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海愉悦资本又出事蛋壳公寓靠谱吗高靖在蛋壳之前职业生涯

【吸收财讯:刘哥现在是信任危机出来了吗,其实资本市场很正常,起码都上市了,没毛病!】瑞幸事件爆发后,前魅族副总裁李楠在微博上感叹说,贾总在A股和新加坡都割过了,孙总在币圈割过了,瑞幸不是在割美国人韭菜,而是用中概股的信用在全球最大资本市场套现。刘二海投的又一家中概股出事了 来源:壹地产

李楠说得苦口婆心。底下有个网友的留言点赞最多:还会有中概股出事的。昨天,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蛋壳公寓出大事了。他们公告里说,董事会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为临时CEO。公司联合创始人、CEO高靖因涉及地方政府部门对其在创立蛋壳公寓前参与的商业投资进行调查,无法处理公司业务或履行在公司的任何董事及管理职责。

这次没轮到做空公司出手,一个中概股的联合创始人自己出事了。

蛋壳公寓特意强调了一点,高靖涉及的是创立蛋壳之前的商业投资。子姨梳理了高靖在蛋壳之前的职业生涯:

2005年,高靖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

2005年至 2009年,就职于百姓网;

2009年至2011年,百度搜索引擎营销经理;

2011年至2013,好乐买总裁办公室主任;

2013年至2014年,糯米网商业智能和业务分析系统负责人。

2014年,广告技术公司北京橙色阳光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高靖的老领导、糯米网的创始人沈博阳也是蛋壳公寓的投资人,创办蛋壳公寓时,老领导给了他150万元。

在公开资料里,在橙色阳光的创业经历是唯一没有被提及的。这个公司刚创立时,蓝色光标也是股东之一,一年后退出。直到两年前,高靖才退出了这家公司的股东行列。

高靖是在2015年创立蛋壳公寓,到底之前哪个阶段的职业经历让他被调查,目前无从得知。

这个消息被扔进一个300多人的蛋壳北京业主维权群里后,没有一个业主主动问一句CEO发生什么事了。

从1月份疫情发生后不久,全国各地的很多业主都接到了蛋壳的电话,核心诉求只有一个:

降价。

这个几乎不带商量余地的要求,让这些业主炸了锅,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不停地和蛋壳公寓斗来斗去,有的人解除了与蛋壳公寓的合同,有的人选择了妥协降价。

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去关心这家公司的CEO的命运了。

降价这件事,是这家规模第二的长租公寓在为过去几年的疯狂扩张埋单。

到去年上市前,他们用了四年时间,将房源数量从零扩充到40万间。那段长租公寓疯狂抢夺房源的时期,因为2018年一个网友在水木论坛的一篇贴子被公之于众:

蛋壳公寓和另外一家公司,硬生生将一个120平米房子的租金,从7500元哄抢到了10800元。

蛋壳公寓将这位网友告上了法庭,两个月前,他们败诉了。

去年开始,长租公寓企业就发现事情不对劲了:房子租不出去了。

当初疯狂抢来的高价房源,如今都成了自己沉重的包袱。政府一再打压租金贷,大学生们被教育了几次后,这个金融游戏,也很难玩下去了。

和瑞幸咖啡一样,蛋壳公寓最遭受非议的一点还是在于:一直没有盈利。去年一年,蛋壳公寓就亏损了45亿元。

漏船危墙,现在最慌的,应该就是蛋壳公寓的投资人了。高靖出事前两天,股东蚂蚁金服的代表纪纲辞任了蛋壳公寓董事,由公司首席财务官张政接任。

蛋壳公寓的第一大股东,是老虎环球基金,他们曾成功投资过阿里巴巴、京东、美团网。这一次,他们在投资领域涨了经验:

从去年上市到现在,蛋壳公寓的市值跌去了35%。

第二大股东是刘二海的愉悦资本,这位著名投资人的另外几次投资,我们再熟悉不过:

神州租车、瑞幸咖啡。

作为中概股的资深投资人,刘二海曾经非常满意地谈过对瑞幸咖啡和蛋壳公寓的投资体会:

瑞幸两年,蛋壳三年,在以前的认知里,太快了。

刘二海对高靖最大的认可,是敢打仗,会打仗。这种口吻,与周鸿祎对豌豆荚的王俊煜说过的话很相似:在中国互联网要做成事,你们这些“书生”是不行的,太阳春白雪是打不了仗的,是成不了气候的。

如果没有记错,周鸿祎自己就被一个奶农骗过几百万。刘二海自己在瑞幸里的投资,可能也收不回来。

添加子姨微信:qianniaoyutianzhao

注明公司名称、职位和姓名更易通过

刘二海投的又一家中概股出事了

一天一次,养成习惯

刘二海投的又一家中概股出事了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雷帝网 乐天 1月17日报道

互联网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昨日登陆美国纽交所,股票代码“DNK”,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

按照发行价,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权后,蛋壳公寓总计募集资金超1.49亿美元,市值可达27.4亿美元。

蛋壳公寓投资人、愉悦资本合伙人刘二海表示,当初是蛋壳公寓天使投资人、董事长沈博阳把蛋壳的项目推荐给他,但当时自己有些纠结。

蛋壳公寓创始人、CEO高靖和途虎养车的CEO陈敏曾是同事,陈敏评价“高靖非常能干,很多方面都非常优秀”,陈敏的话给了刘二海很大的信心。

刘二海认为,高靖敢闯进来,而且还做得不错,这说明他敢打仗、也会打仗,也说明长租这个行当还可能不是一家能够独大,不是赢者通吃。最终,愉悦资本连续多轮投资了蛋壳公寓。

对于蛋壳公寓此次上市,刘二海说,对蛋壳还是充满着期待,市场波动、股价涨跌,都很正常。

以下是对话愉悦资本合伙人刘二海实录:

提问:怎么在同期的那么多做长租的公司里,发现蛋壳的呢?

刘二海:2016年下半年某个时候,沈博阳跟我说他投了蛋壳的天使。但即使到见高靖之前,我比较纠结的:8000间,太少了,行业中8000间的多了。

这时候了解到高靖和我们途虎养车的CEO陈敏曾经是老同事,陈敏评价“高靖非常能干,很多方面都非常优秀”,陈敏的话给我了很大的信心。另外一个事情还给我的信心,蛋壳当时的8000间房有很多都在北京,其实这很不容易,为什么呢?

因为另一家长租公寓的大本营在北京——当时两家差距太远了,我估计得至少有20倍。别人势力很大的情况下,高靖依然敢闯进来,而且还做得不错,这说明他敢打仗、也会打仗,也说明长租这个行当还可能不是一家能够独大,不是赢者通吃。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约高靖来公司聊一聊。

聊的说到底就是一个问题,你这房子数量太少,怎么能增长呢?他说还是有非常大的空间,跟我讲了他怎么拿房、尤其是如何构建数据系统,那时候可能还没现在这么完善。

我一听觉的这事应该还有点意思,因为只是拿房,没有数据支撑,这生意没法规模化。数据系统这部分还是给了我深刻的印象。所以因为这么几个要素,我们连续投了好几轮,第一笔就投了一千多万美元。

这个数据系统其实也解释了蛋壳为什么可以在两年半时间从8000间做到40多万间。有了智能数据系统,蛋壳就随时掌握各个城市各个区域房价、租价的实时数据、进而分析出趋势。这样,拿房的时候就敢于去拿。否则你是不敢拿房子的,怕租不出去亏钱。

这是蛋壳自建的系统,提升了整个运转的效率,迅速拿房、迅速装修、迅速流转,没有这个咱真成了二房东。没有这些驱动,做不了这个生意,甚至电子门锁当然也不用不起来。

实际上这个公司的运营是个数据平台。很多人以为弄个房子不就行了?但你仔细想,多少钱收房合适呢?为什么要收这间房?在什么地方收合适呢?有没有需求呢?你没有调研、没有预测,怎么敢做决定?

那进一步说,“快”为什么重要?对于长租来说,规模还是很重要的,规模上不去,你的营销、服务、装修、客服这些成本都分摊不下去。规模实际上是必要的条件,规模上去了,服务成本才能下降,单位投入的服务质量就上去了,而服务质量是长租竞争的核心价值。

对蛋壳充满着期待 市场波动、股价涨跌很正常

提问:从资本市场角度看,当时瑞幸上市的一些因素,在今天是不是有改变?

刘二海:一些项目选择在发展到一定阶段走向公开市场,是更好的选择:公开市场上有更充足的资金;有更多样化的融资工具。公开市场对公司的要求也更高,进而 推动公司更透明、对市场的反馈更及时,从而发展也更快。

创投这个行当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包括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之间的关系在发生深刻变化。如果说在2018年下半年之前,整个资本市场是早期投资、后期投资都很活跃。今天其实这市场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实际上二级市场、一级市场后半部分的投资变得更加谨慎了,另外一些大的基金、明星项目出现了一些问题,整个市场也笼罩在对后期项目的担忧里。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主要是有几个大的IPO,其实后几轮投资人不挣钱,上了市的做公开市场的也不挣钱,那二级市场肯定不开心了,一级市场也不开心,都不开心肯定这么做就继续不下去了,那就改弦更张。这肯定是在发生的变化。

提提问:蛋壳有没有一个大致的盈利时间表?

刘二海:市场上发生了这些变化,二级市场,包括成长期投资,都对亏损的事情更加敏感,不像过去求发展,现在是求盈利。这其实是一个平衡当期的盈利与长期发展的问题,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对蛋壳来讲,大家倒不怀疑它能盈利,我们作为投资人也没有提过“数量上实现什么样的超越“,但是我们对一个事一直盯的特别紧,这就是品牌。行业的评价、各种维度的考察,你的服务水平确实是顶级的,这个还是我们追求的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当然,规模要相当,但是不能光追求规模,同时要把服务的品牌和质量要做起来,这是长久之计,否则我觉得不会长久生存下去。

我们对蛋壳还是充满着期待,市场波动、股价涨跌,都很正常。瑞幸也是在2019年三季度之后才开始涨的,并不是上市之后立刻就一飞冲天这样。我们到现在一股都没有卖,短期也不会卖,涨跌对我们没什么大的关系。

几乎是以每半年为单位,刘二海的名字就会出现在重要的事件中:

2018年4月摩拜被美团并购,2018年9月蔚来上市,2019年5月瑞幸上市……他通常处在早期投资人的角色上,甚至是A轮的唯一投资人,由于这些项目在问世之初,或乏人问津、或质疑声一片,这使刘二海不仅获得了回报,也在外界眼中成为了一个行事大开大合的投资人。

让我们将视角放在创业邦2019年“年度投资人”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身上:从2015年创办愉悦资本以来,他一路打法清晰:在一系列明星项目背后,始终坚持小团队作战;坚持围绕着“汽车与出行”、“居住与空间”、“食品与饮品”三大根据地;提出“新基础设施”的判断,专注于用技术推动“医食住行”这些万亿级产业的转型升级,并且投资了摩拜单车、瑞幸咖啡、蔚来汽车、蛋壳公寓这样的新物种。

这些项目之所以在早期引发观点碰撞、甚至质疑,用刘二海的话来说,恰恰因为创新投资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非共识”的。

摩拜以27亿美元被美团并购时,刘二海在舆论最盛时对媒体讲到:价值是复杂的事情,会有很多不同的认识,但未必有共识;

瑞幸18个月上市刷新从创办到IPO的全球最快纪录时,他对媒体回答:围绕瑞幸的巨大争议说明对一个新事物很难形成共识,这是投资的正常现象,尤其是在颠覆固有认知,进入新阶段的时候。

刘二海说,如果说2019年他最大的感触,就是自己越发理解“非共识”。
口述 / 刘二海

采访 / 曲琳

图片设计 / 李斌才

 

(以下为刘二海口述)

实际上,我一直在坚持追求“非共识”。

最近批判瑞幸的人少一点了,因为大家发现瑞幸上市之后的数据还不错,之前评论说瑞幸是我们几个熟人“攒局”的结果;摩拜这个项目也是一路充满争议,一开始是对共享单车捧得特厉害,由于另一家遇到了一些问题,于是又反转说这个行当本身的问题。

但真的有多少人会认真想一想,为什么不看好瑞幸?到底是因为人云亦云,还是因为你自己的独立判断而不看好?

“非共识”在一开始不太舒服,但你是建立在理性思考、独立判断的基础上。有共识的确是一团和气、大家都说好,但事实是,巨大的价值往往隐藏在非共识的地方,非共识才能做成事。

“非共识”并不是我们故意追求的,最重要的还是要从事物的本质出发,商业的目的是价值创造与价值分享,只要能创造出价值,能分享出价值来,这个生意就可以做。别人认为好不好不是关键,老百姓喜欢就行。

对事物起源的认识,代表了创业中最关键的东西。对起源的思考,让我们需要接受新物种。在环境变化的过程中,恐龙这样看起来很强大的物种都消失了,新物种要出现,就必须适应这个环境,在这种环境下能够形成循环。对于任何商业中的角色,大公司要形成循环,小公司也要形成循环。循环最有效率的新物种才会存活。甚至并不是体量大的动物就能活下去。发生变迁的时候,首先出现问题的是大物种,恐龙消失了,白犀牛这样的大物种也快要消失了。

然而,一个新物种要从巨头眼皮底下长起来,凭什么?比如瑞幸,它遇到的难点之一是,这个新物种是美国没有的——中国的先进技术、创新创业,最早从学习美国80%,慢慢到了50%,直到现在出现了美国也没有的新模式。用华为任正非的话来说,就是进入了“无人区”,其实这是一种谦虚的说法。当我们无人领导,无人可学,就得自己慢慢搞。

比如近期又有做生鲜电商的创业公司出现了问题。因此就否定生鲜电商这个行当本身?未必。在探索过程中,总有公司探索成功,总有公司探索失败,也许有过失败反而让市场更好做、帮助大家厘清很多规律和事实。

在我看来,生鲜电商的市场很大。

我把中国创业分成了三个阶段:启蒙时代是1978-1998年,网络时代1998-2018年,从2018年开始我们说进入到了新物种的时代,新物种时代带来了两样东西:新的科技——硬科技以及构建在新基础设施上的新行为。生鲜电商也是新基础设施成熟的结果,过去咱们在农贸市场、在超市买菜,现在有“十荟团”这样的企业出现,有了社区团长的角色。在这样的创新之下,传统的买菜的行为就会发生改变。为什么中国的发展路径就非得和美国、日本一样呢?

还有人说to C时代结束了,to B时代来了。我认为to C、to B是相辅相成的。你所投资的公司长大,不就需要to B服务了吗?像“今日头条”是一个典型的to C服务,但它内部也有很多数据业务,成长起来不也能被孵化成为to B的生意吗?认为to C的机会没有了,至少是一个不全面的结论。

还有一些评论说商业模式的创新已经结束,VC只能投资硬科技。我倒是认为:所有的创新都是商业模式的创新,是技术改变了商业模式,商业模式就是商业的基因,如果说技术没有改变它的基因,那凭什么是创新?技术令你的商业模式具有了超乎于其他人的竞争优势,所以你的商业模式在这个环节上比别人更厉害。结果是你用技术改变了商业模式。

创业邦创始人兼 CEO 南立新为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颁发“2019中国年度投资人”奖项

唯技术论是片面的。信息论的鼻祖香农来自贝尔实验室——AT&T这个级别的巨头的实验室能研究出理论,这说明什么?说明公司形成正循环之后就可以养得起普通技术人员和工程师,再进一步,为了研究得更深,就得养科学家。但是如果创业公司第一天就养科学家,科学家的理论研究得转化好几个链条才到商业实践,这是创业公司负担不起的。创业公司只有逐渐形成商业循环,才能从直接技术、间接技术,甚至理论研究展开,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更深层次的优势。

中国VC行业历经20年发展,已经到了一个需要从事物的本源出发,并且内心还有定力的阶段。

我有一个重要的提法:一个人的信心从哪来?

有一次我跟我们portfolio的一位CEO讲,咱们这个生意不可能有其他人比你更有信心,你没地儿再找别人给你信心了,而你自己的信心从哪来?从事物的本源来,从你的业务数据来,这就叫信心。

桥的桩子为什么能让桥不倒?我问过建筑工人,他回答,桥桩往下打,一直打到特别深的岩石上。我问,如果岩石也动,怎么办?他回答,岩石一般不会动,因为太深了。其实对一件事情的判断也像是追溯到底层的岩石,你是不是打到岩石上去了?岩石是不是不动?如果你打到虚无的地基上就很糟糕。来一阵潮水就垮了。

从投资来讲,2003年进入这个行业,也有很多让我难受的项目,比如“麦包包”这样的项目投了很多钱,最后没有做出来。但我相信我有一个正确的指导思想。

爱德华·索普写过一本书《击败庄家》(Beat the Dealer ),专门来聊“21点”。他是一位数学家,有一套在任何市场中都可以获胜的办法,其中一个特别重要的原理是:当你的策略正确的时候,即使输了,下次碰到这情况还得这么玩,因为只要坚持正确的策略,你就能赢。

我反思,愉悦资本面向房子、车子、食品进行“根据地投资”,这个策略怎么会是错误的呢?它符合最基础的原理。那么它一定会带来滚雪球的效应,也就是获得“复利”。

所以我相信,当面对一定风险的时候,把握住最本质的东西,即使输了,下一次也得继续搞。然而这是特别不容易的,因为有时候大家输了就容易胡乱总结。

底层逻辑要扎实,不可动摇。大家都知道要有一种东西叫做“锚”,不要去“锚”一个虚无的东西。锚在有底层逻辑、判断极其扎实的基础上,你才可能演化出其他东西,真正的信心才可能到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