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王氏集团背景王德彬案远洋旧改项目被查居间费1亿王德彬栽了

【吸收财讯: 都说,他们会变成天上的星星,照亮后人前行的道路。缅怀 致敬】在孙小果被执行死刑3个月后,泸州警方发布通告,公开征集四川王氏集团董事长王德彬违法犯罪线索。据新华社报道,作为孙小果的“重要关系人”,王德彬已于2019年末被一审认定行贿罪、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原标题:独家|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王德彬再涉案 与远洋集团合作旧改项目股权被查封 本报记者 郝成 北京报道

热烈祝贺云南警方帮助泸州打掉最大的黑社会组织。。。针对王德彬的通告,并未透露更多信息,但知情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在一起涉及多方的城中村项目“金融运作”中,王德彬轻易获得1亿元居间费,并被指伙同他人挪走近15亿元资金。此事牵扯远洋集团(03377.HK)、民生信托等诸多企业和机构,其中王德彬与远洋集团高管朱晓星、神秘女子罗慧,被指为关键人物。据了解,银保监会北京监管局已于6月3日正式立案调查此事。

记者联系到朱晓星、罗慧,朱晓星表示他需要向专案组请示后回答,罗慧则确认自己与王德彬存在合作,但未作进一步回应。

  居间费1亿元

“王德彬是在2019年5月份左右失联。”上述知情人透露,朱晓星原是远洋集团董事局主席的秘书,服务多年后被重用为远洋集团董事、总裁事务中心总经理,罗慧则与王德彬一起控股多家企业。

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王德彬再涉案 与远洋集团合作旧改项目股权被查

“罗慧还有一个名字,叫杨静怡,90后,湖北人,说话口气比较大。但王德彬被抓之后,有人在重庆见过罗慧,瘦了一圈,没那么嚣张了。”上述知情人称。天眼查资料显示,罗慧与王德彬一起出现在云南、西安多家地产企业董监高名单中。

相比于罗慧,现年57岁的王德彬,则是地方名人。其创立的四川王氏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王氏集团”),曾是“全国私营企业500强”“青年文明号企业”“全国光彩之星企业”“四川省私营企业100强”“泸州市十强私营企业”,连续8年被授予四川省“重合同守信用企业”。

据上述知情人描述,王德彬表面给人印象是多金土豪,江湖气息浓厚,结交广泛,坚信世间没有钱摆不平的事情。其平常行踪不定,“你想找他的时候联系不上,他想找你的时候会突然出现”。

据《四川日报》2005年1月14日刊发的文章《“中华孝子”行大善》,王德彬年少时因“文革”初中未毕业即跟随泥水匠人学手艺,为了拥有城市户口,1979年他前往云南参军,3年后返乡跑运输,贩卖烟草、水果、猪肉等。

“很快他就成了远近有名的‘万元户’。而让他在当地更出名的是他身上那种典型的川南男子的义气和勇气,也许正因为太讲哥们义气,几年艰辛挣来的几百万元又全部赔了进去。”该报道称,1992年,王德彬“开始跑酒生意”,并在1996年创立王氏集团。

据王氏集团官网,该公司在酒业、地产、食品、客运、矿业、融资担保、教育等领域有数十个全资子公司,员工1100多人。6月15日,记者致电王氏集团方面,工作人员称,目前该公司运行正常,但不便就王德彬一事接受采访。针对其多名高管配合调查一说,该工作人员未作正面回应。

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王德彬再涉案 与远洋集团合作旧改项目股权被查图片来自王氏集团官网

不过,官网中,丝毫未见王德彬在西安的生意——其与远洋地产合作进行的未央区草二村城改项目(以下简称“草二项目”)。2019年2月12日,草滩街道办在网络回复回迁疑问时称:“2018年7月26日……将该项目交由远洋集团和四川王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资成立西安糖润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糖润公司”)投资开发建设。”

未央区政府官网,《西安晚报》也均表述该项目由远洋集团和王氏集团合作进行。但相应工商资料中,并未出现远洋集团。天眼查资料显示,西安糖润公司法定代表人即罗慧,股东中罗慧、王德彬各持股15%,西安静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静筱公司”)持股70%。而静筱公司则由罗慧持股70%、王德彬持股30%构成。

但记者了解到,近日在泸州警方发布通告后,王德彬在草二项目中的股权被查封。上述草滩街道办回复内容中,曾提及2018年10月,糖润公司已将承诺的4亿元后续建设资金全部汇入指定账户,且向街道办提出安置楼将于2020年6月份交工使用。

实际上,王德彬早在2017年末,即已介入旁边的草一村改造项目(以下简称“草一项目”),及浐灞新区八家堡城中村改造项目(以下简称“八家堡项目”),并从中实际获得1亿元居间费。而这两个项目,自2011年,即由西安本土知名开发商雅荷集团旗下企业做一级开发。

  套路贷?

据了解,2017年时,由于雅荷集团同时承担多个城中村改造项目,资金吃紧,王德彬便将朱晓星介绍给雅荷集团。朱晓星彼时担任远洋地产(2018年8月后改名为远洋集团)董事、总裁事务中心总经理。

“王德彬、朱晓星、罗慧都宣称远洋地产是‘央企’,将会给这两个项目提供巨额资金支持。王德彬趁机向我们要了1亿元的居间费。”雅荷集团相关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在2017年12月14日,即雅荷地产与远洋地产签订合作协议的前一天,王德彬要求雅荷地产必须先与其指定的湖南宏丰仓储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宏丰公司”)签订居间协议。

据远洋集团官网,远洋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并于2007年9月28日在香港上市,主要股东为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及大家保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其官网称,远洋集团在国内拥有超过190个处于不同开发阶段的房地产项目。

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王德彬再涉案 与远洋集团合作旧改项目股权被查远洋集团官网显示股权结构图

而天眼查资料及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远洋集团股东为:颖博有限公司、SINO-OCEAN LAND PROPERTY DEVELOPMENT LIMITED(远洋地产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昇能有限公司。三股东均为境外注册企业。

汇款凭证等显示,在2018年1月25日、2月8日,雅荷地产依照上述居间协议,向王德彬指定的湖南宏丰公司支付1亿元。“他们说远洋地产是‘央企’,所以处处按照他们的要求来进行,但实际上是一步步被骗到坑里去了。”上述雅荷集团人士称。

在此之前的几天,即2017年12月11日,王德彬还以云南海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海权”)与雅荷地产就上述项目签订合作协议。而云南海权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罗慧,股权构成则为罗慧占80%、王德彬占20%。

据介绍,在合作初期,王德彬、远洋地产仅按照项目公司注册资本分别支付1400万元、1600万元股权转让款后,便获得草一项目公司(西安雅荷名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70%的股权,以及八家堡项目公司(西安雅荷庆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80%的股权。

上述股权,被转让至王德彬、朱晓星和远洋地产设立的北京颖融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颖融”)和北京颖创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颖创’)。而北京颖融、北京颖创的股权追溯中,则出现了朱晓星、罗慧及远洋集团。

在上述变更后,两家项目公司的印鉴、证照等资料也开始由双方共管。而根据远洋地产与云南海权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朱晓星则以远洋地产,替王德彬代持北京颖融30%股权和北京颖创20%股权。

“但这之后,王德彬、朱晓星二人用我们两个项目公司名义,从浙商银行和招商银行贷得的款项,除自身挪用外,剩余资金反过来再转贷给项目公司,项目公司再向其付息,所得利息均进入他们自己的公司。”雅荷集团方面称,其自2011年投入数十亿元形成的企业资产,被王德彬等人陆续从金融机构用城中村改造贷款的名义,以5%~8%左右的利息,贷款近14亿元。

相关记录显示,加上项目预售款3亿余元,总计至少15亿元均被挪至北京颖融、北京颖创两家公司。“他们的说法是,远洋集团要求对资金进行同意归集管理,但实际上又以10%~20%的利息,转贷给两项目公司。”

据了解,草一项目和八家堡项目共涉及3500多名群众,上述行为导致两项目开发、建设速度严重受阻,村名过渡费、建设工程款不能按时支付,安置楼不能如期建设回迁。群众对此颇多怨言。

  高息“基金”

相关资料显示,王德彬还曾与罗慧、朱晓星一起,为雅荷地产另一项目“雅荷中央广场”提供“资金帮助”。而这一过程中,则有一家并无资质的“基金公司”介绍民生信托放款后,每半年固定从中抽取“砍头息”,操作套路极为显眼。

据雅荷地产方面介绍,2019年4月,王德彬等人推荐盛洪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洪基金”)向雅荷地产出借资金。

“最初,朱晓星和盛洪基金声称要给雅荷地产借款15亿元,以此为借口,把雅荷方主要关联方雅荷地产、新大陆公司、雅荷控股等公司65%~85%的股权,零对价转让和控制在盛洪基金。”雅荷地产方面提供的协议显示,双方以共管这些公司的印鉴、证照,作为其给雅荷地产提供上述15亿元借款的担保。

但事实上,截至目前,盛洪基金仅通过介绍民生信托,以“民生信托·至信690号西安雅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提供了一笔4.8亿元的集合信托借款(资金方为中华保险),且《信托贷款合同》显示,该笔借款,由雅荷地产另行提供抵押——价值数十亿元且五证齐全的在售项目,以五折抵押。

“该笔贷款民生信托年利率2%,险资收取年利率8%,而盛洪基金另外收取的所谓‘咨询服务费’就达年5%,且是每半年提前收取的‘砍头息’。”雅荷地产提供相关协议称,此外,在民生信托放款之前,雅荷地产与王氏集团签署了一份借款合同,“虚构了雅荷地产欠王氏集团6000万元的事实(该笔借款年利率15%),否则不让信托进行放款”。

雅荷集团方面认为,在上述“操作套路”中,盛洪基金并无相关资质,且该公司具体行为,疑被王德彬、朱晓星等人实际控制。借此,雅荷集团向银保监会实名举报民生信托、盛洪基金利益输送及恶意影响企业经营。银保监会已于6月3日正式立案。

此外,针对与远洋集团的合作协议等问题,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已经受理相关仲裁,目前尚未开庭审理。

一段录音显示,朱晓星曾在2020年1月4日双方的一次会议上,一度威胁雅荷方面称,雅荷方股权、资产全部捏在盛洪基金的手上,盛洪基金就是他的公司。如不能如愿,就用盛洪基金并联合华融资产等金融机构逼债,为此牺牲远洋集团几亿元也无所谓,他只是远洋集团的职业经理人而已。朱晓星的上述言辞,被雅荷方理解为是要“灭掉”雅荷。

记者曾致电、短信联系到朱晓星,但截至发稿,他未对上述言论作出回应。

雅荷方面则提供相关资料称,盛洪基金随后就在朱晓星的授意下,利用共管雅荷方多家公司印鉴的特权,恶意不配合雅荷方正常用印,导致雅荷方不能正常地进行企业经营活动。在疫情期间,雅荷方也不能正常复工复产。特别在其他金融机构已经批准的情况下,由于盛洪基金不配合用印,导致雅荷方与金融机构7亿余元到期贷款不能正常展期。

记者曾联系到朱晓星、罗慧,希望就相关细节进行采访,朱晓星表示他需要向专案组请示后回答,罗慧则确认自己与王德彬存在合作,但未作进一步回应。

责任编辑:陈永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