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局者王晓麟美国遥控Frank Sterzer转移3700万赛麟S7勒芒版跑车

钱塘段某某喵 : 我真的要笑死了……这个赛麟的大股东是南通嘉禾,其是国企江苏皋开的全资子公司。其他四家所谓“外资股东”全是王实际控制的壳子。公司落地的过程中,这四个壳子没出一分钱,实际出资的只有国资。所以王博士说的这个被吓跑的资方到底是谁?接下来王博士可能还得解释一下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吸收财讯: 贾跃亭是真的想造车,这货只想骗钱 】“既然很多事情要股东开会才能决定,那么,请问董事长什么时候才能回来?”2020年6月22日,上海依然处于难熬的闷热潮湿的黄梅雨季,位于上海市北开发区的江苏赛麟办公大楼,一楼展厅临时变成了一个简易的集体接待室。江苏赛麟副总裁Frank Sterzer在其翻译官的协助下,作为管理层的身份,解答员工问题。设局者王晓麟:美国遥控转移3700万豪车留下一地鸡毛!【愉观车市】 原创 俞凌琳 愉观车市。。。

设局者王晓麟:美国遥控转移3700万豪车留下一地鸡毛

Frank Sterzer和他的翻译官都没有话筒,站在后排的员工,不时要求他们声音高一点。即将被逼无奈要签署《离职申请表》的员工们,问出的大多数都是实际具体或者稍微有点尖锐的问题,但都被Frank Sterzer以“不大清楚”、“去了解之后再给信息”等说法,搪塞过去了。而对于董事长王晓麟什么时候能回来,Frank Sterzer表示:“作为公司员工,并没有问过董事长这样的问题。”

设局者王晓麟:美国遥控转移3700万豪车留下一地鸡毛

江苏赛麟行将就木,然而,以公司董事长王晓麟为首的高管,却依然以买了票被取消的说法,没有归期。这也意味着,在员工的欠薪讨薪这件事上,目前都是“做不了主”的管理层在应付。并且奇葩的是,同一家公司,如皋当地的员工和上海的员工,还采取了不一样的政策:如皋当地的员工可以选择“非自愿离职”而上海的员工,则没有该选项。

根据Frank Sterzer在现场沟通会的说法:江苏赛麟位于江北工业区的办公室即将于6月底到期,员工如果不想离开公司,可以选择去如皋工厂办公,但是,不能保证如皋工厂之后不会停水停电,而如果员工不签《离职申请表》,也不去如皋工厂,在家办公是不发薪水的。

Frank Sterzer同时表示:江苏赛麟共9人的执行管理委员会(注:这个是不合法机构,赛麟章程规定的是5人管理委员会(王晓麟 为了 独控公司,也从来没有公开公布过人选),已提出离职的有:执行副总裁陈磊、人事副总裁王芳Linda, 财务副总裁于福忠Philip, 采购副总裁于瑞林。

设局者王晓麟:美国遥控转移3700万豪车留下一地鸡毛

对于赛麟的员工来说,此时不想离职,也必须离职。而江苏赛麟欠下的从2月份开始到6月份的社保,以及5月份6月份两个月的薪水,是否能讨得回来,还很难说。

按照Frank Sterzer的说法,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不高,仅为30%多,但是,现在因为公司账户被冻结,所以,没法发薪水,而谁来支付薪水,需要股东决定,但现在股东不在,决定不了。

而远在美国的王晓麟,一边甩锅,一边紧急转移资产。五月底到六月初,王晓麟利用美国的物流公司,从筹划到执行,前后花了仅仅一个礼拜时间,遥控指挥运走了停在公司一楼展厅的一辆价值相当于3700万元人民币的赛麟S7勒芒版豪华跑车。

设局者王晓麟:美国遥控转移3700万豪车留下一地鸡毛

虽然,这辆车本来在资产归属上不属于赛麟汽车,但如此急切将车运回美国,也使得很多赛麟的员工产生联想:王晓麟有备而来,转移资产,他一定不会回来了。

“曾经的梦想家”留下一个烂摊子

楼还是那栋楼。因为跑车刚运走,赛麟一楼的展厅已经空荡荡的。

设局者王晓麟:美国遥控转移3700万豪车留下一地鸡毛

时光回到三年前,当时的王晓麟意气风发大谈梦想。就在他位于市北工业区江苏赛麟楼里的办公室,他对我说:“要将美国的赛车拿到中国来,复兴赛麟品牌。”

他告诉我,江苏赛麟不是新势力造车,而是来自美国的赛车品牌。当时,刚从北汽研究院院长岗位上离职的顾镭也加盟了江苏赛麟,成为王晓麟的技术搭档,一切看起来颇有想象的空间。

然而,此刻,江苏赛麟办公室大楼已经一片狼藉。欠薪、近千名员工面临失业,集体讨薪、集体仲裁;所有的保洁阿姨已经全部退出,没有人打扫办公室和厕所,臭气熏天,保安6月30日也将撤出———

远在美国的王晓麟,留在这里一个烂摊子。

设局者王晓麟:美国遥控转移3700万豪车留下一地鸡毛

“一开始确实说的是赛车,但之后的车型,跟赛车半点关系都没有。”江苏赛麟的员工感慨。在江苏赛麟一楼的展厅内,那辆3700万的跑车运往美国后,留下的只有两辆迈迈。

设局者王晓麟:美国遥控转移3700万豪车留下一地鸡毛

迈迈,也是经常号称自己是“造车老行家,中国新面孔”的王晓麟,造车三年多来,唯一上市的产品。只是,这款车的销量少得可怜。去年下半年上市以后,销量不到两位数,天猫旗舰店开了三个月,默默刷了21个订单就关了。上海市场至今一共成交两辆,还因为新能源沪牌的问题,没法落地。

车卖不出去,自然是没有收入的,但是大家也都知道,企业只要有投资人,即便卖不出产品或者即便卖出产品,严重亏损,照样可以转下去。比如现在大部分的新势力造车,销量都不乐观,几乎全部处于亏损之中,但因为有投资人的输血,企业也在正常运转之中。

但是,赛麟不一样。

众所周知,因为4月27日赛麟公司原高级法务经理乔宇东实名举报董事长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以及涉嫌贪污巨额国资后,虽然王晓麟通过各种途径“洗白”,但并没有拿出有效的证据证明乔宇东说举报的内容不实。这也直接导致供应商起诉,账户被冻结。

知情人士透露:作为江苏赛麟的如皋国有股东,一直在联系王晓麟,让其回来当面谈,但王晓麟一直没有回来。而在乔宇东举报王晓麟,媒体纷纷报道后,如皋政府也不可避免被牵连。愉观车市了解到:原江苏省如皋市委常委、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马金华,悄悄调离。愉观车市手中一份《中国如皋市委文件》(皋委发【2020】32号)显示:马金华分管的内容已经换成了分管农业农村工作、服务业和科技工作。

赛麟轰然倒塌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王晓麟不仅没回来,还甩锅,甩给乔宇东和如皋政府,道貌岸然维护自己的人设。

“由于乔宇东举报在4月27日成为全国性媒体事件,和此后他直接致电投资人(个别员工告诉乔宇东5月份融资将到位并将投资人联系方式告诉了乔宇东),原定于5月份到位的30亿资金被搁置。”在王晓麟6月17日发给员工的一封邮件中,表示支持员工按劳动合同对公司的诉求,并表示他和管理层多次、反复找国有股东沟通要确保员工工资(实际情况是如皋政府让他回来谈,他根本不回来)。

王晓麟同时表示:国有股东是因为工作组在调查乔宇东举报事件,所以期间不提供资金。而公司的章程规定重大决策必须超过三分之二以上股东同意,因为所有非国有股东加在一起没有超过三分之二,所以,没有国有股东参加的股东会无法做出决议。

设局者王晓麟:美国遥控转移3700万豪车留下一地鸡毛

也就是说,无论公司没有引来融资还是员工没有工资,导致江苏赛麟如此局面的“罪魁祸首”一是乔宇东,二是地方政府不再出资。

而在其引导言论之下,确实也有部分员工认为,自己失业讨薪的艰辛,与乔宇东有关,甚至一并怪罪于媒体。

澎湃的记者去采访,被现场的员工扣下来盘问,而在我暴露了媒体身份后,也有几位员工并不友好冲我说:“内部会议,媒体来干嘛?”

“到这个时候了,王晓麟还在竭力维护自己的人设。”当然,大部分的员工还是明理的。如果这件事,从一开始王晓麟就是带着“空手套白狼”的目的来的,无论是否有乔宇东,江苏赛麟无非只是多活几个月,多坑几个投资人而已,最终的结局还是一样的。

令愉观车市匪夷所思的是:既然乔宇东是造谣,王晓麟可以理直气壮去回应,那么,为什么不硬气拿出反驳乔宇东谣言的证据?比如被指虚假投资的资产证明,比如没有公款吃喝消费以及转移资产的证据,清清白白,以结束江苏赛麟国有股东——如皋政府的调查呢?

如果乔宇东的举报是谣言,就算没有国有股东的输血,有着雄厚技术背景的江苏赛麟一样可以找到新的投资人。然而,王晓麟避重就轻,终究没有拿出有力证据来证明,也没有具体的归期。

王晓麟持的是位于美国华盛顿中国领事馆颁发的中国护照,虽然因为疫情的关系,美国回国有点难,但对于持有中国护照的王晓麟而言,无非也就是票价贵一点的问题。

愉观车市特意联系了美国途风回国机票的负责人,被告知,现在(6月22日)下单,就有7月12日洛杉矶出发韩国转机回国的,票价为6.5万元人民币;洛杉矶直飞广州和厦门的11万元人民币。相信八面玲珑且将“拥有一架飞机一辆游艇”挂在嘴上的王晓麟,又岂会搞不定一张机票?

但目前,除了王晓麟全家都在美国外、江苏赛麟研究院院长马春野也在美国、CFO于福忠在澳洲。而马春野在给研发院同事的一封信中,表示自己已经于5月28日取得特别签证,最好的估计是7月上旬能回到国内。但表示:已经穷尽所能,无法再和大家一起在这个平台上完成梦想。

早在预料之中的结果?

江苏赛麟的账户被供应商起诉,法院采取冻结账户保全资产。靠政府输血生存的赛麟,由于如皋政府没有继续输血,资金链断裂。看起来只是众多商业悲剧中的一例,或许如果要免除各方责任的话,无非就是归入投资失败的典型案例。公司资产在抵债后,如果还有能力支付员工工资就支付,没有能力就宣告破产。接下来,盘点一下剩余资产是多少,交个差,找个借口,也就各方无事了。

“王晓麟非常善于空手套白狼,并通过其律师的专业性,给自己脱身。所以,很多事情是合法但不道德。”知情的员工评论。而乔宇东也表示:“王晓麟虚假投资的事,只要当事人不告也就云淡风轻,一切过去了。”

作为律师的王晓麟,一切都安排得天衣无缝。若干年后,或许还能再来中国或者去世界的任何角落,上演同样的商业故事。

王晓麟颇有演戏天分。无论是去年7月鸟巢舞台上的表演,还是在平时,他知道在什么人面前呈现什么。

去年为了配合罗斯福体验店的开业,王晓麟不惜代价从美国运来一辆所谓价值3700万元人民币的赛麟跑车,虽然造的车与赛麟没有半点关系。

迈迈工厂2020年开始停产,赛麟工厂2019年设备进去后没有动过,很多设备包装膜都没有打开,厂房很大,设备很全,但这些都是装给当地政府看的,今年1月份马金华常委来江苏赛麟考察,王晓麟11月份安排人去如皋工厂拍了宣传片,工厂的设备,也只是在拍片子以及有人去参观的时候,才象征性开一开。

2016年,江苏赛麟还是江苏省重点项目,之后,江苏赛麟还通过各种途径,被评为隐形独角兽企业。

王晓麟还不惜代价找来一些响当当的汽车界人物“充门面”,当然,王晓麟出手特别大方,员工称,对于员工的工资要求基本是有求必应,在赛麟,一个总监级别的,税后到手工资超过60万,这意味着税前年薪百万以上。

当然,王晓麟也知道怎么消费他们,去年还消费了一把李宏鹏。只是大部分的人在看出端倪后都选择了离开。顾镭、毛天华、胡俊———

“王晓麟不好好造车,整天想着拍广告,几千万上亿的广告费,钱花得像流水,当然,由于王晓麟一把抓,这些广告究竟值多少钱,谁也不知道。”一位离职的高管表示,研发不好好投,广告投得比研发多得多。如皋政府给的第一期投资金额12亿元,仅用8个月就花完了。

而在乔宇东的举报信中:也提到广告的钱是付给王晓麟太太公司的。

在度娘上搜索王晓麟,词条显示是:律师、金融家和企业家。据赛麟员工回忆:王晓麟是个喜欢说大话的人,并且大话越说越大。如果第一次他跟你说:“我在美国有一架飞机,一个游艇。”下次再谈到同样的话题,又变成,“我在美国有两架飞机,两个游艇”。他还经常说他在美国有一个楼层的豪车。

史蒂夫赛麟,仅试驾了一下迈迈,就被说成“亲自调教了迈迈”。1947年出生的史蒂夫.赛麟,在美国只是经营着一个赛车作坊,美国有几千家这样的赛车作坊。一位去过美国赛麟的员工说:“斯蒂夫赛麟的赛车作坊,设在洛杉矶机场东面80公里处的高速公路旁边,很容易被忽略掉。”从规模上看,美国赛麟不过租了两层楼,一千平方左右,配备五六个举升机,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改装车间的规模。

赛麟的跑车根本不具备量产的条件,用福特野马改装的赛麟跑车,根本不具备知识产权,且改装一辆、两辆和实现量产也还天差地别。

作价66亿的技术投入,说好的四款车型,到现在,3年过去了,除了迈迈,还只有一款在研发的SUV,其这款车一拖再拖,用的是长城的发动机。

因为自己不出一分钱,花的是政府的钱,所以怎么大手大脚也不心疼。而在这个故事中,得益的是王晓麟,自己没有出一分钱,得到了大把的股份土地,以及在运营过程中游刃有余操持如皋政府投入的真金白银,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装到自己口袋多少,恐怕要等如皋政府的调查报告出来才能有个准数。

而在乔宇东举报信中,显示王晓麟报销的各类家庭费用以及赛麟公司一直在申请汇款至其子公司香港麒麟智能出行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香港子公司”)。想必对于王晓麟来说,这一天的到来,早已预料。

只是,不知道在马常委被调离后,如皋政府这一地的鸡毛要怎么扫?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赵大宝d-b : 纳智捷的产品力不行,被其他国产品牌盖过一头(当然他也是国产品牌),被迫退出大陆,但也算勤勤恳恳。但赛麟绝对是个骗局,资本的骗局,根本就没想过造好车这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