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首富熊续强最新消息政府为什么不救助st银亿集团重组走势分析

Friso香飄飄—– : 就是因为投了太多跟公司主业不相关的,万科在这方面真的是行业的标杆,太稳健了。不知道郁亮之后会不会继续延续这样的传统 。。。【吸收财讯】从无到有,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而从有到无,却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今天和吃土君一起来聊聊宁波银亿集团创始人熊续强,他为何跌落神坛,从首富到申请破产重整仅247天的商业故事。原标题:前“宁波首富”熊续强的最后一战 来源:斑马消费

无论如何,对于很多公司来说,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那些不服输的,很多都已经亏掉了老底。今年年初浙江女首富周晓光破产,四月份宁波首富银亿集团老板熊续强破产,这个月绍兴首富精功集团老板金良顺破产。人生最重要的是懂进退,钱赚得差不多就好了,有几个亿够用几辈子了,见好就收很重要。。。熊续强出生于1956年,浙江宁波人。1979年曾被任命为余姚农药厂副厂长,后来恢复高考后,他毅然辞去副厂长之位参加高考,顺利考进浙江工商大学。大学毕业后,他从事过多份工作,最终留在了宁波市级机关,1991年他被任命去经营濒临破产的宁波罐头食品厂,他接手后,仅用了一年时间便为罐头厂创造了500万元的利润、出口创汇1000万美元的成绩,创汇额占当年宁波市创汇总额的1/5左右。

“罐头厂事件”后让熊续强名声大噪,外界称之他为经营大师。

1994年38岁的熊续强辞去公职,果断下海经商,创办了宁波银亿集团。创业伊始熊续强便将目光锁定至了房地产行业,虽然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房地产行业极度不景气,宁波房地产业处于混沌中,但这并不妨碍银亿集团的发展。

1998年熊续强趁着福利分房制度取消之前,接手了宁波众多“烂尾楼”,对其进行改造。从住宅、写字楼再到商业广场,在银亿“收旧翻新”的过程中,同时还创造了很多个“楼盘里的第一”,银亿集团总部的办公地宁波外滩大厦也曾是烂尾楼之一,因此熊续强也被外界誉为“烂尾楼改造专家”。

细作精耕,银亿在行业内的名声越来越大,熊续强也成为宁波房地产大亨中的龙头,2006年开始银亿开始涉足资源类工业,在国内外开始开发矿产资源,如今银亿股份第二大支柱产业便是资源类工业。

2008年,银亿集团销售额突破百亿,成功跨入百亿房企行列。2010年,银亿集团跻身中国500强企业,此后更是连续八年入围。2011年银亿集团借壳“ST兰光”在A股上市,此后熊续强开启了另一项技能――资本运作。

2014年熊续强斥资3.5亿元入主康强电子(12.620, -0.19, -1.48%),2016年,熊续强斥资8.4亿元获得广西ST河化29.59%股权。2018年10月10日,熊续强迎来人生高光时刻,以295亿人民币财富位登上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95位,成为当年的宁波首富。

然而“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此时的银亿已经是四面楚歌。2016年房地产行业竞争日渐激烈,熊续强便带领公司实施“房地产+高端制造业”战略转型升级。虽然投入近百亿收购美国ARC集团、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3家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但这并没有为银亿带来更多收入。

自2016年以来,银亿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银亿地产更是连续遭遇戴帽ST、重组资产未完成业绩承诺、新增债务违约等各种负面事件。

在2018年熊续强把上市公司银亿地产更名为银亿股份时,仍继续高举“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战略大旗,却没想到2018年汽车行业遇冷,销售迎来28年首次下滑,导致银亿整个公司的营业都不理想,银亿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集团负债高达217.15亿元。而在公司陷入如此境地时,外界传言熊续强疯狂套现了百亿元。

2019年6月17日,宁波银亿股份公布,公司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及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作为创始人的熊续强或许没有想到,自己会亲手将一手创办的银亿集团推上了破产的道路。

破产重整并非清算,银亿获得重生的希望也许有,但在债务黑云的笼罩下机会渺茫,不知熊续强未来将如何带领银亿起死回生,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前“宁波首富”熊续强的最后一战

如果有后悔药可吃,前“宁波首富”熊续强,可能根本不会与资本撒旦做交易。

熊续强当过公务员,下海经商靠房地产起家,借壳上市后逐渐完成从实业到资本的转型,控股银亿股份、康强电子、河池化工3家上市公司,一跃而成为2018年的宁波首富。

2018年底银亿股份债务危机爆发,次年4月业绩爆雷,引发全面的流动性危机,6月申请破产重组,9月公司及实控人等被证监会处罚,12月破产重整申请被受理,银亿系一路煎熬至此。

6月20日,银亿股份2019年报姗姗来迟,即便公司大规模转让资产续命,仍然因商誉减值等原因亏损71.74亿元。

但是,从银亿股份2019年报,分明能读出熊续强的【不甘心】。即便公司业务崩溃,2019年仍然在加大研发投入开拓新能源市场,汽车零部件相关产能建设也仍在加码。银亿股份之外,河池化工顺利完成资产置换,熊续强还真正拿下康强电子控制权。

数百亿债务压顶,银亿系能否过关,就看今年这最后一战了:业务能否止亏,重整能否帮银亿系缓解甚至是解决债务危机,康强电子、河池化工能否成为银亿系的帮手,而不是拖累?

再亏71.74亿

6月20日,银亿股份(000981.SZ)披露2019年报,公司营业收入70.48亿元,同比下降21.42%,归母净利润-71.74亿元,同比下降552.98%。

巨亏的首要原因是,公司旗下两大汽配子公司业绩不达标,计提商誉减值46.68亿元。剔除商誉减值因素后,仍然亏损超过25亿元。

因连续两年亏损,公司股票于6月22日停牌一天,6月23日开盘起实施退市风险预警,证券简称由“ST银亿”变更为“*ST银亿(维权)”。

银亿股份2011年借壳兰光科技上市,2017年,公司收购生产动力总成的比利时邦奇和生产安全气囊发生器的美国ARC,形成地产和汽车零部件双主业格局。

资产重组推高公司业绩仅仅维持了1年,2018年,公司即因计提商誉减值亏损10.99亿元。

2019年,公司汽车零部件业务营业收入47.86亿元,同比下降6.95%,毛利率仅10.55%,较上年降低14.95个百分点。

同期,公司房地产板块营业收入14.03亿元,较上年直接腰斩,毛利率11.99%,同比下降了27.89个百分点。

不过,斑马消费发现,公司研发投入逆势增长至8.0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11.44%,较上年提升2.72个百分点。公司在年报中指出,研发费用增长,是加快推进新技术研发生产,开拓新能源汽车市场所致。

另外,公司在汽车零部件领域的项目建设,仍然在不断投入。

2019年,银亿股份的房地产板块,无新开工和开盘的项目,房地产销售主要以老项目去库存为主,资金回笼25.10亿元。

公司近年不断出售土地资产回血,截至2019年底,土地储备为142.58万平方米。2020年,公司计划竣工宁波朗境府、上海公园壹号两个项目,计划新开发南昌望城项目,继续帮公司回笼资金。

数百亿债务压顶

2018年底银亿股份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围绕银亿系资金问题的质疑就不绝于耳。到底欠了多少钱?筹集的百亿级资金都流向了哪里?到底还有哪些值钱的资产?是否资不抵债?

2019年底,公司仅房地产板块融资余额就达到100.98亿元,银行贷款、债券、信托融资等各种类型,融资成本在4.52%-24%之间。这100.98亿元的融资中,有83.58亿元将在1年内到期。

截至2019年底,公司负债总额达到190.81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74.44%,较2018年底增加了13个百分点。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进一步增加至74.99%。

如此之高的负债规模,公司2019年财务费用就高达8.54亿元,同比增长了6.13%;2020年Q1,公司财务费用1.78亿元,同比增长82.95%。

这还仅仅是上市公司银亿股份的债务情况,熊续强资本运作的主体银亿控股等,同样背负巨额负债。这个数字具体是多少,恐怕得等到银亿系破产重整之时,才会彻底暴露于公众面前。

截至2019年底,银亿股份已逾期和违约债务36.93亿元。

因债务纠纷,公司、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及实际控制人熊续强等,被兴业证券、中建投信托、财富证券等机构告上法庭,涉案金额合计超过28亿元。

不过,貌似起诉也达不到很好的效果。公司在年报中披露,银亿控股存在8起未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情形。

上诉诉讼,已经有多起处于强制执行中。如果银亿股份及背后的熊续强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或将为银亿系的自救计划蒙上一层阴影。

各个击破背水一战

2019年,已经被实施退市风险预警的河池化工(000953.SZ)完成资产重组,斥资2.66亿元,收购重庆南松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3.41%的股权。6月5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已完成现金对价支付。这算是银亿系一片晦暗之中最大的利好。

河池化工剥离盈利能力较差的尿素生产相关的实物资产、河化有限和河化安装100%的股权以及部分负债,通过南松医药从事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业务,实现由传统化工行业向精细化工行业的延伸。

2019年,南松医药营业收入9766.30万元,净利润2553.91万元。但因为2019年尚未并表,河池化工仍然处于亏损之中,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9亿元、-6091.66万元。

南松医药能否助河池化工提振业绩,对银亿系至关重要。

毕竟,河池化工从资不抵债、连年亏损的退市边缘回归,不仅可以归还对银亿系的借款,其市值回归正常,将大大缓解银亿系的爆仓危机。

然而,从此前披露的经营数据来看,南松医药业绩波动较大,应收账款周转率、存货周转率都出现大幅下降,产能利用率大幅下降、部分生产线产能利用率降至20%-30%,能否完成2020年-2021年2600万元及2900万元的业绩承诺,还存在一定变数。

银亿系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康强电子(002119.SZ),则会直接影响银亿系主体银亿股份的业绩。

2019年,银亿控股等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银亿股份的资金无力偿还,将所持的康强电子控股权转让给上市公司。

此前多年,围绕康强电子的股权争夺战一直悬而未解,公司长期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划拨方案一出,曾经的股权争夺对手们纷纷减持撤退,熊续强终于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算是“因祸得福”吗?

2019年,康强电子营业收入14.18亿元,同比下降4.36%,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5.39%至9258.29万元,堪称银亿系旗下最优质的的资产。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不好好搞房地产,竟然去搞制造业

又一家公司破产了。

6月17日,国内知名民企银亿集团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在A股市场,已经进入ST名单的银亿集团却涨停了。

都说浙江人经商有道。但2018年开始,浙江的商人过的并不容易。

做食品饮料行业的宗庆后还在为上市忧愁,做饰品行业的浙江女首富周晓光陷入债务危机。

而我们的男主角,银亿集团老总熊续强也陷入了麻烦。

2018年10月10日,熊续强以295亿人民币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95位,问鼎宁波首富。

然而首富的椅子还没坐稳,仅短短半年时间,一波波暴雷就令熊续强的银亿内部炸开了雷花,熊续强的短暂首富传说“全都是泡沫,只一刹的花火”。

熊续强与很多创业成功的企业家不太一样。

玻璃大王曹德旺在白手起家前是个放牛郎,地产大亨李兆基是富商公子自小耳濡目染。熊续强没有穷苦的原生家庭出身,也不是什么富二代,这位“五零后”是万千中国知青中的一员,经历过上山下乡,渴望过求学求知。

恢复高考之后,求知若渴的熊续强并顺利进入浙江工商大学。大学毕业后,最终留在了宁波市级机关。

在宁波市政府当“干部”的那几年,熊续强工作能力出色,因而经常被派往国家的其它部门“救火”。有一次,他被派去了一个濒临破产的国有罐头食品厂,于是,在熊续强经手的短短一年时间里,那个一年亏损两三千万的罐头食品厂就扭亏为盈,转危为安。

“罐头厂事件”后,在熊续强的心中,一颗经商的火焰正在崛起,他认为做干部太安逸了,想要做点其他的事情。便在1994年,他决定弃政从商。

1994年,已经38岁的熊续强提着自己的公文包,离开了宁波市政府,告别了别人眼中光鲜亮丽的“干部”身份,创办了宁波银亿集团。

从此,宁波市政府部门里少了一名踏实严谨的干部,商圈里多了一匹雷厉风行的黑马。

图片来源:cnhuadong.net

不像其他创业做大后,跨足至房地产的各行各业企业家,熊续强自创业伊始就将目光锁定至了房地产行业。

虽然90年代的中国房地产行业极度不景气,宁波房地产更是可以说处在一片混沌之中,且,最初的银亿股份只有两三人,穷到办公地点也只有苍松路上租来的两间办公室。

1998年,刚刚经历过亚洲金融危机,房企倒闭一大片,烂尾楼遍地都是,在政策方面,单位分房福利消失,他看到机会,预测购房需求会急剧上升,他用最小代价,接管烂尾楼,此后10年间,他开足马力,大肆收购烂尾楼。

在1998年到2008年这10年间,银亿股份成功收购并改造了一批批烂尾楼,从住宅、写字楼再到商业广场。

银亿集团总部的办公地宁波外滩大厦也曾是烂尾楼之一,银亿至今仍被当地人戏称是宁波的“烂尾楼改造专家”。同时,银亿也创造了宁波楼盘内多个第一,宁波第一个每平方米售价超过万元的住宅楼盘“外滩花园”便是银亿的得意之作。

很快,银亿股份在业内的名声日渐壮大,直至成为了宁波最大的本土房地产企业之一,熊续强也随之成为了宁波房地产大亨中的龙头。

房地产为银亿带来了不少资本积累。但楼市是一个周期性行业,如果没有足够强劲的实力,那么地产公司随时都会倒在路上,2008年的次贷危机就是一场风暴。

但我们的熊老板高瞻远瞩,2006年,银亿开始跨足进入资源类工业,在国内,甚至是在印尼,到处开发矿产资源。此后,资源类工业成为了银亿股份的第二大支柱产业。

2012年,熊续强将房地产业务置入ST兰光,完成借壳上市,并将其更名为银亿股份。

银亿集团借着房地产黄金十年迅速崛起,但做大之路又让他们失去了房地产白银时代。

做大的房地产公司都希望转型,我们的熊老板也不例外。

次贷危机让熊老板意识到,制造业是根本,我得造车。

图片来源:p.bigbigwork.com

到2017年2月7日,熊续强家族控制的银亿系内上市公司并购次数多达14次,力压海航系和复星系,成为并购次数最多的民营控股的资本系族。”

无视房地产正处于牛市的这一状态,银亿股份斥百亿巨资收购了国外三家汽车零部件制造商,自此,熊续强开始逐渐弱化房地产业务,将重心慢慢从房地产转移到汽车制造业。

这些年,寻求转型的地产大亨们确实不少,但更多见的还是从制造业转型来房地产行业的企业家们。不过熊续强一直是一个清奇别致的男人,就像当年38岁的他辞去了人人艳羡的政府机关部门工作,反而跑去下海经商,“不走寻常路”就像是他的人生座右铭。

2014年,熊续强“斗”徐翔一战成名。当时刚刚拿下A股另一家上市公司康强电子实控权的熊续强,突然遭到徐翔的拦路棒喝,并一度被对方的资本攻势逼得进退两难。但天助银亿,一年后徐翔被捕,康强电子正式被熊续强收入囊中。

击退私募大佬,熊续强志得意满。

但好景不长,房地产市场一片惨淡,银亿房地产收入短短2年从120多亿跌到28.49亿元,股价更是一泻千里,从400多亿跌到不足80亿,损失超过200亿。

更糟糕的是,汽车零部件营收占集团总收入60%以上,但是汽车市场遭遇寒冬,零部件收入远达不到预期,三重打击让银亿陷入债务泥潭,债务违约、股东减持,公司负债总额265.2亿元。

这就是不好好搞房地产,搞制造业的下场。

易车网创始人李斌跨界成立蔚来汽车,身后站着一帮互联网大佬支持,还是一年亏损超过100亿,李斌都直言没有200亿不要造车。

贾跃亭更是因为造车亏损成老赖,汽车复杂程度远不是房产能比,投资造车就像无底洞,填多少进去都不会满,任何车企关键在于核心技术,没有十几年探索,根本无法保障品质。

图片来源:tupian.baike.com

好一出金蝉脱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