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建投如果投资起步从基金开始您相当于直接进入研究生毕业阶段

【吸收财讯】恭喜各位,如果投资起步是从基金开始,您相当于直接进入研究生毕业阶段了。中信建投的这图,提现了很多散户的历程。我很幸运从基金开始真正学习投资,起步研三,目前正在股市留级读研二。股票中长线价投为主。

恭喜各位如果投资起步是从基金开始,您相当于直接进入研究生毕业阶段了。中信建投的这

很多基民起点甚高,但是忍不住想回炉再造,总认为自己收益不理想,如果拿到了什么技术真谛,中国巴菲特就是自己无疑了。而有了技术就可以预测走势,然后波段高抛低吸,抄底逃顶。显然,都是被一些财经网络大V给唬住了。
那些鼓吹技术的砖家,长期收益绝对没有他展示的个别案例那么好。这个坑我走过的,什么金叉死叉,量价背离,压力支撑,波浪理论,MACD,kdj.RSI,都琢磨过。甚至高深莫测的缠论。
我不是说技术无用,而是技术不会万能的让你在股市里游刃有余。各类技术理论于我而言,主要体会是买点选择上比较有用。
现在尝试把基金买点用技术做一下推演。很多人都知道,我们把股票买点分为三种,第一类买点,放量突破买点,二类买点,缩量整理买点,三类买点逆转形态买点。
我以著名科技渣男诺安成长为例。诺安成长连续三季度重仓芯片,观察形态选择国产芯片板块。首先条件讲明白,诺安成长因为三月份下跌中达到止盈止损条件,这一波段我已经退出。这类技术买点适合波段操作,长期持有分批补仓的策略可以参考,但不适合,因为一类买点是典型的追涨。
先关闭后视镜,从图形看,4月2日放量小突破,可视为一类买点。4月13日,缩量下跌,但是没有跌破突破点,可以视为二类买点,4月30日放量突破这可能是一类买点或者是三类买点,当然后市被证明,这是三类买点。5月28日缩量回踩,属于二类买点。6月22日略为像一类买点,突破了前面的平台,量能有所放大。

恭喜各位如果投资起步是从基金开始,您相当于直接进入研究生毕业阶段了。中信建投的这
这里说的是技术分析,适用于短波段。对于长周期持有,只要遵循逢低买入原则就可以了,至于多低是低,就靠猜测和心态了。对于中长期持有来说,觉得自己仓位不够,多关注二类买点。
同样道理,技术上的卖点适合波段增厚利润,不适合中长线持有基金的清仓操作。
补充一句,诺安成长这类基金,涨的时候风光无限,跌的时候可以让人痛苦不堪,波动起伏大,不适合对芯片产业链不甚了解的人,更不适合小白。但是适合需求刺激,挑战自我的人。这把双刃剑,只有把握得当,才能发挥他的战斗力。

中信建投,这家券商控股的公募基金公司一夜之间火了,周末票圈里都在各种求中信建投基金的联系方式。不为别的,就因为上交所在周五披露,“砸盘”兴业银行和中国平安的“元凶”并非券商资管,而是中信建投基金公司旗下的专户产品,收到了投资顾问的指示所为。

在经过一个周末反复地拨打电话之后,牛妹终于和中信建投基金内部人士取得联系,其表示“周六周日公司都在开会研究应对,实际情况就和通报的是一样的,不知道周一是否会有一些新的情况披露。”

其实牛妹最想知道的是,砸盘的究竟是哪只产品、哪家投顾?于是我们整理了目前中信建投基金公司专户产品的备案信息,试图找出一点线索。

事件回放:究竟是谁在卖出?

先简单原景重现下事件的过程。

4月12日,兴业银行和中国平安两只股票在午后突然放量下挫。当日,上交所披露是某券商资管账户集中大量卖出这2只股票所致。

4月14日,上交所发布公告称经查,上述交易行为系由中信建投证券下属的中信建投基金公司旗下多个专户产品卖出导致。上述异常交易行为发生后,上交所立即暂停了有关账户的当日交易,并开展相应核查。

公告中还提到,4月13日,上交所约谈了中信建投基金相关负责人,问询了解上述异常交易行为的具体情况。据其反映,相关异常交易行为指令是由专户产品的投资顾问公司下达。在指令执行过程中,投资顾问与中信建投基金未充分沟通,且在订单执行中未能采取有效的风控措施,引发上述异常情况。

看到这里,相信不少人都和牛妹一个想法:惹祸的人抓住了,但这次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没搞明白,一头雾水。不过,专户产品和投资顾问这两个关键点,是破题的关键。

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背景。公募基金公司虽然叫做公募,但却包含着公募与非公募两大部分业务。基金专户是非公募业务的一类,母公司可以做,子公司也可以做。一般来说,母公司和子公司的专户产品最主要的区别是,前者做标准化产品,可以投资二级市场、债券等等;后者以投资非标业务为主,并非投资二级市场。

所以,上述中信建投基金公司内部人士也表示,“卖出的是母公司的专户”,而涉及到投资顾问,基本就可以断定为通道产品,就是中信建投向个人或者机构借出了通道,那这背后究竟是谁呢?

专户规模一年猛增1000亿元

作为公募基金公司,中信建投“存在感”并不强,其成立于2013年9月9日,截至去年底共有15只公募产品,规模不过98亿元,排在第80位;但其母公司的专户业务却不容小觑——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截至2016年9月份公布的数据,其规模在全市场已经排到第11位,达1254亿元;“倒挂”非常明显。

而其母公司专户的发展也仿佛在“一夜之间”。在2015年6月底,中信建投母公司基金专户规模尚为231亿元;同年9月底为276亿元,当时排名第38位;但而仅仅经过一年时间,到2016年9月份,其专户规模增长就接近1000亿元。

那么撑起这些规模的背后,究竟是通道业务,还是真实的主动管理业务呢?

主动备案专户信息441条

根据基金业协会的公开信息,牛妹(微信号:buerniu5188)找到了中信建投基金备案的母公司专户资料,从2014年3月26日~2017年3月31日,一共441条。当然这也仅是其母公司基金专户的部分数据。

牛妹注意到,去年9月以前,中信建投基金母公司的备案专户以一对多专户占据绝对主流。而在去年9月以后,一对一专户明显增多,尤其是今年2、3月间,其新备案的基金专户全部为一对一专户。而占比明显下降的一对多专户中,大部分成立时的投资者数量都为个位数,只有中信建投基金-稳富8号资产管理计划、中信建投汇富1号资产管理计划、中信建投基金-稳富9号资产管理计划、中信建投基金钜融安心5号资产管理计划的投资者数量分别为40、17、21、107,总体呈现户数偏低的特征。不过这些产品,或是以主动管理为主,缺乏甄别地更多条件。

今年以来中信建投基金备案的专户信息:

私募备案产品泄露天机?

如何判断上述产品是通道产品?牛妹想出了另外的办法。那就是根据私募备案的投顾产品,来寻找中信建投的身影,于是牛妹找到了目前正在运行的83只几乎可以断定为中信建投的通道产品——因为都有私募作为投资顾问,管理方并非中信建投。

这83条备案信息中备案时间是今年的共有7个。当然,因为备案不全,我们能看到的也只是部分数据。当然,还有可能是,下令卖出的投资顾问并非私募基金,还有可能是其他机构,或者持有人本人。

就私募的情况来看,牛妹发现,在私募管理人中几家在江湖上并不算陌生的私募,如合晟资产、达仁资管、银叶投资等。以合晟资产为例,下图中其作为管理人的资管计划就有15只,而根据其披露在股转系统官网上的年报,截至2016年末,公司管理(含顾问管理和受托管理)客户资产净值为242.92 亿元,比年初增长 138.16%。

也有资深业内人士向牛妹分析,一般来说能够做出这么不成熟行为地多是个人专户产品,而不是机构。因为机构知道这样卖出动静会很大,很容易引起监管层的注意。牛妹的小伙伴火山君之前了解到的情况是,“估计他这个是违规的没有走集中交易,按道理他们买卖股票会通过QQ或者微信告诉研究员,走研究员下单。问题最终还是公司风控问题。”

还有知名证券自媒体认为,“这种不计成本的甩卖式砸盘,和银行监管加强、金融去杠杆有关。”

转眼间,距离中国平安、兴业银行盘中出现的“闪崩”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

在这一周时间里,虽然根据上交所公告和中信建投证券(06066.HK)发布的自愿性公告,我们知道问题出在中信建投证券控股的中信建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多个专户产品集中卖出,也知道直接原因在于投资顾问与中信建投基金未充分沟通、且在订单执行中未能采取有效的风控措施,不过仍然有大量谜团没能解开。

随手举几个例子:指令是投顾下发的,但决策究竟是谁做的?持有人、基金公司和第三方投顾在其中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订单执行是在母公司专户层面进行的,那其风控机制为何失效了?

牛妹今日再次联系了基金公司,其仍对此三缄其口。不过,在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希望能进一步了解基金专户的运作模式,没想到,基金专户通道业务的“潜规则”也就此浮出水面。而更让人担心的是,业内人士认为中信建投基金专户这类事件,或将继续发生。

通道业务生态链:盘根错节,需求博弈

相关事件想必大家已经不陌生了。根据公开信息,牛妹列一个简单的时间线出来。

4月12日,上交所在实时监控中发现,有投资者在“兴业银行”和“中国平安”两只股票上,短时间内以远低于市场成交价的价格集中大量卖出,对相关股价短期走势产生了较大影响。经查,上述交易行为系由中信建投证券下属的中信建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多个专户产品卖出导致。

4月13日,上交所约谈了中信建投基金相关负责人,并启动了对所涉账户的限制交易程序,限制期限拟为一个月。

4月17日,中信建投证券发布公告证实,其持股占比为55%的中信建投基金旗下专户产品涉及此事。

在上交所的公告中,中信建投基金相关负责人反映称,相关异常交易行为指令是由专户产品的投资顾问公司下达。在指令执行过程中,投资顾问与中信建投基金未充分沟通,且在订单执行中未能采取有效的风控措施,引发上述异常情况

这就有点儿意思了,因为它涉及了通道业务这条生态链上的三个利益主体:投资者(出资方)、通道和第三方投顾

所谓通道业务,顾名思义就是由投资者出钱,通道方不直接、亲自参与资产管理,仅将外部资产通过合同的形式在通道公司履行一个文件性流程,再由第三方投资顾问提供操作建议并下发指令的一类业务。

当然,第三方投顾也不是必须存在的,而是要根据通道方的资质而定。如果其本身就持有投资咨询业务的牌照,那就不必再另外聘请投顾了。而在这个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的产业链上,各方需求也不尽相同。

一位大型公募人士告诉牛妹,对出资方来说,理想的情况当然是收益率高、回撤小、服务费低;通道公司最看重的则是资金规模,以基金公司专户为例,不少就凭着大规模的通道业务实现了规模的突飞猛进,那么哪怕通道费低至万分之几也是可以接受的;而投顾方因为收取的是服务费,因此自然是希望资金规模大、收益率高、中间服务费适当。

“三个方面的需求有所重叠,不过矛盾也比较多,这就是一个博弈的过程。”

那在产生矛盾的时候,谁是真正具有决策权的一方呢?上述公募人士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出钱的人了!”

“潜规则”现形:谁出钱谁是老大

曾几何时,依托通道业务迅速壮大的其实是基金子公司们。

由于运作通道业务的费率远远低于信托、券商和其他资管机构,过去几年间基金子公司吸引了银行将大量信贷出表业务交给其通道业务操作,而自身的资产规模也呈几何级增长。

这种情况引起了市场的担忧和监管层的注意,于是在去年12月,监管机构正式下发了《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及《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对风控指标进行了严格的约束。这两项新规,被视为基金子公司告别通道业务红利的信号。

一位沪上公募投研部人士对牛妹表示,新规颁布前公司就开始进行了调整,之前子公司的很多通道业务“现在都赶到母公司专户来做了”。

那这类业务在基金公司内部是怎么运作的呢?

该人士一语道破天机,“相当于有资管公司给钱,我们就是做个通道,买入、卖出都是他们负责,我们只是挂个名字。基金经理挂个名,但其实也不管理,本来就不是主动管理业务嘛,(业内)很多都是这样的。”

而至于这类业务是谁“说了算”,该人士表示,理论上来说钱是谁的谁就做主,都是机构自己下指令,投顾也是挂个名而已。“其实就是……你懂的。”他边说边摊手。

他的话也得到了多位第三方投顾人士的认同。其中一位券商资管人士直截了当地指出,出钱的人就是下指令的人,或者为了规避这个太明显的操作,出资方会找一个投顾帮自己下指令,但投顾和通道公司都是听从投资者自己的决策

“市场上都是这样玩的,并没有不合规的地方,成立‘专户’就是专门做这件事情的呀。对通道公司来说其实管理人也不想承担这个责任,要规避掉亏损的责任。如果一定要说,那就算是一项行业潜规则吧。”该人士坦言。

也有券商人士指出,一般情况下决策权都在投顾手上,后者才是资金的实际管理人。“出资方相当于把钱已经委托出去了,事先约定好投资范围、投资比例等等,之后就都由投资顾问来决定操作、下指令。当然中间也可以沟通,但如果是出钱的人让我们怎么操作就怎么做,那就不叫投顾了,叫通道。”

不过他同时表示,虽然一般情况下操作由投顾自己决定,但如果出资方一定要采取某项操作也会去执行,所以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虽然很多合同签订的是一年、两年,但委托人肯定更强势,他们要求不到期就卖出的话我们也是照做。”

“砸盘”原因仍成谜:后续或还将出现类似情况

相关事件想必大家已经不陌生了。根据公开信息,牛妹列一个简单的时间线出来。

4月12日,上交所在实时监控中发现,有投资者在“兴业银行”和“中国平安”两只股票上,短时间内以远低于市场成交价的价格集中大量卖出,对相关股价短期走势产生了较大影响。经查,上述交易行为系由中信建投证券下属的中信建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多个专户产品卖出导致。

4月13日,上交所约谈了中信建投基金相关负责人,并启动了对所涉账户的限制交易程序,限制期限拟为一个月。

4月17日,中信建投证券发布公告证实,其持股占比为55%的中信建投基金旗下专户产品涉及此事。

在上交所的公告中,中信建投基金相关负责人反映称,相关异常交易行为指令是由专户产品的投资顾问公司下达。在指令执行过程中,投资顾问与中信建投基金未充分沟通,且在订单执行中未能采取有效的风控措施,引发上述异常情况

这就有点儿意思了,因为它涉及了通道业务这条生态链上的三个利益主体:投资者(出资方)、通道和第三方投顾

所谓通道业务,顾名思义就是由投资者出钱,通道方不直接、亲自参与资产管理,仅将外部资产通过合同的形式在通道公司履行一个文件性流程,再由第三方投资顾问提供操作建议并下发指令的一类业务。

当然,第三方投顾也不是必须存在的,而是要根据通道方的资质而定。如果其本身就持有投资咨询业务的牌照,那就不必再另外聘请投顾了。而在这个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的产业链上,各方需求也不尽相同。

一位大型公募人士告诉牛妹,对出资方来说,理想的情况当然是收益率高、回撤小、服务费低;通道公司最看重的则是资金规模,以基金公司专户为例,不少就凭着大规模的通道业务实现了规模的突飞猛进,那么哪怕通道费低至万分之几也是可以接受的;而投顾方因为收取的是服务费,因此自然是希望资金规模大、收益率高、中间服务费适当。

“三个方面的需求有所重叠,不过矛盾也比较多,这就是一个博弈的过程。”

那在产生矛盾的时候,谁是真正具有决策权的一方呢?上述公募人士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出钱的人了!”

“潜规则”现形:谁出钱谁是老大

曾几何时,依托通道业务迅速壮大的其实是基金子公司们。

由于运作通道业务的费率远远低于信托、券商和其他资管机构,过去几年间基金子公司吸引了银行将大量信贷出表业务交给其通道业务操作,而自身的资产规模也呈几何级增长。

这种情况引起了市场的担忧和监管层的注意,于是在去年12月,监管机构正式下发了《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及《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对风控指标进行了严格的约束。这两项新规,被视为基金子公司告别通道业务红利的信号。

一位沪上公募投研部人士对牛妹表示,新规颁布前公司就开始进行了调整,之前子公司的很多通道业务“现在都赶到母公司专户来做了”。

那这类业务在基金公司内部是怎么运作的呢?

该人士一语道破天机,“相当于有资管公司给钱,我们就是做个通道,买入、卖出都是他们负责,我们只是挂个名字。基金经理挂个名,但其实也不管理,本来就不是主动管理业务嘛,(业内)很多都是这样的。”

而至于这类业务是谁“说了算”,该人士表示,理论上来说钱是谁的谁就做主,都是机构自己下指令,投顾也是挂个名而已。“其实就是……你懂的。”他边说边摊手。

他的话也得到了多位第三方投顾人士的认同。其中一位券商资管人士直截了当地指出,出钱的人就是下指令的人,或者为了规避这个太明显的操作,出资方会找一个投顾帮自己下指令,但投顾和通道公司都是听从投资者自己的决策

“市场上都是这样玩的,并没有不合规的地方,成立‘专户’就是专门做这件事情的呀。对通道公司来说其实管理人也不想承担这个责任,要规避掉亏损的责任。如果一定要说,那就算是一项行业潜规则吧。”该人士坦言。

也有券商人士指出,一般情况下决策权都在投顾手上,后者才是资金的实际管理人。“出资方相当于把钱已经委托出去了,事先约定好投资范围、投资比例等等,之后就都由投资顾问来决定操作、下指令。当然中间也可以沟通,但如果是出钱的人让我们怎么操作就怎么做,那就不叫投顾了,叫通道。”

不过他同时表示,虽然一般情况下操作由投顾自己决定,但如果出资方一定要采取某项操作也会去执行,所以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虽然很多合同签订的是一年、两年,但委托人肯定更强势,他们要求不到期就卖出的话我们也是照做。”

“砸盘”原因仍成谜:后续或还将出现类似情况

说到这里,其实我们对于中信建投基金专户产品为何要“砸盘”、怎样做到几只产品一起卖出的,仍然存在疑惑。中信建投基金在给牛妹(微信号:buerniu5188)的回复中表示,“最新进展以17日晚中信建投证券的公告为准,其余没有更多信息可公布。”不过这显然无法停息市场猜测的声音,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对此也是议论纷纷。

一位中型公募产品部人士表示,虽然是通道业务,但基金公司专户产品还是会做详细的风控规定,“比如集中度的限制,不能只投单只股票、每只票的投资比重不能超过30%。母公司的风控都是在合同里面谈好的,纯通道业务的话,只要没有明显触发风控预警或者禁止的线,也不会禁止下单,基本上投顾的指令都会去执行。”

另一家沪上公募人士也透露道,公司在这类业务订单的执行过程中都进行了系统风控设置,设定了偏离度指标等指标数据,并通过这些指标来衡量规避可能出现的交易风险。此外,在交易指令下达到交易室之后,交易室也会进行相应的风险控制。

既然如此,那为何还会出现多只产品集中卖出的情况?

上述产品部人士分析,或许是该公司对集中的一致性行动对市场的冲击没有考虑完善。“在一些极端的市场调配下,本身交易就稀薄、流动性又不好,又集中对某一只或几只股票进行交易,而且持有的份额在各个专户之间又比较集中,短时间内集中抛售某几只股票,对市场的冲击当然就比较大了。”

而上述券商资管人事则直呼看不懂,“如果量大到影响股价,不可能去二级市场上去砸的,而且其实是可以走大宗交易(渠道)的。不太明白是什么理由。”

不过上述大型公募人士向牛妹表示,或许是投顾或者机构急着要钱,投顾下指令给中信建投基金的时候说的话又比较重,二者在沟通上出了问题。

“最近监管机构密集发文打击套利,还有各种考核,所以可能是机构急着要用钱了。但是券商在理解的过程中以为是不计代价也要拿到钱,那要出货那还是很简单的,于是就这么不顾后果地卖出去了。”

上述券商人士也感慨道,今年收得很紧,银行现在都没有往外放钱了,各种委外被赎回得比较严重。

“因为之前这部分(通道)业务的量很大,所以后续也有可能会出现类似情况。”该大型公募人士总结道。

在各项监管都日趋严格和透明的今天,再加上问题频出,也许基金专户的通道业务真的不会好过了。

近年基金专户风险事件一览

2014年10月,财通基金旗下专户产品财通基金“银闰铖功1号”遭遇爆仓。彼时针对财通基金究竟是产品的通道方还是管理方,业内开展了一场热议。

2014年10月,长安基金旗下的期货专户“长安基金—银闰铖功5号”单日净值跌幅达到23.16%,跌破止损警戒线、出现清盘。不同于财通基金的“身分不明”,长安基金明确表示其角色是通道。

2015年6月,有媒体报道诺德基金旗下名为“诺德基金—善翔兴业2号”的专户产品净值尚未触及止损线,就提前走了清盘流程,为投资者带来损失。据悉,诺德基金在其中起到类似通道的作用。

2016年4月,证监会通报拟对宝盈基金采取暂停公募基金产品注册申请3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知情人士表示很可能与年初该公司旗下3款打新专户爆仓有关。

2017年4月5日,证监会发布《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王耀沃)》。处罚书中显示,2014年9月和11月期间,王耀沃控制并操作“王耀沃”、“李小艺”、“列宝琼”、“长安基金-光大银行-王耀沃”、“江信基金-光大银行-胡丽群”、“财通基金-上海银行-胡丽群”等6个证券账户,利用资金优势“人造”了5只涨停股,获利1249万元。三家基金公司的一对一专户沦为帮凶,分别是“长安基金-光大银行-王耀沃账户”、“江信基金-光大银行-胡丽群账户”、“财通基金-上海银行-胡丽群”账户。三个产品仅仅作为通道存在,其投资均由王耀沃个人完成。



相关推荐