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对赌协议失败抵押天比高豪宅筹资新文化杨震华借李佳琦套现

沉默D人民 : 笑死人了解清楚好嘛,什么阿猫阿狗都聊投资。周公司51的股权卖了13亿,2016到19年要挣10亿挣不到就自己贴。就算一分不挣周贴进公司10亿也只是赔4.9亿,纯挣8亿。。。【吸收财讯】6月22日,是被称为“喜剧之王”的周星驰58岁生日。对赌失败!周星驰抵押豪宅筹资,还遭前女友追债7千万!对赌公司老板借用李佳琦高位套现。。。当日凌晨,因出演周星驰导演《美人鱼》而走红的林允,晒出一张旧照为周星驰庆祝生日,并简单配上一句“生日快乐”。照片中的周星驰,看上去十分年轻,穿着白色背心和黑色短裤,用戴着拳套的手抱着沙包,看上去十分开心。

周星驰对赌失败抵押豪宅筹资 对赌公司老板借用李佳琦高位套现

RGCY輝 : 再拍,星爷应该转悲剧了毕竟看过一生,支持拍悲剧,一定又是经典! 实际上,周星驰这个58岁的生日过得并不开心。这不仅有部分媒体渲染的“仅林允一人为其庆生”。6月18日,有港媒爆出,周星驰悄悄把自己名下市值超10亿的山顶超级豪宅“天比高”,抵押给摩根大通。至于抵押豪宅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对赌失败,一方面是其前女友于文凤追讨担任其个人财务顾问的佣金。

对赌失败 周星驰抵押豪宅筹资

2017年1月,新文化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新文化传媒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文化香港”)和Young & Young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以下简称“Young & Young”)拟共同投资周星驰先生持有的PREMIUM DATA ASSOCIATES LIMITED(以下简称PDAL)。

本次股权投资完成后,新文化香港持有PDAL40%的股权,Young & Young持有PDAL11%的股权,周星驰持有PDAL49%的股权。

周星驰对赌失败抵押豪宅筹资 对赌公司老板借用李佳琦高位套现

收购的总对价为13.26亿元,PDAL的总估值高达26亿,溢价非常高。当时PDAL成立不过两年时间,2015年净利润仅35万元,2016年1-9月净利润6400余万元,截至2016年9月末公司净资产不过6200余万元。

PDAL之所以能够值这么多钱,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2016年超级卖座的电影《美人鱼》。《美人鱼》斩获33亿票房,刷新了当时的国内单部电影票房纪录。80后们情怀爆棚,纷纷表示“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周星驰这位香港“喜剧之王”,证明自己仍然有中国顶级的票房号召力。

在收购方案中,新文化表示,“周星驰先生的作品一直以来都具有较强的生命力和变现能力,从《大话西游》到今年的《美人鱼》,每部作品都堪称华语电影的经典,周星驰先生本人更是国内影视产业里的顶级品牌和顶级IP。公司将通过本次投资进一步深化与周星驰先生本人及其团队之间的合作关系,未来将对周星驰先生的优质IP进行多维度的储备与开发。”

为了高估值,周星驰本人也给公司未来业绩做了兜底承诺。2017年1月新文化披露对外投资有关公告显示,该交易包含总额高达10.4亿元的业绩对赌。

周星驰承诺,从2016年至2019年的四年时间,PDAL需实现合计不低于10.4亿元人民币的扣非后净利润,各年的净利目标分别为1.7亿元、人民币2.21亿元、人民币2.873亿元和人民币3.617亿元。收购协议约定,实际净利润数不足承诺数的部分由周星驰进行现金补偿或回购。

自签下对赌协议后,周星驰IP系列电影仅有两部,分别为《西游伏妖篇》和《新喜剧之王》,但市场反应均未达预期。特别是《新喜剧之王》,不仅豆瓣评分未过6,且只实现了6.28亿元票房。

其中2019年业绩下滑严重,而自《美人鱼》之后,周星驰IP系列电影票房更是连年走低。

财报显示,PDAL在2017净利润为2.29亿元,勉强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净利润为2.58亿元,低于业绩承诺0.29亿元。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72亿元,净利润1.66亿元,低于业绩承诺1.96亿元。

根据双方前述的股权转让协议,若PDAL的实际净利润比承诺数额低30%以上,周星驰需要自掏腰包对新文化进行现金补偿。具体补偿金额现在还不得而知。

6月2日,新文化的回复是,PDAL在业绩承诺期的实际净利润数与净利润承诺数的差异情况须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审计报告确定,“同时受新冠疫情影响,目前相关审计工作尚未正式开始。新文化香港将尽快聘请有资质的会计师事务所开展审计工作。”

周星驰对赌失败抵押豪宅筹资 对赌公司老板借用李佳琦高位套现

周星驰此次抵押的豪宅“天比高”,2004年购入时只花了3.2亿元。而且周星驰在购入之后,把一栋大豪宅拆了重新建成四栋,然后在2010年前后卖出了其中三栋,卖价合计早就超过了10亿元。此次抵押的“天比高”是最后一栋,市场评估价也超过了10亿元。

另一方面,周星驰名下的电影公司却业绩平平。除了PDAL公司之外,周星驰还拥有港股上市公司比高集团,主业也是电影制作。这家公司过去十年只有2013年盈利,其余时间都在亏损,10年间的亏损总额近6亿元。

遭前女友追债7000万,开庭在即

除了面临业绩补偿,周星驰被曝出遭前女友于文凤索赔。

于文凤是香港建设公司创始人于镜波女儿,本人不在演艺圈。1998年时,有香港某周刊估计,于镜波家族至少拥有30亿财产,是香港隐形富豪之一。而这一年,也正是周星驰和于文凤相识的年份。

据悉,于文凤从2002年开始担任周星驰的个人财务顾问,先后帮助周星驰买下香港旺角商铺、九龙尖沙咀加连威商场,转手卖出后累计净赚上亿元。

于文凤称,自己与周星驰有口头协议,其帮助周星驰投资获取佣金,佣金为除税后利润的10%。2004年周星驰采纳其建议,以3.2亿元投得山顶普乐道十号物业。于文凤又引入菱电与周星驰合作发展“天比高”项目,2007年在地皮上建成四座独立房,其中16号及18号已于2009年出售,周星驰为此向于文凤支付佣金超过1494万元。

菱电此后出售10号屋,余下12号屋的注册业主为星扬海外有限公司,于文凤指出周星驰是星扬的实际利益拥有人,12号屋的净值达8亿元,周星驰同意按协议就12号屋支付于文凤8千万元佣金。

2004年2月27日,于文凤同意撤销法律行动,周星驰则同意支付1千万元佣金,另就尾数的付款安排提交书面建议。

不过,周星驰随后称1千万属无偿付款,否认拖欠佣金。

2012-2019年期间,于文凤数次将周星驰告上法庭,均无功而返。近日,有港媒曝出,“7000万佣金案”将于今年11月开审。

蹭上“网红”李佳琦 新文化实控人“趁机”高位套现

影视行业低迷“逼得”新文化另辟溪径,开启“蹭网红”模式。在网红概念被市场热炒之际,今年1月15日晚,新文化宣布已与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合作,而这正是当红炸子鸡“带货一哥“李佳琦所属公司。在双方合作的内容中,多次提及美腕旗下艺人“李佳琦”。按照合作约定,新文化与美腕积极配合,在全国范围内根据美腕旗下艺人李佳琦和新文化的优势资源,为美腕艺人提供客户及整合营销方案,提升美腕艺人线下曝光度及预算收入。该合作计划对外公布后,新文化收获5个涨停板。

巧合的是,在新文化搭上网红热点股价大涨之后,其控股股东渠丰国际公布对外协议转让股份,以5.32元/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4031.3万股股份(占总股本5%)协议转让给陈颖翱,实现高位套现2.14亿元。并称其减持股份是为支持上市公司发展,缓解公司短期资金压力,进而通过此举帮助公司储备资金渡过难关。

值得注意的是,企查查数据显示,渠丰国际的实控人是杨震华,而杨震华是新文化的实控人。

在逢高“套现”之后,新文化还抛出定增计划,通过定增将公司的控股权转让给张赛美。

引进战投,与网红合作,蹭热点拉高股价,高位减持套现,定增转让控股权,这一套“组合拳”下来,让人不得不佩服杨震华的资本运作能力。

明星对赌失败频发

创立影视公司,然后以高估值卖给上市公司,近年来成了明星导演、艺人们将资源快速变现的手段。周星驰的PDAL公司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但因为影视寒冬,这些公司的业绩普遍不及预期,导致对赌失败的情况出现,例如曾闹的沸沸扬扬的郑恺因与华谊兄弟对赌失败,支付1962.58万元的业绩补偿款的事件。

另一位导演冯小刚,也在2020年迎来了对赌大考。2015年11月,华谊兄弟以10.5亿元收购冯小刚控股的东阳美拉70%股权。交易的对赌条款是,2016年至2020年的五年,东阳美拉要分别完成1亿元、1.15亿元、1.32亿元、1.52亿元、1.75亿元的净利润,否则冯小刚要自掏腰包弥补。冯小刚近年来的《我不是潘金莲》、《只有芸知道》等片子票房一部比一部低,对赌压力也就越来越大。

一则关于周星驰因业绩对赌失败抵押了自己市值11亿港元豪宅的消息不胫而走,而这份对赌协议的背后牵涉一家A股上市公司新文化。即使有了周星驰的加持,新文化依旧在2019年巨亏9.48亿。值得注意的是,面对巨亏的业绩,高企的商誉,新文化实控人杨震华却通过引进战投,与网红合作,蹭热点拉高股价,高位减持套现,定增转让控股权这一套“组合拳”转身“退位”。

6月18日,有消息称,周星驰因对赌失败抵押了自己市值11亿港元的豪宅。该对赌协议正是上市公司新文化在2017年收购周星驰持股公司PDAL时签下的。新文化为了实现与周星驰深度绑定,在2017年用近14亿收购了周星驰持有的PDAL公司51%股权,并与其签订对赌协议,PDAL公司需在2016―2019年完成净利润总承诺达10.4亿元。若实际净利润润数不足净利润承诺数,不足部分将由周星驰进行现金补偿及回购。

然而影视行业低迷,傍上星光熠熠的周星驰,也没能挽救业绩颓势的新文化。不过,新文化另辟溪径,开启“蹭网红”模式。在网红概念被市场热炒之际,宣布与“网红一哥“李佳琦所属公司美腕进行合作,该合作计划对外公布后,新文化股价立马收获连续5个涨停板。其控股股东渠丰国际在股价大涨之后,“趁机”转让股份,高位套现2.1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企查查数据显示,渠丰国际的实控人是杨震华,而杨震华是新文化的实控人。

在逢高“套现”之后,新文化还抛出定增计划,通过定增将公司的控股权转让给张赛美。

引进战投,与网红合作,蹭热点拉高股价,高位减持套现,定增转让控股权,这一套“组合拳”下来,让人不得不佩服杨震华的资本运作能力。

周星驰业绩对赌未完成,新文化深陷亏损泥潭

新文化成立于2004年12月,主要从事影视剧的投资、制作、发行及衍生业务。2012年7月在深交所所挂牌上市。曾在2015年参与投资了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2016年《美人鱼》上映后斩获33.92亿票房,新文化从中分羹颇丰。

2017年1月,尝到甜头的新文化出资13.26亿收购了周星驰持有的PREMIUM DATA ASSOCIATES LIMITED(PDAL)的51%股权,其中40%有股权由新文化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新文化传媒香港以10.4亿元购买,另外11%的股权通过新文化实控人杨震华持股100%的Young & Young以2.86亿元购买。周星驰持有PDAL公司剩余的49%股权,对应PDAL公司整体估值为26亿元。

2018年9月,Young & Young公司又按原估值以1.38亿元的价格将PDAL公司5%的股份转让给新文化香港。交易完成后,新文化香港持股由40%增至45%,Young & Young公司持股由11%降至6%,周星驰持股49%不变。

收购完成后,双方签下对赌协议,PDAL公司原股东周星驰承诺,PDAL公司在2016―2019香港财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7亿元、2.21亿元、2.873亿元和3.617亿元,利润总承诺达10.4亿元。若实际净利润润数不足净利润承诺数,不足部分将由周星驰进行现金补偿及回购。

根据新文化年报,PDAL公司在2016和2017财政年均完成了业绩承诺。2018年净利润为2.58亿元,2019年净利润为1.66亿元,而对应的业绩承诺分别为2.87亿元和3.62亿元。

业绩未达标,于是便出现了周星驰10亿对赌失败,被迫将自己价值11亿的香港豪宅抵押出去还钱的消息。

周星驰的业绩对赌未完成,新文化的业绩也跌至谷底。2019年受影视行业政策收紧、平台购买价格下降,内容调整加剧,且受剧本优化等多重因素影响,新文化部分影视项目开发、制作进度未达预期。新文化出现上市后的首次亏损,净利润亏损额高达9.48亿元。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764万元,同比下降79%,公司称主要因系投资收益下降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新文化曾在2017年就声称电视剧《天河传》和《大富翁》,以及与爱奇艺签订的电视剧《美人鱼》和网络剧《西游降魔篇》等四大IP作品,计划于2018年开机。然而在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中,上述作品依然停留在前期策划阶段。

蹭上“网红”李佳琦,杨震华“趁机”高位套现

影视行业低迷“逼得”新文化另辟溪径,开启“蹭网红”模式。在网红概念被市场热炒之际,今年1月15日晚,新文化宣布已与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合作,而这正是当红炸子鸡“带货一哥“李佳琦所属公司。在双方合作的内容中,多次提及美腕旗下艺人“李佳琦”。按照合作约定,新文化与美腕积极配合,在全国范围内根据美腕旗下艺人李佳琦和新文化的优势资源,为美腕艺人提供客户及整合营销方案,提升美腕艺人线下曝光度及预算收入。该合作计划对外公布后,新文化收获5个涨停板。

巧合的是,在新文化搭上网红热点股价大涨之后,其控股股东渠丰国际公布对外协议转让股份,以5.32元/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4031.3万股股份(占总股本5%)协议转让给陈颖翱,实现高位套现2.14亿元。并称其减持股份是为支持上市公司发展,缓解公司短期资金压力,进而通过此举帮助公司储备资金渡过难关。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搭上周星驰时也出现过类似的操作手法。在披露收购周星驰PDAL公司股权时,新文化同时披露了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据悉该计划获得的股份几乎都是来源于控股股东渠丰国际的定向转让。

有意思的是,渠丰国际转让股份后,新文化股价就一路走低,截至2018年7月3日,该员工持股计划所持有的新文化股票已全部出售,除权后当天的股价较员工持股计划买入价跌幅超过五成。员工持股计划成为了控股股东相对高位减持的“接盘侠”。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控股股东渠丰国际屡次通过各种途径转让股份,多次减持和转让后,截止2月26日再次转让后,实控人杨震华和渠丰国际合计持有新文化的股份仅剩10.49%。

而杨震华多次减持似乎是有意将公司的控股权“拱手相让”。

出让控股权,张赛美“接棒”?

2019年9月底,新文化首次发布定增预案引入战略投资者时,表示不会影响公司的控制权变更。然而半年后,新文化修改了定增公告,根据4月12日披露的最新定增修订方案显示,此前曾出面受让杨震华所持股份的张赛美,如今拟通过双创文化影视、双创宝励和文鹏投资参与定增。

两次定增中最大的不同在于新的定增公告中,新文化表示,双创文化影视、双创宝励、文鹏投资和拾分自然均系张赛美控制的企业,构成一致行动人。该定增方案实施后,将合计持有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 19.82%,新文化的实控人将易主为张赛美。

据披露,定增对象中拾分自然曾在2019年7月下旬,以近2亿元受让了渠丰国际转让的5556万股股份,并以6.89%的持股比例成为新文化第二大股东。当时新文化对引入这位股东的解释是为公司战略布局提供全方位支持,短期缓解公司债务兑付资金压力等。此外,天眼查信息显示,双创文化影视、文鹏投资和双创宝励的基金管理人/关联方所管理的上海双创文化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其背后的股东还出现了海航系旗下的资本运作平台渤海国际信托。

对于本次新实控人背后错综复杂的股权结构,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发函要求新文化说明上海双创文化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是否间接出资参与本次非公开发行,以及如何保证张赛美对新文化控制权的稳定性。
按文中的金额和数量,接盘的张赛美,陈颖翱,接盘价格3.59,5.3哦,这说明什么?倘若新的定增方案完成后,张赛美将取代杨震华成为新文化的掌舵者,然而这一连串的布局,不得不令人怀疑,原实控人杨震华此前蹭热点,以“帮助上市公司渡过难关”为拖辞,高位套现减持和转让,是否就是为了完成这次的退出而铺路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