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出狱人的故事黄光裕和徐翔出狱段子徐翔家族持股六家上市公司

三流股民,二流编剧,一流主人公!感谢我吉祥哥送的大飞机,老板请上座! 马德你要笑死老子来源:雪球App,作者: 云开现月明,(https://xueqiu.com/4553555749/152365733)

两个出狱人的故事

故事一:

大门徐徐打开,一个光头走出监狱,还是那么犀利、还是那么威严。一大批人簇拥着把他送上豪车。

回公司的路上,他看到无数骑着电瓶车,身穿黄色、蓝色衣服的人,问道,他们是干嘛的?秘书解释:这是给人把吃的送到家里的快递员。光头:现在吃饭都可以蹲家里等人上菜了吗?秘书:是的。早饭、午饭、晚饭、夜宵都能送。光头叹了口气,原来吃还能这整。

下了车,无数摄像头对准光头老板,他谈笑风生的回答记者提问。突然听到一声高喊“感谢我吉祥哥送的大飞机,老板请上座!”光头问:啥,送飞机?秘书解释到:这是直播,他拍您,有人刷礼物给他,可以换钱。光头叹了口气,原来钱还能这么赚。

回到办公室,23度室温早已调好,上好的碧螺春已经沏完。打开微信,祝福的话语、关心的慰问光头老板已看到麻木,懒得回复。唯独一条信息让他惊异的盯着。“就差你一刀,拜托帮帮我!”光头怒道:这什么垃圾营销,做生意都不要脸了吗?咱就先拿这公司开刀!你们现在去拟个方案,毛毛狗狗都能撒野!秘书不敢吭声,再想怎么委婉的提示下老板。秘书这位置也不是白坐的,马上就有了策略。

秘书:跟您说个好消息,您出狱后,咱公司股价大涨16%,相关公司也都带起来了。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遍化龙,您真是王者归来啊!咱公司市值现在350亿了。

光头:不错,那个砍刀公司上市了么,什么规模?

秘书:上市了,现在一千亿出头的市值。

光头:这么厉害,咱励精图治,也有机会,三千越甲可吞吴。

秘书小声嘟囔:……..美元。

光头猛吐一口茶水,犹豫好久憋说句话:把这人给我开了。

故事二:

大门徐徐打开,一个白大褂走出监狱,还是那么低调,还是那么黯然。世态炎凉,只有一个昔日老友敢在门口接他。

回家的路上,白大褂问,现在大盘多少点了。老友:不如你进去时候,3000都没上。白大褂满意的笑了,看来没有踏空太多。

白大褂:还有什么大事?

老友:新出个科创板,上市前五日不设涨跌幅。五日后涨跌停20%。创业板也改成20%了。

白大褂:这个好啊,以前老子十天翻倍,现在5天不就行了么。还有什么大事?

老友:现在非常注重市场经济,股价暴涨关小黑屋的概率也极低了。表示这是市场行为,由市场自主调节就好。

白大褂:这个好啊,以前老子最怕政策风险,现在可以放开手脚了。还有什么大事?

老友:自打你进去,股市的钱集中涌向龙头公司,涨的一直涨,跌的一直跌,市场风格切换非常快,赚指数不赚钱的情况太正常了。

白大褂:这个好啊,以前好多人跟老子争,现在没人了。对了,还一个最关键的事忘问你了,处罚力度怎么样,我要吸取教训,谨慎一些,不能再进去了。

老友gei gei乐道:还是60万!

白大褂仰天长啸:这个是极好了!

 

以上纯属胡扯。 #黄光裕已出狱#   #黄光裕出狱国美系个股大涨#   $国美零售(00493)$   $中关村(SZ000931)$   $*ST美讯(SH600898)$

@云开现月明 作者

就表达个意思,徐翔操作股价也是联合上市公司操纵。。他玩过了进去了。。国家队都操纵大盘也没人管

那可不,国家能收税,咱老百姓能收税么?

[记者注意到,徐翔家族持有的多家公司股价都在2015年涨至过历史最高位,且时间点均集中于2015年上半年。而如今6家公司的市值相较徐翔入狱时已累计蒸发450亿元。]

曾经的“私募一哥”徐翔离婚一事持续发酵。8月7日,徐翔的妻子应莹就与徐翔离婚一事再次发文:《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下称《说明》)。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由徐翔家族直接或间接持有的A股公司股份在2019年均被继续冻结,且各股的市值较徐翔入狱时已是一落千丈。

6家公司市值蒸发450亿

应莹表示,1998年双方相识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于2004年结婚。但徐翔在2017年初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刑,长期被关押,致夫妻关系失和,现要求离婚,孩子的抚育权、财产依法处理。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1月1日,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泽熙投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依法逮捕。1年多后的2017年1月,徐翔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案件中违法所得约93.37亿元。

她同时称,“事有千千结,千千结之中,最纠结的就是青岛法院对冻结资产的甄别问题迟迟没有进展。”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说明》中提及的“徐翔案的合法资产”涉及彼时徐翔直接、间接及旗下资本平台持有的多家上市公司。

彼时徐翔家族持有的6家上市公司,分别为大恒科技(600288.SH)、宁波中百(600857.SH)、东方金钰(600096.SH)、文峰股份(601010.SH)、华丽家族(600503.SH)、长航油运(601875.SH)。其中除华丽家族是由泽熙投资旗下投资企业持有外,其他股份分别由徐翔的妻子、父母和徐翔朋友等代持。

记者注意到,徐翔家族持有的多家公司股价都在2015年涨至过历史最高位,且时间点均集中于2015年上半年。而如今6家公司的市值相较徐翔入狱时已累计蒸发450亿元。

上述6家上市公司中,华丽家族自2015年11月1日至今,市值跌幅最大,已累计跌去170亿。

2015年5月,华丽家族的股价冲至历史最高30.88元/股,昨日收报3.12元/股,累计跌幅90%。此外,今年6月18日,华丽家族回复证监会上海监管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同时披露了公司目前的整改情况。

华丽家族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为6293.51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6.3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79.85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12.26%。

此前,2017年年报中,公司称从房地产开发向“金融+科技”转型。然而战略转型后,近4年华丽家族涉及新业务的相关子公司业绩累计亏损约2亿元。在热点概念业务持续多年亏损的情况下,公司称,最终选择重新聚焦房地产业务。

这些公司中,目前仅有大恒科技披露了2019年半年报。公告显示,大恒科技较上年同期净利润大幅下滑96.5%,仅实现归母净利润59.26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更是亏损243万元。

大恒科技股价曾于2015年6月11日一度涨至上市最高价位37.7元/股,徐翔案发后,股价一落千丈,2016年初跌至9.43元/股。截至今日收盘,收报10.62元/股,距2015年最高价已跌去72%。

由徐翔母亲郑素贞持股的文峰股份股价较“辉煌”时也是一落千丈,至今已累计跌去近9成。2015年4月,公司股价飙至历史最高的20.81元/股,此后3年一直徘徊于3~8元/股,截至昨日收盘,仅收报3.08元/股。

宁波中百在2018年实现扭亏为盈。除去此前的2017年因相关诉讼巨亏4.6亿元,公司近几年净利润平均在4000万元左右。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1205.36万元,较往年几无变化。公司股价也曾于2015年6月涨至35.49元/股,日收盘价9.25元/股,较之前累计跌去74%。

持股继续冻结

企查查及天眼查数据显示,徐翔家族共有四家资本运作平台目前均为存续状态,分别为泽熙投资、上海泽熙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泽熙增煦”)、上海泽熙添煦创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泽熙添煦创业”)。

工商管理系统信息显示,上述几家徐翔旗下平台已经被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

其中,泽熙投资、泽熙添煦创业的实际控制人均为郑素贞,分别持股51%、95%。

同时,上述6家徐翔持有的上市公司资产已在案件判决后被青岛市公安局冻结。公告显示,2016年4月12日,大恒科技、华丽家族、宁波中百、文峰股份4家公司陆续发布公告称,“泽熙系”投资平台所持的股份被轮候冻结。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郑素贞目前仍是大恒科技的第一大股东,持股1.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9.75%;是文峰股份第二大股东,持股2.75亿股,占总股本14.88%。以上股份仍处于冻结中。

华丽家族方面,数据显示,泽熙增煦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9000万股,位列第三大股东,占总股本5.62%。

此前,这9000万股已于2015年11月10日被司法冻结;于2016年4月11日起被轮候冻结;于2018年4月13日起被继续冻结。今年3月27日,公司公告显示,继续冻结泽熙增煦持有的公司股权9000万股,冻结期限自2019年3月26日起至2021年3月25日止。

徐翔家族对于宁波中百亦是通过旗下资本平台持有。Wind显示,目前宁波中百的实际控制人为徐柏良,其为徐翔的父亲。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是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泽添”),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也是徐柏良。

3月27日,宁波中百公告称,公安部门对公司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持有的3541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15.78%)和公司自然人股东竺仁宝持有的1888万股进行继续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19年3月26日起至2021年3月25日,冻结期限为2年。

此外,退市后又重新上市的长航油运(现名:招商南油)在2014年的10大股东中,也曾有过徐翔夫妇、郑素贞的身影。

长航油运2014年一季报显示,徐翔家族并未出现在10大股东中。而截至当年的半年报,郑素贞、应莹、徐翔分别为长航油运的第8、9、10大股东,各持有550万股。

然后,就在当年,长航油运触发连续四年亏损的退市红线,于2014年6月5日被退市。2018年6月4日,长航油运向上交所提交了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材料,并于11月2日披露获上交所批准重新上市。重新上市后的长航油运前十大股东名单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五大行均在其中,而徐翔家族消失无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