 。。。然而,6422万元的转让价款,对金花投资近9亿元的逾期债务资金而言,显得有些“杯水车薪”,金花投资仍然需要通过其他手段筹措资金解决债务问题。与此同时,金花投资旗下的A股上市公司ST金花(600080.SH)同样等待“救赎”。因控股股东占用资金和信息披露违规,ST金花在5月底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金花投资近9亿债务逾期

成立于1991年的金花投资是陕西知名民营企业,业务涵盖金融、投资、制药、商贸、高科技、酒店及高尔夫、教育等多个行业,原本拥有世纪金花和ST金花两家上市公司,世纪金花主营高端百货业务,金花股份主营生物制药。集团总资产最高时有400亿元,员工两万名。

这个庞大的民营集团掌控人是今年60岁的吴一坚,持有金花投资80%的股权,曾获得“感动中国十大经济人物”“陕西省创业领袖”等诸多荣誉。

然而,2019年9月以来,吴一坚多次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被限制消费,昔日的“陕西首富”成了今日的“老赖”。

金花投资业绩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其总资产为132.3亿元,总负债77.88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51.18亿元,包括短期借款21.46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6.16亿元,应付账款12.15亿元。

数据显示,金花投资最近一年存在债务逾期金额为8.688亿元,其中涉及债务诉讼4笔,金额为5.145亿元。

为了缓解债务危机,吴一坚和金花投资开始通过卖出商业百货业务“自救”。

2019年12月,吴一坚、金花投资和金花投资全资子公司Maritime Century Limited与曲江金控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29.24%世纪金花股权转让给曲江金控下属的曲江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7136.81万港元(约合6422万元人民币)。

这次股权转让在陕西百货商业圈引发轰动。一方面,西安本土百货品牌世纪金花经营20多年后萧条并“易主”引人唏嘘;另一方面, 6000多万元的交易价格也被认为是“贱卖”。

吴一坚曾称,世纪金花是自己的“亲闺女”,现在直接换姓氏该叫别人爸爸,心里很不是滋味。

2020年6月5日,这笔交易正式完成交割,曲江金控入主世纪金花。6月10日,吴一坚辞任世纪金花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

6422万元的转让款,对金花投资近9亿元的逾期债务资金而言,显得有些“杯水车薪”,卖出世纪金花或只是其摆脱债务危局的第一步。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金花投资目前还持有7520.82万股的西安银行(600928.SH)股权、3080万股宏达股份(600331.SH)股权,以及8%的陕西秦农农村商业银行股权。

卖掉百货商业业务之后,金花投资后期还将通过何种手段筹措资金,值得关注。

ST金花被立案调查

就在金花投资忙于“自救”之时,其控股的A股上市公司ST金花则因控股股东占用资金和信息披露违规,被证监会调查。

根据公告,金花投资已经将持有的ST金花1.149亿股全部质押,占其股份总数的 30.78%。而因涉及诉讼纠纷,其中的7144.76万股股份在2020年5月被司法冻结。

6月2日,ST金花公告称,经自查,在2019年期间,公司控股股东金花投资及其关联方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及存单质押的情况,共占用金额 2.7777亿元,存单质押6800万元,合计3.457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的20.15%。现在还有1.6772亿元的资金没有归还。

针对占用公司资金问题,金花投资已经向ST金花出具承诺函,承诺将在 2020 年 6 月 30 日之前全额归还占用的资金及资金占用费。

“公司现在还没有收到占用的资金,能否按时归还尚不确定。”6月10日,ST金花董办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公司将密切关注控股股东的还款进展,并将对相关情况进行披露。

根据ST金花公告,2019年期间,西安旭莱贸易、西安桑硕网络科技、西安鸿辉物业等公司在2019年和金花股份签署了《借款协议》,合计借款1.6325亿元,名义上是借给上述这些公司,但资金最终都被金花投资使用。

公告同时显示,ST金花还和西安橙子计划艺术文化传播、陕西博润企业管理咨询两家公司签署了所谓的《财务顾问合同书》,ST金花实际支付了1.145亿元的资金,名义上是给ST金花提供并购境内优质标的企业提供并购顾问、融资顾问服务,但这些资金实际也都被金花投资占用。而作为ST金花的董事长,上述资金占用都经过了吴一坚本人同意,相关协议、合同均由吴一坚签字或盖章执行款项支付。

值得关注的是,在2020年3月21日的公告中,ST金花还表示,“金花投资不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但在证监会立案宣布立案调查之后,ST金花才对上述资金占用问题和盘托出。

ST金花公告称,公司在相关合同签订过程中未履行审批程序,未严格按照内部控制 流程执行资金支付的审批制度,对子公司管控存在缺陷,相关责任人未能勤勉尽责,内部控制制度失效,导致了上述违规行为的发生。

另外,ST金花公告指出,上述违规行为产生的主要原因是2019年以来,控股股东金花投资融资较为困难,相关债务到期,资金紧张。

据悉,2016年,金花投资发行了两笔私募债,分别是2亿元的“16金花01”和4.2亿元的“16金花02”,票面利率分别为6.5%、6.7%,到期日分别为2019年9月和2019年12月。

实际上,1997年上市的ST金花,其资金被占用问题此前亦有发生。早在2005年10月,ST金花即公告称,控股股东占用了上市公司6.02亿元,资金被占用情况未履行相关决策程序,占用资金占到了当年公司总资产的32.77%,净资产的68.49%。

随着后期证监会调查结果的公布,有分析认为,包括吴一坚、金花投资财务总监、ST金花总经理和财务总监等高管预计也将受到处罚。

ST金花 (600080)6月8日晚间公告,公司二股东世纪金花股份有限公司出现了控制权变更,公司由此获得西安曲江文化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间接入股。曲江金控成立于2018年8月8日,是曲江新区管委会直属的国有控股企业。

公司被查未阻碍股权过户

尽管是6月8日才完成过户,但公司二股东的这一控制权变更是从去年12月份就开始策划的。

2019年12月1日,公司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花投资”)、Maritime Century Limited(金花投资之全资子公司)(以下简称“Maritime”)、吴一坚先生与曲江金控、曲江文化金融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金花投资及Maritime将持有的世纪金花商业控股有限公司(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公司,证券代码:00162)336166156股流通普通股股份,占世纪金花商业控股有限公司已发行普通股总数的29.24%转让给曲江国际投资。由于世纪金花商业控股通过其子公司世纪金花股份有限公司持有上市公司股份30000000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8.04%),这一股权转让一方面使得金花投资对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变小,另一方面使得曲江金控间接增持ST金花。

需要指出的是,在本次过户之前,上市公司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ST金花于2020年5月29日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编号:陕证调查字2020092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而在被调查前公司已经自曝资金占用,这不但意味着公司大概率受罚,还意味着公司将极有可能背上赔偿责任。凡在2020年4月29日晚间持有金花股份的投资者,可以将姓名、电话、交易记录发送邮件至jzqsp2016@126.com的邮箱参与由《金陵晚报》“易索赔”频道组织的索赔征集,并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费用。这些消息,本身会对上市公司的股权价值产生不确定性。但国资曲江金控依然完成了这一股权过户,这展现了曲江金控的态度。

或有利于大股东还清占款

随着这一股权收购过户完成,大股东的资金状况或将好转,这将有利于大股东还清占款。

今年4月29日晚间,公司发布2019年年报,公司2019年度报告遭到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信永中和出具的专项说明显示,截至2019年末,金花股份公司经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确认的资金占用金额共计1.71亿元,其中本金1.68亿元,资金占用利息286.41万元。截至审计报告日,上述关联方资金占用款项已收回22.31万元,尚未收回1.7亿元。公司随后自曝称,公司主要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存单质押问题,截至报告期末,金花投资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发生额2.78亿元,余额1.03亿元(含截至2019年末资金占用费)。同时,金花投资将公司全资子公司金花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在长安银行宝鸡支行的6800万元存单作为其开立银行承兑汇票的担保,通过银行承兑汇票贴现所得资金由其使用。上述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和存单质押涉及余额共计1.68亿元,资金占用费286.41万元。资金占用本金余额放在其他应收款科目,计提5%的信用减值损失852.92万元,前述事项整体减少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95.31万元。

而随着股权转让完成,大股东通过减持股权回笼了资金,这将使得大股东有了清偿借款的可能。另外,曲江金控的国资背景,也将给公司未来带来更多想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