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IPO中国白酒首富汪俊林身家500亿汪俊林儿子汪博炜个人简历

【吸收财讯:都在赤水河边,一东一西。 】芸三爷 : 这么好的公司,如果我是老板就不会选择上市,老干妈就不上市 6月5日证监会披露的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郎酒”)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显示,出生于1962年的四川籍富豪汪俊林,持有郎酒76.7%的股权。郎酒2019年的净利润为24亿元人民币,参考茅台目前33.9倍的动态市盈率,如果给以郎酒30倍的市盈率估算,它上市后的市值将超过700亿元。郎酒冲刺IPO白酒第一富豪现身 来源:经济观察报 很多人都想知道,中国白酒业的第一富豪是谁?

如此粗略估算,如果郎酒IPO顺利过会,该公司董事长汪俊林的身价有可能在500亿元人民币之上,成为中国白酒行业当仁不让的第一富豪。最终要上市郎酒是四川六大名酒之一,与其他五大名酒(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全兴、沱牌)不同的是,郎酒是唯一的酱香型白酒。

从地理位置上看,郎酒与茅台在同一条河流——赤水河取水酿酒。赤水河是长江地域唯一一条没有任何筑坝工程的一级长江支流,水质优良,保持有良好的天然湿地生态特征。

茅台在赤水河的中游贵州仁怀市茅台镇,郎酒在赤水河的下游河段四川古蔺县二郎镇,两者相距大约60公里,沿着赤水河谷旅游公路开车一个半小时即可达到。

郎酒董事长汪俊林一向低调,“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是他一贯的风格。

经济观察报记者2007年曾经采访过汪俊林,当时汪俊林对记者说,郎酒最终要上市。

这一等,就是13年。

招股书显示,郎酒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金为5个亿,分别由四川郎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郎酒集团”)、泸州宝光集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光集团”)、成都万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华投资”)出资45000万元、2500万元和2500万元设立。

实际上,郎酒也是由国企改制而来。

2003年,古蔺县人民政府决定对郎酒集团进行国企改革,当时的背景是:郎酒连年经营不善,亏损严重,职工多有怨言。古蔺县政府与汪俊林多次商谈后最终决定,以4.9亿元价格,将郎酒集团卖给汪俊林旗下的宝光集团。

不过,郎酒卖给宝光集团,但不包含郎酒集团商标、商誉、专利技术等无形资产和天、地宝洞使用权。

交易一公布,争议之声四起。有声音称汪俊林“蛇吞象”吃下了郎酒这家四川名酒,亦有人质疑汪俊林当时并没有这多的资金用作收购郎酒集团。

多年以后,汪俊林在回忆郎酒集团改制这段过程时,曾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他把身价性命都押了上去,汪俊林说:“当时大家都认为,郎酒这么好的一个品牌,怎么会不赚钱呢?我们接手的时候,中纪委、国资委、财政部都派专员对郎酒进行了全面审计。

我就给他们算了笔账,当时郎酒销售是3个亿,财务成本7000万,剩余2.3亿,3000职工一年的工资成本,加上社保、医保一年就是7000万,还剩1.6亿,广告费就是8000万,加上销售费用,就没有剩余了。而生产成本、包装采购加上设备折旧,一年税收还要上缴8000多万给政府。我对书记说,我们就是往酒瓶里装水,都还要亏。

政府把郎酒卖给我的意思就是说,政府相信我汪俊林有本事,能把这家企业盘活。后来我们开始对企业进行整顿,把品牌缩减到十几个,到2007年上半年,郎酒的销售已经做到了7个亿。

如今,郎酒一年的营业收入已经高达83.5亿元人民币,是郎酒集团改制时候的27.8倍。在汪俊林手里,郎酒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成为酱香型白酒(五粮液、泸州老窖皆为浓香型白酒)里销售额仅次于茅台的“小兄弟”。

商标问题已解

汪俊林在完成对郎酒集团的收购之后,古蔺县政府的后手——商标权不卖,始终是他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最初的约定是这样的——根据古蔺国资(指古蔺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司)制定的《郎酒集团产权变动方案》,郎酒集团原有的商标等无形资产权益未纳入郎酒集团产权评估范围中。《郎酒集团产权变动方案》之附属协议《无形资产使用许可合同》对郎酒集团商标等无形资产权益作出了另行约定:

古蔺国资将其拥有的郎酒集团商标、商誉、专有技术、生产许可证、特许经营权等许可宝光集团所属的郎酒集团独家使用,2002年的许可使用费为250万元,并按照每年酒类销售收入比上年增加数的1%收取无形资产许可使用费。当郎酒集团年度酒类销售收入达到6亿元,则宝光集团拥有10%的无形资产所有权,郎酒集团年度酒类销售收入每增加1亿元,则宝光集团相应增加5%的无形资产所有权,以此类推,高不超过30%的所有权。

2009年11月18日,古蔺国资与宝光集团签订《补充协议》:双方确认宝光集团已按照《无形资产使用许可合同》拥有40%的无形资产所有权。按照2008年世界品牌实验室公布的商标价值76亿元计算,古蔺国资占有46亿元价值,宝光集团占有30亿元价值。同时,双方进一步约定,自2009年1月1日起商标等无形资产价值增值部分归品牌投入方所有。

2009年12月11日,古蔺县人民政府出具《关于同意将郎牌等133个商标无偿划拨给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公司的批复》(古府办函[2009]153号),同意将“郎”牌133个已注册和待审的商标无偿划拨给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盛投资”)。久盛投资是古蔺国资于2008年11月13日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为50万元。

宝光集团依据《无形资产使用许可合同》取得久盛投资40%股权,根据《补充协议》“2009年1月1日起商标等无形资产价值增值部分归品牌投入方所有”的约定,宝光集团陆续再取得久盛投资累计40%股权,合计持有久盛投资80%股权。

2016年11月,宝光集团将其持有的久盛投资80%转让给郎酒股份,古蔺国资放弃优先购买权。

至郎酒招股书公布之日,郎酒持有久盛投资80%股权,古蔺国资持有20%股权,久盛投资成为郎酒的子公司。

至此,郎酒商标问题完美解决,整体归一,为郎酒上市扫清障碍。

郎酒之外

不熟悉汪俊林的人都会以为,郎酒将是他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其实,早在2007年之前,汪俊林就已经拥有一家上市公司叫做宝光药业(000593.SZ),现已经更名为大通燃气。

汪俊林回应过当初为什么要卖掉上市公司宝光药业的问题,他说:“我们认为做好一个企业的话,必须精力高度集中。卖掉000593,短期上看是亏的,当时卖得很便宜。放弃它的目的还是为了把郎酒做大,管理上市公司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我们当时的决定是,把所有都放弃掉,一心一意做郎酒。”

郎酒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汪俊林在白酒之外,还有地产板块的生意,他还兼任宝光集团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泸州宝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成都万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华房地产公司”)董事、四川郎信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和四川泸投长江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地产生意,基本上都由汪俊林的弟弟汪俊刚打理,汪俊刚持有郎酒5%的股权。

汪俊刚是万华房地产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早年在成都天府新区买下4300亩土地,开发有麓山国际社区、麓山小镇等项目,是成都最高端的别墅所在。这些年来,汪俊林专心经营郎酒,汪俊刚尽力经营麓山国际项目,如果郎酒IPO成功,汪氏兄弟将有机会重排四川富豪的名次。

根据郎酒招股书,郎酒计划发行7000万股,募集74.5亿元资金,用于郎酒的生产建设和技术改造,是中国白酒行业近年来体量最大的一次IPO。

对于汪博炜的印象,消息人士在接触中称其“懂行业,十分干练”。然而,在此之前,郎酒之外的行业人士对于汪博炜的了解几乎“一无所知”,而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更受关注——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的儿子。身为“郎酒少帅”更是几乎没有曝光,一直处于极其低调状态。

查询发现,作为郎酒“少帅”汪博炜的经历十分吸引人,不仅仅有清华大学以及美国知名大学求学经历,更有财务、管理、品牌、营销、互联网等方面的实践经验。在郎酒发力的关键节点上,汪博炜曾带队考察电商,似乎预示着郎酒未来发展将有更多积极变化。

郎酒要交棒“酒二代”?

由于出生于1967年的汪俊林刚刚51岁,年富力强远未到“交班”的阶段,汪博炜或有可能是以“准接班人”的角色进行培养。实际上,知名企业家让子女提前进入公司锻炼培养的案例屡见不鲜。

四川首富、新希望集团原董事长刘永好在培养女儿刘畅时,16岁就送到美国读书,刘畅2002年从MBA回国后,进入新希望集团从办公室主任干起,先后在多个部门或板块负责,经历了挫折、磨砺、成长之后,获得公司元老的一致认可之后,直到2013年才正式接班。

酒企掌门人已开始进入“80后、90后”时代

对于很多在意年龄的人来讲,这似乎是一个很“残酷”的事实:2000年出生的人,部分都已经成年了。在这一背景下,在40岁左右的70后作为酒业骨干的同时,30岁左右的80后、20岁左右的90后“酒二代”们也已经开始承担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与汪博炜相似,贵州董酒原销售公司总经理蔡少浩和现任总裁蔡少韧兄弟两人也都具有海外求学经历,毕业之后跟随父亲蔡友平进入董酒工作,都曾在基层岗位历练,先后负责销售工作,对于电商等新渠道、新事物具有很强的敏感性,与此同时对于传统白酒知识、大流通渠道也有很大的关注。目前,作为老八大名酒之一的贵州董酒的复兴正是由蔡少韧在市场层面操盘。

与汪博炜“接班人”和蔡少浩、蔡少韧“陪着爸爸一起创业”不同,原稻花香集团常务副董事长、总经理、稻花香酒业总经理蔡开云已经于2018年1月10日接替父亲蔡宏柱出任原稻花香集团董事长一职。在简短的就职演讲中,蔡开云表示,新时代面对新的目标任务,新一届领导班子将以全新姿态迎接新时代的新使命,继续传承老一辈企业家的奋斗精神,开创新局面,充分发挥鄂酒龙头作用。对于蔡开云,稻花香酒业寄托了重重的期望。

比蔡开云还要早接班的是宝丰酒业董事长王若飞,其于2011年作为洁石集团少帅,以27岁的年龄进入宝丰酒业挑起公司大梁,此后低调参与公司运营,与公司上下打成一片,但较少公开亮相或发表言论,却时常参加一些交流学习活动。在2017年宝丰酒巨星演唱会因故推出事件的处理中表现老到,为业内所称赞。目前,在豫酒振兴的历史机遇下,王若飞正在带领宝丰酒业寻求跨越式增长的新步伐。

酒行业的80后、90后的“酒二代”们不在少数,只不过与外人羡慕的光环不同,他们面对更多的还有巨大的压力与挑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