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高靖被查亏损扩大蛋壳凶险高靖身价哪里人崔岩代理CEO背后

【吸收财讯:怎么了兄弟我特么才租的你的房子 ,每个月必交修理费 不管你修没修 说的是水费不用交 结果还是啥都要自己交 】一份公司高层人事变动通知,再次让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陷入风波。 2020年6月18日晚间,蛋壳公寓向外界披露一份人事调整任命。 披露信息显示,蛋壳公寓董事会宣布任命联合创始人、董事和总裁崔岩担任代理CEO。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CEO高靖,因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目前正涉及地方政府部门调查。蛋壳凶险 文丨吴大郎 出品丨牛刀财经

消息一出,蛋壳公寓迅速与其切割。蛋壳公寓方面表示,高靖所涉及的调查事项与蛋壳公寓并无关联。该公司其他董事及管理人员均未收到与该项调查有关的通知及问询。公开信息显示,高靖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大学没毕业就进入了百姓网,工作5年,从一个人到组建北京公司30多人的团队。此后相继在百度、好乐买、糯米网工作,主攻大数据商业智能方向。

2015年年初,高靖创办了“蛋壳公寓”,自五年前蛋壳公寓成立以来,高靖一直与公司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共同负责公司的管理和运营。

2019年财报披露的数据显示,高靖持有蛋壳2.46亿股B类普通股,占比为13.5%,拥有75.7%的投票权。

受此事件影响,蛋壳公寓多次触发熔断,最新市值降至16亿美元。

从年初引发用户的信誉危机到如今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CEO高靖被调查,蛋壳是否正在面临更大的危机?

 激进扩张的背后

回顾蛋壳公寓的成长史,2015年,蛋壳公寓成立,创始人高靖的想法很是简单。

在他看来,蛋壳公寓要对房东和租客负责。不仅仅是做两端的信息匹配,对房东负责表现在让其获得稳定收益,对于租客则是要价格真实、服务升级,符合年轻人的生活需求。

作为互联网系长租公寓的头部企业,蛋壳公寓与传统中介机构一样,都是赚取租金差与服务费,但互联网系长租公寓的产品与服务明显比传统中介机构更有竞争力。

无论收房还是出租,都通过线上完成,比传统模式更高效;在产品端,蛋壳公寓全部精装修,家电全新,房租支付也更加灵活,租户可以选择押一付一。

近几年来,由于房价居高不下,更多年轻人选择了服务与品质较好的长租公寓品牌,在资本的加持下,长租公寓迅猛发展。

蛋壳闯入时,正值长租公寓兴起风口。行业内,长租公寓运营模式分为“集中式”和“分散式”。

蛋壳属于后者,即通过租赁协议从业主手中获得零散房源,统一改造装修后转手出租,从中赚取房租差价与管理费、增值业务收入等。

如果租客想月付,租金价格就高,因此,不少租客为了省钱,往往选择半年租甚至一年租。

事实上,蛋壳公寓犯了商业大忌,蛋壳最主要的客户其实是房东,如果拿不到足够多和足够优质的房源,蛋壳的商业模式就无法运转。这注定其需通过规模扩张拓宽盈利基础。

短短几年,蛋壳公寓迅速进入北上广深等13座城市,截至2019年11月30日,蛋壳管理公寓数量达43.27万间,较成立之初增长178倍。

激进的扩张为经营埋下隐患,其负债率也一路攀升。截至2018年末,蛋壳公寓资产负债率为83%。到2019年三季度末,杠杆率进一步放大,负债率提高至100%。

公开资料显示,蛋壳公寓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蛋壳公寓持有现金1.73亿元,总资产76.74亿元,总负债76.6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9.8%。

与规模相匹配,蛋壳公寓营业收入也水涨船高。目前,该品牌收入主要来自租金和服务费。从2017年到2018年,蛋壳公寓营收增长307.3%至26.75亿。2019年前10个月,营收进一步增加到57.12亿,较2018年同期增长198.8%。

此番发展离不开资本助力。天眼查数据显示,蛋壳四年间完成7轮融资,在蛋壳公寓最新一轮的融资中,融资金额甚至达到5亿美元,老虎环球基金、蚂蚁金服均为其背书。

事实上,国内的长租公寓迄今仍以租金收益差额、服务费、金融服务费等为主要赢利点。

自如CEO熊林曾直言,如果行业只有一个管理指标,那就是出租率,300万间存量的情况下,出租率降低一个点,月收入减少1500万。

这意味着长租公寓的抗风险能力很弱。此外在更为严峻的竞争态势下,蛋壳凶险。

 亏损痼疾步步扩大

对于仍在亏损的蛋壳公寓,快速扩张背后暗藏着危机。

2017年,蛋壳公寓经营的公寓数量为5.2万,2018年达到了23.6万,增长率为354%;2019年时,蛋壳公寓的经营公寓数量达43.8万,较2018年增长42.8%。

2017年至2019年,蛋壳公寓的经营公寓数量翻了8倍,运营机构覆盖国内13个城市,入住率超过75%。

如此迅猛的扩张下,蛋壳公寓的租金成本也涨了近12倍,由2017年5.1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64亿元。随着成本的迅猛增长,让本就难以盈利的蛋壳公寓,亏损继续扩大。

前不久,蛋壳公寓公布了2020年Q1财报,营收19.4亿元,净亏损12.31亿元,较去年同期亏损增加了4.15亿元。

众所周知,长租公寓行业普遍采用“高进低出”的做法,即以高于市场价拿房,给房东的付款方式为一个月租金或一季度租金,再低租金出房,但一次性收取租客半年或一年租金。

2019 年,长租公寓在一级市场融资事件大幅减少,多家长租公寓企业因资金链断裂倒闭。

根据相关公开信息统计,在2019年因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的长租公寓平台达到53家,倒闭跑路共有45家,被收购的有4家,拖欠未付房租的有4家。

如今,又遭遇了始料未及的肺炎疫情,这让部分长租公寓企业生存状况更加堪忧。

在资本市场看来,包括蛋壳在内的互联网长租平台的日子并不好过。例如,上市公司青客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净亏损为1.25亿元,较上一季度的净亏损7163万元扩大75%。截至2019年6月30日9个月,青客公寓净亏损3.48亿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2.89亿元。

即便打造出科技外衣,但蛋壳公寓仍深陷亏损困局。

蛋壳招股书显示,其最近三年来累计亏损金额高达41亿元人民币,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前9个月,分别净亏损2.72亿元和13.69亿元、25.16亿元。

一旦营收滑坡,长租公寓势必要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而在业主与租客两头薅羊毛、赚差额就成了长租公寓的“续命大法”,烧出去的钱最终还是要在业主与租客身上找补回来。

但租客与业主们又何其委屈——我们凭什么为长租公寓的经营风险买单?即便不亏损也难以狠赚一笔,不得不依赖资本输血。从长租公寓的盈利模式来看,其收入来源主要有五大项:

一、批零租金差:先通过获取整栋的方式实现一定的租金折扣,之后再通过打造隔断等方式来赚取资金差。

二、装修投资回报:通过对公寓的装修来提升价钱差额所造成的溢价。

三、未来资金增长收入:在房价上涨的社会背景下,房东租金会有一定涨幅,而公寓方作为二房东收取的资金自然也会有一定涨幅,而其付给房东的租金一定比收取的租金要少。

四、衍生服务收入:长租公寓提供保洁、维修等增值服务来实现的收益。

五、金融市场所得:快速集资用以金融市场投资。

今年1月,蛋壳在长租公寓行业一片惨淡中几经波折上市,给了众多长租公寓平台信心,但长租公寓行业能否博得一个好未来,一切都充满变数。

长租公寓困境

过去几年,随着政策支持及资本热潮,长租公寓市场成为热门风口。

一时间,市面上涌现了不同类型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主要包括“房企系”、“中介系”、“酒店系”、“创业系”等。

按房源规模,房企系头部玩家分别为万科泊寓、龙湖冠寓和旭辉领寓,第二梯队主要是碧桂园的碧家国际社区、朗诗寓及华润有巢等。

创业系及中介系的前三名玩家分别为链家的自如、我爱我家的相寓及蛋壳公寓,房源规模分别为85万间、70万间及50万间,青客公寓排在第四位,房源规模为10万间。

但无论是背靠开发商的房企系、经验丰富的中介系、还是懂互联网运作的创业系,长租公寓重资本运行模式下,均面临着盈利难的困局。

事实上,长租公寓行业的未来市场仍旧前景广阔。但企业要更进一步,就必须思考如何打好根基,提升用户体验,这才是决定长租公寓企业未来兴衰的关键因素。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6月18日晚间消息,互联网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NYSE:DNK)今日宣布,董事会已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为临时CEO,该任命即刻生效。

蛋壳公寓方面强调,其相信高靖正涉及的这项调查和蛋壳公寓无任何关联。“公司以及公司的其他董事和管理层,均未收到和该项调查有关的任何通知、询问或主张。”

目前,蛋壳公寓保持正常的业务和经营活动。

从诞生那天起,蛋壳公寓就开启了漫漫亏损之路,即使是在今年1月份流血上市之后,依然没有止住亏损的步伐,再加上今年疫情黑天鹅的影响,蛋壳公寓的前路在何方,如何才能停止无边界的亏损,成了悬在蛋壳,以及长租公寓里面的其他玩家的重中之重。

而创始人高靖出人意料的被带走,即使跟公司经营无关,也势必会牵出很多的猜疑,失去了掌舵者的蛋壳会何去何从?

股价大跌并触发熔断

作为“长租公寓海外第一股”的蛋壳公寓出事了。

美东2020年6月18日盘前发布了一则最新的情况披露和人事调整任命,董事会已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为临时CEO,该任命即刻生效,随后蛋壳公寓的股价大跌并触发熔断。

经公司提名及治理委员会推荐及董事会批准,在高靖缺席的这段时间,董事会任命崔岩担任代理首席执行官,暂代高靖在公司内的职务。同时,崔岩将继续履行其公司董事和总裁的职责。

“目前,蛋壳公寓保持正常的业务和经营活动。公司相信高靖的缺席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产生任何重大不利的影响。公司会继续评估有关情况并在必要的时候做出进一步安排。”

有意思的是,在高靖接受调查前两天,纪纲因个人原因辞任了蛋壳公寓董事,转由公司财务官张政接任。张政于2019年加入蛋壳公寓,此前于2007年至2019年任职花旗环球金融亚洲有限公司,职位为中国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兼首席运营官。

而纪纲是在蛋壳公寓C轮融资中,以投资方的方式进入蛋壳公寓,其身份为蚂蚁金服集团副总裁、战略投资部负责人。

快速增长,亏损也惊人

据资料显示,蛋壳公寓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高端白领公寓品牌,公司于2015年1月在北京成立,正式进入O2O租房市场,作为一家以数据驱动为核心,提供高品质租住生活的资产管理和居住服务平台,蛋壳公寓一直致力于用互联网方式改造传统的住房租赁行业。

截至2020年3月31日蛋壳公寓进入全国13个城市运营公寓数量为41.9万间同比增长46.8%其中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运营的公寓数量为20.7万间其它城市为21.2万间。

在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股票代码“DNK”,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

从2015年初成立到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蛋壳公寓用了五年。

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蛋壳公寓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共享居住空间平台之一,增长速度居于行业第一。

蛋壳公寓高靖曾在上市时表示,蛋壳公寓一直致力于用互联网方式改造传统住房租赁行业,上市对于蛋壳公寓来说,既是对过往五年拼搏发展的一个总结,也是一个全新的起点,蛋壳能做的还有很多,将始终不忘初心,继续深耕住房租赁市场,通过精细化运营,将服务做到极致,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真正做到让生活更美好。最后,他与所有蛋壳人共勉,永远不忘初心、不忘客户,才能走的更远更好。

于6月10日,蛋壳公寓公布了2020年一季度报。数据显示,蛋壳公寓实现营收19.396亿元,同比增长62.5%。蛋壳公寓表示,财报收入增长主要为开放式公寓单元的增加,下一季度营收预计为18.5亿元至19.5亿元。

通过招股书的资料显示,蛋壳公寓营收保持快速增长势头,但是亏损也相当惊人。

就在前不久,数据显示蛋壳公寓Q1营收为19.40亿元同比增长62.5%净亏损为12.34亿元相较去年的净亏损8.16亿元同比扩大逾50%。

2017年蛋壳亏损人民币2.7亿元2018年亏损增加到13.70亿元蛋壳公寓2019年净亏损34.37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12.34亿元2017年至今蛋壳公寓亏损额共计达63亿元。

在长期无法看到盈利的情况,蛋壳公寓却在“歪道”上想尽办法控制成本、赚取利益,特别是在今年新冠疫情期间,难看的吃相已暴露无疑。

疫情以来,蛋壳公寓被曝一边向房东要求免收租,一边照旧收取租客租金;同时,又以“房东要收房”为由强制要求租客退租或换租。随后,蛋壳公寓在深圳、杭州、北京、上海、苏州等城市均出现了大规模的被投诉现象。

能够上市或许并不意味公司经营有方,即使有了资本的助推,蛋壳公寓依然要请如何讲好“故事”,因为唯有客户体验和盈利才是真实的存在。

脱离了高靖的蛋壳公寓还能继续运转吗?只有等时间来解答了。

附:蛋壳公寓《董事会及高管团队更新通报》中文版全文

2020年6月18日,国内规模领先且增速最快的共享居住空间平台蛋壳公寓(NYSE:DNK)宣布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团队的有关更新。

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总裁崔岩,已被董事会任命为代理首席执行官,任命即刻生效。自公司成立5年以来,崔岩一直与联合创始人、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高靖一起负责公司的管理和运营。

根据公司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高靖因涉及地方政府部门对其在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进行的调查,暂时无法行使其在蛋壳公寓董事会以及公司的管理职责。经多方询问,公司有理由相信,高靖正涉及的这项调查和蛋壳公寓无任何关联。公司以及公司的其他董事和管理层,均未收到和该项调查有关的任何通知、询问或主张。

经公司提名及治理委员会推荐及董事会批准,在高靖缺席的这段时间,董事会任命崔岩担任代理首席执行官,暂代高靖在公司内的职务。同时,崔岩将继续履行其公司董事和总裁的职责。目前,蛋壳公寓保持正常的业务和经营活动。公司相信高靖的缺席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产生任何重大不利的影响。公司会继续评估有关情况并在必要的时候做出进一步安排。

蛋壳公寓董事长沈博阳表示,蛋壳公寓自成立以来,在清晰的使命和战略目标的推动下,在过去五年中保持了健康、高速的增长。蛋壳公寓当前的成就是由高级管理团队强有力的领导、经验丰富的业务团队的通力协作、以及完善的公司治理机制共同造就的。崔岩五年前与高靖共同创立了公司,此后一直与高靖一起负责公司的管理及运营。崔岩对中国住房租赁市场有着深刻的洞察和丰富的管理经验,在公司内外享有盛誉。相信崔岩和其他高管团队成员,能协同全国数千名员工,在高靖缺席期间继续带领蛋壳公寓按照既定的目标砥砺前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