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策梦都纠纷1.4亿张若昀房产查封张若昀片酬5000万爸爸张健咋了

【吸收财讯】不举铁圈外女友 : 张若昀他爹在他不知情情况下把他卖给华策,他珍惜羽翼不愿意拍烂片要去拍庆余年,然后父子俩崩了各走各的,小张多年前完全独立出走成了纯个体户。现在这波是华策和梦都的经济纠纷,和他完全没关系。 2019年7月,张若昀唐艺昕大婚,婚礼当天,华策一份财产保全裁定书(落款时间是2018年11月)被公布在网上,浙江南北湖梦都影业公司、艺人张若昀、张若昀父亲张健名下共6000万元财产被冻结。近日,华策影视在答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中,又披露了一起和梦都影业以及张若昀的纠纷,这次的财产保全金额变成了1.4亿元。

华策影视与梦都影业等纠纷涉及1.4亿 张若昀名下房产疑遭查封张若昀信息显示,2016年12月,华策以每部戏片酬5000万元的价格,与梦都影业及其核心艺人(张若昀)签署合作协议,约定张若昀在2017年4月-2019年9月期间,出演华策投资拍摄的4部影视剧,协议总酬金2亿元。

同月,华策向梦都影业支付了1.5亿元,并向张若昀提供了多个影视剧项目,但均被其拒绝。

因艺人不配合,华策和梦都影业的合作只能搁浅。

2017年8月,华策和梦都影业签署补充协议,约定梦都影业和核心艺人(张若昀)将其他影视剧6500万元的酬金,支付给华策用来抵扣合作协议中约定的一部戏。之后一年时间,梦都影业分两次共向华策打款2100万元,之后便再无下文,最后一次打款时间是2018年8月。

2019年6月,华策提起了仲裁,要求梦都影业返还剩余1.4亿元片酬和违约金,相关责任人承担连带责任。2019年9月,法院出具保全裁定书,裁定冻结梦都影业和连带责任人1.5亿元存款,查封相关责任人名下房产。

华策影视与梦都影业等纠纷涉及1.4亿 张若昀名下房产疑遭查封

此处相关/连带责任人,根据上下文意思理解为张若昀,目前张若昀房产疑似被法院查封。

娱理工作室就此联系华策影视和张若昀方工作人员,华策工作人员回复“一切以公告为准,不方便透露其他信息。”张若昀相关人员截至发稿前未有回复。

需要注意的是,按时间线推测,这次1.4亿元纠纷,与2018年11月华策“6000万元冻结”案,为不同案件。此前,有媒体报道,“6000万元冻结”案,为张若昀父亲张健在2016年拍摄《霍去病》时对华策的借款,张若昀承担连带责任。

祸不单行,张若昀这边陷入1.4亿元违约纠纷,其中是否关联张健暂时未知。但围绕张健本身,有一场更大的财务危机在等待解决。

张健是业内知名导演,为《雪豹》《黑狐》等剧的导演、制片人。2010年-2015年,张健先后创立运营西安梦舟影视、浙江梦都影业、嘉兴梦舟影视和上海大昀影视等公司。

媒体报道,张若昀出道以来,经纪约就一直握在父亲手中,与梦都影业深度捆绑。张健一手抓住浙江梦都和张若昀的经纪约,一手抓住梦舟系公司搞资本运作,2016年前曾风光无限。

2015年,前身为鑫科材料的上市公司梦舟股份(2017年更名),以9.3亿元的价格近4倍溢价收购了西安梦舟全部股权,媒体报道张健从中获得5.8亿元现金。2016年张若昀因为《九州天空城》《麻雀》《法医秦明》等剧播出开始走红。

风光之时,风险隐藏。

鑫科材料收购西安梦舟时,有3年对赌协议,2016年是最后一年。而2016年,西安梦舟是以4.2亿元卖了《霍去病》70%收益权,才完成的业绩承诺。2016年后,西安梦舟的盈利开始大变脸,2018年甚至亏损达到了4.77亿元。

2018年4月,已更名为梦舟股份的鑫科材料,将西安梦舟的影视资产以1.96亿元的价格卖给嘉兴梦舟,同年6月,嘉兴梦舟又被上海大昀以3800万元的价格收购,张健是上海大昀实控人。

兜兜转转,2015年,张健以9.3亿元的高价卖了西安梦舟,3年后,西安梦舟的影视资产被打包进嘉兴梦舟,最后以3800万元的价格又回到了张健手上,这波操作大赚。

根据梦舟股份今年4月的公告,西安梦舟曾以2亿元的价格将部分资产和另外4部电视剧的收益卖给了嘉兴梦舟,但因为嘉兴梦舟代偿了西安梦舟的部分债务,两相抵扣,嘉兴梦舟总计欠了西安梦舟1.89亿元款项。

加上此前,嘉兴梦舟拖欠霍尔果斯梦舟的利润款,以及大昀影视收购嘉兴梦舟过程中,拖欠霍尔果斯梦舟的股权转让款,三项欠款总计达到了2.6亿元,张健承担连带责任。

此处需要说明一下西安梦舟、嘉兴梦舟、霍尔果斯梦舟以及梦舟股份之间的关系。

嘉兴梦舟于2013年由张健创立,彼时为西安梦舟的控股子公司。2015年,西安梦舟被鑫科材料收购,嘉兴梦舟便成为了鑫科材料“孙公司”。2016年,霍尔果斯梦舟成立,为西安梦舟控股,实控人鑫科材料。2017年,鑫科材料更名为梦舟股份,同时嘉兴梦舟的资产被转移到霍尔果斯梦舟旗下,不再由西安梦舟直接控股。

一通操作下来,2017年,梦舟股份通过西安梦舟和霍尔果斯梦舟两层间接控股嘉兴梦舟。在2015年西安梦舟被收购后,以及2018年6月卖给上海大昀前,嘉兴梦舟都属于梦舟股份“孙公司”。2017年,嘉兴梦舟理应向霍尔果斯梦舟上交3500万元利润款,但始终没有上交。

2.6亿元拖欠款的构成为:嘉兴梦舟拖欠霍尔果斯梦舟3500万元利润款、嘉兴梦舟拖欠西安梦舟资产转让款1.89亿元、大昀影视拖欠霍尔果斯梦舟3800万元股权转让款。三项可总结为张健方拖欠梦舟股份2.6亿元款项。

目前,张健看起来并没有解决危机的能力。今年4月,公开信息显示,张健和嘉兴梦舟已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此前有消息称,张若昀与华策之间的4部戏合约,是通过父亲张健签订,而后张若昀拒不参演,父子二人的裂缝似乎在那时就暴露于人前了。

本次张若昀1.4亿元违约官司,是否关联张健?而这起违约是否让张健的处境更艰难?又或者是张健的一系列操作才让张若昀被牵连至此?张健此前卖西安梦舟获5.8亿元现金,为何偿还不了梦舟股份的2.6亿元欠款?华策支付的1.5亿元酬金又去了哪里?

张氏父子身上的财务谜团还真是不少,娱理工作室将持续关注此事,进行追踪报道。

6月17日夜晚,有媒体发文报道了张若昀的近况,据内容显示,华策影视近日在答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中,披露了一起和梦都影业以及张若昀的纠纷,而这场纠纷内容,也直指张若昀负责的财产保全金额达到1.4亿元人民币。

据悉,华策在2016年12月以每部戏片酬5000万元的价格,与张若昀经纪公司梦都影业签约,并约定张若昀在2017年4月-2019年9月期间,以总金额2亿元的报酬,约定张若昀出演华策投资拍摄的4部影视剧,随后,华策在当月支付1.5亿元,并提供相关多个影视剧项目,只不过遭到张若昀拒绝。

由于项目搁浅,2017年8月,两家公司为此选择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张若昀将其他影视剧6500万元的酬金,支付给华策用来抵扣合作协议中约定的一部戏,随后,张若昀经纪公司梦都影业也分两次共向华策打款2100万元,但之后便再无下文。

2019年6月,华策提出仲裁要求梦都影业返还剩余1.4亿元片酬和违约金,而张若昀作为相关责任人则承担连带责任,三个月后,法院出具保全裁定书,裁定冻结梦都影业和连带责任人1.5亿元存款,并查封相关责任人(即张若昀)名下房产。

据悉,在2019年7月,张若昀唐艺昕大婚当天,华策一份财产保全裁定书(落款时间是2018年11月)被公布在网上,其中,内容提到张若昀经纪公司浙江南北湖梦都影业公司及其艺人张若昀、张若昀父亲张健名下共6000万元财产被冻结。

目前,媒体就此事询问华策和张若昀的相关工作人员,前者表示不方便透露其他信息,至于张若昀则未有回应,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张若昀此次陷入1.4亿元纠纷事件,其实与2018年11月华策的“6000万元冻结”案是分开的,所以,简而言之,张若昀本人已涉纠纷高达2亿。

据网络上资料显示,张若昀曾在2017年参加综艺节目《花儿与少年》第三季,当时,张若昀在北京的豪宅遭到曝光,后经过进行了评估得出结论,张若昀这处位于北京的大豪宅,光是首付就接近3000万,总价值过亿,于是,也有网友感慨,一同参加节目的井柏然虽然也是豪宅,但对比起来,可能十个井柏然豪宅都抵不上张若昀家一个。

当然,张若昀作为一线演员,在此之前曾主演过多部影视剧,光是片酬就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加上他的父亲张健更是执导过《雪豹》、《黑狐》、《苍狼》、《非常道》等多部热播剧的知名导演,由此,张氏父子能有如此令人羡慕的家境,显然也是情理之中了。

而说到这里,或许也有人不免想到,既然张若昀父亲能力如此之强,为何不出手帮儿子渡过难关呢?

其实,张健在2015年收购西安梦舟时,曾花费了近4倍溢价的9.3亿元,加上其中还有3年对赌协议,这也致使了后续西安梦舟亏损后,张健肩负了其中不小的数字,而据资料显示,嘉兴梦舟拖欠霍尔果斯梦舟的利润款,以及大昀影视收购嘉兴梦舟过程中,拖欠霍尔果斯梦舟的股权转让款,三项欠款总计达到了2.6亿元,张健承担连带责任。

今年4月,公开信息则显示,张健和嘉兴梦舟已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故此,张若昀的父亲张健,也从昔日的明星导演,成为了“老赖”,这样的他显然自顾不暇,又哪有能力去帮衬儿子呢?

现在看来,张若昀本人虽然仍在继续拍摄诸多聚集,但现在前后高达2亿的债务,让他的压力也是倍增,但同时,也让人不免想到,前段时间才刚刚生下女儿的唐艺昕,难道也要跟着丈夫一同,背上这笔债务了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