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的思维方式和意义未盈利未上市公司企业估值的方法有哪些

@徐徐2007 :

还有你说东财股价弹性好,这是事实,但弹性是双向的,除了往上也有可能往下的,比如它现在60多倍市盈率,未来几年股市长期低迷,它回到30倍市盈率会发生什么?

你是不是看不懂?
可转债最重要的就是波动,无论向下波动还是向上波动。
向下波动可能下修转股价。向上波动就直接能赚钱。

来源:雪球App,作者: 爱丁堡小闹闹

#1、90%+的企业没有办法估值,因为没有长期确定性;

#2、估值的意义不在于告诉投资人可以赚多少钱,而在于告诉投资人最坏的情况下,会亏多少钱(除开5%的极端黑天鹅情况以外的最坏情况);

#3、除了估值以外负面检查清单可能更重要,诚信度,管理层能力,分红稳定性,行业政策风险等等。

关于观点#1,主要是如果生意没有很强的护城河的话,对于未来是无法预测和判断的,所以直接排除掉90%以上的企业。

关于观点#2, 首先准确判断未来是不可能的,如果一个企业能永续超过折现率增长,那么价值就是正无穷的,也无法估值(所以买入极度优秀的企业是最佳选择)。其次企业的内在价值,也是无法准确计算的,即使有内在价值,股价也会围绕内在价值X,在0.5X-3X甚至更大的范围波动。

#银行股估值极低要不要捡烟蒂#

以银行为例子吧。首先一大堆不好地区的城商行,企业文化和管理层不靠谱的股份制银行先排除掉,因为无法判断报表的真实性和未来的发展。

我们以最稳健的四大行,四大行中间运营数据最好的建行港股为例。假设未来建行ROE不断下滑,业绩也不断下滑。业绩3年下滑30%, ROE大概在7.5-8.0%的时候不在下滑。按照过去N年最低30%的分红。那么建低带来的股息回报是4%,超过了国债收益率。然后建行管理层没有动力造假,存款单位都是国企利益绑定,贷款房贷国企央企为主,没有突然崩盘的风险,等等检查清单。如果你有一笔资金在香港,追求稳定回报,综合看下来建行是个不错的选择。至于合理估值,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也不要指望股票会在规定时间内达到您心中的”合理估值”。

A股比如 $东财转2(SZ123041)$  , 在最极端的情况下,5年以后会以130元的价格转股/抛售。所以130元以下买入一点都没有心理负担(即使东财公司面临破产,也会想办法下修转股价)。所以东财转债最差的极端情况就是几年不赚钱,同时考虑到东财是家非常优秀的券商,股价弹性也很好,如果不着急用钱,是个博弈的好品种。

当然,除了A股港股,B股里面有一定护城河,管理优秀,同时价格有强大保底的公司也是很多的,就不一一展开了。

其实考虑最差的情况是做决策的一个好方法。很多很多年前我跟我女朋友去英国读书。她觉得自己未来可能能得诺贝尔奖…我跟她说的是最坏的情况:如果你科研做的不顺利,仅仅能勉强那个博士学位,可以得到:

1)不错大学的博士学位,找工作应该不难;

2)海外科研经历,锻炼英语和阅历;

3) 欧洲生活和旅行的经历;

4) 全国任何一个城市落户的资格和买一台免税车;

5) 导师是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可以了解最顶尖的人做事方式。

然后我们做了一下负面检查清单,看了一下实验室基本上都能顺利毕业,没有特别黑暗的爆料。后来事实证明,我们两个人都当不了科学家,基本上都是按照最差的剧本在走,当然即使是最差的剧本,依然觉得还是一个合理的选择。

总结:

1)选择最优秀的公司;

2)给公司估值,最悲观的情形下,目前买入价格依然是个人可以接受的; 

3)合理估值这个东西是不存在的,不要指望赚估值的钱,也不要加杠杆;

4)负面检查清单。

如果没有就耐心等待, $腾讯控股(00700)$   $贵州茅台(SH600519)$  都出现过这样的机会。有理由相信,即使是目前最火的恒瑞,泰格,药明未来也会出现很好的击球点。

估值是用来评估最差的情况,用来保底的。赚大钱主要是赚的泡沫和人性疯狂的钱,这是我个人这么多年ABH股的体会。

@诚壹先生 :

好文章,可惜按结论,恐怕我就悲剧了。

一般来说估值都会修复的。只是不知道时间,从逻辑上来说也不是必然的(从经验上来说是必然的)。

作者:南山之路

01

自由现金流折现法

其实估值的方法有很多种,最权威、科学的估值法是自由现金流折现法(DCF),在讨论估值方法时,我们永远无法绕开DCF估值法。

巴菲特说:“上市公司的内在价值就是该企业在其未来生涯中所能产生的现金流量的折现值。”但是芒格却说自己从来没见过巴菲特计算企业的自由现金流。

两位大佬互相拆台是不是很有趣?事实上这是有原因的,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了。

自由现金流估值法的计算基础有以下 3 点:企业目前的自由现金流、企业未来的增长率、计算估值时的折现率。

1、自由现金流=经营现金流—长期资本支出,通过已有的财报数据可以计算出过去的和目前的自由现金流;2、未来增长率:通常预期未来 10 年企业的增长率,然后给一个永续增长率;3、折现率:通常用 10 年期国债利率,再加上风险溢价率(一般给 2%~3%)。

在给出了这 3 个关键的数据后,然后开始一步步的计算,计算未来增长之后的每年自由现金流量水平;把计算后的结果按照确定的折现率折现;计算永续价值折现值。

最后,企业内在价值=10 年折现总和+永续价值折现值。

听起来是不是好麻烦,还是用贵州茅台作为例子来进行讲解比较好。

首先是自由现金流,自由现金流=税后利润+折旧-资本性支出;茅台 2018 年的净利润是 352 亿,折旧几乎为 0,资本性支出(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为 16 亿,那么其 2018 年的自由现金流为 336 亿。

取未来 10 年增长率为 12%,永续增长率 4%,折现率取 8%。

经过计算之后可以得到贵州茅台 2018 年末的内在价值为 1.49 万亿左右。

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看来自由现金流折现法也没那么难嘛,建一套公式,输入一些数字,一家企业的内在价值就出来了。

但我想说的是,真没那么简单!

这套计算公式里,只有一个数字是比较靠谱的,就是茅台 2018 年末的自由现金流,而未来 10 年的成长率、永续成长率、折现率等等全部是假设。对于其他许多公司来说,年末自由现金流这个数字可能也不太靠谱。

所以这一套自由现金流折现法,带给我们最重要的是 3 点思维方式:

成长是价值的一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企业经营能否持久是比成长更重要的事;企业经营中面临的风险因素(体现在折现率上),也是决定企业价值非常关键的部分。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再仔细解答一下:

1、在这个例子中,如果 10 年成长率的假设只有 5%,那么茅台的内在价值计算结果会下降至 9027亿,缩水近 40%;如果 10 年成长率假设为 0,那么内在价值计算结果会下降至 6301 亿,缩水 58% 左右。

2、假如企业仅能存活 10 年,其他条件不变,那么茅台的内在价值会剧烈下降至 3684 亿,缩水达到 75.3%!

3、根据企业经营中面对的风险大小,计算内在价值时必须调整折现率。当折现率为 9% 时,茅台的内在价值计算结果会变为 11680 亿,缩水 22% 左右;如果折现率调整为 7%,茅台的内在价值计算结果会变为 2.03 万亿,增加 36.3% 左右。

看到这里,是不是发现这套估值法变化因素有点太多了?无论是 10 年成长率、永续成长率还是折现率的变化,都会导致计算出来的内在价值出现巨大的波动。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所以我其实很少使用这套估值方法。

不过,通过今天对茅台的计算,我发现茅台可能真的不算贵。毕竟我给出的 10 年成长率 12%、永续成长率 4% 应该是比较靠谱的,而折现率用 8% 计算似乎是高了些,毕竟现在社会上无风险收益率有 6% 吗?绝对没有!而且我还是用 2018 年的现金流计算的,现在 2019 年都快结束了……

02

PEG估值法

PEG估值法最早是由英国投资大师史莱特提出,并由美国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投资经理彼得林奇发扬光大,主要用于对成长股的估值。

PEG是什么意思呢?PEG=PE/G,PE就是指企业的市盈率,而G是指企业的潜在盈利增长率。这里有一个十分明显的误区,许多人在使用PEG这个指标时,会用过去的增长率来进行计算,这是对PEG最常见的误解。

市盈率÷盈利增长率=PEG,如果PEG>1,可以得出企业高估,如果PEG<1,可以得出企业低估。

举一个例子,如果目前企业的市盈率是 20 倍,如果你预期未来 3 年左右企业的增长率为 25%,那么PEG=0.8,就可以得出该企业是低估的;如果预期未来 3 年左右企业的增长率为 10%,那么PEG=2,可以得出该企业是高估的结论。

如果PEG=1,那么可以判断该企业估值合理,即 20 PE对应未来 3 年左右 20% 的增长率是非常合理的估值,如果PEG为 0.9~1.1,那么完全没有必要纠结这种小细节,可以认为企业估值是合理的。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如果一家企业未来增长率 5% 左右,那又应该怎么用PEG估值,难道只给 5 倍市盈率吗?更夸张点,如果企业未来增长率是 3%,那难道只给 3 倍市盈率吗?如长江电力、大秦铁路等股票,成长性就非常一般,但是估值给那么低很显然是不合适的。

如果一家企业市盈率达到 50 倍了,PEG估值好像也不合适,因为能够持续 3 年增长率保持在 50% 的企业实在是太少了!

所以,PEG估值法应用的范围是比较窄的,只适用于业绩可预测性比较强,并且业绩增速在 15~25% 之间的企业。对低速增长企业、业绩波动较大的周期性企业、市盈率超过 30 倍的企业等等都不适用。

今天先写这么多,后面我会再接着讲讲使用更多且实用性也更强的市盈率、市净率、股息折现法、市销率估值法。

最后要特别提醒的是,任何估值方法,首先是建立在企业的理解之上的,企业的经营是动态的,企业的品质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而决定企业品质的最关键因素,又是这家企业的大股东和管理层的能力、道德水平。所以我们应该优先选择好的企业、好的企业家,然后才是进行静态的估值。

投资中应该遵循的核心标准是好行业、好公司、好价格,好行业和好公司是前提,好价格是根本,这三者一个都不能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