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郡汽车董事长黄希鸣公开信道歉欠薪过亿PPT造车黄希鸣还能融资吗

【吸收财讯: 都学贾老板,可从未超越。 目前欠薪的,应该不止众泰和博郡吧】因负面缠身、融资不畅,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发布公开信正式道歉,并宣布重新定位博郡汽车商业模式。它会成为今年第一家倒下的造车新势力吗?原标题:欠薪过亿?创始人公开道歉!又一家“PPT造车”公司遭遇困境 来源:国际金融报。。。新造车势力中,有两位都是技术出身。一是黄希鸣创立了博郡汽车,落户南京。二是陆群创立了前途汽车,落户苏州。现在这两家都活的很艰难,员工工资发不下来,供应商货款支付不了。

@屋檐下的无限:没,宝沃本身还欠着福田钱,现在以资抵债,宝沃归神州优车,各种设备已经是福田的资产了,借给宝沃用 。。。近日,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以个人名义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坦言博郡汽车目前确实遭遇了严重的经营困难,并对给员工、股东、供应商、地方政府以及合作伙伴的发展造成的实际损失和不良影响致歉。

欠薪过亿?创始人公开道歉!又一家“PPT造车”公司遭遇困境

黄希鸣还指出,现已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在当前阶段,以公司已经形成的成果和产品,积极对外合作,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此举被不少业内人士解读为博郡汽车若持续融资不利,或将放弃造车。

对于上述说法,《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了多位博郡汽车方面试图求证,但多位公关部门员工称已离职。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博郡汽车现在还是想找人接手。

此外,《国际金融报》记者获悉,不少被欠薪的员工并不接受黄希鸣的道歉。一位被欠薪员工在公开渠道上表示,博郡汽车欠薪过亿,背后牵扯几百个家庭,不是一句道歉就可以解决的。

融资不利造车难

天眼查显示,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12月,前后共进行了6轮融资,从2017年-2019年三年间,每年均进行了两轮融资,但前5轮融资均未公布具体融资数额,最后一轮融资金额为25亿元。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博郡汽车内部人士处获悉,这部分资金并非一次性入账,而是分批入账。事实上,博郡汽车的账上资金非常紧张。

从去年5月起,博郡汽车就频繁传出拖欠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货款、变相裁员、融资困难等消息。彼时,多位博郡汽车在职员工及供应商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了上述消息。

在公开信中,黄希鸣回顾了这三年多来的造车历程,称博郡汽车的创立,是顺应了汽车行业发展的时代机遇,在此期间,博郡汽车也积累了不少技术和人才。“博郡汽车自主研发了i-SP、i-MP、i-LP三大纯电动整车平台,可满足不同级别的整车开发需求,已完成两个项目的养车开发及研制试验,首款产品解禁量产”。

博郡汽车刚成立时,动作确实颇大,最开始宣布将投资100亿元在南京建设纯电动整车制造基地;随后旗下投资公司思迅新能源落户淮安高新区,项目总投资额约50亿元;2018年11月,博郡汽车还宣布在上海临港产业区兴建博郡汽车新生产基地,总投资规模约35亿元。

然而,宏观环境的变化、汽车产业的重塑、汽车消费方式的转变、资本市场关注点的转移等,都在影响和引导着汽车公司的创业。黄希鸣指出,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采取管理措施应对这些商业环境的变化,导致公司在融资节奏方面出现了重大失调,导致现在资金紧张。

或许也是因为资金问题,博郡汽车首款量产车iv6迟迟未能面世,博郡汽车也一直被质疑是“PPT造车”。去年5月时,有博郡汽车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因为拖欠供应商货款,很多供应商都停止向博郡汽车供应零部件。

为了拿到造车“准生证”,2019年9月,博郡汽车还斥巨资与一汽夏利联手成立合资公司。但据记者了解,博郡汽车承诺的大部分资金仍未到账。

拖欠的工资怎么还

从去年5月起,便有不少博郡汽车内部员工称断断续续遭到拖欠工资的情况。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2019年底时,大部分员工被拖欠工资,博郡汽车内部员工称已经7个月没拿到工资。

今年3月,博郡汽车上海地区员工因此向上海市闵行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称“人社局”)申请劳动仲裁。博郡汽车被认定拖欠661名员工2019年12月工资、657名员工2020年1月工资,共计拖欠工资近2670万元。

对此,人社局多次责令博郡汽车改正,但其在规定期限内均未作出整改。

近日,一张博郡汽车员工在上海市信访办办公厅门口集体讨薪的图片在网上传开,图片显示,博郡汽车员工手持“博郡还我工资”字样。

据财经网报道,博郡汽车已经被“放弃”。为自救,博郡汽车人力资源总监张畅将牵头成立新公司,新公司将以较低价格收购老公司(南京博郡汽车和上海思致)包括人才、数据、知识产权、供应链在内的“无形资产”。而老博郡汽车则可以通过出售这些资产获得资金,资金到位后也将优先支付之前拖欠的员工工资和垫付的社保等款项。新公司的业务或定位为技术咨询,当后续获得更多融资后,将会继续推进博郡汽车整车项目。

此外,部分老员工可以凭“自愿”原则重新签合同,但只要300人,新博郡汽车承诺将按时发放工资,而老公司欠薪与新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员工目前对老公司进行的仲裁和起诉也与新公司无关。

对此,一位博郡汽车员工透露:“将有500多名同事离开,不少都要离开汽车行业了。”

6月13日,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官方发布了创始人黄希鸣的公开信,他在信中称,“博郡汽车目前遭遇到严重的经营困境,给员工、股东、供应商、地方政府以及合作伙伴的发展造成实际损失和不良影响,对此表达深深的歉意和自责,同时也决定继续通过主动行为,控制和挽回给各方造成的实际损失和不良影响。”

黄希鸣还写道,“博郡汽车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以形成成果和产品,积极对外合作,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并力争带领博郡汽车走出困境。”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博郡汽车与一汽夏利的合资公司天津博郡,黄希鸣在公开信中并未提及应对措施及未来出路。5月26日,*ST夏利(000927)回复深交所问询时称,南京博郡至今仅出资现金1400万元,未依照协议缴纳任何出资已超过60天,一汽夏利将有权单方面终止此前双方签订的《股东协议》,并将不排除在天津博郡董事会、股东会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通过诉讼方式解决南京博郡出资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博郡成立于2016年,其前身为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AVT)和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公司,同年宣布投资100亿元在南京建设纯电动整车制造基地;2017年7月,旗下投资公司思迅新能源落户淮安高新区,项目总投资额约50亿元;2018年11月,在上海临港兴建新生产基地,投资规模约35亿元。

2019年4月,博郡与一汽夏利宣布拟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取得了相应的生产资质和成熟的制造体系。在上海国际车展上,博郡汽车首次发布品牌战略,并首秀了中高端智能电动跨界SUV博郡iV6和智能电动旗舰SUV博郡iV7,同时还发布了i-SP、i-MP、i-LP三大原生电动车平台。

2019年9月,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和设备等资产及负债出资,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成立合资公司天津博郡。2019年11月,天津博郡注册成立,注册资本25.40亿元,一汽夏利以经评估备案的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5.05亿元出资,持股比例19.9%,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股比例80.1%。

根据约定,博郡汽车应于合资公司成立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30天内,以货币方式向合资公司缴付首期出资10亿元。2019年11月20日,天津博郡已取得营业执照,但南京博郡的10亿元首期出资并未如约在30日后给付。

2020年1月14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南京博郡以货币方式向天津博郡缴付出资1400万元,而一汽夏利向天津博郡交割了相关实物资产。已有836名员工自愿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与天津博郡签订了劳动合同。2020年1 月13日,工信部发布公告,同意天津一汽夏利已列入《公告》的所有产品、企业名称变更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HUANGXIMING”(黄希鸣)。截至目前,南京博郡方面尚无最新出资情况。经历资金链断裂危机的天津博郡,据传已发生员工欠薪讨薪事件。

回首创立之初,天津博郡被认为有助于一汽夏利盘活资产消化闲置产能,南京博郡作为造车新势力则顺利则拿下生产资质加速量产,互相可望实现双赢。根据原计划,天津博郡应于今年1月启动生产,博郡旗下前两款产品都将在一汽夏利二期工厂生产,首款产品iV6计划在2020年第一季度量产交付。

2020年之前,博郡汽车已完成6轮融资。公开信中,黄希鸣表示,技术和人才的积累是博郡引以为傲的资本,但是博郡汽车没有跟上资本市场和消费方式的改变,让博郡错过很多融资机会,给公司的现金流管理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博郡汽车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以形成成果和产品,积极对外合作,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并力争带领博郡汽车走出困境。还希望能够得到各方的谅解,为全面履行职责义务留下空间和机会。”

有媒体报道称,6月10日,博郡召开了总监级以上内部会议,黄希鸣、副总裁李瑛、CFO易晓川等高管参加,宣布将由人力资源总监张畅牵头成立新公司,寻求自救。6月11日,投资者问如果天津博郡的民企股东破产,是不是前期的重大资产重组要宣布失败?*ST夏利董秘回答称,公司自2019年下半年已处于产销基本停滞的状态。与南京博郡成立天津博郡,是公司希望盘活资产、让员工有活干的积极努力,但合资工作本身并不会产生新的亏损。公司将依法合规,关注天津博郡的后续发展,积极维护股东和员工的权益。公司与铁物的重组的顺利进行,会为天津博郡的后续发展创造良好的条件。如果公司出现更差的情况,也更无益于天津博郡问题的解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