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梦洁事件六次直播317万佣金mcn淘宝带货主播月收入平均多少

【吸收财讯: 这哪是带货,这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操纵股价割韭菜。 】如果说2019年是“直播带货”元年,进入2020年,由于疫情对线下商业造成较大影响,直播带货顺势爆发。数据显示,2020年,在线直播行业的市场规模有望突破9000亿元。原标题:直播带货的“小姐姐”们能挣多少?答案揭晓:她们干满24年=薇娅一个订单。。。随着直播带货的吸引力不断增加,直播间里的主播队伍也在持续扩围,从明星到县长,再到商业大佬集体坐进直播间带货。

素芬茗茶 : 看看龙虎榜,都是机构跟公司串通好 。。。5月11日,上市公司梦洁股份与淘宝第一女主播薇娅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5月12日-5月20日,梦洁股份连续拉出7个涨停板,5月21日梦洁股份盘中股价创下10.12元/股历史新高。以5月8日涨停开始计算,梦洁股份在9个交易日内走出8个涨停,市值也大增44亿元。5月22日,梦洁股份午盘后触及跌停,尾盘出现拉升,报收8.90元,下跌7.87%。薇娅今年已经直播销售梦洁股份产品共4次。其中,前3次累计销售金额为812.12万元,上市公司支付的费用为213.24万元,最近一次(5月18日)直播暂未结算。根据上述情况估算,在同梦洁股份的合作中,薇娅2019年度的佣金率约为22.21%;2020年的佣金率约为26.26%。

直播带货的“小姐姐”们能挣多少?她们干满24年=薇娅一个订单

薇娅、李佳琦可谓是直播带货中的顶级流量,他们直播带货的销售额能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元。如此高的销售额,他们能拿到的佣金自然也不少,近日,薇娅就被曝出在6场直播中为一家公司产品带货,仅从这一家公司中薇娅便收取了317.46万元佣金。

然而,这些“分分钟入账百万”的带货狂人只是很少的头部网红。6月22日,招聘平台BOSS直聘发布《2020上半年直播带货人才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71%的主播月薪收入在1万元以下。

带货主播平均月薪11220元

收入分化明显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带货主播的平均月薪为11220元,尽管同比下降了近2000元,在全行业所有岗位中,这个平均薪资仍然处于高位水平。

并且,这个领域中收入两极分化现象严重,大型MCN机构主播的收入显著拉高了平均值,71%的主播月薪收入在1万元以下,每天工作10-12个小时是生活常态。

直播带货的“小姐姐”们能挣多少?她们干满24年=薇娅一个订单

图片来源:BOSS直聘研究院

值得注意的是,头部网红带货主播的收入与普通带货主播的收入差距非常大。A股上市公司梦洁股份(002397. SZ)此前的一则公告曝光了薇娅的佣金收入。

梦洁股份公告显示:

公司过去两年与谦寻文化的合作模式,主要通过在阿里 V 任务平台下单,经选品环节后,在淘宝直播“薇娅”直播间等平台以直播的方式对公司的产品进行销售,公司按照约定支付链接费以及销售佣金。

截止目前,公司与谦寻文化旗下主播“薇娅”共合作7次,其中2019年合作直播销售公司产品3次,累计销售金额469.25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营业收入的0.18%,公司支付的费用为104.22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营销费用的0.15%;

2020年合作直播销售公司产品共4次,2020年5月18日直播销售公司产品因结算周期原因暂未结算,其他3次累计销售金额为812.12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营业收入的0.31%,公司支付的费用为213.24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的营销费用的0.30%。

这意味着,薇娅的六次直播带货,仅从梦洁股份一家公司便收取了317.46万元的佣金。按带货主播11220元的平均月薪来算,这相当于这些主播们24年的工资。

七成带货主播是转行选手

年轻女性成为绝对主体

值得一提的是,据BOSS直聘研究院,直播带货领域中最吸引眼球的主播岗位从业者以年轻女性为绝对主体,比例高达78.2%。同时,有48.1%的主播年龄在25岁以下,31.3%学历在中专及以下。

带货主播从业者的背景高度多元化,电子商务、市场营销和会计学是希望从事带货主播岗位的人群中占比最高的三个专业。

由于带货主播的准入门槛相对较低,薪资待遇相对丰厚,刺激了大量生活服务业和视频直播领域的年轻人以全职或兼职的形式涌入。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72%的带货主播是转行而来,在转行做主播之前,超过一半的从业者从事运营类工作。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希望进入直播带货领域的求职者平均工作经验有明显提高,拥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才比例为56.5%,同比增长了11.5个百分点。

此外,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杭州、广州和深圳三城领跑“带货经济”发展,无论是岗位需求量还是求职者最向往的目的地,这三个城市均位居三甲。

在企业招聘需求量最大和求职者最向往的前十个城市中,有七个重合,分别为:杭州、广州、深圳、北京、上海、成都和长沙,基本构成了目前“带货经济”的优势集团,电商平台、MCN机构、短视频平台、供应链等各方面资源均有较好基础。

北京以微弱的优势超过上海,成为2020年上半年直播带货领域平均招聘薪资最高的城市。同时,只有北京的求职者期望薪资高于企业招聘薪资,平均期望薪资高达13304元。

直播带货的“小姐姐”们能挣多少?她们干满24年=薇娅一个订单
直播带货的“小姐姐”们能挣多少?她们干满24年=薇娅一个订单

图片来源:BOSS直聘研究院

值得一提的是,据澎湃新闻,杭州市余杭区日前发布“直播电商政策”,明确对有行业引领力、影响力的直播电商人才可通过联席认定,按最高B类人才(国家级领军人才)享受相关政策。

余杭区是电商直播高地,集中了包括淘宝直播等约20家直播平台。

除了支持开展直播人才认定,该项政策还覆盖直播平台、MCN机构、孵化载体、跨境电商、传统企业等。平台通过直播年带货销售额达2亿、5亿、10亿元的,分别给予50万、100万、200万元奖励;MCN机构独家签约年带货销售额5亿元以上顶级头部主播的,经联席认定后给予500万元奖励。

直播带货标准7月或将推出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直播带货成为各路玩家争抢的“高地”,首部直播带货标准也即将面世。

中国商业联合会近期发布通知,要求由该会下属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牵头起草制定《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和《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南》等两项标准。这被视为行业内首部全国性标准,在公开征求包括一线广大企业和消费者的意见后,将于7月发布执行。

据新京报,今年以来,直播带货呈现井喷状态,但同时各种“翻车”也频繁成为焦点。对于行业规范,在专家看来,直播带货的形式是不拘一格,几乎没有进入门槛,这固然容易被一些心术不正者钻空子,但却很有利于小本经营者的起步。直播带货作为一种新型的电商销售模式,有其自身特性,这就决定了对它的监管,要建立起与之相适应的监管模式。

股民荣耀 : 极端的网红带货,只会造成恶性竞争,对社会稳定没好处。 值得注意的是,在6月19日举办的首部全国性直播电商标准《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和《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南》两项团体标准制定研讨会上,30多位专家对标准意见稿提出建议,围绕标准制定中直播从业资质、主播年龄限制、直播商品体验、视频保存时限、直播带货定性这5大争议焦点,包括主播年龄应不小于18岁,直播带货行为应依据《广告法》,主播要体验商品,不得虚假宣传。此外,对从业人员建立直播行业黑名单数据库等。

责任编辑:赵慧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