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造假逃跑事件董秘孙福君辞职总裁吴厚刚其人被终身禁入后

@大千世界靜觀眾妙 :

这样的造假“弥天大谎”
60万罚款+市场禁入 就完事了?
那瑞幸陆正耀岂不是比窦娥还冤?
$獐子岛(SZ002069)$ $瑞幸咖啡(LK)$

陆正耀一点都不冤!作假要在中国,这是世界上的常识,连常识都不懂的人,你还说他冤?

今日市场看着红火,5大指数都在上涨,但实际上涨得股票少,涨得幅度少。个人自选股的平均收益,到收盘时竟然是零!还好权重多的股票涨得多一点,保证金账户还是略有上涨的。今天看到的最具正能量的消息是,一直各种编故事欺骗广大投资者的獐子岛,终于被证监会借助高科技证实了造假行为,并对獐子岛的大股东开出了罚单。来源:雪球App,作者: 平点金基,(https://xueqiu.com/5070095271/152354234)

 

为易主席点赞!终于查出了獐子岛确有造假行为

(李静——摄于杭州西湖)

今日獐子岛公告,公司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此外,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长、总裁吴厚刚,海外贸易业务群执行总裁勾荣,证券事务代表张霖递交的书面辞职申请。此前公司控股股东投资发展中心收到大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投资发展中心于2020年6月23日收到判决书,经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投资发展中心犯内幕交易罪,判处罚金1200万元,追缴投资发展中心非法所得1131.6万元。

事实上,对于獐子岛一会儿扇贝冻死了,一会儿扇贝逃跑了的说辞,广大投资者是没人相信的,但是,第一批怀疑獐子岛涉嫌欺诈的媒体,到达当地后,却集体无功而返,居然一个个空手而归——当地渔民要么不接受采访,要么不出租渔船给记者,令想要核实这些说法真实性的记者根本触摸不到真相。

也因此,成功堵上天下悠悠之口的獐子岛更加放心大胆地开始讲假话,当然,所有假话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企业的亏损归结于天灾人祸。对自已根本没有下大力气在主营业务上进行开脱。一会儿说养殖没经验,没经验为啥投那么多苗?一会儿说很多区域不适合养殖,那你圈那么大片海干吗?总之,它把市场当傻子,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根本也不用解释,而财报就是一年巨亏一年小赢,总是在市场上混日子。

最近的一次假话是说,在自已的养殖区里选点捕捞后进行了一个测算,扇贝的存活率很低,低到没收入了。没办法,不明原因死亡。

之所以去选点测算,因为当初有投资者质疑,你说扇贝游光了才发现,这不是你养殖的吗?难道你们平时都不去看一下的吗?如果发现苗头就应当采取措施啊,怎么能够到收获的季节才说它们都逃跑了,而且逃得一个也不剩了?这是在搞野生扇贝吗?

所以呢,人家就说下了苗后,我就及时去检查一下。要不苗都死了,你还往里丢饮料?这不是亏损更大了吗?

估计是为了把饲料钱省下一块,所以下了苗没多久就去巡查了,结果就是小扇贝们已经大面积死亡了。

好吧,一年不用干活还可以搞定增发工资,多美好的故事。

想不到,这回证监会来真的了,扇贝在海里逃没逃,死没死我们弄不清楚,你作业船到底开没开出去撒苗,到底开没开出去巡查、测算扇贝苗这事,我要看一看再说。

然后,证监会找了专业机构中科宇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借助了北斗导航定位系统,通过獐子岛采捕船卫星定位数据,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进而复原了公司真实的采捕海域,最终揭开了獐子岛财务造假手段的谜题。

媒体报道:专家介绍,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是我国自主建设,独立运行的卫星导航系统,其数据具有很好的时空特征,民用定位数据的精度在10米以内,能够记录渔船位置、航速、航向等。这一系统在调查中的创新性运用,让獐子岛自以为隐蔽的造假手段暴露无遗。

这下,不但把獐子岛工作上讲的假话给揭开了,还把它实际拥有的海域面积跟公告的差距也搞明白了。獐子岛造假成为铁案。

也就易主席跟上市公司斗智斗勇斗到高科技上去了。真心服了!

最后再说一句,真是都不好意思了,推荐的基金中,银华内需又创新高了,深红利也基本平了历史高位,一直看好没推荐但是自已买的标普生物也是创了新高。

当然,还想让大家看一下我们国家养老金调剂情况。感觉这个表充分说明了,国有企业越多的地方,养老金越不能自足,所以,对自已养老有点清醒认识的,还是尽快推动国企搞混改吧!

这是2020年内地各省市(含兵团)养老金中央调剂情况:

为易主席点赞!终于查出了獐子岛确有造假行为

为什么只是行政处罚?我认为已经违法,应该移交给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立案!或者移交给纪监委进行调查! @蛋卷基金    @今日话题    @今日财经新闻    @ETF拯救世界    @不明真相的群众

獐子岛(002069.SZ)的财务造假终于坐实,“跑路”的扇贝们终于沉冤昭雪了……

2019年7月10日晚,獐子岛公告称,由于涉嫌财务造假等情况,遭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顶格60万元罚款,证监会对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处罚措施。

就在一个多星期前的2019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吴厚刚还在侃侃而谈,“赔钱对不起股民……股民选择了海洋产业,就是选择了风险陪伴。”

一石激起千层浪,吴厚刚的言行引起了股民们声讨。三年前就本应濒临退市的獐子岛选择以财务造假的方式继续留在A股,如今一手将獐子岛缔造为上市公司的吴厚刚却以这样的方式为自己开脱,他的底气何在?

镇长下海,“海底银行”上市

獐子岛原本是一个距离大连120公里远的不知名小岛,这里盛产海参、鲍鱼、虾夷扇贝等高端海鲜。上世纪60年代,农业学大寨,而獐子岛就有“海上大寨”的美誉。

吴厚刚,土生土长的獐子岛人,1964年出生。他的父辈都是以捕鱼为生,改革开放后,中学毕业的吴厚刚进入造船厂成为一名铆工,后历任獐子岛渔业总公司(以下简称“獐子岛渔业”)会计、财务部经理、总经理、獐子岛镇镇长、党委书记等职。当时的獐子岛还是一家国有企业。

1996年,吴厚刚成为獐子岛镇镇长(同时兼獐子岛渔业总经理)后,獐子岛渔业却连续两年亏损5000万,会计出身的吴厚刚后来给出的原因是,由于一些二道贩子开出高价从渔民那里收购渔业产品,导致集体制的獐子岛渔业产量下滑、严重亏损。而这样的问题,其实吴厚刚早已在收益数据上发现了问题。

獐子岛巨亏后,吴厚刚将几十年积累下来的49艘捕捞船卖给了个人。此后,獐子岛渔业开始盈利,营业收入达到3000万,船队规模扩大为100多只。

也就是在扭亏为盈的同一年,獐子岛渔业集团开始实施改制,由集体所有制改为有限责任制,吴厚刚成为獐子岛渔业集团法人。

来源:天眼查

2000年,当时的大连市领导到獐子岛视察后,称獐子岛为“海底银行”,提出獐子岛应到资本市场借力。从此獐子岛渔业集团开始了股份制改造。

为了实现政企分开,吴厚刚顺理成章“下海”成为一名股份制企业的董事长。吴厚刚出资500万元,持有獐子岛10%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2006年9月28日,獐子岛正式登陆A股中小板,吴厚刚也成为了亿万富豪。

“吴会计”的“财技”

獐子岛上市后,业绩连续增长,股价迭创新高,吴厚刚的身价也水涨创高达10几亿元。但是,从2012年开始獐子岛的业绩便开始大幅下滑。2012年,獐子岛归母净利润仅为1.05亿元,降幅近80%。2013年,归母净利润继续下滑至0.96亿元。

事实上,这些年獐子岛的内部管理非常混乱,似乎其已经成为吴厚刚的家族企业。2012年3月,有獐子岛内部人士举报称吴厚刚的弟弟吴厚记收受贿赂。随后经当地公安局调查,其手下一名会计最终被判刑,而吴厚记却因已被“内部处理”逃脱了刑罚。

2014年,獐子岛“扇贝跑路”事件令舆论哗然,背后似乎都已埋好了伏笔。

众所周知,扇贝的培育期需要三年,而2012年前后扇贝的种苗却是由吴厚记负责采购。会计出身的哥哥吴厚刚,不仅企业经营的好,对于财报的粉饰也直逼乐视网的“贾会计”。

经过吴厚刚的一系列操作,2012年年报“冷水团”成为了影响扇贝产量的因素之一。伏笔埋好后,2014年,獐子岛巨亏11.9亿元,原因便是“冷水团”即洋流导致天气太冷,有的扇贝冻死了,有的扇贝跑路了。

曾经有一个段子在审计行业广为流传:

某审计人员到一家水产养殖公司,在存货盘点的时候:第一年,我有4000万海参库存,不信?你下水捞起来看看;第二年,我有8000万海参库存,去年的海参生仔了,不信?你下水捞捞看;第三年,自然灾害它们全跑了,业绩巨亏;第四年,我有2亿海参库存,去年跑掉的海参全回来了,还拐带回来一批野生海参!

就像上面故事所描述的,獐子岛的扇贝也经历了“离家出走又重新回家”的剧情。

来源:上市公司年报,野马财经统计

证监会的调查结果显示,獐子岛在给公司的财务进行大洗澡,并随意的调节利润,扰乱秩序。2016年,獐子岛已连续两年亏损并面临退市,此时吴会计的“财技”开始发挥用处,需要多做利润的时候就确认收入,却没有计入相应的成本。2017年,需要亏钱的时候,就以“扇贝跑路”为借口,将其成本计入了2017年。

獐子岛从上市以来,截止2018年其实总体上亏了2.55亿,却一直未退市。“吴会计”的利润调节手段确实很牛。

而獐子岛虽然一直“苟延残喘”不退市,在减持套现上却毫不含糊。

獐子岛忙着准备“瘦身”

根据东方财富数据统计,獐子岛高管从上市以来共减持公司2873万股。减持时点大部分是在股价高点。

来源:东方财富chioce

与此同时,獐子岛的“瘦身”计划也开始了。

2019年7月1日晚獐子岛发布公告称,为集中资源加快海洋牧场重构,降低资产负债率,保障公司安全运营,增强可持续经营能力,拟将公司全资子公司獐子岛渔业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持有的新中海产100%股权、新中日本90%股权出售给亚洲渔港股份有限公司。

近几年的多次扇贝“离家出走”闹剧都会直接表现在獐子岛的财务报告上,业绩巨亏、股价大跌,股民们也跟着承担投资损失。也许吴厚刚说了一番大实话,不过有投资者质疑他在甩锅海洋产业、甩锅股民。

“股民选择了海洋产业,就是选择了风险陪伴。”吴厚刚公开称,“只有通过实践,才能有疼痛感。”

也许是意识到了风险,业绩下滑亏损的獐子岛近日拟转让子公司,开启“瘦身”减负模式。

此外,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在与獐子岛合作的这些年中,獐子岛是否做到了会计信息批露的客观性和真实性、及时性、重要性、谨慎性呢?目前,监管层并没有相关定性。

无论如何,客观事实是在2014年10月獐子岛集团宣布停牌之前,投资者从未获得任何关于虾夷扇贝大量死亡的消息。

在对獐子岛海洋牧场进行盘点时,獐子岛出面声称盘点所用的船只和船上的工作人员皆来自獐子岛公司,工作人员操作捕捞,而大华会计事务所进行监盘,是因为獐子岛工作人员对于周边很熟悉。

并且对于獐子岛在后续年报中的异常行为,各中介机构也没有给予市场投资者足够预警。比如,2015年獐子岛业绩快报宣称公司将扭亏为盈,然而在年报进行业绩修正后,当年盈转亏。

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沉冤得雪,以及吴厚刚受到的处罚,你怎么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