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华上诉二审改判无罪可能吗律师陈有西王振华案件是怎么回事

【吸收财讯: 我怀疑这个律师想让他死 ,还要替16岁以下的少女谢谢他?】原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案再生波澜。 继6月17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被告人王振华有期徒刑5年后,被告代理律师陈有西于6月18日发布声明表示,王振华已经明确提起上诉,请求二审判决其无罪。原标题:王振华要上诉,二审能判无罪吗?律师这样说  每经记者 吴若凡  。。。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从此案的直接参与人处获悉,被告方不承认罪行,也不承认任何赔偿,被害人方十分无奈。现在只能静待刑事诉讼结果,目前暂不考虑进行民事诉讼。熟悉此案的刑案律师张强(化名)则告诉记者,维持原判的可能性较大。“一般常理判断,王振华代理律师观点中描述的一些案子细节,可信度并不高。在‘有没有猥亵行为’这一点上,被告方的说法站不住脚。目前主要的一些争议是围绕伤势,对伤害是该次行为造成还是旧伤,是否严重、后续扩大等都有一些争论。”

不过目前王振华方上诉,核心依据就是对这些细节的判定有不同意见,坚持称“没有猥亵本案女孩”。

至此,王振华案陷入了颇为尴尬的境地,3大焦点争论成为推动案情的重要因素。

王振华要上诉?二审能判无罪吗?律师这样说王振华,视频截图

争论1

伤势如何认定?

受害人的伤势如何认定,是此次案件的重中之重,也是观点交锋的要点。

对于被害人“新鲜伤痕、阴道撕裂伤、二级轻伤”的结论。陈有西在声明中指出,北京的两家司法鉴定机构、七位专家对上海的门诊记录和司法鉴定意见,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且上海的鉴定机构,没有对外鉴定资格。

也是基于鉴定“相反结论”的支持。陈有西在声明中明确指出“王振华没有翻供”,因为他坚称自己没有猥亵本案女孩。

“从侦查阶段、检察阶段、法院阶段,他的供述稳定一致,否定自己进行了对幼女的猥亵行为。他进出房间前后时间只有13分钟,有酒店录像证据,有效可能作案时间5分钟。他从无恋童癖和性虐待取向,公安外围侦查排除他任何侵害幼女嫌疑。”陈有西表示。

不过,张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相反的结论”,这个言词证据被告人有在法庭上提出,作为审判的一个参考。目前结果是,在经过质证以后,“相反结论”没有被法庭采纳。“由于没看到证据,无法做一个客观的判断,而王振华方面辩解的理由从常理是无法造成的,所以可信度并不高。”

“猥亵行为有轻重之分,如果仅仅是搂搂抱抱,肯定算不上,但具体事实,采取了哪些行为,是外界无法得知的,需要更详细完整的证据链支撑,这是产生争议的环境。”张强表示,维持原判的可能性较大。

被害人的辩护律师在6月18日则驳斥陈有西的声明行为,称“观点可以交锋,但不能讲案情”。其指陈有西不该仔细描述被害人伤痕,这些不应该是一个负责任的律师做的事情。

争论2

5年是重还是轻?

正是基于“有罪还是无罪”的辩驳,对于一审的判刑结果——有期徒刑5年,是轻还是重了,再度引发案件双方的“交锋”。

实际上,对这一话题的讨论,也已经成为网友热议最多的一点。

陈有西在声明中认为“重了”——普陀区人民法院不是从轻而是从重判处。其认为,猥亵罪的定性,是普陀公安严密侦查、扩大范围侦查、检察严格监督、退查补侦、法庭2天16个小时开庭调查质证后的,公检法一致的定性,普陀区人民法院是根据检察院的量刑建议,做了从重处刑。

“如果真有阴道撕裂伤,我也支持更重罪名的定性,但是法庭调查实际查明,不存在这样的情形。”陈有西称。

本案庭审结束后,本案审判长通过书面形式回答了本案的一些焦点问题。关于定罪,本案审判长表示,“本案中,被害人的陈述、司法鉴定意见以及被告人的供述均证明了被告人王振华对被害人实施了猥亵行为,但与被害人不存在性器官的接触。相关司法鉴定意见佐证了该事实,故王振华的行为系猥亵行为而非强奸行为……在公诉机关建议的四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幅度内,依法对被告人王振华从重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王振华要上诉?二审能判无罪吗?律师这样说王振华,视频截图

争论3

是否应该赔偿?

值得一提的是,刑事审判判定被告方是否有刑事罪行,而被害人的精神损失等相关赔偿,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进行审判。

并且,如果附带民事诉讼,可能会让对方抓住漏洞减刑。而且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率很低,也不能主张精神赔偿,因此是不现实和不可取的。

张强分析认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法一起处理的话,如果被告人接受赔偿,在刑事案件量刑时可能对其更有利。比如被告人提出一个较高金额的赔偿,在刑事重提出,可能形成敲诈导向,即公众可能认为被害人家属是借机敲诈,反而不利于刑事案件审判和处罚。

所以即使要处理,也可以将民事补偿的一块另行起诉。但赔偿金额不会超出一般人身伤害的金额,会根据伤残鉴定标准,不同标准有不同的赔偿范围和金额,精神损害也不会因为身份不同而金额过高。

此案的直接参与人向记者透露,被害人目前暂不考虑进行民事诉讼。

一句古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于是,我们就看到下面的一幕:王振华收集来了天下最豪华的律师阵容,由大名鼎鼎的法学教授陈有西领衔,果然,出手不凡,直接就为其做无罪辩护。

谁都知道,在当下的这种司法环境之下,弱者一方是非常无力的,他们没有钱没有权没有地位……只能依靠有公益心的律师出手相助,好在,国之大,总有一些坚守正义和良知的人,为弱者做最后的呐喊。

下面是受害女童代理人、上海律协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业务委员会主任计时俊律师接受采访的片段:

王振华的豪华律师团队,陈有西教授领衔的辩护方,竟然认为“五分钟内不会对女孩做那么大的伤害”,伤害一个人跟特么时间有多大关系?你们这种律师把自己的女儿扔给一个强奸犯5分钟试试,看看会发生什么?这是一个通过常识就能想明白的问题。

而且,“他们认为女孩之前有过性行为,与王振华无关”。这几乎是在赤裸裸地对受害人及家人,进行更加恶毒的伤害。这种侮辱随便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无法承受,无法忍受。

这个女孩,被王振华毁了一次,再被律师们,更恶毒地伤害了第二次。

我不禁想起了韩国轰动一时的“N号房”赵博士案,他通过服装模特兼职等为诱饵吸引年轻女性,拍摄性剥削视频,受害人当中包括16名未成年人。

此案震惊全国。“N号房”事件嫌犯赵主彬,恶行太重,以至于连一向不要脸的韩国律师界在关键时刻,都知道要脸了,没有一个律师愿意为其辩护。法庭指定的律师,也果断辞职。

要脸,让韩国律师界挽回了些颜面。他们以实际行动告诉世人,关键时刻,他们是要脸的。

但是,这件事情出来,不知道中国律师界有多少人羡慕这么好的机会被葬送。在这个群体中,有少数为正义挺身而出的人,也有很多衣冠禽兽,很多人渣。

对于一次能给皮条客10万元“嫖资”的王振华来说,重金购买来一个律师团队,又算得了什么?

这正是有钱人的底气。一个嫖客,一个惯犯,仅仅因为有钱,至今,对无辜的受害人,一个年仅9岁的女孩,毫无悔意,不仅毫无悔意,而且,继续冷酷地做精神上的伤害。

我知道,为坏人辩护,也是律师的职责。但是,刻意歪曲事实,冷血地伤害、凌辱被伤害的幼女,就超出了律师的底线,真的是禽兽不如了!这种恶,比王振华的恶,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愿意为我的这句话承担法律责任,欢迎起诉!】

也许,王振华及其律师团队,试图以这种精神上的摧残,逼死被害人和她的父母,这样,似乎就能一了百了,就能帮助恶人逃脱惩罚。我想说的是,计划再周密的恶,也难免有疏漏。

王振华恶行累累,只被判五年,已经是轻判,已经是极大的不公。

早在南宋时期,《庆元条法事类·杂门》就明确规定:“诸强奸者,女十岁以下虽和也同,流三千里,配远恶州。未成,配五百里。折伤者,绞。”

大清律例则明确规定:“奸未至十岁之幼女,斩决。”

王振华案,轻判五年,已经是对法律的践踏和羞辱,它告诉人们,在权贵可以肆意横行的时代,弱者是多么的无助。有钱人操纵法律,赤裸裸地残害弱者的把戏,人们早特么受够了!

期待正义回归,让恶人受到严惩。“王振华当然有错,他嫖娼的‘主观故意性’是有的,但他16周岁以下的少女绝对不碰,这是他的底线。”陈有西告诉记者,王振华喜欢找年轻漂亮女性嫖宿是他的错,对他进行治安处罚当然是应该的,不能说他没有问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